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姑姑,你被捕了!(GL) > 第156章 离鹰三
  前门里,言战等五人合力扶灵狮。

  后门外,罗可欣忙着让人拆先前搭下的矮台,索性她的方案用不上,要是老夫人知道了,又该惹她不高兴。男佣们拆了两排,就见一人从梅林深处走过来,到了近前,纵使遮了半张脸,有见识的男佣也能认出来这是云氏目前风光无限的森冉国际的执行总裁方研之。

  “你们快点拆,东张西望什么?”罗可欣轻斥了一声,方研之打了个手势,两人拐进后门的一侧死角。

  方研之脱下帽子,罗可欣开口道:“你这样的话,我就不能让你跟着云家的送葬亲眷们一起进去了,你还没偷拍到什么,别人已经认出你是方研之了。”

  “云夫人,你说,我该怎么遮得牢靠呢?”方研之上次是参加云老爷子的寿宴,这次是参加云老爷子的葬礼,在这短短的日子里,她离望着言战身败名裂的那一刻越来越近了。

  无论国媒,外媒,还是本城内云氏旗下的媒体,都只能在皇陵禁区的外围限制性的拍摄和报道,媒体进入陵墓是对死者的不敬,方研之身为目前风头最劲的媒体人,当然禁止入内。让她意外的是,云家大夫人居然会亲自邀请她进去——偷拍。究竟要偷拍什么?方研之浑身都立起了兴趣。

  “这样遮?还是这样遮?”方研之靠近罗可欣,这位不养小白脸的云家大夫人是贵妇圈子里独一份的女人,她嗅了嗅她的味道,罗可欣立刻后退道:“你做什么?”

  ……真是忠贞不二。方研之摸了摸鼻子,罗可欣皱眉道:“我叫女佣带你去换件衣服,你这身衣服还是太扎眼。你用手下一枚的弃子克里斯,就让言战浑身都抹黑了,这招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原以为你是聪明人,没想到连葬礼穿什么衣服都不晓得,果真是小家出来的,没见识。”

  方研之立刻上前搂住罗可欣的腰,将她抵在冰冷的墙上,在罗可欣还没开口之前,方研之就阴恻恻的说:“你叫啊,最好是叫破喉咙,让那些干嚎的老妈子看看,你在公公大丧的日子,还和一个私生活混乱男女不忌的女人在这个角落里打情骂俏!”

  “方研之!”

  “我在呢。”

  “松手。我看你是不想做森冉国际的执行总裁了,你要是真不想,我现在就成全你。”罗可欣瞪大眼睛,方研之不以为意的说:“没有我方研之,你是搞不臭言战的。你,或者是你们云家想要扳倒言战,只能靠我。”

  罗可欣气不顺的推开了她,自从她嫁给云中天,还从未被什么人如此轻薄过,她啐了句,“只要是沾上言战,好好的一个人都能变成疯子,你也不例外!”

  从克里斯的恋|童谜案,到“忱战门”的失控报道,方研之在等言战什么时候开口辩解,哼,她就不信言战能一直无视这些划在她脸上的一道道口子。方研之惬意的说:“等言战身败名裂了,你要解雇我,悉听尊便。”

  “真是个疯子!”罗可欣厌恶的摆手,让女佣带方研之去换衣服,她整理好情绪,督促后门的男佣拆完之后就去内宅听命,接着她就走到了前门去服侍云老夫人。

  前门已经恢复交通,有十几辆车已经分成两排停在路边,后边的车还在徐徐的开过来,“啪啪”两下摔车门的声音一响,言赋、陈祁东、连如白、程源和沈嘉盛相继下车,罗可欣倒是眼前一亮,所谓的言战御用军团,个个都是出挑的帅哥,个个和言战一样,有一身令人艳羡的肉皮,今天,等老夫人扒完了言战的那层皮,这些人的皮焉将附之?

  罗可欣款款的走到云老夫人跟前,云老夫人刚擦完眼泪,狮子扶起来的那一瞬间,她仿佛看到了当年还很年轻的云磐……老泪纵横之际,她竟把言战看作是云磐,那一刻,风雪初霁,暖阳微洒,言战扶灵狮时用力绷紧的侧脸竟与少时英姿飒爽的云磐如出一辙。

  “妈,您在看什么?”罗可欣见老夫人神智恍惚,不由轻声一问。

  云老夫人依旧看着众星拱月的言战。

  言赋上前立刻给言战披上了厚厚的大衣,说:“上山的路风紧,多穿一件,省得冻到了。”

  言战点点头,向来能收到很多□消息的沈嘉盛不悦的说:“宅内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言总,您不该一人过来。”

  其他三人也立刻明白了情况,言赋开口道:“姑,你为什么执意要掺合他们云家的事情?双城,只有你在姑身旁,也不懂得提醒着点么?”

  “死者为大。姑姑想尽一点心力而已。”顾双城回答道。

  “我们都认为这是非常不明智的插手。但符合言总的一贯的作风。时辰已经到了吧?该上山了。”

  “小贾呢?”言战转动手腕,小贾立刻弯下腰,言战在他耳边说:“你和程源不用上山随行,找机会溜走,回公司彻查。”

  “?”小贾不知该彻查什么,言战七分肯定的说:“云中天一定是在暗中收购。我看,恐怕真是有反骨鬼皮痒了。”

  小贾不动声色的点头,言战话刚落音,言齐和三叔公就下车走过来,三叔公张口就对言战说:“云家的事情,你还是少插手。否则,可就落了个与云家联手化解危机的口实。”

  言赋皱眉,就算真是与云家搅在一起,那也只是三叔公和言齐才可能干出来的事情?倒打一把的咬人计真是听得人怒火三丈。今天这葬礼,真是哪儿哪儿都不对劲儿。

  “好,我不插手,我叉腰。”言战拍拍刚刚扶过灵狮的双手,婉约的叉了一下腰,半笑着和三叔公说:“谨遵三叔公教诲了。”在大场面上给足长辈面子是言战向来的习惯,她是喜欢关上家门谈家事,可是今天偏偏落不得耳根清净,言齐又来了一句,“云老爷子的葬礼,三妹真是热心过头了!”

  沈嘉盛立刻反击道:“请二言总回去查查字典,您一路上是忙着赶过来,难懂没注意到这是云磐的葬礼?你若是知道谁是云磐,你又怎么丝毫不对他的葬礼伸出一把援手呢?”刚才第一个对言战插手灵狮一事不悦的是沈嘉盛,现在第一个勒令言齐派停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