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听说那个高冷的忠犬是男主 > 第92章
  因着这一层关系,甄鹏辉便不好开口拒绝孟姨娘,至少不好明面上说,想了想,觉得左右不过是半个月的事,交给孟姨娘也没什么,况且她是一番好心,不碍着旁人什么事。

  下午在书房商议事情的时候,甄鹏辉就把这件事同二老爷说了。

  “二弟,我听说弟妹要回玄河?”

  甄鹏程不甚在意的点了点头,他还在案上看上个月玉华街那片铺子的账本。

  槅扇前有一个红木镂空架子,最上头放了一个鎏金百合大鼎,旁边还架了一只枫窑宝月瓶,甄鹏辉在前头来回走了几步,似乎在犹豫着该如何开口,良久才说道:“二弟妹若是不在,那中馈必定是没人管的,我想着让孟氏帮衬着,也好让弟妹省亲安心些。”

  甄鹏程放下帐子,诧异的抬头看向兄长,满是惊讶:“让孟氏管中馈?!”

  甄鹏辉被这语气弄得不自然了些,握起拳头放在嘴边轻咳了一声,这才说:“怎么?你觉得不妥?”

  二老爷沉下脸色来,语气也很是不好:“大哥莫不是糊涂了不成?放着正房太太不用,却让妾室管庶务!传出去不怕损了我甄家的名声?”

  这话可不是荒唐?!便是放在普通人家也断没有让妾室管家的道理,何况是最最守规矩的甄家!

  甄鹏程心里也是不悦的很,这些年大哥宠这个妾室快宠上了天,好在没有太过分,他也不好规劝什么,可是眼看着这没个人拘着,他是越发的没有了章程。简直荒唐至极!二老爷对这个大哥此刻是既失望又愤怒。

  甄家给了他管,那甄家的前程便都在他手上,可是他却这样凭着身份糟践甄家的一切,他也看不下去了!

  甄鹏辉脸上也不太好看,被弟弟这样当场教育小辈一样的呵斥,他如何能舒坦?其实这事他虽觉得不好,可是不过就几天的工夫,能有多大的影响。

  “下人们若不说,谁会传出去?二弟说话也太不好听,我哪里会不顾甄家的名声?”

  甄鹏程冷下脸来,道:“此事非同小可,不是大哥想的那样简单,若是我那侄女来了甄家,见到府里竟是小妾在管事,怕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嫁过来!换做哪家的姑娘都不会嫁来。”他再次翻开账本,说道:“大哥不必操心这事了,静筠早已和四弟妹交接好了。”

  大家的小姐如何能忍对方不重规矩?那规矩是顶顶重要的事!凭一个姨娘在上头压着自己,哪家能愿意?

  甄鹏辉被这么直接的拂了面子,心情也不好了,在二弟面前尴尬的紧,又有些恼羞成怒,凡事哪儿有他做主的份了?明明自己才是一家之主,偏偏处处受着牵制,从没有自己做决定的时候!

  偏拧着一股气,甄鹏辉这次也想硬气一次了,他又想起自己答应过孟姨娘,若是回去说此事不成,那他日后哪里有威信可言?

  他也拔高了声调:“怎么不成!今日我偏要这孟氏管了!看谁还敢拦着!“

  “大哥!”

  “你若认我做大哥,此事就莫再提!”

  甄鹏程此刻的心情已经不能用震惊来形容了,这算是什么事,竟然就说出了这样的话!

  “想必这事是孟氏主动同你提的吧?”二老爷冷笑了一下。

  甄鹏辉因为激动也涨红了脸:“你管这么多做什么!”

  “她不懂规矩大哥难不成也不懂?当初你要纳了这粗鄙人家出身的孟氏进门,母亲便不同意,您敢说大嫂的死与她无关?早说是个不省事的,果真现在要搅得家宅不宁了吗!这般的宠妾灭妻,您也不怕母亲地下心寒!?”

  甄鹏程端出了母亲,甄鹏辉顿时气焰便消了一半,可是仍在嘴犟:“你说这些做什么?什么事值当你用母亲来压我?”

  “大哥不也用话压我吗,我若再提此事就如何?大哥难不成要为此与我断绝关系!?”

  一步一紧逼,这话说的太严重!断绝关系是多么大的帽子,甄鹏辉便是再气大也不敢继续说下去了,也知道前头是他先说的过分了,他脸色变了又变,没想到不过这么一件事会引得二弟如此愤怒,哪儿就有这么严肃的后果了?这话如何能随便说?

  他“你……”了半天也没说出一句整话来,甄鹏程看了他一眼,叹着气摇了摇头,语气还是没有软下来:“我言尽于此,大哥若执意如此,便亲自去同四弟妹说罢!我也好请了族长回来决断此事!”

  一听族长甄鹏辉便着急了,那族长可不是好相与的,老古板的很,一本族规背的死熟,更是固执的紧!他一想到那族长板着脸不通人情的的样子,便是一阵头痛,这些年若不是他阻拦着,孟姨娘兴许早就被扶正了!

  比起甄母这种早已驾鹤的人,还是族长这样有实际威胁力的更能震慑到他。

  再说了,要他和四弟妹亲自去说?四弟不在家已经有几年,外出上任只留了她们孤儿寡女在甄府,他上门去要庶务,那说出去岂不是成了他仗着四弟不在便欺负人?

  二弟这就是在逼自己!

  甄鹏辉狠狠地甩了甩袖子,瞪了一眼自己的弟弟,愤愤推门出去了。

  二太太这头东西也准备好了,晨起便拉了马车带了护院,浩浩荡荡十几辆接连着出了甄府,玄河离得不算远,没两日便到了。

  *

  懿亲王一行人上楼,前拥后簇着很是有气势,锦衣华袍一看便知不是寻常人。

  按理说懿亲王是皇室出来的人,柔贵妃膝下养出来的皇子,教养礼仪完全不会出错,许是因为在边关做了几十年武将,行事倒是大大咧咧粗犷了不少。

  此刻便高扬着声音与周围人交谈,掌柜在这群权贵面前算不上数,点头哈腰的伺候在最后面,而跟在懿亲王身边的,正是方赫显。

  那跑堂的知道今日要来大人物,也是有眼色的,低着头恭恭敬敬的站在一旁,按说亲王出驾,平头百姓该是行叩拜大礼才对,可是懿亲王不兴这些,早早就吩咐了不要这些虚礼。

  懿亲王没有注意这些,他不经意的扫了一眼,见那跑堂手中托着的正是一道生烤狍肉,登时来了兴致,问:“这品珍楼还有生烤狍肉?”

  因问得是跑堂,众人便禁了声。

  跑堂何曾见过皇室的人物,这位还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康唯一亲王!听到亲王直面问话,吓得冷汗都出来了,头越发低了,颤着声音答道:“回王爷,是有这么一道菜。”

  懿亲王满意的笑了笑,对着方赫显说道:“早些年我第一次出征,吃的最多的便是这生烤狍肉,粮草紧张,每日里将士们就去林子里狩猎改善伙食,当时这可是难得的美味啊。本王以为只在边境有这菜,不曾想回了大康还能见到。”

  方赫显笑笑:“若是您喜欢,今日少不得也要让我们沾光尝尝了。”

  刘刺史看了一眼那掌柜,掌柜立马屁颠颠的应声,点头哈腰的吩咐了厨房。

  懿亲王等人进了特特辟出来的雅间,那跑堂才进了陆羽纱的房间。

  陆羽纱离得近,隔着帘子在里头听清楚了外头发生的一切,再看着生烤狍肉眼神便成了若有所思。

  她静静地等着,招呼了书琴坐下一起吃,她自己则不怎么动筷,只尝了一筷子生烤狍肉便放下了,味道腥的令她直皱眉。香料味甚是明显,显然已经经过了处理,可是她还是吃不下。

  果不其然,过了没多久门外便来了一个小厮,毕恭毕敬的隔着帘子递话。

  “里面的这位贵客,我家主子想见您一面,还请您稍等片刻。”

  陆羽纱过了许久,才淡淡的应了一声。

  *

  来了涂山别院已有一段时日了,柳觅初想着总该来见一见孔婆子,上次来的时候毕竟对自己是百般照顾的。

  同甄朗云一说,他倒是没什么意见,彼时甄朗云正靠在榻上,怀中圈着她静静的看书。他不冷不热的应了一声,就再没了后续。

  柳觅初摸不清他这算是什么意思,动了动身子又接着说:“今日天气变不错,我想着下午便是个不错的时候。”

  甄朗云左手一使力,又箍紧了她纤细腰肢:“让飞泉跟着你去。”

  柳觅初说:“那孔婆子家不过是普通农户,不曾见过这种场面,不好吓到她,不远的路,不会出什么事的,不必让飞泉跟着。”

  “我记得你上次也这么说。”他视线不曾移开书页半寸。

  她靠在他温暖宽厚的怀里,浑身上下说不出的舒服,像是懒洋洋晒太阳的猫,听甄朗云语气没有很坚定,便略有些慵懒的继续说磨:“飞泉跟在你身边想必还有事要做,不要因着这种小事便妨碍了他公务。”

  他轻轻笑了一声,也不知在笑什么,她正准备问,就听他说道:“既然你这样替他着想,那便不用去了。”

  柳觅初一时被塞的无言以对,她不过是找个借口,怎知却被他循着漏洞堵了回来。

  干瞪着眼睛想了想,也算知道了甄朗云的性子了,原则坚定地很,遇上类似的情况简直就是软硬不吃,左右只有两个选择,最后结果只能是她妥协。

  柳觅初不自觉低了声音:“……知道了,只好劳烦飞泉跟着跑一趟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