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姑姑,你被捕了!(GL) > 122居家
  +++++++++++++++++++++++++半步猜作品+++++++++++++++++++++++++++++++++

  拧开蝴蝶型的水龙头,温热的流水立刻溢满刷牙杯。

  关掉蝴蝶型的水龙头,言战端着刷牙杯,站在盥洗台前,迷蒙着双眼的刷牙。

  “唰唰唰——唰唰唰——”

  洗上一把脸,扎上一个简单的马尾,穿着松松垮垮的睡衣,言战从洗手间里出来,她坐在梳妆台前,看向自己被重新包扎和上药的右手,那酸酸麻麻的感觉还充斥在心肝上,昨夜她在喘息中轰然入睡,也不晓得顾双城是在什么时候帮她处理手上的伤口的。言战看向梳妆台的圆镜子,那圆镜子正好对着床,帷幔在晨风的拂动下婀娜窈窕,而睡在床上的顾双城只用被子搭了个肚子,羞答答的肩膀和胸口露在外面,那两条总是让言战心猿意马的长腿如同缠绵在一起的两只细莲藕,光看着,就惹得言战想上去嚼一口清甜味儿,言战弯起嘴角,她可不想把自己的小爱人一大早就吵醒。

  端坐在梳妆台前,言战一边瞅着镜子里的顾双城,一边给自己化了个淡妆。

  妆容的清淡,早已遮不住她比寻常更加嫣红无比的双唇,她细细看着那些飞上她眉头的雀跃,那些回荡在她耳畔的欢喜,那些在她脸上一圈一圈跳着恰恰的极乐,言战真有点儿觉得,自己今天看上去有种说不出的美。

  淡妆敷不住一脸细腻入肤的媚色,言战索性没再化了,她扔下眉笔,走到更衣室,还是昨夜刚回来时的一团乱象。

  “怎么把衣服扔得到处都是?”言战小声的叱了一句,她逐一打开顾双城那边大大小小的衣柜,开始收拾地上、衣架上、座椅上、台面上的那些裙子、外套、耳环、手表、项链、胸|罩、内裤等等等。

  裙子最多,触手的质地感全都很好,一大早摸上这么一个个好料子,也算是一件非常滋养双手的美差。言战抚摸着这些裙子的腰身和裙摆,她把裙子一件件抖开,撑到衣架上,挂好后,她就抚摸着这些裙子的腰身和裙摆,明明摸得的是裙子,她的手却第一时间把顾双城柔韧的腰身和纤长的细腿得那些触感,传递到了她的脑子里……真是裙似主人。言战现在看到任何一件适合顾双城的衣服,都能立马想见这件衣服若是穿在她的顾双城身上,是何等的绰约怡人。

  裙子一溜排,整齐的挂在衣柜里。

  外套就只有六件,全都混在了一起,言战拿起一件皱巴巴的外套,很快找到了放在柜底下的熨斗,低下头来,言战不太娴熟的开始熨衣服——

  熨了一件得了趣儿,她又将顾双城的另外两套完全不需要熨的外套也熨了熨,熨着熨着手熟了,她打开自己的衣柜,拿出几件可以被熨得衣服,左一件,右一件的熨过去。

  熨完衣服,言战就坐在地上,把那些耳环、手表和项链全都分牌子的放在配件盒里,她整理的很快。

  散落在地上最多的要数胸|罩和内裤了,言战真闹不明白,为什么顾双城要把内衣扔在地上?这些内衣大多是言战给顾双城买的,言战蹲在地上,一套一套的整理好,一套一套的夹好了,摆进内衣柜里,就跟是放在商场橱窗里兜售得一样。

  更衣室的门口到室内的拐弯处,一直摆着一个言战高价买回来的唐代屏风,上面画得大约是那时候的贵妇人外出郊游的胜景。顾双城打了个哈欠,她蹲在屏风后面,看着一件一件拾掇内衣的言战。

  睫毛渐渐停止了眨动,顾双城盯着言战认真的侧脸和偶尔转过身去的背影,一泓又一泓得的温暖从她心底深处涌上来,她被这源源不绝的暖袭得浑身犯懒。她就那样蹲在屏风后面,只露出两只眼睛来,望着她的言战。

  夹好最后一套内衣,言战抱臂站在顾双城的内衣柜前,伸出手去,一件一件的拂过去,她觉得这些内衣不够有情调,根本配不上顾双城那具让她欲|仙欲|死的躯体。顾双城应该穿什么好呢?……言战犯难的皱皱眉头,她的顾双城穿什么都好看。

  言战很喜欢给顾双城脱衣服,那个缓慢又燃火般的脱衣过程,每次都会让言战的心湖震动不已。她也喜欢观察顾双城的衣服被她的双手一件一件扒下来之时,那双清澈的眸子里一晃而过的各式各样的情绪,或者惊讶,或者抗拒,或者慌乱,或者快乐,或者迎合,或者邀请……

  把首饰全都摆好之后,言战就站在自己的衣柜前,开始找衣服换,她开口道:“你要在屏风后面蹲多久?脚不酸吗?还是害羞了,躲着我?”

  “我的脚不酸,没躲你。你想看我是吧?偏不让你看!”顾双城裹了裹身上的睡衣,蹲在屏风后面和言战说话。

  “什么时候醒的?”言战的手在那些宽松的居家服上穿梭,她笑着轻声问。

  “刚刚。你什么时候醒的?”

  “八点的时候。”

  “怎么起这么早?”

  “昨晚上睡得好吧。”

  “我们是五点才睡得,我抱你去洗澡的时候,你哭哭啼啼的,还以为我把你弄伤了呢……下面还疼吗?”

  “不疼了,就是感觉有点涨涨的。”

  “一会儿我看看?”

  “我早晨自己看过了,有点红而已,没事。”

  “以后不准自己看。”

  “这是什么道理啊,小双城,我自己的东西,为什么我自己不能看?”

  “我先进去的,就是我的。”顾双城义正言辞的说。

  “……”

  “怎么不说话了?我的小言战。”

  “我的小双城,你说话真像个强盗。我是正经八百的小商人,不和小强盗说话,否则岂不是被洗劫一空?”

  “生气了?”

  “没有。”

  “你先弄|我的,我怎么就不能弄|你了?”

  “你的手指太粗了,也太长了。你用力的时候根本没轻重,而且你太快了。”

  “我生来就是手指粗长,这又怨不得我?”顾双城故意委屈的抹泪道,“什么太快?”

  “进去的时候太用力,出来的时候太快。刚开始的时候要慢,后面才能慢慢加快,你每次都那么心急,我都被你弄|得难受死了。”

  “那你叫成那样,又那样那样的叫我的名字,我就是块木头、石子儿,也不可能慢下来啊?”

  “什么叫那样、那样的叫我的名字?”

  “哦~那我学一个现成的给你听。……嗯啊,嗯啊,双城,双城,就是那里,啊,啊,好舒服……”

  “行了!一大早就不老实!别学了,再学下去,我看你的内裤就该‘滴水’了。”

  “我的被你喝干了,十天半个月都‘吐不出水’来了。”

  “那我可得做好抗旱准备。我的小双城不让我喝‘水’了,我会渴死的。哎。”

  “你为什么……总喜欢喝我下面的‘水水’?”顾双城想起来言战吞咽的样子,她的双耳掠过一丝微热。

  “因为很好喝,味道很好。”言战丝毫不脸红的赞美道。

  “你……形容给我听听?”

  “像是我小时候第一次喝得热牛奶。口感很好,入口的感觉丝丝滑滑的,咽下去,到了喉咙这里的时候,我整个人都被烫得暖暖的。”

  “瞎胡说!”

  “就是在瞎胡说啊。味道一点都不好,但是我就是想吞下去。那感觉……就像是把你连皮带骨头的吞下去,你就这么进了我的肚子,哪儿也别想跑了!”

  和言战相比,顾双城更享受戳|弄她的乐趣,她喜欢把她和言战的湿|液混在一起,然后把它们涂在言战的全身各处……顾双城干脆坐在地板上,她的头靠在屏风上,低声说:“你粗鲁的样子很迷人。”

  “谢谢顾小姐的夸奖,我深感荣幸。”言战不咸不淡的答了一句,顾双城又啐道:“你就喜欢刚开始扮好好先生的迷惑我,后来就尽是欺负我……”

  “贼喊捉贼!”言战笑着摇了摇头,“快到十点了,一会儿午饭想吃什么,我先下楼让厨房准备一下?”

  “想吃你……”顾双城走进来,从身后抱住言战,在她耳边低低的说。

  “吃多了会腻的。听姑姑的话,嗯?”言战侧过头去,两个人望了彼此几秒,嘴唇就碰在了一起,顾双城捏住了言战的下巴,一次一次的用舌尖去轻点她的上颚,言战闭上眼睛,任由顾双城掠去口腔内的每一寸空气。

  “不玩了!”顾双城敲了一下言战的脑袋,“一点都不欢迎我……”

  言战歪头一笑,捏住顾双城的下巴,踮起脚尖,狠狠的亲了三下她的嘴巴。

  “快去洗澡。”

  “不想洗,一个人洗澡没意思。”

  “我不能帮你洗澡。”言战扬了扬右手,拍了一下顾双城的屁股,“乖,去洗澡。”

  “一个人洗澡没意思。”

  “那你就抱一只狗熊,和你一起洗澡吧!”

  “言战!”

  “顾双城。”

  言战看向顾双城,顾双城也看向言战,过了一会儿,言战说:“好好好,我给你洗,走,走。”

  “你的手行吗?”

  “……”这个问句让言战不乐意了,她立即回答道:“昨晚弄|你都行,给你洗澡自然不在话下。”

  “反正你心里除了那档子事儿就没别的。一见到我,你那两只眼睛就跟冒鬼火似的。”

  “是吗是吗,鬼火在哪里?”言战立刻动手给自己整了一个鬼脸,顾双城撅起嘴道:“一把年纪还装儿童!”

  “……进去!”言战一把将顾双城推进浴室里,“脱衣服!”

  “先脱上面,还是先脱下面?”

  “先脱里面。”

  “好吧。言总,我现在就脱给你看~不要眨眼哦~”顾双城站在浴室中央,言战本来正弯着腰给顾双城放洗澡水呢,听她这么说,就转过身去,笑着欣赏她的show。

  言战兴致极佳坐在浴缸边缘,上午的日光透过窗户射进来,照得整个浴室都波光粼粼的,这季节,明明是快要冰天雪地的隆冬,但这一室盛满得阳光,还有站在那里冲自己浅笑的顾双城,都让言战觉得自己是置身于仲夏的海边,她都快能听到海风吹过桅杆的声响了,三分的海阔天空,七分的美|色尽览。

  顾双城变魔术似的,不慌不忙的快速扭动着她的胯部和腰,在没有脱睡衣的前提下,她里面的内裤自己缓缓地掉下来。

  “唔!”顾双城直接把内裤扔到言战头上去,言战伸手,把内裤从自己的头顶拽下来,又放在鼻端嗅了嗅,“好香啊。”

  “那言总,接下来脱哪里?”

  “……”言战捏着顾双城的白茉莉小内裤,打量着顾双城上身那件被自己撕掉了扣子的睡衣,她指了指顾双城的腿,“脱裤子。”

  “噢~”顾双城的眼睛勾着言战,双手按在腰部,左一下,右一下,左两下,右两下的把裤子慢慢脱下来,她任由裤子卡在膝盖处,说:“脱不下来了,言总~”

  “就脱到那个位置,美不胜收。”言战的视线从小腿逡巡到大腿,直直的落在了那个被上衣的下摆遮住的私|处,阳光像是完全听从于言战内心的憧憬,光圈就在顾双城的两腿之间打转,仿佛将那个地方镀上一层金光,言战的心脏开始突突跳动。

  “现在脱哪里呢?”顾双城问。

  “……转过去,脱上面……”言战的嗓音已然有些喑哑,顾双城点点头,转过身去,缓缓的褪下上衣,肩膀、后背、腰部到印满吻痕的臀,随着剥落的上衣,全都跃入言战的视野中。“把上衣,全脱掉。”

  “……哦。”顾双城脱掉上衣,把上衣扔在地上,就这么背着身站着。

  “跪到地上。”

  “干什么?”

  “跪……”言战攥紧手上的内裤,眼神专注的命令道。

  “……”顾双城回眸瞧了言战一眼,言战立刻安抚道:“乖,跪到地上。”

  “噢~”顾双城跪在瓷砖上,言战吸了一口气,“上半身趴好,下半身抬起来……对,把屁股抬起来。”

  “言总,你到底要看什么呢?”顾双城低笑着问。

  “张|开双腿,不,再张大一点,把屁股翘起来,否则我看不到我想看的。”

  “现在看到没有?”

  “还没有看到,你用手,指给我看?”

  “我又不知道你要看什么?”

  “把它拨开了,让我看看。”言战低声说。

  “那用一只手,还是用两只手?”

  “用两只手,拨开。”

  “言总也会这么看别的女人吗?”

  “不会。”

  “哦。那我拨开让你看?”顾双城的双手从后探入,一左一右的拨|弄着那处,最后轻轻拨开一条缝隙。

  “真美……”言战扔下手中的小内裤,她走过去,跪在地上,也伸手过去,轻轻的拨|弄着顾双城敞开的这方小小花源。

  “言总,只能看,不能吃!”顾双城立刻站起来,一本正经的说。

  “好,好,不吃。”言战蹲在地上,帮顾双城把卡在膝盖上的睡裤退下来,又拍拍她的小腿肚,“洗澡水放好了,去洗澡吧。”

  “我不喜欢泡澡。”

  “好。”言战站起来,拿起花洒,恭敬的说:“顾双城小姐,第一步,请先走进浴缸内。”

  顾双城睨了她一眼,“站那么远做什么?难不成我吃了你?”

  双脚迈进温水里,溅起了一小串水花。

  “第二步,我给你洗澡,你不动就好。”

  “……笑什么?”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笑什么。”

  “洗吧!”

  “要打点香皂吗?”

  “不要。”

  “那我洗洗,抹点儿沐浴乳?”

  “嗯。”

  “水温正好吧?”

  “再热一点,有点凉。”

  “哦,哦……现在呢,水温可以吗?”

  “可以了。”

  “要搓背吗?”

  “我站着你怎么搓背?屁股有点酸,你帮我揉揉。”

  “哦。……这样好点没有?”

  “右边,右边,嗯,就是那里,酸酸的。”

  “好翘的小PP,这是谁家的宝宝,洗澡这么听话,呵。”

  “行了。”

  “哦……我再给你按按?”

  “行了。你有完没完?”

  “我……”

  “摸哪儿呢?言战!”

  “真红嫩……”

  “你说什么?”

  “哦。……还有哪里要按摩?胸口酸不酸?”

  “……”

  “要不然你躺进浴缸里,我给你按按?”

  “……”

  “不喜欢?那我们就继续站着洗。”

  “……”

  “……”

  “言战。”

  “嗯?”

  “没什么。”

  “你经常叫叫我的名字吧,我喜欢听你叫我的名字。”

  “……”

  “……”

  “双城啊。”

  “嗯?”

  “没什么。”

  “你也经常叫叫我的名字吧,我喜欢听你叫我的名字。”

  “顾双城?”

  “言战?”

  “顾双城……”

  “言战……”

  “顾双城!”

  “言战!”

  “顾双城~”

  “言战~”

  “顾、双、城!”

  “言、战!”

  “城双顾?”

  “战言?”

  “城双顾……”

  “战言……”

  “城双顾!”

  “战言!”

  “……”

  “……”

  “顾—双—城。”

  “言—战。”

  言战认认真真的给顾双城上上下下的洗了个干净,她小心的裹上浴巾,“走,姑姑带你去换衣服。”

  “哦。”顾双城把手伸过去,言战握住她的手,在手心反复揉捏着,顾双城脸上挂着笑,言战说:“这是谁的手啊?真美。”

  两人手牵着手来到更衣室。

  “我给你穿衣服?”言战说。

  “我也给你穿衣服?”顾双城上下打量了一下言战身上的居家服,“我喜欢看你穿裙子,不喜欢看你穿裤子,我重新给你选一套宽松点的。”

  “随你。……我也给你挑一套。”言战拉开顾双城的衣柜,顾双城拉开言战的衣柜,两个人各自帮对方选着衣服。

  “你今天要上班吗?”顾双城问。

  “今天不用上班。”言战回答,“你呢,今天要出去玩吗?”

  “没有。”

  “我今天才不让你出去呢!”言战说。

  “我今天也不会让你出去的!”顾双城说。

  “家里边最近没什么事儿吧?”言战问。

  “没什么。就是花园和花房在整修,有一个喷泉也坏了,也再修。”

  “在家忙坏了吧?琐事最是烦人了。”

  “你也知道烦人,那你还把我一个人丢在家里?”

  “过日子就是细水流长的烦人着,大事小事总是应接不暇,你在我身边,以后日子还长着呢,提前让你知道有多烦人吧!”言战笑了笑,“不过,你只要帮我把家里打理的井井有条就行,外面的,不用你操心。”

  “言战,你倒是说清楚点儿,我是你什么人?”

  “不告诉你。”

  “我就是你放在家里做摆设的小花瓶。”

  “你还真别瞧不起花瓶。没你这樽花瓶,我早就枯萎了。”

  “那我是你的命根子了?”

  “嗯。”

  顾双城笑了笑,言战也问:“双城,我是你什么人?”

  “我也不告诉你!”

  “那我们都不说,等以后变成老奶奶的时候,你再说给我听。”

  “一言为定。”

  “好!”

  言战给顾双城挑了一件很宽松的格子裙,顾双城给言战挑了一件松松垮垮的长裙,那裙摆是一直搭到脚背的。

  “你不是喜欢看我穿裙子吗?这件裙子,就像是包粽子的竹叶一样?”

  “我不喜欢你露腿。”顾双城走上前去,摸了一下言战的头,又低下头去,把言战身上穿得一丝不苟的家居服脱下来,言战张开双臂,任由她脱着,然后换上那件包粽子似的裙子。“看看镜子,这样多好?”

  顾双城笑着从身后抱住言战,她低下头去,一下又一下,缓慢的吻着言战高高扎起来的马尾。

  言战靠在顾双城身上,她的双手握着顾双城的双手,两人的双手缓慢的十指交缠,复又紧紧的握住彼此。言战就这么静静的看着顾双城亲吻着自己的马尾,顾双城眉间涌动的缱绻全都落在言战的发间,落在她的脸上,化成了她脸上那个淡似于无的笑容。

  “下次起床,要一起起床。我不喜欢,我醒过来的时候,你不在我怀里。”顾双城低声说。

  “嗯。以后每一天,我起床了,就叫你也起床。”言战低声回答。

  “睡觉的时候,要乖乖窝在我怀里,不准自己睡在一边。”

  “可是你有时候抱得很紧,我都透不过气来了。”

  “好,以后我抱的时候会注意,会抱得你很舒服,嗯?”

  “……好吧。”

  “我们每天要一起洗澡。”

  “为什么?”言战警惕的说。

  “我说一起,就一起。”

  “……”言战犹豫了一下,点了一下头。

  “我喜欢抱着你上|床。”

  “噢。”

  “你喜欢被我抱着上|床吗?”

  “……”

  “说什么?”

  “我喜欢……”言战眨了两下眼睛,顾双城的下巴搭在言战的头顶,满意的说:“嗯。”

  “我不喜欢你从后面来……”言战认真的说。

  “为什么?”

  “……我会害怕。”

  “好。”顾双城紧紧的勒住言战的腰,“从今天开始,我不准你穿任何露|乳的衣服,你参加大型活动时候的晚礼服,要经过我同意,我最讨厌你之前穿过的那套透视装。”

  “这个不难。……我也不准你穿暴|露的衣服。”

  “我也没什么好露的,我可不像你。”顾双城双手滑上言战的胸口,捏了两下,反复喊着:“这是我的,这是我的……”

  言战哭笑不得,她握住她的手腕,“你还要答应我,不能随随便便就接受男人和女人的搭讪?”

  “这个不难。那你呢?”

  “如果是非商业目的暧昧交谈,我会尽量避免。毕竟我现在有陈非这个未婚夫,搭讪的很少了。”

  “但愿如此。”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讨论了半天后,言战给顾双城穿好那件格子裙,她踮起脚尖来给顾双城系领口的那个蝴蝶结,顾双城看向她微红的眸子,轻声问:“我已经判你死刑了,所以以后不要再说求你宽恕我的罪那样的话。”

  “好。”言战系好蝴蝶结,顾双城立即捧住她的脸,吻上她的唇,两人就这么站在穿衣镜前喘息涌动的接了一会儿吻。

  “嗯~”言战轻轻推开顾双城,两只手在她胸口轻抚道:“该吃中饭了。”

  “你让我再吃一口?”顾双城吧唧一口,响亮的亲了一下言战的额头,牵着她的走出卧室。

  两人出卧室,到达餐厅时已经是十二点多了。

  吴妈看向两人的气色,笑着说:“三小姐和双城小姐,昨晚上都睡得很好吧?”

  “很好。”顾双城给言战拉开椅子,言战坐下来,顾双城就坐在她对面,“赋少爷今天一早就去公司了?”

  “是的。”

  “哦……那就好。”言战喝了一口水,顾双城问:“式微和二妈呢?”

  言战的脸色变了变,说:“大概在你父亲那边吧。”

  “那今天,就只有我们两个人在家了?”

  “是啊。待会儿我们吃完中饭,干什么呢?”

  “……果果怀孕了,我们一起去看看她?”顾双城建议道。

  “那我叫老陈准备一下礼物。”

  “我们不去陆家,是子曰他们的小别墅,在海边。”

  “那也是我们第一次一起去看你的朋友,我不能空手。”言战笑了笑,女佣们把饭菜摆上,两个人就面对面的吃起饭来。

  “我怎么听不懂了,什么叫我们第一次一起去?他们订婚的时候,我们也一起去了呀?”顾双城吃了一口饭,不解的问。

  “那时候你还不在我怀里呢,现在我们都睡一张床了,能一样吗?这是第一次,肯定是第一次。”

  顾双城眨眨眼睛,两个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又是不自禁的一笑。

  ——顾双城开着敞篷车,载着言战,一路缓慢的行驶到陆子曰的海边小别墅。

  “这个地段价位还是很合理的,陆子曰这孩子总是很会选地方。”

  “抢破脑袋才买到的。”顾双城笑着按了两下喇叭,小别墅的门是缓缓的开了,车开进去,还没下车呢,陈果就笑着站在门廊下喊道:“总算是来了!两位大忙人!”

  “你们还请了别人吗?”顾双城问。

  “就你们俩。”陈果走过来,挽住言战的胳膊,“好久没见着您了,好像瘦了呢。顾双城,你怎么照看的?”自从陈果从陆子曰那里大致了解了顾双城和言战之间的猫腻之后,她就不好意思在顾双城面前叫言战舅妈了。

  言战眨了眨眼睛,“是啊,她对我很不好呢。”

  “姑姑~你说什么?”

  “呵。”言战握住陈果的手,“你就是来这里静养?环境真是挺好的。不过,你们什么时候办婚礼呢?”

  “我们结婚证已经领了。我妈妈怕我肚子越来越大,已经早就在联络婚庆公司,婚礼月底之前肯定就办了。可是……子曰的爸爸好像不太喜欢我,嫌我长得不高,没什么本事。”

  “敢情陆振霆喜欢女强人儿媳妇?回头我说说他。”言战捏了捏陈果的脸,“说我瘦了,你也瘦了不少。怀着孩子呢,可不能生气。你公公再不喜欢,但你肚子里头蹲着的可是他们陆家的孙子,生出来让他看看!”

  “您怎么知道是孙子呢?要是个孙女……”

  “哎,又来了……儿子女儿我都喜欢,我的老婆大人,别皱眉头……”陆子曰手上套着塑胶手套,他亲了一下陈果的脸颊,看向言战道:“您赶紧劝劝吧,不知道她在忧心什么!”

  “男人懂什么呀,只有我们女人才懂。”言战把陈果拉过来,“走,我们到那颗椰子树下坐坐,看看海,聊聊天?”

  “嗯。”陈果笑着点头。

  陆子曰和顾双城并肩站着,不约而同的叹了一口气。

  “你叹什么气,你又不是男人?”陆子曰说。

  “你叹什么气,你又不是女人?”顾双城说。

  两人对看一眼,又各自撇过头去。

  “我在弄烤架呢,你过来搭把手。”陆子曰说。

  “嗯。”顾双城也套起塑胶手套,两个人在院子里开始搭烤架。

  言战和陈果两个人坐在椰子树下的藤椅上,喝喝热奶茶,聊聊天,今天太阳大,无风无浪的,整个海边没有言战想象的那么冷,着实暖热的不像话。陈果在孕中难得抓到一个人和自己说话,满腹的牢骚和幸福张口就来,言战听着,一时笑,一时怒。

  “老婆,别说了,过来烧烤吧!”陆子曰喊道。

  四个人围着烤架开始吃烧烤,陆子曰小心翼翼的伺候着陈果吃东西,顾双城也是一口一个问的给言战烧烤,陆子曰觉得自己的已经够妻奴了,但是他看到顾双城现在这个势头,今后顾双城一定比他更妻奴。

  “我们玩沙滩排球吧?”言战吃饱了,便建议道。

  “好啊,好啊。”陈果点头道。

  “什么好,我们俩坐在这里,看她们俩玩。”陆子曰拧了一下陈果的耳朵,“别活蹦乱跳的,把孩子蹦出来怎么办?”

  “干嘛总是说这种话吓我,陆子曰,你个大坏蛋!”

  “不听话打屁股!”陆子曰拿出排球,和顾双城一起摆好场地,“喂,你们俩玩,我和果果坐那儿就行了。”

  “嗯。”顾双城招招手,言战立刻走过去,两个人就开始玩排球。

  陈果坐在藤椅上当裁判,撺掇着和陆子曰赌这一局谁输谁赢,刚开始还看着两个人玩排球看得起劲儿,后来渐渐瞌睡就上来了,坐在陆子曰腿上就睡着了。

  顾双城看向陈果,言战也看向陈果,两个人放下排球,陆子曰摆摆手,小声说:“她最近就是爱睡觉,你们玩,我们先上楼了。”

  “嗯。”言战点点头,等陆子曰把陈果抱上楼,顾双城说:“我们到他们家的保龄球室吧,就在那边。”

  “还有保龄球?”言战随着顾双城来到一楼的小保龄球室内,“这是别墅附赠的吗?”

  “是啊。”

  “划算。以后我们也买个这样的,不大不小,两个人住着正好。”

  “好啊。开始吧。”

  顾双城熟门熟路的从柜子里找出细雪茄,言战大喜过望,“你经常来这里吗?还有雪茄?”

  “最近常来的,你不在家,只能来找果果玩咯。”

  顾双城点了两根细雪茄,两人一人一根的咬在唇间,她们站在各自的球道上,目光专注的——一,二,三——“啪”得一声,两个人的保龄球皆是稳稳的撞倒那些五颜六色的球瓶!

  作者有话要说:回复部分读者说我要草率完结的评论,请注意我的用词,我最后我说想一日千里,这就说明距离结局还有千里。

  回复寻找索列尔,上一章节上,言战那种情绪可能不能称之为害怕,充其量就是一种似是而非的在意而已,一边在意方方面面的目光,一边又执意而热烈的XXOO着顾双城。

  很久之前,我就说过,我认为,对读者最好的方式就是写出好的故事,好的桥段,而不是读者们在讨论什么,我跑去参与讨论,真是没时间。

  除去生活、工作和写优德88金殿娱乐场的时间,我已经没有时间了,手疼不想多敲一个字,就是我现在的真实写照,对于剧情有任何疑惑的,比如浮云啊,你可以趁我上QQ的时候语音问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