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大符篆师 > 第三百零八章 白师
  接下来,白牧野继续一边指点,一边慢慢画符,就算是不懂的人,也能看出他真的是故意放慢了画符的速度,目的也不用多说,是为了指点鲁大师这位神符师!

  “呼吸是一方面,另外运笔轻重,也又要求,前辈看我前面五分之一,下的是重笔,有力透纸背的感觉。这是为了让能量更多封存在这里。俗话说万事开头难,这除厄符同样也是如此,符篆激活的一刹那,这里的力量必须得大量倾泻出来。保证能在瞬间压制住病人身体中的灾厄。”

  “但到了五分之二的时候,笔力变轻,这是为了诱敌深入,让灾厄误以为我们后继乏力,便会大举攻出!”

  “五分之三的时候,稍微重一点点,但不要太多,这是温水煮青蛙,让灾厄不知不觉中进入我们的节奏。”

  “到了五分之四和最后……必须用更重的笔法,将更多的能量封存在这里,力图一举压制灾厄!”

  秦七兮躺在病床上喃喃道:“天呐……我还以为符篆师画符都很简单,原来这里面竟然有这么多的说道?听着头都大!”

  鲁大师一脸敬佩的看着白牧野。如果说一开始他是敬重这个少年,认为达者为师。

  那么现在,这种感觉,已经变成了敬佩。

  因为他突然间发现,这少年在画符上的造诣,已经完全不弱于他这个画了一辈子符的神符师!

  不,不是不弱于,甚至是强过他的!

  他制符的时候虽然也特别讲究这些,但即便是现在,让他这样举重若轻的一边聊着天,一边能将符画得如此完美……他做不到!

  是真的做不到!

  “神乎其技,当真神乎其技!”

  在白牧野放下符篆笔的一瞬间,鲁大师终于忍不住,他此刻对这少年的敬佩之情简直如滔滔江水绵延不绝了。

  “前辈您学会了吗?”白牧野看着鲁大师问道。

  “呃……”鲁大师认真沉思了一会儿,“您用正常的速度,再画一张。”

  “好!”白牧野点点头,什么都没问,直接笔走龙蛇。

  这一次,却是惊呆了房间里的几个人。

  刚刚虽然大家都知道小白是故意放慢速度的,但却没想到他真正画起符来竟然是这个样子的!

  没有坐着,而是渊渟岳峙的站在那,玉树临风一般,那张超级英俊的脸上,带着淡淡的自信的微笑。

  画符的速度,也让人感觉到不可思议!

  杨冰终于有点理解了白牧野刚刚那句他觉得有点吹牛的自夸——即便眼前是战场,也不耽误我画符!

  这份定力,这种速度……似乎,真不耽误啊!

  几乎眨眼之间,一张除厄符,被白牧野画出来。

  “前辈,好了吗?”白牧野问道。

  鲁大师老脸发红:“稍慢一点,就是……就是正常人画符的那种速度,再画一张,咳咳……要不休息下?”

  白牧野若有所思的道:“哦,抱歉,我画快了,那我慢一点。”

  “嗯,对,对,慢一点,别太快……”鲁大师道。

  杨冰:“……”

  瑞叔:“……”

  秦七兮:“……”

  帝国三大军团中神秘的九幽军团副团长病房变成真正的教学现场,还是一个高级符篆师少年在耐心教导着一个老年神符师。

  这特么说出去谁敢信?

  白牧野画完第三张符之后,鲁大师似乎终于有把握了。

  老头儿有些兴奋的道:“我可能画不好,你不要笑我。”

  “没关系,万事开头难!”白牧野微笑着鼓励。

  林子衿在一旁小声嘀咕:“然后中间难,最后结尾难……”

  白牧野看了林子衿一眼。

  林子衿偷偷冲他吐了吐舌头。

  秦七兮忍不住笑起来,真是一对可爱的金童玉女。

  要不要把自己那个傻侄女介绍给这孩子?算了算了,可别给人家添堵了。

  鲁大师握着符篆笔,微微闭上双眼,这也是很多符篆师的习惯了。

  在画符之前,先让自己的状态彻底宁静下来。

  符篆,真的不是那么好画的,越是高级符篆,越是复杂。到了需要“制作”的符篆,更是复杂到让外行崩溃的程度。

  太高的不说,一张真正的宗师级上品以上品质的符篆,工序就已经是令人望而生畏。仅仅是里面的计算这一项,就足以让学渣崩溃到想要自杀。

  鲁大师开始动笔,落笔如千钧!

  仅这一下,就让白牧野看得连连点头。

  神符师不愧是神符师!

  能在现场观摩神符师画符,对他来说,也当真是个难得的机会。

  就是不知道这张符画出来,能达到什么品质。

  其实,只要达到下品之上,用来治疗秦七兮的病,就足够了!

  他当时在丽明城治疗夏侯紫月的时候,远远没有今天这种境界,画出来的除厄符,还不是干掉了那个神族的一缕精神。

  秦七兮的问题要更严重一些,但如果小白解开封印,全力出手的话,也没什么问题。

  只是如今有杨冰和鲁大师这些外人在场,鲁大师一看就是个君子,是个可信之人,但杨冰这种家伙,真的很难说。

  身为九幽军团的团长,他肯定是忠于皇帝的,但别人嘛……只有天知道。

  鲁大师画符的速度,比白牧野肯定是不如,但也比一般人的速度要快很多。

  在胸有成竹之后,画起来也没有丝毫间断。

  大约十几分钟之后,一张新鲜的神符师画出来的除厄符,完成了。

  “好!”白牧野赞了一句。

  实际上,看到一半的时候,白牧野就已经知道成了。

  “献丑了!”鲁大师也是一脸兴奋。

  这是一种他从未见过的符篆术,当然,除厄符,他是听说过的。

  但这种符篆术,早已经失传在岁月长河中。

  想不到在一个少年手上,他竟在没有付出丝毫代价的情况下学到了它。

  “前辈厉害,竟然能直接画出下品偏上的除厄符来,”白牧野认真看着桌子上的这张符,“假以时日,肯定是能够进入到大师级的!”

  鲁大师突然再次认认真真的给白牧野鞠了一躬:“敢问恩师大名?”

  “哎呦前辈您这可是折煞我了,小子叫白牧野,要不您也传我两招绝学,咱两不相欠……”白牧野有种捂脸的冲动。

  这老头儿简直太耿直了,学了一种特殊的符篆术居然就要拜师……这要真让他拜了那可就热闹了,因为他现在都仨徒弟了!

  大徒弟李敏,二徒弟张可欣,三徒弟鲍菲羽……这要让个神符师排第四,估计全天下的符篆师得有九成想要打死他。

  瑞叔也在一旁开口道:“鲁大师切莫如此,切莫如此。”

  秦七兮这会儿的精神头也明显好了很多,躺在那说道:“鲁大师,小白这孩子明显心系天下苍生,传您符篆术,也是为了让您能救更多人。您这要真拜他为师,当真是在折煞他了。”

  老头儿激动得说话都有些不利索,道:“你们不明白这符篆术意味着什么,我要早二十年会这种符篆术……能挽救多少帝国的英雄?还有……单单这一种符篆术,就足以让一个少年名满天下,名利双收,可他却……唉,老夫虽然不算什么敝帚自珍之人,但若论胸襟,比不得他,有道是闻道有先后,白师虽年少,但闻道却在老夫之前!罢了,世俗的压力,会让白师难受,这也并非我本意。从今后,私下里,我便称您为白师,若在外面,便僭越称一句小友……”

  白牧野苦笑:“过了,前辈,真的过了,您这弄得,我都不敢教您另一种符篆术了。”

  “哈哈哈,我这白师都叫了,您不传我,我便磨您!”鲁大师笑得像个偷到了鸡的老狐狸。

  林子衿在一旁用手扶额,心说天呐,你们见过神符师卖萌吗?

  杨冰的确是个心思深沉的家伙,如果他真如他说的那么耿直,那么这会儿肯定不好意思继续待在这里,即便留在这,也肯定不好意思像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这样——

  他冲着白牧野,深施一礼:“白公子,之前是我做错了,还请白公子不要跟我一般见识!”

  白牧野有点无语,一旁的孙瑞冷笑道:“姓杨的,我家公子比你心胸宽广多了,再说即便不看你,也要给我兄弟七兮面子,即便不考虑七兮,我们家小白也会出手帮你们,你虽然不咋地,但九幽军团的那些战士们,个顶个都是帝国的英雄!如果有需要救治的,赶紧弄过来,过期不候!”

  嘿,看把你给能的!

  老子特么求你了么?

  杨冰心里面疯狂的翻白眼。

  他就受不了孙瑞在他面前这得意的样子。

  可特么没办法啊,人家一句“我家小白”就能让他彻底不敢还嘴,只能眼睁睁看着孙瑞在他面前嘚瑟得跟一只秃了毛的老公鸡似的。

  杨冰急匆匆的走了。

  孙瑞猜得没错,这家伙肯拉下脸再次正式的给白牧野道歉,还真不是为他自己,而是为了九幽军团里面一些常年受各种病痛折磨的兄弟!

  当代医疗无比的牛逼,即便是肢体再生技术都早就成熟了。

  可问题是,这群战士们,再生出来的肢体,可不是经过千锤百炼的灵战士肉身啊!

  所以,很多人宁可被病痛折磨着,也不肯去改变自己的身体。

  这些人死倒是不至于,但经常被病痛困扰在所难免。

  孙瑞一脸得意,看着白牧野道:“小白,你说得对,杨冰这家伙虽然特别讨厌,心机深沉得跟只老狐狸似的,但他不是个坏人,尤其对待麾下的那些兄弟更是没的说。”

  “嗯,反正来都来了,能多做点事情,就多做点。”白牧野微笑道。

  林子衿一脸骄傲。

  随后,白牧野教鲁大师画起了……净化符。

  他刚落笔,知道他画符过程中不怎么怕打扰的鲁大师便忍不住问道:“白师,您这……这是净化符?”

  老头有点懵,心说净化符……我还用你教?

  作为一个符医,一个专门精修医道符篆术的神符师,对净化符的了解和熟悉程度,简直就像法医了解人体陈老师了解相机东尼大木……咳,东尼大木是谁?

  白牧野没法阻止鲁大师叫他白师,同时也有点被他此刻的迷茫眼神给打败了,只能露出一个符合众人期许的微笑:“我的净化符,不太一样,来,咱们还是从呼吸法开始学起……”

  房间里的几个人:“……”

  几分钟后,鲁大师目瞪口呆的看着白牧野:“这真是净化符?”

  白牧野点点头。

  “白师这是……上古符篆术?”

  “嗯。”白牧野再次点头。

  鲁大师一躬到底:“白师授业之恩,没齿难忘!”

  没好意思说自己是小鲁。

  老鲁同学甚至记不得自己这一生有没有如此佩服过一个符篆师。

  因为他从小,就是一个天才来着。

  白牧野一脸无奈:“画符,前辈先画符,多画点……”

  鲁大师一脸羞涩:“白师还得再画几遍。”

  白牧野:“……”

  等到杨冰再次回来的时候,房间里的气氛已经变得非常轻松。

  秦七兮一脸微笑的靠在床头,正拉着林子衿的手热情的说着什么。

  见他进来,众人顿时停止了谈笑。

  这让杨冰有种很失落的感觉,仿佛自己是个外人……

  不过他很快调整过来,惊喜的看着秦七兮:“你没事了?”

  秦七兮微笑点点头:“多亏了小白和鲁大师。”

  鲁大师连连摇头:“多亏了白师才是,我这趟真是粘了秦团长的光,竟有如此造化,我还得多谢秦团长!”

  秦七兮连连摆手,笑着说不用。

  杨冰:“……”不是我跨越无尽星河把您请来的吗?

  鲁大师从白牧野这里学到两种符篆术,整个人的精气神都完全不一样。

  对他来说,这绝不仅仅是学到两种神奇的上古符篆术,也不仅仅是以后可以更好的治病救人,对于一个神符师来说,在这种境界还能有所提升,对他修行上的帮助,都堪称是一场造化。

  所以看似鲁大师这种身份地位的神符师称呼白牧野一个少年为白师好像是吃了亏,可实际上,这一声老师,对他来说,真的是一点都不亏。

  秦七兮身体中的诅咒被解除之后,很快整个人就恢复了精神。

  同时白牧野刚刚有送了秦七兮几十张被动激活防御符,提醒她每次只带一张。

  小白现在制作出来的被动激活防御符,已经不仅能挡住各种能量攻击,甚至连一些神通也能防住!

  而且这是宗师级的符篆!

  他没解释那么多,秦七兮自然也看不出那符篆的等级。

  但一旁的鲁大师可不瞎,可老头儿却视而不见,当做什么都没看见。

  杨冰短时间内,召集过来几十个九幽军团的战士,上至将军,下到普通士兵。

  搓着手,一脸不好意思的对白牧野道:“白公子,麻烦您了……”

  孙瑞哼了一声:“我家小白不图别的,就是下次再遇到你九幽军团的人,能稍微对他客气点就行了。”

  杨冰在心里狂翻白眼,狗日的孙瑞,且容你嚣张一时。

  脸上却堆着笑:“从今后,白公子就是我九幽军团的上宾!对了,白公子是不是还没上大学?毕业后想不想进军队?白公子若是肯来我九幽军团……”

  孙瑞冷笑道:“你个狗东西就别做梦了!莫说小白,就连你们副团长,指不定哪天就是我们第七军团的团长夫人了!”

  秦七兮在一旁面颊绯红,却是一句都没辩驳,如果不是当着众人,还有两个孩子,她肯定一脸欣喜的问一句:你说真的?

  杨冰一张英俊的脸,黑得跟锅底漆似的,偏偏这种时候完全不敢得罪孙瑞,气得有种要吐血的感觉。

  在心里狂骂自己那群麾下的兄弟:你们个一群狗日的,麻痹以后谁要是敢对不起老子,老子就亲手弄死你们!为了你们这群混蛋玩意儿,老子受了多大委屈呀!

  随后,在九幽军团正副两位团长的陪同下,白牧野跟林子衿和鲁大师等一行人从里面出来。

  之前为难过白牧野的那些人一个个都看傻了眼,差点没吓屁了。心说这特么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过让他们感到惊喜的,却是副团长秦七兮居然没事了!

  这个发现,让九幽军团这群战士们一个个脸上笑开了花,眼圈却都悄悄的红起来。

  有些人还在偷偷的抹着眼角。

  杨冰像一头大老虎巡视领地似的,趾高气扬的走在前面。

  带着白牧野一群人,来到一个空旷的大厅。

  大厅里面,几十个人站的笔直,排列成极为整齐的行列。

  在看见白牧野的一瞬间,这群人瞬间敬礼,洪亮的声音回荡在巨大的地下大厅:“白师好!”

  白牧野被吓了一跳,赶紧摆手打招呼:“嘿,你们好。”

  杨冰在一旁嘿嘿笑道:“白师,接下来就……”

  白牧野身上,瞬间飞出几十张净化符来。

  呼啦一下,蜂群一般,朝着那群站的笔直的人飞去。

  让你们吓唬我,我也吓唬吓唬你们!

  但让白牧野没想到的是,无论身边的杨冰,还是那几十个上至将军下到士兵的九幽军团战士,竟然没有一个做出任何动作。

  任由那些净化符拍在他们身上!

  反倒是鲁大师和林子衿似乎被晃了一下。

  秦七兮笑眯眯看着有点孩子气举动的白牧野,笑得更开心了。

  在一旁说道:“九幽军团的战士,无论多高境界,多大军衔,皆令行禁止。”

  那些净化符拍在一群终年受病痛折磨的战士身上,瞬间传来一阵……不可描述的声音。

  无它,太特么舒服了!

  秦七兮感觉有点被打脸。

  这边刚夸完,那边就特么叫得那么销魂。

  不过想想自己刚刚的表现,也是强忍着……那些除厄符打在身上的时候,简直如同世界末日一般。可当那些净化符加身的时候,却有种飘然欲仙的感觉。

  当时真的是凭借强大的意志力强忍着的,不然恐怕也不会比这帮糙汉强多少。

  几十张净化符之后,在场至少有一多半人颤抖着双腿几乎站立不稳,但几乎所有人脸上,全都带着一种强烈的解脱。

  宛若焕发了新生。

  白牧野偏头看了一眼鲁大师:“前辈,接下来就看您了,我也就这点能耐。”

  “白师符雨,宛若天降甘霖,已解众生苦难灾厄。学生最多干干拾遗补缺的小事儿,且看我的!”鲁大师说着,直接朝人群走去。

  他这神级符医,当真不是摆设。

  接下来的时间里,鲁大师终于展现出一个神符医的能力来。

  就像他说的那样,拾遗补缺,将白牧野净化符没能彻底解决的问题,一个个解决掉。

  像他这种大能出手,除非是烈火之毒或是秦七兮中的这种诅咒神通等少数神族手段外,绝大多数,基本上就是符到病除。

  而白牧野,则从那个下了飞船就处处受刁难的少年,快速成为了这里人人敬仰的——白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