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我送周平王东迁 > 1,赢氏部落的少族长
  “赢安,奶奶今天早上去收鸡蛋,可是谁知道鸡却不下蛋了,你懂得多,快帮奶奶看看。”一个老太太拄着拐杖踏入了一个院子里,冲着正在劈柴的白衣青年说道。

  “额,奶奶,怎么又是你啊,是不是你孙女翠花不吃饭了让我过去?今儿我把话放这儿,我不去。”赢安看见老太太仿佛看到饿狼一般恐惧。

  老太太连忙陪着笑说:“不不不,真是鸡不下蛋了,翠花那丫头自从昨天跟你去了一趟后山后,就乖乖的再也不闹腾了,吃饭可带劲儿了。”

  “好吧,那走吧。”赢安无奈的点头跟着老太太踏入了她的家中。

  “那只鸡不下蛋了?”一进门二人直奔鸡圈而去。

  老太太抓起一只鸡说:“就是这只鸡不下蛋,平时它可能下蛋了呢。”

  看着老太太手里的鸡,赢安眼珠子差点都掉下来:“奶奶,你确定你没有拿错吧?”

  “没有,没有,就是这只鸡。”老太太信誓旦旦的说。

  赢安再也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哈哈哈,厉害了我的奶奶,它倒是想下蛋啊,可是它投错了娘胎成了公鸡,公鸡下蛋,你家的鸡倒是很给力啊。”

  老太太老脸一红,站在原地尴尬的搓着衣领。

  “又是翠花吧?”赢安一看,顿时全明白了。

  老太太点头无奈的说:“翠花喜欢你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知道,你以后肯定就是我们赢氏的首领,肯定要纳妾娶妻,你就收翠花做你的妃子吧,她为了你可是不吃不喝啊,这么下去不是事儿啊。”

  “不吃不喝就饿着,她五大三粗的,饿上几天当减肥了,一个女人比男人还男人,这像话吗?而且她和我还是堂兄妹关系,近亲结婚经科学家研究那是很危险的。”赢安有些无奈的说。

  “有什么危险的,那女娲娘娘和伏羲大神还是兄妹呢,你和翠花结成姻缘,一定能保佑我们部落繁荣。”老太太一听就不同意了,立刻拿出教材反驳道。

  赢安一听差点蹦起来:“那是神话传说,有没有结姻缘谁知道呢?这方面我比你精通。”

  “我老婆子活了七十多岁了,你一个毛头小子在我面前卖老逞能?看我不打死你。”老太太气的提起拐杖奔着赢安打了过来。

  “我和你孙女不可能,我告诉你,对于你孙女的姻缘,你有权保持沉默,你所说的话有可能在说媒中用作不利于你的证据,你有寻找孙女婿的权利,如果你找不到孙女婿,部落可以免费为你提供一名孙女婿,但是那个人不可能是我,死心吧。”赢安气急败坏的说完这些话,然后恨恨的回到了家中。

  他怎么这么的不幸啊,别人穿越遇到了都是美女,哪怕不是美女那也是贤女,可是自己却遇到了暴女——赢翠花。

  无奈的叹口气,赢安此刻特别的烦闷,虽然自己现在的身份是少族长,但是这个部落的实力也忒差了,没有正规的编制军队,没有足够多的领土和臣民,在这个时代那简直就是被欺负的对象。

  根据自己几个月来的了解,也算是摸清了情况。这是一个乱世的时代,自己现在所在的位置是今中国甘肃境内,所在部落是赢氏某分支部落最弱小的一支,对内有其他同姓部落的威胁,对外有西戍的威胁,而且还有山东诸国的侵袭,日子过得可谓是艰难无比啊。

  对于这个消息赢安还是无比震惊的,怎么都没有想到,他居然来到了这里,如果他没记错的话,春秋战国时期的秦国,乃至后来一统天下的秦始皇那都是赢氏贵族,这么看来,自己倒还有可能成为秦始皇的先辈了。

  “造化弄人啊,唉。”赢安不得不感叹一声。

  当然了,这些事情都是后话,如今他要应对的是如何能够壮大本部落的力量,提高本部落的实力,进而统一其他赢姓部落,奠定此地和平安宁的场面。

  一路这么思考着就回到了家里,没等他踏进门,只见门外站着几个武士,个个满脸横肉,凶神恶煞。

  “喂,你是干什么的,赶快走开,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几个武士看到赢安来到近前伸手就推他。

  赢安来到这里之后,便一直跟着爷爷一起练习武术,此刻他已经不是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了,轻巧的躲开武士的攻击,接着近身伸手扣住了他的手腕。

  “何方歹徒,居然敢在我家撒野。”说完快速从怀里拿出一把匕首抵住了他的脖子。

  其他武士一看同伴被抓住了,立马上前就要拼命,这位武士连忙阻止了他们:“不要过来,这位是少族长。”

  这位中年武士回头看着赢安,怎么都没有想到年轻轻轻的赢安身手居然这么的干净利索,一时间气势也软了下去:“有话好好说,原来你就是几个月前被族长收的少族长啊,小人初来乍到还不清楚,失礼了,还望少族长见谅。”

  “你们是赢氏其他部落的?”看着这个武士的穿着打扮,赢安发现这个武士并不是本部落的人,由此一猜测,估计就是周围部落的人。

  武士连忙笑道:“少族长好眼力,在下是隔壁部落的人,今天陪少族长来见你们的族长,希望我们几家可以联手共同大事。”

  赢安冷哼一声一把放开他,大踏步进入了家里,没等他开口说话,一个粗暴的声音就从里面传了出来:“赢山,你考虑清楚了,你以为你可以置身事外吗?都是赢氏血脉,没有人可以置身事外,希望你能够明白一点,过一段时间我还会再来的,希望你可以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

  接着一个中年人气势汹汹的带着一帮子人从屋里走了出来,走过赢安身边的时候连他正眼都不曾瞧,直接一招呼门外的武士骑着马离开了。

  “爷爷你也看到了,你还想置身事外吗?”赢安踏入房间,只见他的爷爷此刻正坐在屋子的角落里喝着闷酒。

  许久老人才扬起了脸庞无奈的说:“没办法,部落的力量太弱小了,爷爷身为族长,只能想办法保护族人的安全。”

  “那你的办法是什么呢?”赢安也在老人的旁边坐下拿起酒喝了一口,前世他从不曾喝酒的,只是这里天气干燥寒冷,喝酒可以暖暖身子,他也不得不学习喝酒,这里的酒非常的烈,还记得他第一次来的时候。只喝了一小杯边睡了一天。

  “我已经派人去了陇西。希望可以得到大夫的帮助。”赢山又喝了一口酒,说这话的时候,他的语气里也充满了不自信。

  赢安微微一笑:“您这是说什么梦话呢?大夫的部落离我们这么远,远水解不了近火,他怎么来帮我们呢。”这个时候的赢氏只不过是周王朝的一个卿大夫,还没有位列诸侯,这位大夫他是赢氏部落名义上的领袖,但是明眼人都知道他这个大夫的职位只不过是一个空职,如今各个部落混战,谁还听他的呢,如果不是他的部落实力最强大,否则他的大夫职位别想保住。

  “难道非得按照你说的来吗?”赢山看着赢安无可奈何的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