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听说那个高冷的忠犬是男主 > 第124章
  二太太已经冷眼旁观了好几日了,侄女也在自己这里足不出户有些日头了。孟氏那蠢货上赶着寻死,闹到了这样的地步居然也没有扳倒柳氏,可见大伯有多无能了。

  二太太的心里实在愁的发慌,万分不情愿再跑一趟娘家去看黑脸,怎么想也还是不甘心。想来想去还是觉得这一切都是侄子在找借口,怎么可能会把柳氏扶正?柳氏的身份就摆在那里了,甄家再往前数几辈也断没有这样的先例,上了族谱的妾室屈指可数,也都是默默无闻的。

  把妾扶正?在甄家这样重规矩的人家……不可能。

  她这么想着,还是决定把柳氏叫来探探深浅。顺道让侄女也从旁坐着,柳氏是个聪明的,孰高孰低立下分明,若是有些羞耻心就该自己打退堂鼓了。若是没有……那就只有靠她这个伯母替承逸好好敲打一番了。

  这样想着,就遣了陈嬷嬷过去请人。

  柳觅初还在和舅舅说着话,就见那陈嬷嬷领人来了,说是二太太有话与她说道说道。她还在心里纳闷着,她与二太太进水不犯河水的,平日里交集更是少的可怜,有什么话可说道的。

  简单收拾了一番就过去了,二太太早已等在厅堂,,不想她下手处还坐着一人,那位姑娘十五六岁的年纪,面容精致姣好,瞧着神采奕奕,身着银纹绣百蝶度花裙,缂丝的鞋面,好不金贵。她稳端端的坐着,见她进来了也只是淡淡看了一眼便不再注意。

  至此,柳觅初心里已经有七八分肯定了此人的身份。心中一沉,明白今日二太太要同她说的怎么也不会是好事。

  柳觅初一躬身子,恭敬的给陈氏行了一礼,陈氏面上也不见什么表情,随意的应了一声就叫下人看座了。

  柳觅初落座后陈氏也进入了正题。

  “我听承逸说要扶正你?”她目光锐利的射、向柳觅初,紧紧的盯着她,仿佛她若是说了什么不合心意的便要她死一般。

  柳觅初心里咯噔了一下,面上却不显,微微一笑,说:“不知二太太如从何得知?”

  二太太身边站了个丫鬟正给她捏着肩,闻言她挥挥手示意身后人下去。

  “这不是你该问的,我只问你是也不是。”她声音冷了些。

  柳觅初想了想,说:“此事二少爷没有向妾身明说。”

  二太太的神色方才松懈一些,说:“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承逸母亲不在,好些事没有人替他掌着,少不得我这个做伯母的得来说教几句。”她停顿了几秒,继续:“也莫怪我说话难听,只是你这样的身份扶正是不可能的,不管二少爷是如何想的,你首先要灭了这心思。”

  柳觅初闻言不答话,只淡淡一笑。

  二太太给她指了指一直在她下手坐着的那名女子,说:“这是我娘家侄女,按理要唤承逸一声表哥的。”

  柳觅初笑着叫了一声陈姑娘,陈幼绮慢悠悠的看过来,笑意不减,只是那眼神里的东西意味深长,也跟着客套了一句。

  孟氏的事情二太太也听闻了一二,知道这柳氏现在不老实了,连孟氏的脸面都敢明目张胆的打,思忖了半晌,本想就着此事说几句,想了想还是作罢,目的达到了就行。

  陈氏坐在席间仔细观察柳觅初的神色,见她无半分不适,约莫着也知道柳氏是个什么意思了,怕是压根没将她的话放在眼里。她传递出的意思够清楚了,依着柳氏的聪明定然能明白,这笑而不语也不知是在装傻还是真傻。

  二太太不想和妾室过多的打交道,也怕丈夫突然回来说她多管闲事,就叫柳觅初回去了。

  柳觅初如何能不知道二太太的意思,可如今她有了倚仗,不想再像从前那样陪着她们虚与委蛇了。陈氏想进门?也要看有没有机会入得甄朗云的眼。

  *

  风和日丽的下午,太阳今日照得不甚热烈,放了冰块的屋子里温度刚刚好的令人舒坦,平时少有客人来往的海陵阁今日却迎来一位陌生面孔。

  孟姨娘靠在榻上,仔细观察眼前这个坐在绣墩上的女子,七月的天气她却披了斗篷,脸罩在大大的帽兜里看不清楚,听着声音却是个年轻女子。

  孟姨娘略有些疑惑,不久前门房来人传报,说是外头有一位她的旧友等候,孟姨娘思索片刻,着实不知自己有什么旧友,可那人却把自己从前的事说了个清楚,她不得不起了好奇心,就将人请了进来。

  那女子轻声开口:“我今日前来是有事同姨娘说。”

  孟姨娘问:“不知你是……?”

  “姨娘无须知道我是谁,只消知道我会给你想要的便可。”

  孟姨娘越发疑惑了:“什么想要的?”

  “我知道一件事,若是告诉了姨娘自然什么都懂了,只是姨娘要照着我的法子来。”

  “我凭什么相信你?”孟姨娘冷了声音,这是现在看她式微了,一个两个都要来她这里讨便宜。

  那女子一掀帽兜,室内的立刻传来几声抽气声。

  她脸上疤痕纵横,扭曲异端,很有几分狰狞的模样,叫人不敢细瞧。她冷眼扫了一眼方才叫的最大声的婢女,吓得那婢女瑟缩了几分。

  孟姨娘心中也是惊诧,不比那婢女少,哪有女子会把自己弄成这幅德行,听声音至多也就是双十的年纪,这这这……这是结了什么怨!再看那女子盘着妇人发髻,孟姨娘越发觉得此人来历不明,正预备呵斥几句将人撵出去,她却缓缓开口了。

  “姨娘不必害怕。”

  孟姨娘怒问:“你究竟是何人?”

  “我名唤阿雁,原是刘员外的妾室。”她倒是说的随意,似乎前尘往事俱化作烟尘。

  孟姨娘是内宅妇人,孟德的权贵她听说的少,刘员外是哪个一时心里也没有数,语气稍好了些,只是迟疑的问:“你既是刘员外的妾室,又与我有什么关系?”

  阿雁说:“不知姨娘可否摒退了下人,过后要说的话还是姨娘一人知道为妙。”

  若说撵了下人走,孟姨娘又怕此人不防作出什么事来;留下来吧,她又确实想知道她到底要说什么,半晌过后,才叫柔云等人下去。

  柔云等人出了房门就进了一旁的耳房,若是出事,孟姨娘喊一声就能听见。

  阿雁见人走了,方才微微一笑,那笑叫孟姨娘瘆到了骨子里去,她只开口说了几个字,孟姨娘听了却一副活见鬼的模样。

  *

  甄朗云傍晚回去的时候柳觅初还拿着绷子做针黹,自打上次给他做了里衣,见他欢喜的很,她也就不再遮遮掩掩了,越发的爱做些玩意儿给他用,见他用着,心里就像灌了蜜一般暗暗欢喜。

  见他进来,她放下手中的东西,说:“今日二太太找我问话了。”

  甄朗云“嗯”了一声,问:“问什么了?”

  想起二太太的举动,柳觅初不觉有些好笑,“似乎是想告诉我,别打你的主意?”

  他抬眼看她,温柔的笑开:“那你是否准备打我的主意?”

  柳觅初故意叹口气:“甄家公子天下无双,试问谁人心里不想着?我也只是个俗人罢了。”

  他一把将她抱起,下巴抵在她头顶上蹭了蹭,说:“嗯,可是真实情况好像是本少爷一直在粘着你,而柳姑娘骄傲不可攀。”

  她笑出了声,回身抱住他精瘦的腰身,鼻尖被他身上好闻的味道充盈,登时便觉得异常满足:“那我现在不是还回来了吗?总不能叫少爷吃亏啊。”

  “不够,你再想想还要怎么补偿。”

  柳觅初双眼灵动的转了转,故作委屈道:“妾身都已经以身相许了,着实不知还能如何补偿。”

  他箍在她腰间的手紧了紧,语气里充满了暗示意味:“以身相许?”

  “……啊”柳觅初干巴巴的应了一声,明白他的意思,脸登时酡红一片。

  甄朗云在她额头轻轻烙下一吻,温度烫的迫人,她下意识羞的想躲开,却被他死死按在怀里。说:“不许躲。”

  他一路沿着继续向下,感觉到她身子在他怀里微微发颤,吻一个又一个落在眉心、鼻尖、唇角……最后准确无误的落在唇瓣,含住亲吮。柳觅初心砰砰直跳,像揣了兔子在心口,感觉到身下有些异样变化,身子立时便僵的不敢动,任由他霸道的索取。

  异样的感觉立马传遍全身,她恨不得此刻没了知觉,也好过身子滚烫心内煎熬。

  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他抱在床榻上,他覆在她上方,挡住了屋子里本明亮的烛火,背着光他的五官被映衬的更为深刻,俊逸的不像凡人,乌发如墨眉眼似漆,胶着在她身上,情意浓稠的化不开。

  柳觅初无意识的檀口微张,看的入了神,眼神迷离分外柔情,他看的眼神一暗,浑身火气叫嚣着往一处涌,方才松开她还没来得及喘息,就又被堵上,只是这一次被上一次来的更为猛烈,像是要把她吞吃入腹。

  甄朗云手上的动作也不停,隔着薄薄的外衫一点点摸索,微凉的指尖探到温热幼滑的肌肤就是一滞,柳觅初不自觉的打了个哆嗦。

  他松开禁锢,慢慢的继续吻下去,她无意识的推他的肩头,却被他用一只大手捆在一起聚过头顶,任由他继续在她身上放肆侵占。

  微湿的吻落下,她身子不住轻颤,娇吟紧跟着溢出嘴角。衣裳也不知何时散开,露出大片白皙美好的禁地。他深吸一口气,克制的在她唇上吻了又吻,扯过一旁的被子替她盖上,兀自起身。

  柳觅初渐渐回过神来,径自将衣服拢好,不知他为何忽然停下,心里滋味儿有些复杂。方才竟暗暗盼着他不要停下来,对后续发展她竟隐隐期待……可是他及时止住了,不免失落的同时还松了一口气,也不知是为了什么。

  似乎猜透了她心里的想法,甄朗云开口,声音还带着不知名的暗哑与情愫:“不要多想,现在时候不对。”

  她缩在一旁,轻轻应了一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