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听说那个高冷的忠犬是男主 > 第119章
  大老爷的满腔如火现在全堵在柳觅初身上了,怒气冲冲的遣人去斓风院走一趟,把柳氏叫来。

  虽说这确实是不合规矩,没有哪家的家主会亲自去处置儿子后院的小妾,这事一般都是主母来做,甄鹏辉是真的气的没了理智了。

  谁知派去的人一路气势汹汹的到了斓风院门口就被拦住了,飞泉亲自带人在门口等着,气定神闲,似乎早就料到要有人来找麻烦。

  飞泉皮笑肉不笑:“白管事这是做什么?带着这么多人,不知道的当以为您是来斓风院找二少爷麻烦的。”

  白管事也不是个傻的,知道二少爷是这府上最最惹不得的,可也是没法子,谁叫他领了大老爷的命,吃这一口饭就得做事,因此也是硬着头皮过来的。

  白管事笑笑,说:“您这不是说笑了,便是给我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啊。还请通融通融放行,大老爷确实有要事。”

  飞泉说:“不知大老爷有何要事?”

  白管事不敢拿大老爷压他,府里任谁都知道大老爷管制不住二少爷,两父子水火不容的,这么说简直是更填麻烦。可是若是说了……只怕更难进去了,故而一时也是为难。

  飞泉说:“白管事若是不好说就算了,我们少爷也有要事忙,今日怕是不能请白管事进去喝一杯茶了。”

  白管事来的时候就知道今次肯定不可能轻易把柳姨娘架过去,只是没想到连斓风院的大门都进不得!

  柳觅初还在里面描着寻珮今日教她的新花样子,凝神贯注的,根本不知道外头因着她已经搅得天翻地覆了。甄朗云坐在一旁看着,不时替她正正握笔的姿势。

  柳觅初嫌弃他碍手碍脚的,说道:“二爷再动,我可就画歪了。”

  甄朗云轻笑:“柳姑娘的名声在京城可是传开的,据说才貌无双柳絮才高,谁知连握笔的姿势都要夫君纠正,貌不提也罢,这才字可如何称的?”

  柳觅初恼他,气的牙痒痒,也不顾身边丫头们都看着了,忍不住同他叫板:“外头都说甄家少爷孤鸾寡鹄温文尔雅,谁知房内连这等小事都要计较,是否鸾鹄不知,这文雅怎么算得?”

  甄朗云听后放声笑开,一把揽过她,出其不意就在她樱粉的唇瓣上咬了一口,随后低低的调笑:“怎么以前不知你如此伶牙俐齿?”

  柳觅初身子忽的腾了空,又被咬了一下,气的推他:“怎么不知你以前还会咬人!”

  他吻了吻她的脸颊,低低的笑说:“你再说,我还咬。”

  柳觅初气的说不出话,干脆也学着他的样子,一口咬上去,只是不敢用力,轻咬了一下就预备放开。甄朗云怎会让她走?送上门来哪有不吃的道理,顺着她的姿势含住她的唇瓣,小小的啮咬,一寸一寸侵占城池。

  气氛正进行到缱绻的时候,一声声响突然传来,惊动了两人。

  甄朗云眉头微锁,抬头一看入画手里端着的茶盏扣在了地下,碎成一片片的瓷片,她有些惊慌失措,一副做错事的模样,赶忙福身,说:“奴婢无心之失,请二爷恕罪。”

  柳觅初直觉情况不是这样,视线一转过了珠帘,飞扬果然神色焦急的站在门外,看看入画又看看甄朗云。

  柳觅初清了清嗓子,说:“飞扬站在外面做什么,可是有事向二爷禀明?”

  飞扬应了一声,先是喊了一声夫人,随后又喊了一声二爷。甄朗云叫他进来,他就快步走进来,经过入画身边的时候狠狠瞪了她一眼。

  柳觅初把这些小动作全看在眼里,心里暗笑这两人也不知在闹什么。见飞扬确实是有事要说的样子,她识趣的起身,招呼着婢女们出去:“天气热了,叫厨房熬些冰糖绿豆汤给大家喝吧,我们去看看。”说着率先出了门。

  飞扬吸了一口气,脸色有些不好看,把方才海陵阁发生的事都说了一遍,又把外头飞泉堵着白管事的事说了。

  甄朗云心情不错,听罢也只是冷笑了一声:“孟氏是嫌好日子过久了,想找些事做,既然如此何不从了她的心愿?”

  飞扬是最最看不惯孟姨娘的人,他跟在甄朗云身边最久,好些事情都知道,对孟氏是恨之入骨。只是苦于二爷没兴趣,这么些年都不方便动手罢了。今天听他这么一说,知道二爷要着手收拾她了,自然是精神一振。

  叫她作死,满府里的人不去招惹偏偏要将注意打到夫人头上,可不是嫌自己命长了么?

  若说要对付一个人,只消毁掉她最在乎的东西就是了。孟姨娘不在乎女儿不在乎大老爷,她最在乎的是自己,是这一身的荣华富贵,这还有什么难?

  甄朗云只说了一句,飞扬就意会了,告退出去。

  入画没有跟着柳觅初去小厨房,她还有些担心飞扬,一直在门外守着。飞扬一出门就看到入画在抄手游廊下,坐立难安的也不知在做什么。

  飞扬沉下脸走过去,“你真是胡闹!”

  入画也有些委屈:“我看你着急……二少爷他们又……”

  “想做什么便做什么,主子的事也敢随意打断!我看夫人就是太宠着你了!”飞扬也是替她担心,二少爷待夫人可以无限容忍,待夫人身边的丫鬟可就不一样了。二少爷是什么心思?怎会看不出他们这点儿小聪明,这次不点明可不代表日后也不点明!

  入画是个直肠子,弯弯绕绕没有那么多,哪里知道飞扬是这样的意思?只觉得自己好心帮了他,事后却被他这样训斥。登时面子里子都没有了,委屈的不行,一下子就哭出来,捂着嘴转身跑了。

  飞扬本意只是提醒她,也没有吓唬她的意思。他没有同女子相处的经历,不知女子这么容易就哭了,一时也很是懊恼,还有些不可告人的心疼。追了几步,又想到方才少爷吩咐的事,只能改了方向,大跨步牵着马走了出去,回来以后再慢慢哄吧。

  斓风院很大,内设的小厨房为了方便主子们,也离卧房近。本来柳觅初从厨房出来,想着他们事情应当也说的差不多了,就准备回去了。走出去没几步又忽的想起外坛里种的玉簪也该开了,就想去看看开的好不好,提步又往外走去。

  寻双知道外头是怎么回事,早前就有门外的人过来说了。她心里一惊,出口阻拦:“夫人这是预备去哪里?”

  柳觅初说:“你们这今日在外头走动,可看见玉簪开了没有?开的好不好?”

  寻双哪里在意过这个?可是也顾不得撒谎了,硬着头皮说:“好像不曾,还绿油油一片呢。”

  柳觅初笑:“便是没有开花也该有花骨朵儿才是,怎会绿油油一片?”

  寻双说:“那便是我记错了,总归是没有见开花的。”

  柳觅初念叨:“前几日我去看,嫩芽都冒出去了,估摸着这两天怎么也该开了。是不是婆子不会照顾?我还是去看看。”

  寻双咬唇,着急的不得了,嘴上也词穷了,不知还说什么好。一咬牙一跺脚,也只能跟上去,只盼白管事无疾而终早早就走了。

  柳觅初走到半路就听见外头飞泉的声音,很是不耐烦,也不知对方是谁。

  “白管事还是请回吧,不要叫我为难。”

  随即响起另一位陌生男子的声音:“飞泉公子,您为难我们也是为难啊,大老爷不过叫去问问话,又不能吃了柳姨娘!难不成要我喊了老爷亲自来?”

  乍听得对话里提到自己,柳觅初停下了脚步,示意她们别说话,自己则走的近了些继续听。

  飞泉的脾气不好,早就不耐烦和白管事多说了,一听他要请大老爷亲自过来,当下就嗤笑出声:“飞扬求之不得,还请白管事速速把大老爷请来。”

  白管事急了:“你——”

  几人又说了几句,再多的有用的话就没有了。柳觅初没有继续听下去,面色平静的返回来,对着寻双几人说:“走吧。”

  一路折回了卧房,柳觅初都没有再说一句话,玉簪也没有看。

  飞扬已经不在了,柳觅初还来不及坐下便问道:“大老爷找我有何事?”

  甄朗云说:“你不必理会,没有大碍。”

  柳觅初思来想去也想不到大老爷能有什么事要找她,可以肯定总归不是好事就对了。虽然知道甄朗云和父亲关系不好,可是就这么直白的挑衅似乎也不好。自己不知道便罢了,现在知道了却不理会……

  唉,不知还有什么后果等着呢。

  她坐在他身旁,问:“我总要知道发生了什么,若是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吊着,怕是今晚要睡不着了。”

  甄朗云本来不想让她烦心,但这事没什么好隐瞒的,轻描淡写三言两语给她说了一下。

  柳觅初立马就来气了,气的都发笑:“可见满府上下没个能拿来说事的了,竟指到了我头上。也是怪我不懂得收敛,平白招了恨。”

  她这才进府几日?孟姨娘次次生事都要扯带上她一起,可见是不待见她的很!她能想到的原因也很简单,不就是后院里晾着的那个孟青青么,孟姨娘为了她也是煞费苦心,这才几天功夫就沉不住气了,竟然这样欺凌她!

  岂止此事的由头不在她,若是甄朗云真有心,又是她能拦住的?可笑至极,自己没本事牵制甄朗云,就把气都撒在她这里。

  柳觅初一直没有和孟姨娘一般见识的打算,现在看来是她错了,这些人都和陆羽纱长着一颗心,你不去害人,别人就是上赶着要来害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