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姑姑,你被捕了!(GL) > 第180章 问问无声
  难道真如老家的人所说,如今这言宅里头是翻了个天了,居然真成了顾双城当家不成?言琼华的脸上依旧流动着悲惨的泪水,心里却已经绕了七弯八拐的想了许多,二叔公死后,他们这一支的人只能靠言战了,难道还能指望着言齐吗她不信如今是顾双城当家。

  老陈一瞧见她眼睛里流露出的神色,就开口道:“你还是走吧。这里,不是你该来的。”

  “怎么不是我该来的了,这里还是不是咱们言家的正宅了?”言琼华哑声问。

  眼泪倒是足够真诚,像是那种确实被逼得走投无路之人,顾双城笑了笑,这些人有事没事送名医来只不过是幌子,这会儿就是没钱了,奔到言战这里来讨口粮了!

  “报纸上,还有你们家二爷言齐那里,包括现在在病床上还喘着气儿的三叔公,可是在那个谁来着,哦,云磐的葬礼上掀开了,言战不是言家人。通过多方佐证,这已经是个公认的事实了,你是姓言的,该去找姓言的去。”顾双城轻描淡写的说着,老陈一听这话就知道是善了不得了,他拉着言琼华,给她使了个眼色,想让她走,孰料言琼华又立刻来了一套一哭二闹三满地滚的耍赖流程,就是不走,口口声声说:“你叫言战出来!多少年了,情分摆在那里,岂能一下就不管我们这些亲的热的了”

  “你这手上的玉镯子值钱的很,当了吧。也能保你日常开支。有手有脚的,何必天天来这里要饭要水”顾双城站起来,善意的给她指点迷津,言琼华压根不肯,正要过来扯住顾双城的袖子,老陈赶紧上前拉开她,“哎哟,别在这里闹了!”

  “你别拉着她,让她再给我好好演一出泼妇行乞。”顾双城抱臂,事不关己的冷哼一声,言琼华被激怒了,立刻指着她的鼻子骂道:“你这个霸占家产的小妖精!是言家养的你,你现在也敢来反咬言家?言战不是亲姑,也对你很不错了,你一点儿也不懂得回报!你算个什么东西!”

  在言氏家族的内部,无论是年幼时候的顾双城,还是从白山出狱后继续留在正宅住着的顾双城,都只是一个模糊的符号,因为像顾双城这种不得宠的女儿,也同样不会在家族内部得到认同,何况坐过牢。这么多年来,就连像言琼华这样的远支亲属,也是从不拿正眼瞧顾双城。

  被这样一个比自己小了一两轮的小姑娘这样诋毁,言琼华是真的怒不可遏,一口一个小妖精,一口一个小野种,一口一个白眼狼的骂了起来,顾双城不让陈管家堵住她的嘴,就让她这么骂着,足足骂了四十分钟呢,言琼华才累得舌头抽筋了,顾双城毫不介意的掏了掏耳朵,有些得意,又有些故作妖媚色的轻声叹了一口甜甜腻腻的气儿,看着言琼华累得坐倒在地上,她笑着转过身,开始一下一下的鼓掌,边鼓掌边向前走还边笑出声,活像是她刚才听到的不是污言秽语的谩骂,而是本年度她听到的最诚恳真挚且具有爆发力的夸奖,看得老陈是后背一寒,也看得言琼华吓得没敢再多吐半个偏旁部首。

  一旁一直没说话的老中医擦擦头上的汗,他没来过这样大的宅邸,更没见过这样心胸宽广的当家人,这样的人,一准儿长寿。

  顾双城走回大厅,脚步轻快,面露微微的喜色,锦绣一看就看了个真真切切,她走上前问:“你从哪儿来,这样高兴?”

  “打高兴处来,到高兴处去。”顾双城弯起嘴角,她看向锦绣,片刻的笑颜又渐渐由绽放到收敛,她轻声说:“都当我姑姑是个心善的,也都依仗着她只晓得赚钱不晓得花钱,三四个阿猫阿狗凑起来就来叼我姑姑的钱袋子,哼嗯,还真以为自己能占一辈子便宜呢”顾双城对着光,眯了眯眼睛,“这帮米虫就该死在一粒米不剩的米缸里才算解气。”

  锦绣一笑,说:“现在他们怎么能呢,三小姐现在身边有你了。三小姐什么事儿也不管,钱袋子还不是由你把着。你说一,三小姐不会说二。”

  顾双城缓缓摇头,“她呀……”

  这两个字她呀倒是拖了长长的一个音调,顾双城心里有五味,却不想全都混杂在一起,遂转了话题,“我姑姑呢?”

  “你让三个小女佣喂她吃饭……她不吃。去园子里散步了。”锦绣说。

  刚才那情景顾双城是没看见,新女佣刚要给她喂一口饭,言战就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恰好是另外一个新女佣扶着她,没料想,这一扶言战更是如同被电了一记,立刻就鲤鱼打挺的坐起来,说:“收了吧,我不吃了。”

  见言战那样子,顾双城找这些小姑娘过来,好像是在为难言战,锦绣不晓得这是好还是不好,但她很庆幸,能看到言战的一切反应,这几日,自打从警局回来后,她虽然还是有些寡言,但总体而言,比以前好了太多太多。

  “去园子里了”顾双城伸手抓了一把微蓝色的阳光,放在鼻端轻轻嗅着,锦绣难得见她露出如此温柔的神色,就问:“你闻什么呢?”

  于是也学着她的样子伸手在空气里抓了一把,锦绣什么也没闻出来,顾双城轻轻松开手,让那些阳光从她手心里逃窜出去,她望向天空,轻轻的说:“我小时候很喜欢年底的言宅,因为她会放假,会有更多的时间陪着我。……只陪着我。哪儿也不去。而其余时候的言宅,我都不喜欢。”

  锦绣静静的听着,顾双城的语气徐徐的,如同这泛着微蓝色的阳光一般,煦煦而谈,“我喜欢她抱起我,对着阳光,不停的看着我,她的眼神,她手掌的温度,她怀抱的龙舌兰香味……我当时很瘦,她一用力,就能举起我来,那时候,我总觉得她那样像个大人……她看着我,用那样的眼神看着我……”顾双城说着说着又停顿下来,喉咙口好像被什么东西哽住了,好像那样的眼神只存在于往昔的回忆中,成了一颗挂在荆棘枝头的一只无法摘取的果子,闪着那样惹人的光泽,却无法被摘取下来一口吃掉。

  “那样的眼神……”顾双城轻轻的吸了一下鼻子,“很深邃,像个开满了五彩的鲜花,长满了缱绻滕蔓的深渊,日出日落,花开花落,云卷云舒,雨落重楼,风拂弱柳,雷惊七月,弯月如勾,海潮深涌……在这个眼神里,我能更清晰的感受到万事万物在我身边的大起大落。然而,我不必害怕和惊慌,因为她在我身边,永远在我身边。”

  顾双城弯起嘴角,冲锦绣笑了一下,笑得也不胜欢愉,那笑脸里饱含怀疑和失落,顾双城眨了眨眼睛,“那样的眼神,和现在的眼神,不太一样。”

  锦绣仿佛能听明白些什么,但也不大明白,正想说些安慰话,又听见园子里传来了一阵阵笑声,刚才学园艺的新女佣们个个在园子的假山里乱窜。

  “她们的笑声,是不是很好听?”顾双城问。

  假山里究竟在玩什么,锦绣也看得不清楚,顾双城这么一问,锦绣立刻就忽回答道:“哪里好听了!一群黄毛丫头,毛都没长全呢,声音咋咋呼呼的,听得人真是头疼。”

  “她们的笑声不悦耳吗?肯定比我的笑声悦耳。”顾双城自问自答。

  锦绣立刻挽住她的胳膊,“你干嘛跟她们比,一群小女孩,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晓得,很幼稚,很肤浅的。”

  顾双城摇摇头,“我多想像她们一样,那么无知,那么懵懂,那么活泼生动,那么天真无邪,那么弱小而易于猎捕。”

  作者有话要说:没想到这么多读者大人祝我新年快乐~O(∩_∩)O哈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