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姑姑,你被捕了!(GL) > 5平平仄仄
  从外部看过去,言宅有点像是上海三四十年代的旧宅子,仿古的屋檐,和彩绘的落地玻璃窗。落雨之后,斑驳的墙壁,和顺着屋檐攀爬的藤蔓都显得格外精神。环绕在宅内的葡萄藤也尽显生气,下了很多天的雨水终于还是停了,在这座城市里,言家的宅子有很多,不过言家的人都知道,只有这栋位于顶级豪宅区的小庄园,才是先逝的言老先生,唯一承认的住宅。那么,居住在主宅的人,也就理所应当的,是言家的骨干。

  “嗯……”言战翻过身,一旁的闹铃开始轻响,那是一个音乐盒的闹铃,很轻缓的水晶音色,言战揉了揉鼻梁,这才发现昨晚又是看书看睡着了,她将精装的《瓦尔登湖》小心的放回书架上。“嗯~”又是一个甜腻的鼻音,她穿着剪裁合体的老式雪纺睡裙,长长的白色裙摆遮住了一双玉足,言战推开窗户,深深的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气,天空照样是阴沉的,但雨水停了,出门也就没那么麻烦。

  “言战,早上好。”她对着梳妆台旁的全身镜,笑着对自己说。

  时间是早晨六点钟,言战拉开窗帘,然后带着华尔兹的舞步走到了洗手间,牙膏是粉红色的,她轻轻的刷着牙齿,脑子里开始盘算今天的公事。用无泡沫的洗面奶洁面后,她给身体表面干燥的地方抹了点润肤露,接着到巨大的穿衣间,挑了一件没什么特点的商务装。每个清晨都是如此,但当她低头挑选手表的时候,顾双城的脸忽然跃入脑海,一时间,她就发了愣。

  ++++++++半++++++++步++++++++作+++++++品++++++++++

  白山少管所通常是早晨五点半就得起床,教官会把人分成很多小队,沿着山脉开始奔跑,哨声一声接着一声,教官会喊着一二三四一二三四,顾双城睁开眼睛,看向没有裂痕的天花板,她重重的用手搓了搓脸,坐在了床上,时间正好就是五点半,习惯一旦养成就很难戒掉。

  “该死!”顾双城在房间里搜寻着,但是没有找到一根烟。“……靠……”她烦躁的揉了揉头发,坐在了梳妆台前的板凳上。

  “呼啦”一声,她扯开了窗帘,外面的雨停了,言宅的基本轮廓都很明了的显示出来,她靠在窗边,来这个大宅的时候,顾双城只有九岁。当时她拖着小行李,拿着最喜欢的篮球,站在门口,第一个出来接她的就是言战,二十岁的言战,和大多数年轻女孩一样,穿着高贵的衣服,带着高贵的笑容,一尘不染的如同一个没有翅膀的天使。顾双城自己也一度这么认为,那时候在众人的排挤下,她还是会庆幸,最起码姑姑是疼爱自己的,可是……言战终究不过是个衣着光鲜的禽兽而已。

  “咚咚”两声细微的敲门声,很显然来者只是在试探,顾双城拉开门,言战穿戴整齐的站在门外,笑着说:“今天你刚回来,姑姑推掉了所有活动,陪你出去走走,买点衣服,好不好?”

  “不了,姑姑你忙你的吧,不用管我。”顾双城面无表情的回应。

  “……双城,你好像,和我生疏很多。”言战在心里已经肯定的认为,顾双城压根儿就不记得那件错误透顶的事情。再往深处想了想,顾双城也不过是刚满十八岁的孩子,她进过少管所,以后的学习工作生活,都还是需要她这个做姑姑的,从旁照顾的。

  言战的话令顾双城觉得可笑,但她并没有笑出来,只是又在心底骂了一句恶心。这样子说话的言战,似乎是在抱怨她的不公。顾双城摇摇头,低声说:“怎么会……在言家,我最熟的,只有姑姑你而已啊。”

  低头小声说话的顾双城让言战有些心痛,她偷偷去过一次白山少管所,那些犯错的孩子就是在教官的警棍下跪在地上低头认错的。她上前一步,踮起脚尖,轻轻的抚上了顾双城的头,满含怜惜的说:“没事儿了,都过去了。以后姑姑一定好好照顾你的,你什么也不用担心。”

  轻微的触碰令顾双城全身的鸡皮疙瘩都掉在了地上,她后退一步,说:“我知道。”

  “瞧你的黑眼圈,昨晚休息的不好吗?”言战走进了屋里,干净利落的房间,没有任何旁的东西。

  “还不错。”顾双城看到插在橙子上的水果刀,她走过去拔出刀子,看着言战雍容华贵的背影,不知道一刀下去,这个老姑婆会是什么反应?

  “我叫人给你再添置点东西,房子空空的,多不好看?”言战转过身,就看到顾双城在切橙子,“空腹吃水果不太好,醒了就一起下去吃早饭吧?”

  “谢谢姑姑。”顾双城先一步走出房间,而言战看着她高挑的背影,若有所思的叹了口气。

  ++++++++半++++++++步++++++++作+++++++品++++++++++

  早餐桌上静得令人窒息,只有顾双城旁若无人的吃着面包,黄油抹得到处都是,大杯的混合果汁她喝了两杯。吃完了盘中的面包之后,她又对着佣人喊道:“吴妈,我还没吃饱,再来一份牛排,行吗?”

  吴妈犯难的看了一眼言战,言战则笑着点点头,说:“吴妈,以后要多给双城准备点。”

  “是的。”吴妈离开了餐桌,她本来是在放假的,没想到被言战一早叫了回来,说什么有重要的事情,难道说这个曾经杀过人的双城小姐,就是那个重要的事情?

  “谢谢姑姑。”顾双城暂时先擦了擦嘴,她向来食量大,可就是不长肉,张欣宇就常常在半夜拿蛋糕给她。

  “自家人,不要老是说谢谢。”言战宠溺的看着她,一旁的言赋站起来,说:“姑,我吃饱了。去上学了。”他穿着一身黑色的校服,半长的黑发下遮住了一双微挑的眸子,向来看不出什么悲喜,言赋是家里面话最少的男孩。这点,倒是和小时候的顾双城有点像。

  “嗯,路上小心。”言战没有抬头,和平时一样这么说。

  言赋拿书包的动作微滞,他站起来推门出去,走到了半路上,突然大力的踢开了挡在路中央的石子,石子落入湖中,激起一点水花。

  餐桌上只剩下低头切牛排的顾双城,言战也吃完了,交代了几句之后便去停车场拿车。牛排切到一半,慵懒的脚步声从楼上传下来,顾双城唇角微扬,大小姐终于起床了。

  言式微打着哈欠,昨晚泡吧被几个男生拦了两个多小时,幸亏保镖们眼疾手快,要不然她这个云坞贵族学院的校花,就该名誉扫地了?“唉,吴妈,有没有新鲜的豆浆啊?”她喊了一声,走到了餐桌前。

  坐在那里的人,穿着黑色的T恤,黑色的裤子,黑色的短靴,和餐厅白色的长桌形成了强烈的反差,黑色短发下的那双眸子,是言式微的噩梦!她尖叫一声,颤颤巍巍的问:“你怎么在这里?”

  “姐,你怎么了?姑姑没告诉你吗?我提前出狱了。”顾双城吃了一口牛肉,称赞道:“口感不错。”

  “谁放你出来的?你越狱的是不是?你给我滚出去!”言式微使劲的捂住胸口,气喘吁吁的说。

  “姐,都五年了。你的脾气怎么还是这样?”顾双城无奈的擦擦嘴,站起来问:“你妈妈过得好吗?”她指的是自己父亲的现任太太木云歌,应当是很平常的问候,可言式微听见之后就大惊失色,将一干碗碟全都扔在了地上。

  “你滚出去!这个家不欢迎你!”一身黑色的顾双城,就像是从地狱走出来的魔鬼,肮脏又可怕。

  “看来,二妈和你都过得很好啊。”顾双城皱皱眉,看着地上的狼藉,“这下吴妈有得忙了。”

  “你……你……你是回来报仇的?是不是?”言式微硬着嗓子问。

  “报仇?……哦,我明白了。你……”顾双城走过来,在言式微的耳边轻轻的说:“你终于知道冤枉一个好人,是需要付出代价的。替死鬼要是没死成的话,以后可就麻烦了。”

  “哼,我有的是法子,让你再死一万次!”言式微揪着餐布说。

  “很好,你很有生气。我可不想玩了几下,老鼠就没气了。”顾双城面无表情的走出了餐厅,她刚走出来,里面又爆发出一连串的碎裂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