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听说那个高冷的忠犬是男主 > 第110章
  因为三老爷的书信,甄朗云下午就回了府中,拆开书信简单扫了一遍就直奔二房。

  二老爷难得有空,正陪着二太太翻看府内的账务,就听外面通传侄子来了。结果书信之后脸色便是越来越凝重,阴沉沉宛若阴天。

  二太太一见这架势便知两人有正事要商议,说了一句就出去了,顺带带走了下人,把地方留给叔侄二人。

  甄鹏程视线凝聚在信上好一会儿,沉吟半晌,说:“你也看过信上的内容了,你三叔把此事禀告那位了”说道这里朝着北面拱了拱手,“座上的意思是表面上按兵不动,莫要打草惊蛇,但是与阿瓦相邻之地要加强军备了。”

  二老爷脸色很难看:“承逸,太平日子怕是没多久了。阿瓦的那位可不是个愿意就此罢手的,当年你跟着我去也见到了,殿上那番言语,足以彰显其滔天野心!彼时还是休战期内,老皇帝还没有驾崩,大康国立正强盛着便敢在我们面前如此口出狂言!这可不是说笑的。”

  甄朗云不置一词。

  甄鹏程说的事已经年代久远了,那还是十年以前,当时大康与阿瓦早已订立了休战协约,甄家的老爷子与阿瓦的皇商——也就是摩德一族素来关系友好,因为休战,两国之间也多了些来往,甄家便借着摩德一族的邀约去阿瓦做生意。

  因着生意越做越大,也不好万事都有掌柜做决议,于是就遣了甄家的嫡系子弟去看顾,如今就是甄朗云的大哥与五老爷常驻阿瓦。

  这位大少爷名叫甄俊德,是五老爷的长子。五老爷虽说按着排行下来成亲较晚,却是甄家这一辈中头一个诞下子嗣的人。而他大哥也早已娶妻,娶得是阿瓦皇族的郡主。

  阿瓦不兴大康那些繁琐的规矩,没有那么多讲究的,王爷的女儿看上了,便嫁进了甄家,再正常不过。

  十年前二老爷带着甄朗云前去阿瓦,殿前面见阿瓦的君主,君主的态度尚且好说,是个和善的,不爱打斗,只盼百姓安居乐业。因为是接了亲兄弟的皇位,所以已经年岁不小了,经不起折腾。

  当时同座的还有阿瓦新立得太子,也就是当时国君的大儿子,比甄朗云年长三岁,席间数次口出狂言,似乎对大康抱着很大的敌意。

  但这位太子虽说表现的鲁莽,行事却半分不鲁莽,年前老君主病逝驾崩,太子顺理成章接了位。在此期间,不过半年的工夫,叫所有之前妄图看笑话的人都目瞪口呆,原因无他。这位平时瞧着不学无术的太子居然在上位后一反本色,成熟稳重心狠手辣像是变了个人,几乎是血洗朝廷,不知杀了多少为老不尊的重臣。

  他父亲留下的烂摊子不少,一桩桩一件件都被他处理的漂亮干净,手段老练利落,不知道的人要以为他曾做过多年君主。

  都是新官上任三把火,照目前的形势看来,这位新君主的火似乎是越烧越旺,丝毫没有停下来的趋势。

  两个月前下令,一举用武力拿下了紧挨阿瓦的一个小国。

  大康的百姓暂且四平八稳的生活着,不知外头的战火已经烧起来了,只有掌权之人心里清楚,眼下风声是越来越紧了,人人都知道新上来的这位是个主战派,撕毁休战合约的事迟早会发生。

  甄家的人现在发愁的就是这样一件事,摩德的商队走的匆忙,按理说不该这样,打着甄家的旗号下到富庶的南方去,这么白赚便宜的事不可能会被商人白白浪费。

  那日也是在席间喝醉了酒,摩德才隐约透出这个消息来,阿瓦要变天了,来大康做生意已经不再安全,因此才要急忙赶着回去。

  甄朗云将此事告知了远处京城的三叔,甄鹏盛又禀明了圣上。

  线索既定,证据样样浮出了水面,阿瓦的那位果真不会老实。不管新君主是真聪敏装糊涂,还是只是有勇无谋之辈,有一点完全可以确定,那就是无论如何,甄家因为阿瓦的生意势必会受到牵连。

  如今是鸣金收兵的时候了,此事非同小可,单靠书信是说不清的,他非得亲自去一趟阿瓦跟五老爷说明才行。趁着时候还早,万事还来得及,先将阿瓦的生意收回,作壁上观方是长久的道理,这也是殿上那一位的意思。

  和二老爷谈完事情,天色已经不早了,出房门的时候已经黑压压的沉下来。二太太一直在旁边的侧间内等着,此刻见人出来了,忙使了婢女将人拦住。

  二太太笑着把侄子迎进去,让丫鬟上了茶,先是随意的问了几句家常,这才将话题移到重点上去。

  “承逸,二伯母听说你将后日大宴的事交由了你屋内的柳氏处理?”

  甄朗云点头,没有多说的意思。

  二太太习惯了他寡言的样子,兀自继续语重心长的说:“承逸,伯母就直说了。你年纪小,又是男子,平日里不管庶务的事,自然不懂这些弯弯绕绕。先不说柳氏她年纪小,没有阅历做这种事,下人们不服管教若是糊弄她,到时出了事丢脸事小,给客人留下的印象则不一样了。再者说了,柳氏毕竟是一门妾,身份摆不得台面上,这样的正经时候可是容不得玩闹的。”

  二太太停下喝了口茶,接着前头的话头说:“伯娘上午知道了,心中想着你做事稳妥,交给柳氏管自然有理由,便没有急着过去,想等你晚上回来再说,现在伯娘想听听你的意思。”

  长辈的架子端得十足,只等甄朗云的回应了。

  这话说的其实也明白,虽说委婉但就是一个意思,柳氏做这事,不行,趁早回去说清楚了,现在交由她还不晚。

  甄朗云静静的听她说完,似乎在思索,随后出其不意的把满屋子的人吓得面面相觑:“二伯母说的意思我都懂,只是过一段时日柳氏就要扶正了,正因着她年轻,才想让她提前适应。若是畏手畏脚的,日后接了中馈难免闹笑话。”

  陈氏刚送入口中的茶险些没喷出来,她以为自己听错了,不可置信的看着侄子:“承逸?你把方才的话再说一遍!”

  甄朗云碰也不碰桌前的茶,婢女打着哆嗦上前来换了一杯。他闲适的靠在一旁,丝毫不觉方才说出的话有多骇人,表情是一贯的冷然。

  “伯母没有听错。”

  听到这么一句话,仿佛板上钉钉,二太太的心都跟着颤了几颤:“你可是认真的?”

  “承逸不会在此事上与您说笑。”

  陈氏一下被气的连话都不会说了,一口气上来堵在胸口,瞪着眼睛微张着嘴。

  “你可知你自己在说什么?”

  “二伯母,若是无事承逸就先告退了。”说罢就站起身来往外走,他没有耐心去反复讲,只要一边就够了,告诉二伯母,该知道的人自然就都会知道。先前他还在想如何同长辈说明,这下倒是省了麻烦。

  二太太看着甄朗云的背影,心情是说不出的愤怒。

  这……这是什么话!一个两个的,这府里要反了天了!

  原本还想着问完事情就同他稍微提一提侄女的事,谁知尚未来得及开口就得了个这么背的消息!在二太太的心中,此事虽说可能不会那么顺利,要他一口就应下几乎是不可能,可也不该是这样的结果!

  他要娶柳氏,那自己的侄女可怎么办?二太太一想到娘家的那些个亲戚,还有暂居她府上的侄女,就是眼前一黑。

  她甚至把八字也拿去庙里找人对了,就连成婚的日子都选定了好几个,这不是硬生生的要她出个天大的笑话吗!当真是作孽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