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听说那个高冷的忠犬是男主 > 第69章
  紫桃只愣了一下,随后便慌张的用视线四处搜寻,瞥见了一只花瓶,二话不说便拿起来狠狠砸在周乡绅的头上。

  周乡绅毫无防备,惨叫一声,捂着脑袋跌在了一旁,这时侍卫也紧随其后冲了进来,首领扫一眼便知晓了情况,刀尖一指便对准了周乡绅,随后几人上来将他团团围住。

  紫桃仍开了花瓶,连一个眼神都未施舍给周乡绅,只过来一把扶住了犹自惊魂未定的柳觅初,迭声儿问她:“怎么样?那王八蛋没有伤到你吧?”

  柳觅初喘着气,此时见情况已经被控制住了,这才放松些身体来,稳了稳心神,随手拂了一下额头,才发觉出了一层冷汗,握住紫桃的手也是冰凉,还在微微发颤。

  紫桃感觉的非常细致,此时心里冒酸,很不是滋味儿,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何况人多,只得拍了拍她的肩膀,将她半搂在怀中。

  她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蹙眉转头,语气不太好听的说:“你叫我来就是为了看这个?”

  柳觅初循着声线看过去,这才发现那道拱门后还站了个小婢女,瘦瘦弱弱地样子,面色微微蜡黄,此时正双手揪着衣角,许是没想到事情会这样发展,看着满屋子的人,露出微微吃惊的神色,更多的是害怕和局促不安。

  听到紫桃这样问,她结结巴巴了半天也没能说出个什么一二三来,说出来的话逻辑不通,也不知是想表达什么。

  “我那日明明看到的……”又抬眼期期艾艾的看着紫桃说:“你信我啊嬷嬷,我怎会撒谎!?”

  紫桃不耐烦的呵斥她:“行了,闭嘴吧,迟早有你吐露实话的时候。”

  柳觅初看了一眼神志不清嘴中还不停念叨紫桃的周乡绅,又看了一眼眼前畏畏缩缩的婢女,心里涌起一阵难以言喻的恶心,仿佛上辈子经历之事又重现眼前,她狠狠的开口道:“把她也绑起来!”

  影子一般的侍卫速度快的惊人,剑柄狠狠敲在那侍女的膝窝处,猝不及防间就跪在了柳觅初眼前,利索的被绑了起来。

  人善被人欺人善被人欺,这话在柳觅初心里浮现了一遍又一边,心里的怒意怎么也止不住,遇刺之事才过去没多久,见她好了,就又上赶着来欺辱她了?一次叫她死不成,这次是要辱了她的名声让她自己去死了?!

  右手手腕又开始发痛,方才情急之下用力过猛,她掀开宽大的袖扣一看,果不其然纱布表层又渗出了新鲜的血迹,紫桃一直注意着她,见她手腕被包起来,上头还明显带着血,惊呼了一声,忙一把拽过去看。

  “这又是怎么了?怎的还受伤了?”

  柳觅初想解释,奈何她自己也对这件事不清楚的很,况眼下也不是个说话的好时机,便先安抚了一声,只道日后慢慢同她说,随后看着伤口便是一阵苦笑,算她不顺遂吧,这只手被这番折腾,日后也不知能不能用了。

  恰好此时侍卫首领过来了,看了一眼柳觅初的手腕,沉静的做了决定,微微垂首同她禀报:“我等先送姑娘回府,贼子已被擒,姑娘放心。”

  说着便让开了一条道,等着她出去。

  “可否麻烦你们先送这位紫桃姑娘回去?”

  紫桃听她这么说,着急了,忙道:“那怎么成?你这样我如何放心?”

  “无碍,小伤罢了,你不必着急,等我看过伤口,自会回凝欢馆找你。”

  好说歹说,方才劝住了紫桃,也不为别的,此番定是要回甄府,她无名无分现今仍是夫子的身份,自己吃得好住得好便罢了,若再带了人来说什么也于理不合,况眼下甄朗云正生着气,闹了半天方才经他同意出来办事,等会儿一声狼狈的会去,想来也不会有什么好脸色,想到这里,柳觅初不由又叹了口气。

  一路上马车行驶的飞快,手腕的痛感也愈发强烈,她身上的冷汗出了一层又一层,即便如此她还是在心里默默地打趣自己,林子里一次、前几日街上一次,每次难受的时候她便晕过去了,尚且来不及忍受折磨,此次也算真切的感受一回了。

  很快便回了甄府,此时血迹已经几乎将纱布浸湿,侍卫将她送至门口就便不见了踪影,许是去给甄朗云回话了,怜年和入画本就守在门口,见她回来也围上来,寻珮眼尖,一眼便看到了柳觅初的伤口不对,登时吓得脸色都发白了,一个转身就跑了出去说要找府内的大夫。

  看着她们这般紧张,柳觅初反倒没那么害怕了,反过来还安慰她们,正说着,就见大门口闪过一道风一般的影子,来人疾步匆匆,神色满是紧张,同以往淡漠的样子大相径庭。

  他很快就走到她身边,入画怜年见他这样,纷纷不自觉的躲开,他只看了一眼,脸色便变得铁青。

  柳觅初自觉理亏,不敢辩解,只低着头,也不说话。

  甄朗云见她这副样子就来气,只是看了看伤口,瞬间又被满满的心疼代替,恨不得上去替她,况且此时说再多也没用了,到底得叫她狠狠的吃一次亏,下次才懂得听话。

  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她没成想此番出一趟门,会遇上这许多倒霉事,也甚是无奈,见气氛实在尴尬,只得弱弱的接了一句:“就是瞧着可怕,没事的。”

  他狠狠看了她一眼,吓得她把剩下的话都咽回了肚里去。

  大夫紧随其后,几乎是被飞扬提着进来的,拿着药箱也是满头大汗,也是个惯会看脸色的,没急着给甄朗云行礼,先而是先过来看柳觅初。

  他已经足够小心了,可是扯开纱布的时候还是让柳觅初疼的直皱眉,手腕不自觉缩了一下,她的伤口本来已经在愈合了,经过刚才那一番,又被扯裂开,瞧着血肉模糊的,周围净是血,实在惨不忍睹。

  甄朗云一声不吭,大夫也提心吊胆,仔细查看了伤口就飞速的给上了止血药,很快便又包扎住了。

  今日跟在柳觅初身边的都是原本就跟着她的暗卫,来的路上已经跟甄朗云把事情交代清楚了,一听到有人意欲羞辱她时,他简直是什么理智都没了,只恨不得亲手上去将人千刀万剐,若不是急着来看她伤势,周乡绅现在只怕已经没命了。

  现在再看她的衣裳,靠近胸口的那一处外裳已经被扯烂了些,画面不自觉入了他的脑子,想到她可能经历的事,甄朗云立马又红了眼。

  大夫轻咳了一声,在场所有人的视线瞬间都集中在了他身上。

  “姑娘的伤势无碍,只差一点便真的要出事了,这次定要妥善养着,万不可再出差错了,若再来这么一次就不好说了。”剩下的便是拉着寻双去一旁殷切的说了一番注意事项。

  众人一听没事,皆松了一口气,柳觅初面儿上看着不在意,此刻悬着的心也落回了原处。

  怜年知道甄朗云有话要对自己姑娘说,识趣的拉了入画寻双出去了,很快地,满屋子的人散了个干净。

  “可痛的厉害?”他挑了最靠近她的那个位置坐下。

  柳觅初把这话放在心上想了想,顿了几秒,方才谨慎的答道:“尚可忍受。”

  他发出一声喟叹,似是无奈,“这下可安心了?”

  柳觅初抿唇,认错也无用了,总归是她出了问题,并且不止一次,只盼着他能早些消火吧。

  故而亲自走进了里头的厢房,重复着前几日的步骤,从四件柜里挑茶,本来都将盛着菊花的瓷罐拿出来了,她顿了一下,突然间又想到了什么似的,转而换上了顾渚紫笋。

  她右手不能使,左手又不方便,故而动作非常慢,一帧一帧的像是在故意表演,闻着袅袅升起的顾渚紫笋的香气,甄朗云突然间就没了气,像是一场火,被一阵雨倏地就浇熄了,而这雨还是绵绵细雨。

  他开口:“你记住了?”

  “你说喜欢,我自然要记在心上的。”她无意识脱口而出,话毕才觉此话说的含糊,倒像含了别的意思似的,不由微微红了脸,想了想还是补上了一句:“我不是那个意思……”

  甄朗云微微扬眉,自动忽略了后面一句话,暗觉自己实在好哄,只这一句话,便叫自己心情又放了晴。

  肃了肃嗓子,今日就不打趣她了,否则日后真要失了威严……

  “你和周光茂是什么关系?”

  冷不丁来这样一句,柳觅初刚送入口中的茶险些就喷了出来,着实尴尬,左躲又避,终归还是要让他知道,这是何等的造化弄人,可是现今凭她和甄朗云的关系,还不能将真相说出口……

  “他是紫桃的夫婿,此番找我,是为了寻紫桃回去。”斟酌了一番,她终于还是给了一个半真半假的回答。

  然而甄朗云的眼睛却像是能看透一切,锐利的她不敢直视,“只是这样?”

  “……只是这样。”

  甄朗云听后却沉默,只是静静地将视线凝在她身上,神色……并不愉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