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姑姑,你被捕了!(GL) > 82骤然停止的梦 (上)

82骤然停止的梦 (上)

  ——再见了,我可爱的萤火虫们。

  当言战拉着我向前跑的时候,那一滩腾起的萤火虫,绚若流星,一闪而逝的流星,它们,让我想起了,在去言宅的前一晚,我趴在我房间的窗口,把我好不容易逮来放进瓶子里的萤火虫,一个又一个放走时的场景。

  轰然,那些陪伴着我日日夜夜的萤火虫们,就这么飞走了。

  ……

  我的名字叫顾双城,今年九岁,在郊区的希望小学念二年级,坐在第二组第七排,因为我的个子比较高,所以坐得位置比较靠后,同桌的是个小男孩,不过我们没有说过话,我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只知道他喜欢切自己的橡皮擦。

  为什么切橡皮擦呢?当然是为了吃。开始我也不知道,后来就明白了。每次他都会考个好成绩,让他的父亲和后妈给他买文具,尤其是要买一个又大又好看的橡皮擦,他会均匀的把橡皮擦切成一片又一片,然后一口一口的吃完,边上课边吃。吃完之后就会肚子疼,这样,他就可以不上课,回家呆着,也可以一睁开眼睛,就见到他的父亲了。

  我认为这个方法幼稚极了,最起码,如果我使出这一招,恐怕不仅要肚子痛死,还要被我爸爸骂我白痴,因为我爸爸也曾经使出类似的招数,想让我妈妈回来看他一眼,但是未果,还被我妈妈在电话里骂成大白痴,我爸爸肯定没胆量骂我妈妈白痴,那就只能骂我白痴了。

  哦,我妈妈的名字叫顾依然,我爸爸的名字叫言齐。

  我们的家庭只有我一个人,常年都只有我一个人在家。当然,偶尔也会有小区的物业打电话过来,问东问西,我通常都会听完之后,学着大人的样子“嗯嗯”两句来回答。你不要觉得我没有礼貌,是我不能开口,我尝试过几次,一旦我开口说话,对方察觉我只是个小孩子,他或者她,就不会再和我多说,哪怕一句话!通常,都会说,那这样好了,等你爸爸妈妈回来,我们再谈好了,接着就是挂断得“嘟嘟”声。只要听到这样的“嘟嘟”声,我就会很难过,这个世界怎么这么奇怪,大人总是不喜欢和小孩子多说什么,也没人愿意听我说什么,说着说着就说什么小朋友懂什么,还是和你爸妈说比较妥当,为什么觉得我不懂呢?

  最高兴的,就是接到推销保险的电话了。不论是嗓音甜美的女人声音,还是清澈醇厚的男人声音,虽然他们每次说得话都大同小异,但是每次我都会认真的听完,好几次都想让他们上门来和我介绍那些保险呢,不过他们听出我声音的异样之后,都会骂我臭小鬼,完全不在乎我是否会买他们的保险了。

  最最高兴的,就是放学后,和我们班上的小同学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经常会遇到那些人贩子了。不论是故作亲和的大妈,还是一脸褶皱的老爷爷,虽然每次他们说得话都如出一辙,但是每次我都会认真的听完,还会笑着接受他们免费赠送给我的糖果和玩具,偶尔心情好的时候,会让他们牵着我走一段路,然后看我家的司机和保镖黑着脸把他们扔进臭水沟里。

  其实,我真的很想纠正一下他们那些老掉牙的话,比如什么,我是你爸爸单位的好朋友,嗯,我爸爸好像没有单位,他成天都是游手好闲的,比如什么,我是你妈妈以前的高中同学,你长得真像你妈妈呀,嗯,我爸爸说我长得和我妈妈一点儿也不像,又比如什么,小朋友,你想不想吃棒棒糖啊,我带你去买很多棒棒糖好不好?嗯,我通常会认真的说,我想吃四菜一汤,不想吃棒棒糖,然后那个人贩子可能觉得我不好骗,就转去骗别人了。

  我们的家庭,也和别的家庭没有任何联系,比如,最基本的,你到我家来喝茶,我到你家去吃小熊饼干,这种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所以我一直很期待。有时候我会听其他同学家里的八卦,比如A君的父母离异后仍然住在一个房间里,B君的妈妈和A君的爸爸有一腿,A君的爸爸其实不是A君的亲生爸爸,诸如此类复杂,但是相当有趣的事情,我想A君家里一定鸡飞狗跳,但是A君和B君经常在一起玩,她们和我一样,觉得家里的大人闹来闹去,其实又幼稚又好玩。

  我一直有一个坚定的信念,那就是——我们的家庭只有我一个人,但这是一个完整的家庭,和最经常见到的一家三口、一家四口、一家五口等等,是一样的。

  一旦有了信念,我就觉得总有一天,我的爸爸和妈妈就会回到这个家庭里的。

  我身边的同学,都对我的爸爸和妈妈很感兴趣,她们有时候会跑过来直接问我,我通常都会回答,其实我也对我的爸爸和妈妈很感兴趣,如果你们足够聪明,我不介意和你们一起研究他们。

  是的,研究。

  生物老师说过,密切的研究是获得真理的一个重要途径。于是,研究我爸爸妈的兴趣小组就成立了,六女二男,我的同桌即那个“喜欢”吃橡皮擦的小男孩没有参加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