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听说那个高冷的忠犬是男主 > 第67章
  柳觅初凝望着眼前的庭院,一草一木慢慢的都与想象中的样子重叠到了一起,这都是为她准备的吧……他果真是费了心思的,可惜她终归是无福消受。

  当年跟在他身边,无名无分,她本认为一辈子这样也好,他不提给她名分,她不能许他未来,没有谁亏欠了谁的,这样再公平不过。只要两人眼下好,就没什么不妥的。

  然而并不是所有事都能照着她设想的去走,矛盾激发在她进京之后,现在想起来,陪着方赫显在远京之地巡视的时候大约才是他二人相处最愉快、最甜蜜的时候。

  短短几月的时间很快就结束,那样被她当做游山玩水一样的时光一去不复返,他们终于回了京城,当然,这也是她那时一直期盼着的,父亲的事情只有进京面见皇上才能够有希望解决,她收集了那么多的证据,默默的等着这一天的到来。

  原本的打算是安定一两天,希望方赫显把事情处理完之后能带她去见一面刑部尚书,可惜她没有想到事情的走向居然会变成那样。

  方赫显似乎从没有过犹豫,回京后直接将她送进了方府内,而他也日渐变得繁忙起来,能陪在她身边的时间少之又少,她在方赫显的院子里住了没几天,方母就寻上了门,对着她这个传言中的女子百般刁难。

  彼时她不觉苦,从前在家中时,翻看画本子也见过不少恶婆婆,那时她苦中作乐,方赫显不在的时候,和方母斗智斗勇也算打发时光。可惜过了没多久,陆羽纱便从孟德镇追来了京中,一朝入了方府,自此便将她视作死敌。

  方母也不知是为了压她的气焰,亦或是真的有心抬举陆羽纱,明里暗里同方赫显讲了不知几次,要先将陆羽纱抬为姨娘。方赫显因着这些年鲜有在方母膝下尽孝的时候,又加之方母性格强势,推诿了几次不成,后来他也就不耐烦再计较这件事了。

  他待她太好、太与众不同,害得她太过自以为是,当真以为是他护在心中疼爱的人,于是这么久以来她都在回避这个问题,以至于当这个问题真正来临的时候她猝不及防,跌的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疼。

  明知这世上鲜有一心待妻子的男子,明知这世上本就是三妻四妾才是正道,何况是方赫显这样心比天高的天之骄子?是她一心奢望的过多了,才导致这样伤人伤己的结局,早知如此,何必付出真心?

  方母挑了个良辰吉日,一杯薄酒一顶粉轿将陆羽纱送进了方赫显的院子里。

  他没有拒绝,她日渐消沉……

  哪个男子受得了自己的女人整日里冷淡相待?慢要说方赫显那样骄傲的人,他来看她的次数越来越少,他渐渐对她失了耐心。

  陆羽纱趁着这一遭,真正算是找到了复仇的机会,顶着妾室的名头行着正妻的职责,每日里最大的乐趣就是来她院子里寻她的麻烦,一口一个“相公”喊得亲热。

  是啊,没名没分被丈夫冷落在一隅的女人多好揉搓啊,纵使她平日里再聪慧又如何?没了方赫显给她撑腰,谁人敢拦着陆羽纱为难她?方赫显从前再宠爱她又如何?她连一声“相公”都喊不能名正言顺的喊出口,拿什么和陆羽纱斗?

  自父亲去世后,沦落几载,她真正体会到了寄人篱下的感觉,彷徨和无助不断袭来,他漠视着陆羽纱对她做的一切,亦或是说,在她心中不愿承认他知晓发生的所有事,她骗自己,只当他不知道罢了。

  她有大片空白的时间,闲来无事的时候就坐在窗前想,也不甘过,也愤恨过,后来都是释然,难不成折磨自己就能让他回心转意?只怕会让他更加厌弃自己吧,还不如在他彻底对她没耐心之前先行离开,就算不能一生一世一双人,也不要在对方心底留下不好的痕迹。

  她思虑了一次又一次,其实她的本意并不单纯,她对方赫显的感情很复杂,半利用半倾心,若说方赫显不好,那也是她对不起他在先。

  与其这样守着,不如继续顺着自己的路走,毕竟在她原本的设想中,她与方赫显就是没有未来的,不过这一天提早出现了而已。

  于是她向方赫显提出了要离开,那时他是什么反应?

  神色冰冷,甚至不愿多看她一眼,寒着声音说道:“你愿意走就走吧。”

  纵然这是她想要的结果,也由不得伤神许久。

  天亮之后她就要与这个让她初尝情爱的人一别两宽了,那日是她在方府的最后一个晚上,万万没想到也是她生命的最后一个晚上。

  这就是全部的事,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重生回来后她想过无数次这个问题,她究竟是如何死的?有人害她,亦或是发生了什么意外?许是在睡梦中?又许是后来还发生了什么事?可惜她一点都记不起来。

  过多的纠缠于上辈子的事,对现在的柳觅初来说是累赘,她自然要搞清楚自己的死因,可这是以后的事,放在以后慢慢查清楚,眼下她还有别的更要紧的事去做。

  又将曾经的那些恩怨情仇在脑海里过了一遍,柳觅初眼眶又不由得湿润了。

  他方才问了什么?问她是否钟情于甄朗云?

  若非现在时机不对情景更不对,她定要当着他的面大笑几声的。她愿意放下过往,那些并非只有美好回忆的过往,这并不代表她愿意同他重新开始,已经狠狠的摔过一次,就不能再犯同样的错。

  将计就计吧,现如今也没有别的法子了,她微微垂首,声调低了,却异常坚定,她说:“我同甄公子……确然是两情相悦,此番只能辜负方大人的一片心意了。”

  她没有抬头,也不知他现下是什么表情什么反应,大概会出离愤怒吧……毕竟他那样的人,最最接受不了拒绝。

  方赫显自然不会接受这样的说辞,只是他眼下的心情已经不单单是愤怒那样简单了,他捧着自己的真心走到她跟前,她却连看都不看一眼就拒绝?若单纯只是不爱他便罢了,他还愿意等,可她却是因为别的男人拒绝了他。

  他不喜欢不听话的女人,本以为她乖顺,谁知骨子里却是个那样倔的,恍惚忆起上辈子的时候,最后那段时日她也是这样,明明摆着笑脸,然丝毫感觉不到真心,他不喜欢她这样,以为晾一阵子她自己总会明白,谁知他小瞧了她,最后越走越偏,那颗心是再也回不到她身上了。

  方赫显收回了心绪,前尘旧事叠加起来,怒意攒到了一块。

  他冷冷笑了声,眼里没有丁点柔情蜜意,只余无尽的愤怒与冰冷,她问她:“你这样拒绝我,是不怕死吗。”

  “方大人擅自带走我的未婚妻,是不将甄某看在眼里吗。”低沉熟悉的声音自后方传来。

  柳觅初猛地回头看去,甄朗云就站在距她不远的地方,他今日穿了一身玄色直裰,除了固发的一柄玉簪、腰间一块络子,浑身上下没有任何装饰,却显得更加气质卓然、冷傲孤清,此时他幽暗深邃的眸子一闪不闪的凝在她身上,直到她转身,与她对视。

  她不自觉的就想要往他身边走,还来不及行动之际就见他阔步走来,最后停在了她身边,不动神色的将她护在身后。

  方赫显盛怒,额角青筋直蹦,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在问:“甄公子这是不请自来?”

  “恕在下失礼,只是不曾想方大人与我的未婚妻如此投缘,少不得来看看。”

  他怒笑一声,道:“你所谓的未婚妻是我认识在先,君子不夺人所好,甄公子再好好考虑考虑吧。”

  甄朗云淡笑:“我倾心她已久,这一点怕是方大人追不上,先来后到的顺序看来要重新排了。”

  “恕我直言,柳姑娘的出身似乎不大可能被甄家的长辈接受。”

  “这就不劳方大人操心了,甄某的家事自会处理。”

  就在这时从后面又追进了几个人,一半以飞扬为首,一半是标志性的黑色程子衣,双方僵持不下,利剑出鞘,好在没有伤亡。

  几人急匆匆的冲过来,在方赫显面前快速形成了一道人形屏障,怒目看着甄朗云。

  飞扬也赶过来,站在了甄朗云侧前方,在看到柳觅初的那一瞬间,明显的长出了一口气,随后来不及多想,转过身来看向方赫显那边,一副严阵以待的架势。

  “让开!”方赫显的声音闷闷的从前方传来。

  “可是大人——”

  “我说让开!”

  那侍卫犹犹豫豫的散开,再次露出了方赫显的身形,他没有看甄朗云,只是直直的望向柳觅初,顿了顿,声音寒的掉冰渣:“希望你日后不要后悔。”

  柳觅初心绪复杂,沉吟之际甄朗云突然握住了她的手,越握越用力,挤压的骨头都发痛,她微微一动,想要用力挣脱开,最终还是没有动作。

  看看甄朗云,又低头看看交握的双手,半晌,她上前一步,回望方赫显,像是要彻底放弃什么一般,脸上尽是决然:“我绝不后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