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姑姑,你被捕了!(GL) > 120赦爱
  +++++++++++++++++++++++++半步猜作品+++++++++++++++++++++++++++++++++

  一曲丽人歌,半杯琼浆暖。

  言战侧靠在榻上,盯着内堂中央唱昆曲的两位女名伶,那身段极软,一举手一投足间,都是落尽了女子的柔媚。

  地板上的牡丹席一直铺到了言战跟前,有些微醺的她细细嗅了一下,两位名伶唱得是古腔古调,擦得却是今朝今日的香水。

  “姑姑?”言赋拿起一杯浓茶,“要喝口茶,醒醒酒吗?”

  “没醉呢。”言战闭上眼睛,随着那琵琶古筝奏出来的款款情深微微晃脑,言赋瞧她沉醉其中的模样,低头笑了笑,他看向坐在对面双目瞪出半个窟窿的言齐,又是一笑。

  “笑什么?这唱得真叫人肝肠寸断……”言战睁开眼睛,睨了言赋一眼,言赋立刻摇头道:“不是笑曲儿,是笑二叔。”

  “他是长辈,你可不能笑他。要笑,也是我笑。”言战端起半杯酒,隔着缓步慢歌的名伶,冲言齐扬了扬酒杯,言齐笑应,满满的喝下去了。

  “瞧,他快把杯子都吞下去了。”言赋弯起嘴角,给言战斟了一杯酒。言战朝左手边一看,“你姑父呢?”

  “我让他回去了。反正我给你斟酒夹菜也是一样的。”言赋挺直脊背,望向言战的眸,小声说:“难得陪你听戏,我不想有外人在。”

  言战吃了两口羊肉,顾左右而言他的夸道:“嗯,还是老家的羊肉味儿正,现吃现宰,好。”

  “你要是喜欢,让顾双城给你在后院养两头。”言赋低首不悦道。

  “那可不行。我让她回来是跟我享福的,不是回来跟我一块遭罪。”

  “你遭罪?”言赋正襟危坐的样子让言战想到了古时候出征前的将军,她换了副口气,“养羊这种粗活,当然是在遭罪了。”

  “你……”

  “我可不就是含辛茹苦的养了一头羊嘛,如今这头羊长大了,专拿羊角来给我捣乱。我就想,羊的性格应该是恭顺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基因突变,这头羊,冷不丁的就变成一只小狼崽。”言战拿起酒杯,自饮半口。

  “只想和你说说话而已,你何苦拿这话来挤兑我?”言赋也喝了半口酒,言战瞅着言赋的神色,又戏谑的喊了一声,“小狼崽?”

  “你!”言赋搁下酒杯,言战向后坐了坐,笑着摆手道:“不逗你了。”

  “你们姑侄俩说什么呢?”三叔公笑着问。

  “哦,这不是听戏听着听着就有点感怀了,熙和眼看着就长大成人,今天看那些小子们比箭,真是岁岁年年人不同。”言战也搁下酒杯,古筝声如同一池停止波澜的潭水,渐隐渐消,两位名伶倚在一起,遥望外头的寂寂圆月。

  曲终了。

  轻轻拍了两下掌,言战说:“唱得真好。”

  “好,好。”大家都是笑着鼓掌,两位名伶退场,几位确实喝高的堂兄也离席了,二叔公说:“戏也看完了,老三,你到我院子里坐坐,其他人,就散了吧。”

  “好。”言战坐起来,言赋虚扶了一把,小声问:“没事儿吧?”

  “没事儿能请我到院子里坐坐吗?傻小子。”言战心情很好,大约是太久没听昆曲,乍一听,心里亿万个杂乱的思绪都渐渐明了,她眨了眨眼睛,对言赋说:“你二叔那边的残局,你来收拾,务必要收拾的干净。今年,我就不给你红包了,那个大为金控就当是我给你的红包,你可得收好了,小心让贼惦记了去。”

  “姑姑……”

  “叫我姑。”

  “我不!……就不!”

  “小孩儿心性不改,要打手心!”言战把手从言赋手里抽出来,“夜深了。天亮之前,你要把残局收拾完。哎……我要去上思想政治品德教育课了。”

  低着头,老妈子在前头引路,庭院深深不知处,言战揉着眉头,一步两步向前走,老妈子笑着说:“三小姐,好久不见你了,这阵子市里很忙吧?老不见你回来。大少爷在的时候,你还是常回来的。”

  “我也想家,但确实很忙,小辈儿上来了,嚷嚷着要地皮要地皮,要大楼要大楼,要商场的要商场,要公司的要公司,要创业的要创业……我在前头戳着,实在走不开。扶着小孩儿学走路,这实在没办法抽身呐。”

  “哦。就是盼着你常常回来看看,多走动走动。”老妈子掀开竹帘子,言战一瞧,梨花木的圆桌上好酒好菜早就备下了,没别人,就二叔公和她。

  “您可比我上次见着时候脸色红润多了,我让小贾给内院的阿姨们捎来的面膜,都管用吧?”言战问那个老妈子道。

  “管用。”老妈子笑了笑,言战点点头,走进二叔公家严肃的小客厅。

  “坐。”

  言战坐下来,二叔公抿了抿嘴,“我看你在席上就动了两口羊肉,这桌菜都是你喜欢的。动筷子吧。”

  “不喝一盅?”言战在席上不能多吃,今天这黑脸得唱得真真的,否则各家都当是耳旁风,光听不长记性。

  “不喝。”二叔公给言战夹了块红烧带鱼,“吃饭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