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翻手为云之天下为棋 > 第9章 白豆
  这喊话之人到颇为机灵,刻意挑选了一个看似手无缚鸡之力的云久歌来杀鸡儆猴,说话间的功夫这人已经走到云久歌桌子前,不过云久歌连看都不看他一样,仍然自顾自的吃着饭。

  见此情景那喊话这人有些坐不住了,啪的一声将右手狠狠地拍在了桌子上对云久歌吼道:“混出去!”

  终于云久歌手中的筷子停了下来,只见他不慌不忙的站起身,缓缓伸出手对着那喊话这人点去。

  云久歌的动作很慢,可那人却无论如何也没办法躲闪开,只能仍由云久歌的手指点在自己身上,而下一刻那人如同遭受到重击一般,砰的一声倒飞了出去,一屁股坐在两米开外的地方。

  那些原本在客栈中吃饭的人见到这一幕惊的说不出话来,尤其是先去冷哼一声的那位,更是直接站了起来瞪大了眼睛望着云久歌。

  “你...你...你敢伤我?你可知道我家公子是谁!”那喊话之人瘫坐在地上,一脸不敢相信的表情望着云久歌口中结结巴巴的说道。

  “小二!再给我来份扒鸡!”云久歌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转过身重新坐下,对着早已经躲到一旁的店小二说道。

  “好嘞,大爷您稍等!”闻言店小二急忙答应了一声,一副生怕得罪了云久歌的样子,立马转身跑到厨房安排去了。

  片刻之后小二从厨房端着托盘走了出来,将饭菜送到云久歌面前:“这位爷您还是尽快吃完离开吧,刚刚那人可是白家的下人。”说完他偷偷瞄了一眼依旧坐在地上一动不敢动的那人。

  云久歌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店小二见此也不再多言转身离开,反正话已经给他传到了,到时候就算出了什么事情也不能埋怨道他的头上。

  一时之间整个客栈的气氛变得有些诡异,没有一个人说话,除了还在吃东西的云久歌之外,也没有人再继续吃东西,就连先前不愿离开的人也不知何时悄悄离去。

  又过了一会客栈门口出现了一位身穿白袍的青年,在他身后则紧跟着一位身穿粉色衣裳的姑娘,如果云久歌面朝着门口坐的话,就可以一眼认出这位姑娘不正是前些日子被老虎追赶的那位。

  “子良,是谁伤你?”本来着白袍青年正跟姑娘有说有笑的,可进入到客栈之后,眼前看到的一幕顿时让他面色一冷的沉声说道。

  “是他!就是这个人!我好声好气的跟他说,可他不仅不给少爷面子,还扬言要教训少爷你!”一直坐在地上不敢动的子良一见主子出现顿时眼前一亮,急忙站起身跑了过去指着云久歌说道。

  “哦,是吗?”闻言身穿白袍的青年半眯着眼睛向云久歌望去。

  就在这时正在吃饭的云久歌忽然觉察到一丝神识之力对着自己扫了过来,瞬间不动声色的将自身灵气波动隐匿了起来,看起来与正常凡人无异。

  “小子!你可知小爷我是谁?”白袍青年确定了眼前之人不过是一介凡人后,火气瞬间上来了,对着云久歌叫嚣道。

  此人名叫白豆,因为身具灵根有幸成为九雀门弟子,本来白家在上关镇地位就非同凡响,再加上白豆成为修仙者后变得更加嚣张跋扈。

  云久歌闻言停下手中的动作转过身站了起来,同时神识无声无息的散出往青年身上一扫而过,顿时清楚了青年的底气,原来是个练气三层的修仙者,虽然要比云久歌高出一层,但还不能对云久歌造成威胁。

  “啊!竟然是你!”见到云久歌转过身后,跟在白豆身后那身穿粉色衣裳的姑娘双手捂着嘴巴一脸兴奋之色的惊呼出声。

  “雪儿你认得他?”白豆转过头有些疑惑的问道。

  “嗯,他就是我跟你说那位救我的公子。”那身穿粉色衣裳的姑娘望着云久歌点了点头说道。

  “念在你救过雪儿的份上,这次暂且放你一马,滚吧!”白豆望着云久歌手指着门外冷冷地说道。

  站在白豆身边的姑娘听完这个,也不敢多说些什么,低着脑袋小脸通红的望着云久歌,虽然她心里也不想让云久歌离开,但更不不想看到云久歌受到伤害。

  “你可曾听说过九雀门?”云久歌淡淡地说道。

  “哼!在我面前提九雀门,莫非你是找死不成?”白豆冷哼一声说道。

  自从他成为九雀门弟子后,上关镇经常有些人跑到其他地方冒九雀门弟子,口气简直跟云久歌如出一辙。

  忽然云久歌猛然抬起右手,二十七根寸许大小的冰魄神针瞬间在空中凝聚而出直奔白豆而去,白豆见此情景心中掀起一阵惊涛骇浪,但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甚至都没时间放出护体灵光。

  “再问你一遍有没有听说过九雀门?”那些冰魄神针距离白豆的头颅只剩下寸许的距离时忽然停了下来。

  “知...知...知道。”白豆站在原地一动不敢动的望着眼前散发着阵阵寒气的冰魄神针结结巴巴的说道。

  躲在白豆身后的子良见到这一幕被吓得险些当场尿了出来,要不是主子还在这里没走,现在他早已经飞奔跑路了。

  至于那站在白豆身旁的身穿粉色衣裳的姑娘,更是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一时间望着云久歌愣在了原地。

  “过来说说看。”云久歌缓缓放下右手重新坐下,同时那二十七根散发着阵阵寒芒的冰魄神针也随之消散。

  白豆见此长处一口气,刚刚那突如其来的一幕差点吓得他魂飞魄散,同时心中也在纳闷,刚刚明明用神识扫过眼前这人,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

  虽说白豆平时嚣张跋扈,但这人心思却异常细腻,没有成为修仙者之前每次欺压别人时,心中都清楚对方的底细,成为修仙者之后更是小心,每次都要放出神识仔细扫视一遍才敢出手,若对方同样是修仙者话,那白豆立马就会好言相对。

  “实不相瞒实其实我就是九雀门的弟子,不知道道友想问些什么事情?”白豆走到云久歌身前小心翼翼的说道。

  “九雀门距离此地还有多远?”云久歌淡淡地开口问道。

  “嗯...大约一日行程吧。”白豆想了想回答道。

  “叫人安排笔墨,给我画一张详细的地图出来。”云久歌再次开口说道。

  “这...这个在下恐怕恕难从命了。”白豆面露一丝为难的表情说道。

  PS:这几天每位朋友发的书评我都在后台看到了,我也从来没有删除过,不过系统这几天好像出了点问题,除了自动删除那些恶意打广告的书评,有些朋友的留言也被删除掉了,但不管怎么样在这里还是要多谢各位兄弟们的支持,你们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