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听说那个高冷的忠犬是男主 > 第34章
  这两日不好过的可不止阿雁一个,陆羽纱也是烦闷非常。守门的婆子说这几日总能听到她院子里传来砸东西的声音,她住的钱塘阁按理是有个小厨房的,然两个丫鬟都不会做,便荒废许久了,用膳自来都是同院子里的姑娘们一起,不过是有贴身丫鬟为她取回来就是了。

  这几日用的盘子,不知有多少次都被砸碎。后来书琴她们再去厨房的时候,就连厨娘都不给好脸色了。

  画棋、书琴二人在厨娘满脸鄙夷的神色中走出厨房时,脸上均是忿忿不平的。又听那厨房里厨娘互相交谈,声音大的仿佛生怕她俩听不到:

  “我说着陆小姐脾气也忒大,动不动就摔东西,也不知是做给谁看。”

  “用着公家的东西自然不心疼了,这是把自己当正经小姐了啊,架子端的比孙妈妈都大。”

  “可不就是么,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再受宠又如何,说到底还不就是让男人取乐子的货色!”

  “呸!狐媚子一般,整日里趾高气昂的也不知给谁看!”

  ……

  画棋气的脸色发青,尖声冲着书琴叫到:“两个下等婆子也敢这样辱骂姑娘了!”

  书琴比画棋更甚,当下掳了袖子便要再冲进去。

  “你做什么!”

  “自然是去找她们说理!”

  “那等乡野村妇,粗鄙不堪,骂人的词你怕是听都没听过,如何说理?再说那婆子粗壮有力,若动手打你,你如何挨得住?”书琴到底比画棋更理智些,忙拦住了她。

  画棋喊道:“难道要由着她们这样欺负到头上来?!”

  书琴骂道:“你怎的这样没脑子,那婆子是下人,你也是下人,说起来谁也不比谁高一等!你当这里还是陆府,由着你横着走?回去禀了小姐,让小姐出面,自有她们好受的,你就莫要添乱了。”

  画棋一听也在理,狠狠朝着里面瞪了一眼,提着食盒气冲冲的走了。

  陆羽纱这几日本就因着柳觅初被方赫显注意的事心烦不堪,心中一直郁结着,无处发泄更是憋得慌,回来一听画棋这样说,一口气堵得差点气晕过去。

  画棋吓得连忙过去又是掐人中又是慌声喊着请医女的,陆羽纱拍了拍心口,说道:“不必了。”

  喝了书琴奉上的茶,坐了好半天才缓神来,脸色也好看了些。

  书琴忧心忡忡道:“姑娘,不若还是请个医女来看看吧,您近日瞧着很不好。”

  “我没事。”

  柳觅初在她眼前晃一日,她便一日不得舒心,心病怎是医女开药能医好的?这般想着,心中不由得又不舒坦起来,她连忙压下去,生怕又有什么不好。拳不由握的极紧,眼眶也是气的发红。

  如今就连厨房的婆子都敢这样辱骂她,这一切追根究底还不是因柳觅初而起?!若非柳觅初事事都要压她的风头,凭她现在正风光的名头,谁人敢这样欺负她?恨得几乎要咬碎一口银牙,她心中对柳觅初的愤恨逐日增加,一日也容不得她了!

  画棋也有些眼红,她自然也是气的,然而无可奈何。陆羽纱咽不下这口气去,她更是忍不了,见自己姑娘又好了些,便忍不住问道:“姑娘,那两个婆子如何?就由得她二人这样吗?”

  书琴狠狠瞪了她一眼,“现在说这个干什么!”

  陆羽纱冷笑了一声,示意画棋俯下身来。画棋赶忙凑过去,听得她在她耳边说了些什么,点了点头,终于露出了一个还算满意的笑容。

  *

  自打那日与甄朗云在金店不欢而散之后,柳觅初就再也没有见过他。

  甄朗云脾气怪异,性子更是叫人猜不透,他来着乡下做什么她也不知道,柳觅初不去猜,努力忍着不去想有关这人的一切。

  这几日听了单嬷嬷的教导,她更是同在凝欢馆的时候一样,足不出户了,就是偶尔见孔家的人也是带了帷帽,虽然同孔婆子知会过了,但仍恐小孩子不知情,顽皮说出去,那还是白搭一场。

  不得不说柳觅初这般严防着,放在外人眼里实在有些过于严重了。可是只有她一个人知道方赫显究竟是什么样的人,这样做一点都不过分。方赫显一日不离开,她这心就得一日悬在空中,实在愁人的紧。

  日子还像往常那样,平淡的翻不出花样,只有她一人惶惶不可终日,惴惴不安的数着日子过。

  若她没有记错,上辈子方赫显是因着她才在孟德镇多呆了些时日。按理讲至多十日就该走了,巡使巡使,怎么可能只巡孟德镇这小小的地方一处?她心里只盼着他贵人多忘事,就像从前忘记她诸多喜好一样,尽快的忘掉她。若是陆羽纱上进些,被他瞧上了也未曾不可,有了新欢,很容易就把别的女子抛到脑后去,这一点是万千俗世男子的通病。

  但是她漏掉了一点,俗世男子还有另外一个通病,对于想要的东西,得不到的便是最好的,得不到的永远念念不忘。寻常男子再喜爱,苦于没有能力得到,记挂着,这是也就过去了。可她忘了那人是方赫显,性格霸道权势通天,若就这样轻易放弃,似乎也太说不过去了。

  柳觅初心中郁结,甄朗云何曾不是?他放下府中公事,将一切事务都搬来下乡别院处理,可不是为着换个环境换个心情,都是为着柳觅初而来。

  她忌惮方赫显,他何曾不是?那是她上辈子的爱人啊,一个不小心就要死灰复燃,虽然不知她这辈子对待方赫显的态度为什么变了,他仍旧止不住的多想。放了无数精心挑选的侍卫守着她还不够,一定要亲自在她身边呆着方才能安心些。

  甄朗云看着桌子上他亲手一笔笔描绘出的她的画像,不觉喟叹了一声,想到她总是戴着面具与自己讲话,想着她从来不曾真心的对他一笑,心中压抑了二十多年的东西差一点就要忍不住喷薄而出。

  要忍,要一直忍,忍到她终于肯正眼看自己,那时候才是他正真该出手的时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