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听说那个高冷的忠犬是男主 > 第111章
  今天又是个雨天。

  最近的天气很糟糕,连着快一个星期了,整天都是雨。断断续续,淅淅沥沥,时而小雨,时而中雨,总之就是不停。

  不过这对我来说是件好事,我打工的商场是个针对中等收入群体的大型商场,建在寸土寸金的市中心。连绵的雨水败了人们逛街的好兴致,最近大家都清闲得很。

  不过员工是清闲了,老板却暴躁的很。这家店专卖围巾,各种各样的围巾。将近两百平的店面里,挂着不下一千条围巾。花花绿绿的,远远看过去像是蝴蝶谷,而我最怕蝴蝶。要不是早前的时候给我妈放了狠话,为了赚钱为了自立,我是不会待在这里的,我真的害怕处在这样的环境中,某一天我会抑郁。

  哦?你问为什么不找份别的工作?就连肯德基这种地方都被还在上学的大学生用兼职霸占了,除了这儿似乎也没别的地方要我这种既没有学历也没有一技之长的人了。毕竟现在的世道,经济不景气,干什么都困难。

  “别发呆了!发呆你能赚大钱?!把这个星期的帐算出来,我要看!快点!”

  听,王赖又在骂小右了。我掏掏耳朵,赶紧起身去整理围巾,趁王赖还没把怒火烧到我这里之前。

  王赖是这家店老板的老公,五十岁出头,身材短小,满脸横肉,脾气很是暴躁。听说没有工作,一天二十四小时不是在棋牌馆打麻将就是在家里睡觉。有时候输的没钱了,也会来店里晃一圈。我们都不太能理解为什么品位优雅人也温润的老板会找这样的人做老公。

  “姑娘,你见到我的幺鸡了吗?”一个声音似远似近的传来,有时近在耳畔,有时远在天边。如老妪,沙哑的难听,就好像在炭火里烤过一样,听的人一阵不舒服。

  我暗暗叹了口气,转过身装作没听见的样子,身子骨阴嗖嗖的冷。

  又来了,我妈以前和我说,碰到这玩意儿,你就装作没看见,你忽视它,它落个没趣儿,以为自己看错了,也就不纠缠了。可是这次这个,好像有些不一样?

  左边的胳膊肘突然有千斤重,拽的我整个手臂都生疼。我控制不住的往下倒。一回头,果然是个老太太,拉着我的手肘,正冲着我笑。

  “姑娘,你见到我的幺鸡了吗?”个子很小的一个老太太,还不到我的肩膀。她的头发用一个很大的十几年前很流行的大卡子别着,或者说那已经不能算作是头发,被火烧过的样子,散发出一股一股的烧焦的恶臭,黏糊糊的粘在一起,还连着头皮,看上去十分诡异。她的下巴缺了一半,边缘地方焦黑一片,还可以看得到漏出来的血管,亦或是经脉一类的东西,正“滴答滴答”的往地下掉东西,黑红黑红的,质地很脆。我看了半晌才了悟,那是人皮。

  我说不知道,我猜可能是掉下楼了,也可能还在你身上装着。

  “哦……”老太太了然的点点头,松开我臂肘处的手,一转眼就消失了。

  那股阴冷瞬间离去,身上的重量也消失。我打了个喷嚏,空调制出的冷风一直让我感觉不舒服,我是个怕热的人,可是就算夏天再热我也不会用空调。小右说我真是个怪人。

  “姓白的!你又在自言自语什么!你是不是有病!新货都上了吗!?”

  王赖又开始骂骂咧咧了,正站在柜台处算账的小右冲我投来同情的目光。

  我心里有些恼怒,我们是来打工的,又不是来做仆人的,没见哪家的店主这样对人的。连带着对小右也有些不满,那眼光什么意思啊,真是没出息。

  想完突然一愣,我是个脾气再好不过的人。往常都是我劝着小右不要生气,今天怎么反而生起气来。这个月的大姨妈又推迟了,再加上最近几天白天下雨晚上闷热,弄得我有点失眠,内分泌失调吧,需要败败火了。

  我突然有点想念家旁边那片湖。

  夏天的时候隐在林子里,无论什么时候过去都让人感到凉意。湖绿色的湖面深不见底,这儿没人来钓鱼,也没有孩子戏水。清幽的过吧,几乎都没什么波澜,像潭死水。

  “龙华湖本来就是死水。”回去的路上我同小右这么说,小右很是不以为意。

  “诶?湖底不是都连着外界的水吗?”我疑惑。

  “我的大小姐,外流湖才连着外界的水。一般的湖都是内流湖,何况龙华湖这种人造湖呢。”小右翻了个白眼。

  “死水就死水,我没你学历高,不懂什么内流外流的。”我突然有点生气,觉得小右是在嘲笑我学历,顿时更加想念公园深处的龙华湖了。

  小右瞪大了眼睛看着我,问我:“你最近是吃错了药?怎么脾气这么大?”

  我拧了拧眉,不想谈论这个问题。一心想着龙华湖,那儿可真好啊……要是能一直待在那里就好了,最好是可以住在湖里。

  住在湖里,这个念头把我吓了一跳。住湖里和女鬼做邻居?瞬间又觉得有些好笑。

  进了家门躺在床上,还是觉得燥热不堪。这样的天气真是令人糟心,白天下雨泥泞不堪,晚上又潮湿闷热无比。

  “砰砰砰!”门口突然传来敲门声。

  “小右!”我大喊她。

  “我猜又是隔壁的阿花,别理她!”小右很是不耐烦。

  “妈妈回来啦!给妈妈开门啊!”

  “傻孩子!妈妈怎么教你的,爷爷死了不是?”

  “你看看,白色的衣服都穿成红色的了,我可没钱给你换……”

  ……

  絮絮叨叨又是一阵,小右猜得没错,果然是隔壁的阿花。我和小右为了方便,一起租住了离百货商场不远的一个小房子合租,两个人一起毕竟压力小一点。阿花是隔壁家的傻姑,据说七八岁的时候摔坏了脑袋,所以那里有些问题。

  初时她在楼道里叫喊小右还觉得害怕,住了几个月我们都已经习以为常了,这可是每晚准时的节目。

  现在是晚上九点,为了省钱我们没装电视也没装无线。下班的时间过得简直比上班还无聊。我躺在床上抓着大蒲扇扇了一会儿风,没觉得凉爽分毫,反而全身上下汗津津的更热了。

  “小右,我们去龙华湖吧。”我突然又想起了龙华湖。

  “都这么晚了,我才不去那鬼地方!你忘了我们上周亲眼看到有人淹死,你也是心大,大半夜的想去碰晦气!”小右果断的拒绝。

  我心有不甘,说是这么说,可是我还是很想去啊。

  上周末我们去外面吃了一顿,回来就提议去附近龙华公园散散步消食。龙华公园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要说大到让人迷路那实在有些夸张,可是格式布局却复杂的能让人迷路。施工的时候设计师也不知道怎么画的图纸,我和小右曾经吐槽,估计是闭着眼睛画的吧。

  反正不知道怎么,走着走着就去了龙华湖。那时我和小右正在聊天,她看着我本来很认真的在听,余光瞥了一眼我背后,突然脸上的表情就变得非常惊恐。眉毛高高耸起,随后发出了一声尖叫,惊跑了林子里不少鸟。

  “扑棱棱”的声音一片,还有羽毛缓缓坠落。黑色的羽毛,我拾起肩上的一片,又看看天空,这里居然还有乌鸦。

  我顺着小右的目光看过去,那里是龙华湖。湖还是那个湖,无甚人气。除却湖中央咕噜噜冒上来一串泡泡,我真的看不出有什么能让她这么害怕。

  我疑惑的回头看小右,她脸色惨白,扶着旁边的一棵树,一副喘不过气的样子。正准备开口问她,她疯了一般的跑向湖边,经过我时带起了一阵风。凉飕飕的,凉到了心里。我突然有种不好的预告,急忙追了过去。

  小右眼看着就跑到了湖边,根本没有停下的意思。那湖虽是人工湖,可是修建的时候为了营造森里气质根本就没装护栏,与周围的湿地连成一片。

  我追上去拽她,她一只脚已经踏进了湖里。因为我用力过猛,她又没准备,一下子摔倒在旁边的泥地里。

  “你疯了?”我低头看看自己溅了泥点的白色帆布鞋,没什么好气。

  “有个女人!她走进了湖里,自己走进去了!我眼看着!就那么一下她就没了……被湖水吞了……”

  心里暗叫不好,拉了小右一把,我告诉她我们都不会游泳,大中午的公园里只剩下鸟,我们救不了她:“快报警吧,气都没了,肯定死了。”

  这么折腾了一番至少过去五分钟,不可能活着了。

  小右哆哆嗦嗦惊魂未定,掏手机的动作十分僵硬,颤抖着报了警。大约十几分钟后我们老老实实的做了笔录。

  见我还算比较理智,警察同志头一个给我做的笔录。做完了我就靠在一旁的树上等小右,顺道从边起看车的小辅警哪儿听了几句八卦:

  “诶,这都这个月第几个了?你说该不会真像老刘说的一样这湖有古怪吧?”

  “你瞎说什么玩意儿,长这么大你见过鬼吗你就鬼啊鬼的。”

  “你就真不好奇?能有这么巧的事儿吗。”

  “那也不是咱们该操心的,快闭嘴吧,大白天的说的人浑身发冷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