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听说那个高冷的忠犬是男主 > 第107章
  “父亲若是来训话的,那儿子就先告退了。”

  甄朗云说罢,就拉着柳觅初的手往外走。

  孟姨娘着了急,心里暗恨甄鹏辉坏事,语气也急了些:“老爷!您这是做什么!”

  说着也没有理会甄鹏辉的反应,径自对着肖嬷嬷说道:“快使人拦住二少爷!还愣着做什么!”

  甄鹏辉少有被小妾驳面子的时候,见满屋子的人没一个理会他的,心中也暗觉自己态度是有些不好,对儿子到底严厉了些,咳了几声,说:“回来!尚且没有见过你表妹,你要去哪里?”

  甄朗云会身,冷冷的看了一眼甄鹏辉,“父亲莫不是忘了,母亲两个兄弟一个姐妹,阖家没有一个女孩,倒是哪里来的表妹?”

  孟青青打了个哆嗦,头埋得更低了。

  孟姨娘脸色尴尬之色一闪而过,笑着说道:“是我娘家侄女来了,在府上也没个同龄的姑娘,她年纪又小,不懂事的,还要住一段时日,想着二少爷若能照顾一点便好了。”

  柳觅初扫了一眼那个坐在角落里的姑娘,只见嬷嬷在她背上轻轻点了点,她便站起身来,走至她们面前行礼,仔细瞧还能瞧出来身子在发抖。

  “见……见过二少爷。”

  这孟姨娘打的什么主意……

  甄朗云嘴角露出一个笑容,却笑不达眼底,“照顾?我房里缺个伺候的丫头,不知孟姑娘是否愿意。”

  孟姨娘听得一愣,先是一怒,既然转怒为喜,忙笑着说:“二少爷需要,她怎会不愿意,今日我教教她规矩,明日便送去二少爷那里。”

  甄鹏辉方才找了个没趣,本不欲说话,正喝着茶又听儿子要让爱妾的侄女做丫鬟!当即心里又不舒服了,“咯噔”一声狠狠地放下茶盏,说:“承逸!我看你是疯了,哪有叫你表妹做丫鬟的道理,岂不是糟蹋人!你存的什么心!”

  孟姨娘一听便知又要坏事,心里暗暗叫了一声,紧赶着堵大老爷的话,声音压得老低:“老爷,这便是您的不是了,孩子们间哪有个正经的时候,二少爷那样良善之人怎会当真让青青做丫鬟,不过是孩子长大了,面子上抹不开罢了。这正经是孩子们培养感情的好时候,况且若是日后青青做了姨娘,也是要伺候二少爷的,一样的道理,您怎就想不明白?”

  那日回来孟姨娘便跟他提过这事了,觉得自己侄女知根知底的,定没有那些个外头女子不好的习惯,性子恭顺温良的,给承逸做妾再好不过了。他想了想便同意了,孟姨娘做事向来稳妥,她既然说好那定然不会差,他完全放心。

  听到这里,大老爷憋了一肚子的火没处冒,浇了水一般泄气,冷哼了一声算是表示知道了。

  柳觅初看看甄朗云脸色便知他现在心情怕是极为不好,伸出手拉拉他,小声说:“二爷,长辈的话不必放在心上。”

  他嗯了一声,脸色好了些,拉着她转身便出了门,也不顾身后孟姨娘的挽留声。

  柳觅初心疼他,明明亲生父亲安然于世,父子俩相处却像仇人般水火不和,她不知道别家的父子该是什么样的,总归不该是这样,甄鹏辉也太过于苛刻,似乎处处看他不顺眼,总要挑出些毛病来训斥,摆父亲的架子。

  甄朗云同她一样年幼丧母,她好歹还有父亲悉心照料了十三年,现在看来甄朗云却没有得到父亲应有的关怀,她简直不能想象一个孩子在偌大的家族里失了双亲的庇护,该是如何长大的。

  出了院子他明显脸色好了许多,柳觅初故意语气轻快,问他:“二爷喜欢吃糖蒸酥酪吗?”

  他眉目舒展开,似乎是在思考,过了一阵才说:“喜欢。”

  她笑了:“我也喜欢糖蒸酥酪,单嬷嬷做的糖蒸酥酪特别好吃,明日我学了做给二爷吃可好?”

  “你做的自然也好吃。”

  甄朗云忽的停下脚步,飞扬立刻识趣的转过身去,入画也别过身,她正奇怪,要问他二人准备做什么,就被他猝不及防拥入怀中,他说:“我父亲的事你不需要操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她脸上发热,轻轻抬手环住他的腰:“你若不高兴我也不高兴,怎能不操心。”

  她感觉到他身子微微一震,随后就是一个轻柔的吻落在她眉间。

  “……不会太久了。”

  “什么?”柳觅初不理解。

  “时候不早了,回去歇息吧。”

  见人走远了,孟姨娘才算松下一口气,她本就不是诚意留他们,本想着让侄女在甄朗云跟前混个眼熟就算,不曾想有这等意外收获,生怕他变了挂,巴不得人快点走。

  她吩咐人把孟青青送回去,自己则留着甄鹏辉说话。

  今晚的事情一过,甄鹏辉对孟姨娘心里越发的感到愧疚,任劳任怨伺候他这么些年还得不到儿子一个好脸,不仅如此,还要处处为着那孽子着想!甄朗云不惜福便罢,简直是以怨报德!

  “莹莹,你辛苦了。”

  孟姨娘笑着说:“老爷说的这是哪里话,我早就是甄家的人了,合该为您考虑的。”

  甄鹏辉道:“你放心吧,我定会叫青青风风光光的抬进门,到时给你奉茶。”

  “说这些还早呢,二少爷若是不愿意,您可不能逼他。”孟姨娘特地强调了后面一句话。

  甄鹏辉靠在椅子上,“我是他的父亲,父母之命岂有不从的道理?况且青青是个好孩子,他便是不愿意也得愿意!女子的名声都给了他,岂能说不要便不要?”

  孟姨娘一颗心登时落回了肚子里,嘴上又假意劝了几句,便哄着人歇息去了。

  第二日早上孟大勇的妻子上门来了,女儿去了甄府几日也每个消息,到底是成不成总得有个定数。

  此番她是背着丈夫来的,自从那日家里来了人,丈夫便胆小如鼠,生怕女儿做的不好被寻了仇,几次三番催着她上门督促着好好讨好甄家少爷。

  她心里却不以为意,那小姑子在府上坐着呢,她比他夫妻还要着急的多,何须她们多费心?有小姑子看着,她倒是不怎么操心这个问题。况且还有那人说的……他说找了人帮着女儿成事,那必然不会食言。

  这一次她也是存了私心,因为小姑子嫁到了甄家的缘故,甄家的门槛可高了不少,自打女儿及笄,便多的是地主请媒人上门提亲的。

  她一直拿捏着不放,想着总有更好的,那小姑子这样的都能享此福,女儿沾着她的光如何就不能?最好是能由孟莹莹给说道个小官之类的,这样日后女儿嫁过去,便能帮衬着儿子也出人头地,说不得也能做个官!

  钱她们如今是不缺的,这些年孟姨娘给了不少,再不济还能问甄家的人要,甄大老爷那样宠爱孟姨娘,他家腰缠万贯的,还愁什么银子的事?

  那日又来了个提亲的,媒人给说的是东门的菜地主,他家儿子前年捐了个官做,据说如今好得很,听他那意思往后还能升一升,她这一听可了不得!想什么来什么,也不用求着孟姨娘了。

  最要紧的是那蔡家许的聘礼实在高,她难免不心动,心里还是存了侥幸心里,若是甄家这边不成,还有另外的路能走,这样才是正理!

  孟姨娘一向不待见她嫂子,一大早就见她委实觉得坏心情。又一听她大嫂打问的事,她心里是既不耐又觉长脸的。

  “大嫂也实在太着急,这才几日不过。”孟姨娘吃着茶点,慢悠悠的先卖了个关子。

  她大嫂一听,脸色便有些失望。

  孟姨娘又说:“只是我家老爷到底体谅我,想带个侄女入府不是什么难事,此事老爷已经允了,大嫂只管回去偷笑便是。”

  轻轻巧巧一句话,殊不知给了孟姨娘日后多大的难堪。

  若能嫁进甄家那自然是再好不过!谁人不知甄少爷便是下一任的家主,到时女儿的身价跟着水涨船高,她们家哪儿还需处处看小姑子的脸色!甄少爷提携自己小妾的弟弟,怎会不出力?甄家的人说话办事可比蔡家好做多了,蔡家同甄家比起来,那真是连芝麻都不如的人家!

  她大嫂回去之后便将此事说与孟大勇了,孟大勇喜不自禁,平日里抠门至极之人竟往外散了消息,说要宴请邻里,说头就是家中好事将近!

  二两马尿下肚,孟大勇便憋不住话了,大肆嚷嚷着自家闺女要嫁入甄府之事,把邻居吓了一大跳,之后便是纷纷恭喜巴结着。

  那甄家在他们眼中比天还远,这番和甄家的亲家结了邻居,可是求也求不来的好事,便是说出去都是极大的荣耀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