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姑姑,你被捕了!(GL) > 第161章 画皮三
  这个早晨,连广场的白鸽都顿步不前,鸽群在鼎丰钟楼徘徊了好几圈就是不落地。顺着鸽子们俯瞰的方向看过去,广场上的大屏幕正在播放着昨日警局倾巢而出却未寻获非法走私的大乌龙,金融中心区人满为患,大家手里捏着速溶咖啡,一眨也不眨的望着即将可能会播出言氏炸弹消息的大屏幕。

  跳过一个森冉国际的奢侈品广告,一则关于已故商业之父云磐的葬礼报道立刻引起中心区金融精英们的关注,这是一个剪辑和旁白都很沉痛,但也直接干脆的把葬礼上发生的一切说得一干二净的报道。

  精英们哗然。一早听到的所有小道消息都不及眼前活生生的一手资料和官方视频来得让人触目惊心,所有人都在准备年底,但今年这个年好像是没底了。

  已经没有一秒钟时间可以用来讨论言战的一切,金融区陷入了一片空前的忙碌中。

  早市开盘。

  ——温热的报纸还没印出来,全城都知道了今天是总警司罗石磊引咎辞职的日子。警界都知道罗石磊身后最大的靠山是言战,从言战开始因为克里斯的“恋童”一案声名狼藉之时,他这个总警司的位置就开始不稳了,现又因为近日大范围走私猖獗未得到警方的有力遏制而被辞职,看似倒霉,其实就是应了那几个字,殃及池鱼。罗石磊的办公桌上早就堆满了各方来信,全都是质疑和抨击他这个总警司能力的信函,下面的民众怨声载道,上级的领导从中央到地方都拿他说事儿,在警局内,罗国庆和罗天和兄弟俩借着他们的妹夫云中天那头的面子,拉拢了大部分人,合力排挤罗石磊,最终,他从总警司的位置上走下来,据说今天出总警司办公室的时候,没有一位同事敢出来送他,唯有来接他的老婆汪碧筠一路陪同。

  新的总警司会是谁呢?警界还没有统一答案,料想这回该轮到云家的人上位了。

  ——今年的市领导茶话会还没召开呢,全城的都知道了今天商务部一早在官网上就挂了几个被踢出党内的人员名单,分别叫靳汉楚、薄易天和姚明玉,官职不一,所属部门均和商务部有瓜葛,能在这风头上被踢出来,只能说明他们都是言战的人。政界都知道这三位在职期间功大于过,反贪污反到大大后年也排不上他们三个,之前已经开始有言战的人被拽出来“游街”了,这回更热闹,言战这主子一暴跌,连他们三个还算有名头的大鱼也被钓上来切片了。

  商务部究竟是不是要把言战的人全都揪出来了呢?没人知道。

  ——金融圈被煮开锅了,闻到香气的媒体圈自是不能放过,方研之凭借偷拍的一系列视频,成功的占据了目前媒体们的所有目光,杂志销量一路盖过所有同行,就连言氏传媒也不再放入眼里。无论言氏传媒发出多少正面报道,方研之就领着旗下森冉国际的记者们了发出多一倍更多的负面报道,双方媒体的抗衡已经让新闻界为之咋舌,舆论让所有人越来越觉得言氏是大厦将倾,无力再回天,言战,已经走到末路了吧。

  言氏传媒报道言赋葬礼,森冉国际就帮着言氏传媒总结言赋的一生,称其幼年丧母,少年丧父,常年被言战这个非亲生姑姑所压制,终身郁郁寡欢不得志,又在青年之际永别世间,实乃言氏家族最具悲剧色彩的人物,真是让人痛心疾首;

  言氏传媒报道言式微在葬礼发布会及葬礼结束后的悼词,森冉国际就认真的悲悯这位言家大小姐对言赋的沉痛哀悼,并翻出言式微在各种宴会期间目中无人的种种行为,其间还穿插言式微之母木云歌早已经与其父言齐离婚,她已经算不上言家大小姐的这个事实,最后斥责了言战对言赋葬礼的漠视,居然让一个骄纵的小丫头来主持整个葬礼,可见不是亲生的姑姑,就是不疼不是亲生的侄子啊。

  言氏传媒发官方函件说言战病重,故此无法参加亲侄葬礼,望各家媒体知悉,森冉国际就立刻发报道称言战肯定是病危了,上次的刀伤恐怕还没养好就出来捞金,这回肯定凶多吉少,这回连葬礼都无法出席,是因为知道情势已经无力回天,她也无颜再见言家的祖辈和社会大众。

  言氏传媒不发关于言家的报道了,把主要的媒体资源用在护住言氏企业的形象上,森然国际就热心的提醒大家,言战已经趁此良机吞掉了言氏水泥和言氏机械,这是要赶言齐出家门的架势,言赋英年早逝了,赶出言齐这位言氏栋梁,那么整个言氏就落入言战的腰包了,大赞言战这个贫民窟出来的女人真是厉害!她不是言家人,却在短短数年里完全吞掉了言氏。

  言氏传媒一纸诉状把森冉国际告上法庭了,森冉国际立刻面对公众向言氏传媒道歉,转过头旗下就有员工在微博上写道:这个社会真是不公平,有权有势的大公司就是得罪不起,贱女人大家都能骂,说实话没有错!我永远支持方总!

  言氏传媒叱森冉国际言而无信,森冉国际立刻解雇了这个员工,并再次向公众致歉,别有深意称媒体行业就是这样,请大家给予谅解,孰是孰非,大家自己心里能辨别的。

  两家的媒体掐上没多久,一纸诉状把言战再次告上法庭,原告方是国际动物保护组织,告的是言战多次参加非法猎鲸聚会并且捕猎大量野生鲸鱼,她的残忍行径不仅触犯国际条约,还触犯了国家的各项法规。公众们在网上、电视上看到那些被猎杀的鲸鱼,不管是不是言战猎的,全都一律算在言战头上,层出不穷的民间动物保护组织开始大肆对言战的残忍行为口诛笔伐。

  言氏传媒启动危机公关没多久,“猎鲸女王”的“皇冠”就落在言战头上,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又有人向监察部门检举言战行贿,在言氏还没有收到法院传单的时候,就开始有各类消息称言战贿赂官员的数额巨大,人们一边斥责官场果然是黑暗的,一边咒骂言战果然是商界毒虫,专走这种歪门邪道,影响企业间的公平竞争!这则消息还没被证实之前,又有商界人士爆出言战涉嫌参与多宗上亿元的跨国公司金融诈骗案,如果官司打不赢,那么言战只会坐牢坐到死……越来越多的人恍然大悟,言战能这么成功,都是因为这些啊!

  +++++++++++++++++++++++++半步猜作品+++++++++++++++++++++++++++++++++

  头两天,三叔公和言齐那头安静得狠,区区一个什么言氏机械什么言氏水泥而已,言齐手上还有的是牌,没什么好怕的,再者言战这头忙着言赋的葬礼,其后是二叔公迟来的葬礼,两个大葬礼忙活下来,也够她病重到一病不起的,后两天呢?三叔公和言齐这头的人已经不大能扛得住了,一开始还敢叫嚣着言战不是言家人!要她从位子上退下来,把手上无与伦比的权杖交还给真正的言家人——言齐,现在不敢叫唤了,短短两天,言战已经把言齐吞得所剩无几,言齐对手下的公司并不了解,剩下的几个大的上市公司年年亏空,根本就不顶用的,这一点三叔公也明白,不过反正现在吞得是言齐手上的,还有他手上的,言战是没胆子动他这位老泰斗分毫的,心里揣着这份莫名的自信,到了第三天下午收盘的时候,三叔公气得吐了一口血,言战一个招呼也不打的挖走了他手上的所有人,他一辈子辛苦经营来的人脉基本断了个干净,唯一的资本就这么被言战轻松的拿走了,他捶着床对自己的儿子说:“她早就计划好了要吞掉整个言氏?没有五年以上的蛰伏谋算,她怎么能做到?咳咳咳!真是家门不幸,出了个云家的逆女来要了我的命啊!”

  眼见着三叔公这头败北了,言氏家族内部开始出现严重的分化,跟着言齐,那就等着被言战收拾干净,他们一部分从言齐这一派抽身出来,保存实力再跟着形势走,他们始终是姓言的,言战不是言家血脉,而且还是对手云家的血脉,跟着言战也是没好果子吃;他们也有另外一部分知道言战这确实是要一统天下,抛开她的血缘关系不说,如果能投靠她,并且投靠成功,那也就是一辈子安稳无忧,甭管外头在说什么,这些人都知道言战手里有实权,谁也撼动不了,那些人也只敢碎嘴说一说,真敢动言战的一只手都数得过来。

  不足三日,言齐派就厌战了。这样拉锯下去,言齐是痛快了,他们全都会被拖垮,跟着这样一个不为下属考虑的上司,今后还有什么出路?言成栋不就是一个现成的下场?

  言齐得知三叔公这头搭上老本之后,知道这老头子是没用了,有些事情还是要他自己来。他叫来族内管事的、不管事的老人,在第四天的清晨一起来到言宅。

  仍在丧期的言宅四处皆是一片黯然的白。

  言齐踏着皮鞋趾高气昂的走进大厅,言式微和木云歌母女俩见他进来了皆是一脸难堪,言齐看着她们手中的栗子,笑着说:“你们母女俩怎么还在这里?云歌,怎么和我离婚了你脾气倒是变了不少,这样没有好处的事情你也肯亲自动手做了?”

  母女俩坐在壁炉旁拨栗子,他的到来着实是煞了好风景。

  “今天她不见客。你们还是趁早回吧。”言赋和二叔公的葬礼过后,顾双城让木云歌做了家里待客的女主人,这样她才能除了去公司之外匀出所有时间来陪言战。这几日木云歌接待的人多了,轮到自己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前夫,木云歌一杯茶水都欠奉,她没有正眼看言齐,言齐顿时来气了,从前木云歌就爱围着他转,这会儿倒是奇了怪了。

  正准备好好讽刺一下这位前妻的阴损呢,言齐就听到了哭哭啼啼的声音,他没听出来是谁,“唉,大白天还在家哭丧,我看我那不是亲妹妹的三妹这回真得好好歇歇,让我这个把她当亲妹妹这么些年的二哥来管管家里了。”

  “……”木云歌抬眼让言式微上楼去,她拿起帕子擦了两下鼻尖,“让你失望了,这哭的绝不是三妹。”

  “这么急着澄清啊,你嘴巴利索,外面她都被骂成那样了,你怎么不去袒护啊?言战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你现在还给她当家,收拾烂摊子?”言齐紧着耳朵再听了听,好像确实不是言战在哭,他抬脚走到侧厅一瞧,哭得是已经被罢职的前任总警司罗石磊的夫人汪碧筠,再一看侧厅好茶好水招待的不就是刚被踢出党内的“庶民”靳汉楚、薄易天和姚明玉的三位夫人吗?三位官太太都面露哀色,言齐瞧着,笑着说:“你们都是来求言战的?没用的,她自己的事情都火烧眉毛了。靳太太,好久不见了,你是什么时候来的?”

  “早来了。等了一上午。”靳太太微胖,大冷天的额头上还渗出汗来,言赋一听,“云歌,你怎么能让几位夫人等这么久?只让你招待,不让你通传一声?”

  “你快走吧。她今天不见客。”木云歌倚在门口淡淡的说。

  “你们听见没有?我三妹今天不见客,这女人居然不早告诉你们,让你们这么干等着?”言齐扬了扬眉头,他不动手自有这些女人收拾她?没成想汪碧筠立刻擦擦眼泪说:“我们都知道她不见客,我们只是在这里等着,要是能有个可能,她肯见我们……不关她的事情,你不能这么说她。”

  四个女人都怕得罪木云歌,到时候言战是抵死都见不了了。

  言齐冷哼一声,他走出侧厅,对木云歌说:“长辈们都在这儿,言战见与不见也由不得她!何况我仍旧是她法律意义上的兄长!”

  他刚要上楼,几名保镖就拦住了,他瞪着眼说:“怎么着,不认得二爷我呀?瞧着你们都是眼生的……”言齐要推开保镖,保镖们纹丝不动,他那双成天耽于享乐的手腕哪里能推得动如此训练有素的保镖,他瞧着眼生是应该的,这全都是顾双城换上的新面孔,锦绣见状,拦人这种活计只能是他们下人来的,锦绣这头和言齐打着太极,那头言式微就已经从言战房间里走出来,现在顾双城不在家,没人敢放别人去见言战,她皱紧眉头,言战的命令也是不能违抗的,那么……她走到楼梯口,说:“锦绣,姑说让他上楼来。”

  “哼!”言齐顿时挺直腰板,“听见没有,她也等着我们,别挡我的路,你们挡不起!”

  锦绣摇摇头,木云歌立刻说:“不能让他见,她今天不见客。”

  “木云歌,你还反了天了不成?”言齐怒斥道。

  木云歌笑而不答,这回言齐可气得不行了,想到这么多人拦着,言战却要见他,着实很异常,她也应该知道他上门来是什么目的,难道真的有什么阴谋?

  言式微走下来,凑到木云歌的耳边道:“妈妈,这是姑的意思,她这几天都不说话了,让他上去了,姑一直不说话,我怕她……”

  ……木云歌犹豫再三,还是跟着言齐上楼了,到了言战的卧室,言齐一脚迈进去,就看到言战气定神闲的坐在床上,见他来了,眼睛都没眨一下,眸底也一点微澜都没有,她的样子就透着古怪和算计。

  而在木云歌看来,言战瘦削的不成样子,连气息都那么微弱,这会子坐在被窝里,手里抱着个暖水袋,整个人病恹恹的,一点平时的精气神都没有,看着就让人心疼。

  “三妹脸色看着已经不错了,什么时候召开股东大会呢?你已经不是言家人了,家族企业的核心就是至亲骨血,现在,你也是时候把权利放开了。”言齐说。

  “言齐……你还是不是人?”木云歌难以置信的看向言齐,为什么她曾经那么爱这样一个一无是处的男人呢?真是想想就恶心。

  “这是我言家的时候,和你有什么关系?你给我少说话。”言齐瞟了木云歌一眼,他一个箭步走到言战床边,下意识的坐在离她不近不远的地方。

  木云歌也走过来,站在言战旁边。

  乌黑的长发静静的垂下,清澈无波的眼睛轻轻的眨,光洁苍白的脸庞默默的向着言齐看去,这神情在木云歌眼里简直就是个温弱的小孩子,而在言齐眼里简直就是个凶猛的野兽,而且是一种从未见过的野兽,最起码他还从来没见到言战这样过,他的手开始僵硬,不知道言战这又是使得哪一招?

  “言战,现在这种时候,我们言家要团结在一起了,否则,一准让外头的吐沫星子给淹死,你的事情现在闹得沸沸扬扬,而且你又有那么多案子在身,这时候二哥不逼你,也不说你不是言家人了,你是我们言家的一份子,二哥有责任保护你,你还是交权吧,这样,我对言氏才能有一个交代。”煞费苦心的说完这番话,言齐看着言战,言战点头道:“好啊。”

  !!!!言齐先是大喜,后是大惊!!!!他有些战战兢兢的想这绝对是个阴谋,可是就算是个阴谋,这是言战点头了的事情,那就是作准了,他趁胜追击道:“那么从今天开始,你就不要再到言氏上班了,一切交给二哥,你放心修养,小赋的事情,你要慢慢释怀才好。”

  “好啊。”

  言齐一瞬间的惊喜被言战击溃了,刚才他说了那么多,言战是略停了两秒才答应他的,现在她一秒没停就作答了,这就肯定有阴谋了。他立刻站起来,说:“我现在就去拿交接的合约,你要签了,才能作数,二哥才能给你做主。以后,你就不用再去言氏上班了?”

  “好啊。”言战立刻说。

  她连说了三声好啊,木云歌这心脏就痛了三下,言齐立刻叫人把合约拿上来,他看向言战,“你认真看一下合约,如果真的同意,你就签字?”

  “好啊。”言战拿起笔来,直接翻到最后一页,正准备落笔,言齐忽然后背一寒,立刻打掉了言战手上的笔,吼道:“你到底要做什么?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不是又在计划什么?”

  “没有啊。”言战说。

  “别装了!……别装了……我不会上你的当。言战,我绝不会输给你,别以为我会这么傻,上了你的当。”言齐夺走了言战手边的合约,他气呼呼的大步走出去,木云歌立刻哽咽而愤怒的追了出去,言齐见木云歌跟出来,就冷笑着说:“你以为我是傻子吗?言战肯定又在算计我。”

  “你还是不是人?她为言家付出多少?你居然这时候还只想着你自己的那点利益?一点兄妹之情都不顾?我这个做过她嫂子的人都知道她的为人,你和她共处这么些年,竟然还……”

  “你给我闭嘴!”不知为何,言齐气得浑身发抖,下楼的时候一个没踩稳当,直直摔出了七八个台阶,他破口叱责道:“言战!你别以为我是傻子!这样就当你签了!”他爬起来就连连后退,言战签字的时候活脱脱像是已经死了八百年的吸血鬼,连神情都那么僵硬血腥!这是一出空城计,他绝对不能中计!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四位等待已久的太太听见响动了,以为是言齐见到言战了,她们都从偏厅出来了看看他见得怎么样?怎知一瞧,说言齐是被吓得屁滚尿流的从楼上下来也不为过啊,看来,她们没见着言战的都该烧高香了。那些管事的、不管事的老人们见状都不出声了,言齐捏着那份文件,“走!我们先回去再商量!”

  坐在办公室里处理文件的顾双城接到家里来的电话,一听言式微描述完事情她就哭笑不得,也不知道言齐这副吓破了的胆到底是谁给的?她知道言战终于是开口了,就准备早点下班回家陪她,兴许还能听见她说点别的。

  作者有话要说:……晚上十一点之后未见更新的话就明天更,我是只更新不说话的的半步猜。周末愉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