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听说那个高冷的忠犬是男主 > 第13章
  生了这样的念头,为了躲了日后更多的麻烦,这一日早早地,就领了紫桃去了筑玉堂。

  孙妈妈还不曾起身,醉儿出来将她二人迎进里厅去,因着是早上,几人都还不曾用膳,便端了些现成的点心来垫垫饥,确是有些饿了,也顾不上那许多,吃到了一半,孙妈妈便着一身五彩刻丝石青银鼠褂出来了。

  “可是想到对策了?”孙妈妈一眼便看出她们为何而来。

  紫桃与柳觅初相视一笑,“想是想到了,就是不知妈妈愿不愿意了。”

  “说来听听?”

  紫桃身子往前凑了凑,一副再诚恳不过的面色,说:“妈妈是知道我的,往后怕也只能在您这里求一个安身处了,不知你看我的资质,做个教养嬷嬷可还行?”

  孙妈妈略作思忖,眯了眯眼,道:“你的曲艺我的放心的,为人如何。老婆子却也不是那瞎眼的,这些年是看在眼里的,虽则犯了个错,但什么样的人又能不犯错呢?左右我这里缺人,你又是个能让我信任的,便留下吧。”

  紫桃简直掩不住激动地心情,一双杏眼里盈了水光,攥着柳觅初的手紧紧的,“你瞧,成了呢!”

  又一步上前,“扑通”一下跪在孙妈妈的面前,二话不说磕了三个响头:“妈妈大恩,紫桃定不会辜负!”

  孙妈妈和柳觅初都被吓了一跳,竟是没有料到她反应如此激烈,连忙搀着她扶起来,孙妈妈素来心软,见她如此诚恳,又这般实在,是个少见的,便埋怨道:“行这般大礼作甚,存心让我难过?”

  紫桃不好意思的笑笑,伸手撸一下裙摆,又说:“这三拜也不全然是为了妈妈今日留我,我不听您劝告嫁人作小妾的事其实一直在自个儿心里存着呢,妈妈不嫌弃我,还愿意让我回来,紫桃心里是明白的,心里一直愧疚着,想寻个机会与您认个错,今儿赶到一起了,便忍不住了。”

  当真是耿耿于怀的久了,虽则说女子的跪拜不如男子来的值钱,却也不是谁都能轻易叫人拜的,紫桃此番举动,便是个人,都瞧的出用心来。

  办妥了这件事,几人又闲聊一番,孙妈妈讲了些许注意事项给她,紫桃一一记下,自此开始身份便不一样了。

  院子里管事的婆子是婆子,至多与院子里的姑娘算个齐平,教养嬷嬷就不同了,如同书院里有夫子,清倌人们也一样要有师傅,按着身份算,往后莫说阿雁香蕊那帮人来寻她麻烦,怕是见了还要行个礼才算的。

  孙妈妈留她们用早膳,吃完回去日头已然升起老高了。

  回芳华居的路上,紫桃一直都很兴奋,阖着双手拜天拜地的,白惹得柳觅初笑话她一阵,就是那最为不苟言笑的怜年,嘴角的弧度也是合不住。

  柳觅初瞧着高兴,同时也有一股落寞涌上心头,不知这样轻松地日子还能持续多久。

  用过午膳后,紫桃来寻柳觅初,说想上陇寒山的蓝月寺拜一拜菩萨,求着她陪她一道去,柳觅初暗自叹气,不将她这股劲儿按下去,怕是要心烦许多天了,又想着确实许久不曾外出了,也就应下了。

  下午央着外院的龟公帮着租了马车,倒不是凝香馆没有,只是只有孙妈妈外出,或有姑娘上府里去接客的时候才用的着,何况车盖上刻了凝香馆的标记,只她二人出门,除了丫鬟没个男子护着,实在是不方便的,这才喊了车。

  驾马的车夫是个五十来岁的老爹,为人憨厚老实,直将她们主仆四人送至山底,又约了傍晚来接的地点,这才离去。

  青石板铺就的石阶一眼望不到尽头,隐隐约约的藏在山雾里,旁边长满了郁郁葱葱的大树,在陇寒山这等佛门圣地前,透着一股自然的灵气与仙气,叫人不由自主的就起了尊敬之一,怀着神圣的心情往上走。

  上辈子的柳觅初本是不信这些的,单嬷嬷信佛,最好去庙里上柱香、坐一坐,但自打重生回来,她却对佛家充满了敬畏,这等怪力乱神之事,说出去怕是没人信的,若无神佛存在,又如何解释她重生这回事呢?冥冥中她的机遇也是佛祖保佑的结果吧,今日借着紫桃的面,她倒是终于能来拜一拜了。

  山中冷气足,穿着薄薄的春衫,本是有些凉的,走了一阵石阶,热气便从身底慢慢腾上来,直叫她脸颊通红,有些薄汗从额头细细冒出,微微喘着气,紫桃在一旁的大石上歇下,挥着手绢直摆手道:“不行了不行了,太累了,我们就在这里歇歇吧。”

  柳觅初也觉有些累,看身后怜年入画也是面带疲倦,便一同歇下了。

  这般走走停停,竟直走了约莫一个半时辰才到了山顶。

  自有僧人接待了她们,也许是下午的缘故,今日人不太多,直至上了香叩拜过之后她们去后院的偏房歇息。

  柳觅初也不耐烦一直坐着,方才就已经歇息的差不多了,陪紫桃喝了一盏茶,便说出去走走,只带了怜年一人。

  寺庙边上种着一片海棠林,适才远远儿的柳觅初就瞧见了,殷红开了一大片,放眼望去好不美丽。因着人少,基本无甚游客,她也不太避讳什么,况这里是寺庙,本就是女眷来得多,男子大多是不来的,就是有,也多是几岁的孩童,想着这些,她很是放心,慢悠悠的往海棠林那里走。

  谁知刚走近,便隐约听到男子的声音,柳觅初谨慎,细细的听了一阵才听出了之前见过的方丈的声音,顿时又有些放心,正欲走进去之时,又听一男子声音响起。

  “大师为何这样说?”清清淡淡的,带着些漠然,不知为何柳觅初觉得有点耳熟。

  过了几秒才听得方丈的声音如空谷之声响起:“放下的不够透彻。”

  他笑,低沉悦耳,那声音直听得柳觅初浑身一颤,“大师如何知晓我不曾完全放下?”

  “老衲不敢妄言,但你的确还对那人存着感情。”

  “是么……”喟叹似的一声,轻的仿佛浮云。

  如平地惊雷在柳觅初心里炸开,可不是耳熟,林子里同方丈对话的人不是那甄朗云又是谁?

  她顿时来了兴致,示意怜年不要出声,两人找了林子旁一处茅屋,躲在了后面,将方丈与甄朗云的谈话听了个全。

  怜年不曾见过甄朗云,更莫说听过他的声音,此时见自家姑娘不声不响的便躲在这里偷听陌生男子讲话,不顾礼仪形象,顿时皱起了眉心,悄声问:“姑娘这是作甚?”

  柳觅初忙着偷听,一时半会儿也不方便解释,便说:“回去给你讲,莫要再说话了。”

  怜年虽十分不赞同,可是姑娘这几十年行事成熟有分寸的形象已经深入她心,虽则近来时不时的有些怪异举动,她终归还是放心她的,再不情愿,也随她去了。

  过了没多久,二人的声音传的近了些,想必是准备出林子的,柳觅初思虑了一番,一咬牙,还是觉得搏一把。

  她带着怜年走了出去,示意她等下莫要讲话,而后便直直走进了林子里,怜年一声惊呼喊出了半声,想到姑娘方才的吩咐又咽了下去,一路又急又惊的跟在她身后。

  果不其然,还不出几步远,就遇上了说话的二人,柳觅初没敢抬头看,装作一副被惊到的样子来,手中搅着手帕,头低低的垂下,脸涨红到了耳根,真真一副遇着陌生男子的局促不安的样子来。

  “小女子失礼了,还请二位莫要介怀。”是她佯装镇定的声音。

  甄朗云翩翩佳公子,最是有礼数的一位,俯下身行了一礼,才道:“是我不曾注意了,竟唐突了姑娘,烦请姑娘留下府上名字,改日定会上门赔罪。”

  听着礼数周到……实则没带了丝毫感情啊……这甄朗云当真有趣的紧。

  她故作不经意的抬头看了一眼,其实就是想瞧瞧他的样子,灼灼海棠中,一张无双俊脸半掩在其中,露出一道锋利的剑眉,眸若星辰,明亮灼人,鼻梁高挺很是凸出,虽则五官着实耀眼的袭人,却因他淡漠的表情而不那么生硬,一袭宝蓝色华裳映衬着更为挺拔。仅这惊鸿一瞥就叫柳觅初止不住的脸红心跳,心中竟闪过一丝不明的情愫。

  她强自按捺下了心中的怪异之感,按着计划又说了几句,这才带着怜年步履匆匆的退出去。

  甄朗云望着她渐行渐远的背影,不知想到了什么,眼中演过一丝不知名的光,沉吟着也不知在想些什么,方丈见此情形只微微一笑,没说什么话。

  回去的路上柳觅初满心满眼全是方才那一暼眼中记下的样子,竟是长得这般俊美么……她不是没见过长得好的男子,最近的,譬如方赫显,当真是人中龙凤之姿,只是他的气势太过霸道,太具有侵略性,初时柳觅初是不喜欢的,后来习惯了,也没有太过注意他的长相了,她以为方赫显便是这世间最好看的男子了,谁知今日一见,方觉自己眼浅,甄朗云还要更胜一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