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听说那个高冷的忠犬是男主 > 第70章
  气氛着实尴尬,无论怎么听都觉得他话里有话,就好像她肚子里的蛔虫,她在想什么都知道似的。

  柳觅初轻咳了一声,转移话题:“上次的那个女子,我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甄朗云想到了被锁在地牢里的那女子,嘴硬的要死,说什么没人指使,无论用什么招,嘴里也就是一句话——柳欢心害了我,我要报仇!

  然而当问及柳欢心是如何害她的时候,她就缄口不言了。

  甄朗云冷笑,这种货色也拿到台面上来,当她没人在身前护着,就敢随意欺辱了?

  不出两个时辰,洋洋洒洒写满了与那妇人所有有关信息的纸张就被送到他跟前,他不耐烦看别的,直接扫至最后几行,上面写着那妇人最近几日的行程。

  然后其中出现了一个显眼的名字——陆羽纱。

  何须再多看,何须再多说?甚至已经没有再审下去的必要了。

  他恨不得当场就提剑去千刀万剐了那个恶毒的女人。

  可是他知道她还有用处,要留着,等到时机成熟,他自然会给她安排一场“好死”,绝不多留她一刻!

  一想到上辈子查到的那些东西,甄朗云就觉心脏被什么东西用力抓住了一样,心跳也痛,呼吸也痛,看到她更是会痛,都不晓得该将她如何妥帖的安置……想到她受过的那些苦,想到她遭遇到的一切不公,嫉妒和愤怒就像灭世洪水,将他本就在她面前毫无防御可言的心绪冲撞的不堪一击。

  无数次想将她揽入怀中好好疼爱,却无数次被她的冷淡击败,他觉得自己快要没有耐心了,可是一见到她那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又忍不住心软一次,一次又一次,他在她这里已经毫无底线和原则可言。

  至于陆羽纱这里……

  他是想保护她远离这些阴私,但是有些事,她一定希望自己解决。

  “你和陆羽纱有什么恩怨?”忖度片刻,他决定直接问。

  “你认识陆羽纱?”她倒是抓错了重点。

  他扫她一眼,没有接话,柳觅初就觉得自己又说了蠢话了,略有些发窘,实话实说道:“哪有什么恩怨,若有也是她对我有怨,现今我就连她身边的婢女长什么样子都记不大清了。”

  她疑惑他突然提起了陆羽纱,脑子一空,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她惊诧地问道:“那妇人是陆羽纱找来的!?”

  心下登时纷乱一片,什么时候结下的仇?竟逼的她下了死手?想到上辈子的那些恩怨,她素来以为在凝欢馆的这段日子,柳觅初最多只是看不惯她而已,照着现在来看,她是早就对她起了杀心!

  自己现在已经不住在凝欢馆,纵使孙妈妈有意捧她,也明显不会威胁到她的地位,眼不见为净都不能使她少些戾怨吗?柳觅初无论如何也不能想通,就是因为如此,她才异常的感到愤懑不平。

  既然如此,那前阵子在远郊林子里的那件事是不是也能找到幕后真凶了?毕竟知道她去庄子上的人并不多,算来算去也只有她嫌疑最大了。

  想到这里,柳觅初只觉胸口憋闷的慌,“可否带我去见见那妇人?”

  在柳觅初眼里,甄朗云的身份只是一个商人,最多再加上脾气古怪、深不可测这样的形容词,可是当她跟着他进了那个阴湿黑暗的地牢之时,却感觉相识了有一段时日的甄朗云对她来说还是个陌生人,她看到的只是他的表面,亦或是说他愿意被她看到的地方。

  前头说的那个词——深不可测,放在他身上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那妇人的样子柳觅初依稀还记得,只是没想到不过几天的时间她就大变了样,身形松了几圈,衣裳还是那日的衣裳,罩在她身上却松垮了不少,本就洗的发了白的褙子此刻灰扑扑脏兮兮的,脸上也是灰败之色,嘴唇干裂不说,眼眶还泛着泪光。

  虽说是在地道了,灯光却是足的很,几十盏红烛亮着,烛泪却只流下来一点,倒像是刚点上去似的。

  也不知是不是她多心,鼻尖总萦着*潮臭的气味,让她本就不甚开怀的心境更郁郁了,她努力忽略周身的不适,先她一步走到了那妇人面前。

  谁知那妇人视线却直直的打在甄朗云身上,然后眼里明显的晃过恐慌,随后就紧紧的往后退,直至把自己缩在了角落,头掩的低低的。她这一动,牵制她的锁链蹭着地“哗啦啦”的响。

  柳觅初不知为何,心里很不是滋味,她从他那里接过钥匙,打开了铁门,独自一人进去。

  “这位嫂子,你可还记得我?”

  那妇人略略抬起头,目光躲闪的看了她一眼,仿佛这才发现柳觅初似的,仿佛见到救星一般,眼睛亮着光,忙起身跪在她跟前,二话不说便磕起了头,在寂静的地室内发出不大不小的声响,她一面磕一面说:“姑娘救救我!求求您救救我!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贵人,你把我千刀万剐我也毫无怨言,只求你救救我的孩子啊!求您了,我给您做牛做马!……”

  柳觅初往后退了一步,皱了皱眉,回身看甄朗云,后者正负手站在门外,脸上一贯的没有表情,一半脸投在阴影中,一半映着淡淡的烛火,瞧着比平时更为冰冷,还有股说不清道不明的……阴狠。

  她思忖了几秒,方才想出这样一个合适的词来形容。

  心跳猝不及防间漏了一拍,她努力忽略过那阵心慌,定了心神问:“她这是怎么了?”

  甄朗云似乎丝毫不屑于再将目光放在那妇人身上,只三言两语的把事情解释了一边。

  原来这妇人原也是凝欢馆的仆众,家中育有三个孩童,丈夫也算老实,两口子加起来的例银恰好够维持生计,偏那丈夫前些日子不知自哪里沾染上了不好的习惯,竟跟着街头勾栏院里的烟花女子有了首尾,那女子也不知是真的喜欢这男子还是怎的,与他日日欢好也不要钱,勾的他也不回家了,最后还学会了赌博。

  自此便一发不可收拾,先头许是吃了点甜头,可惜后面愣是没有神明眷顾,直输的花光了家里的积蓄,很快便欠下了外债。

  那烟花女子不知给他出了个什么主意,说是跟着什么人赌,这次定能回本,硬是哄得这男子像是着了魔,回家便要卖了两个女儿拿钱再去赌。

  子女都是母亲的心头肉,这妇人如何让他?然而哭也哭了,闹也闹了,偏是不能叫人回心转意,恰巧这时,陆羽纱遣人找到她,说是只需她做一件事,便能替她保住两个女儿,并许了日后的生活保障。

  眼看着一对儿懵懂无知女儿的命运就在自己头上悬着,哪里还有理智可言?就是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她也愿意去做了。

  而她应下的这件事正巧就是谋害柳觅初。

  柳觅初听罢直在心里冷笑,这不就是陆羽纱惯用的法子?先让你陷入困境,随后再圣母般的表示怜悯,最后又说能给出帮助,打一棒子再伸手递甜枣,这样的事她做的多了去了。

  她对眼前的这个女子并不同情,要救孩子的法子多得是,譬如携了孩子离了孟德镇去别的地方,再不济去寻孙妈妈,她不信孙妈妈会见死不救。

  偏偏她真正做到了“以夫为纲”,舍不得变心的夫婿,舍不得眼下安稳的一切。可是自己的孩子是孩子,别人的孩子就不是了?为了自己的孩子而去伤害别人的孩子,即便是被逼无奈,那本质与害她至如斯境地的人又有何区别?

  就因为她没人护着,没有母亲也这样挺身而出,就可以任人打骂杀刮了?

  柳觅初肃了声线,看着地下动作不停地女子,提高了声音:“你先起来说话。”

  闻声,她停下了动作,充满希冀的看着她,眼泪止不住的流。

  “我如何救?就连我自己的命都是从别人手里抢来的。”这句话带了自嘲,却并没有贬损这女子的意思。

  甄朗云开了门,说道:“这里潮湿,于你伤口不利,先回去吧,此事不急。”

  那妇人见他进来了,又瑟缩着不敢讲话了,柳觅初知道里头定有内情,她又这副样子,从之前的只言片语里也猜到她约莫是什么都不知道了,故而应下了他的话。

  出了地牢,柳觅初长舒了一口气,问:“她的女儿在你这里?”

  甄朗云没有否认,不紧不慢地走在她前头。

  “放了她吧,错本不在她,这样的庸人若是认真数起来永远也数不完。”

  他还是不语。

  柳觅初停下了脚步,“我想回凝欢馆,就现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