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穿越小能手和他的奇葩雇主们 > 第58章 齐烈番外(二)

第58章 齐烈番外(二)

  龙椅上的帝王放下奏折,微阖上眼。

  过了许久,身后的侍者不禁忧心夜凉露重,想为帝王加衣或是出言提醒安寝。

  忽听见一声轻唤,“沐雨啊,你跟了朕多久?”

  似是叹息,回荡在空寂的大殿。

  侍者心中一惊,他竟然……感觉到了陛下的疲惫。

  不,陛下怎么会疲惫!

  撩起前摆,重重一跪,“回皇上,二十年!”

  龙椅上的人微微张口,似是还想问些什么。终是没有问出口。只是摆摆手让人起身。

  齐烈睁开眼,眸中深如渊海,不起波澜。依然是威势深重的天下霸主。

  大殿巍巍,烛火煌煌。

  他摩擦着龙椅的扶手,张牙舞爪的龙纹硌的掌心微凉。

  殿外忽而传来争执声,愈来愈近,已能看清殿门口僵持的人影。

  “刘将军你真的不能进去!已是戌时,这样不合规矩!”

  “末将确有要事禀报陛下,干系重大!”

  齐烈对侍者微微颔首,沐雨便行至殿门:“请刘将军随奴才进来吧。”

  一身戎装风尘仆仆的武将进殿便跪:“启禀陛下!皇陵守军统领来报,帝师墓突然爆炸,原因不明,现已派人缉拿反贼。末将失职,请陛下责罚!”

  端坐龙椅的齐烈霍然起身下阶,一字一句问道,

  “你说哪个墓?”

  随着帝王的一步步临近,刘恒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迫力,几乎是逼着他低下头去,声音不自觉带了颤抖:

  “帝师墓……”

  “备銮驾!”帝王甩袖向殿外大步走去,“不,备马!调三千禁卫军随朕去皇陵!”

  刘恒心中大骇,未经思索便赶忙膝行,抱住帝王要跨出殿门的腿,“皇上三思!现今情况不明,恐是亡国乱党余孽设计陷阱,末将愿将功赎罪,统帅皇陵守军,清查此事!”

  殿门口的守军哗啦跪倒一片,齐声喊道,

  “请皇上安危为重!”

  齐烈抬脚便踹,怒吼道,“朕说备马!!”

  刘恒飞出三尺滚下殿门石阶,太和殿前众人惶恐,跪在首位的御前统领站出来:“是!”

  借着明黄的宫灯,沐雨悄悄打量帝王的神色。只是一瞬便仓皇垂下眼。

  那双猩红的眸似是含着滔天怒意杀机,震慑人心。

  心中陡然一惊,陛下很久没有这么失控过……上一次,是先生去世的时候。

  XXXXXXXXXXXXX你没看错我就是单蠢分割线XXXXXXXXXXXXXX

  程小白从炸成废墟的地宫出来,在冷风中打了个哆嗦。

  说好的乱坟岗呢?……宫殿群是闹哪样?!!难道这节奏是炸死自己又穿了一次?!

  脑中突然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蓦然抬眼,那座比人高的汉白玉精雕,“圣德神功碑”上,赫然刻着“帝师白离尘”五个字!

  ……白离尘?!

  我去!怎么忘了当时根本不是个三等炮灰!是个装X技能满点的高级神棍啊!

  远处传来的呼喊声愈来愈近,夹杂着兵甲撞击的嘈杂。

  程小白懵在原地,只觉脑中一片混乱。

  跑吧,跑什么跑?!小爷只炸了自己的墓又没炸别人的!!

  不跑?别逗,炸了皇家陵寝还能愉快的玩耍?!

  直到被黑甲长矛的士兵重重围困,程小白还头疼着。

  皇陵守军统领打量着‘反贼’,似乎没料到这人会如此轻易被困住,担心他手中还有引发大规模爆炸的武器。向身后做了一个止步的手势,喝道,“何人擅闯皇陵?!”

  两方僵持在原地。

  程小白头更疼了,好死不死的这时候定位仪被接通,背景杂声中少女清亮的声音传来,

  “前辈!虽然你暂时回不来……不过我检测到你的位面属性了……是个冷兵器位面!”

  废话!爷当年穿这个位面的时候,你丫还没入行呢!!

  “所以啊……这个位面的最大力量承受度很低,前辈你注意要……”

  没等说完就被杂音阻隔断了线,程小白悚然清醒!

  位面越低等,力量承受度越低。

  所以他刚才那一下,声光特效级爆炸外泄的力量,已经挑衅似的触动了位面法则……

  浩渺夜空中浓云裂开缝隙,月色倾泻而下。

  巨大的反噬压制直击神魂!

  程小白硬生生呕出一口血来。

  冲动爆炸害死人啊!

  一句“我去!”卡在喉间没发出声,眼前最后的景象就是兵将从两边分开跪倒,一身明黄龙袍的人双眼通红,策马飞奔而来。

  迷迷糊糊的想着,就算我死的时候吐血弄脏了你衣服,就算你洁癖晚期没得治,好歹劳资也是为救你炮灰的啊!你现在一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的模样,是拿错剧本了么摔!!

  这倒好,还炸了人家皇陵,真可以就地掩埋了,呵呵呵呵不枉此穿……

  意识陷入黑暗的瞬间,感受到一双臂膀有力的钳锢。

  时间回到一盏茶之前。

  长鞭高扬,狠狠落下,马蹄声阵阵如雷激昂,训练有素的骑兵在夜色中飞驰。

  帝王眼神狠戾,面容冷峻,明黄披风猎猎飞扬。齐烈骑的是一匹西域进贡的名马,有‘千里追云’之称,此时却仍觉得不够快。

  听到消息的瞬间,天崩地裂般的绝望与愤怒如潮涌来,霎时将他淹没。

  那座地宫由他亲自设计,征天下能工巧匠,耗时十年筑成。只待百年之后暗中合葬,与那人一同长眠。

  生不同衾,死同穴。

  是他最深的秘密,最后的奢望。

  却连这一点念想……也要失去了?!

  这一路上,什么亡国乱党什么图谋陷阱,甚至生死安危,都成了无暇顾及的小事。脑中闪过的……全是那人的样子。从初遇到分别的每一刻,浅笑的,冷漠的,竟都清晰到刻骨,只是很多时候,他刻意不愿想起。

  原来,他从不曾忘记。

  齐皇陵背山环水,地势凹陷。月光静静洒过,衬得静谧郊野中的宫殿楼阁如瑶池仙宫一般。

  策马而来的齐烈,远远便望见重重包围中站着的那人。

  长身玉立,月华为他镀上流转的明光。

  齐烈的心被高高揪起,呼吸停滞一瞬。

  那人似有所觉,抬眼望来,眉目疏朗,神色淡漠。

  脑中轰然炸开,所有思绪被斩断。世界寂静,只剩飞奔骏马带起的凛冽风声,在耳畔呼啸而过。

  距离渐近,他看见那人身上穿着自己挑选的葬服,青色的刺云玉蚕织锦衣,光华潋滟,湛然若神。

  十年的时光在他脸上未留下一丝痕迹,仿佛分别就在昨天。

  他是真的回来了。

  巨大的喜悦还未涌上,已近在眼前的人忽而面色苍白,嘴角溢出鲜血,染红青衣,再一次倒在他眼前。

  猝不及防,噩梦重现。

  “阿离——!”

  XXXXXXXXXXXXXXXX别看了我不是单蠢分割线XXXXXXXXXXXXXXX

  入目是明黄的帐顶,绣着华藻与蟠龙,四角帐幔被束起,垂着青丝绦络。空气中弥漫着安神香的气息,甘醇温柔。

  这么好命穿成皇帝了?!

  程小白试着动了一下右手……

  我去居然动不了!!

  垂眼便看到一只修长的手,正紧紧握住自己的。后知后觉感受到温热,和因为长年习武持剑而有几分粗粝的触感……

  原来没再穿啊,皇位是人家的,自己还是挡箭炮灰斯基,啊不,神棍思密达。

  主角你快松爪子,小生还以为手动不了是废了呢!

  程小白只看了一眼,便骤然失语。

  他从未见过这样的齐烈。

  记忆中那个帝王,无论是朝堂之上,还是千军万马之中,总是威势深重,自信到骄傲的地步。

  即使两人相处时亲近随和,依然带着与生俱来的王者气度。

  而现在,这人眼底青黑,血丝遍布,衣袍与发冠也有几分凌乱,目光空洞,不知落在何处,周身笼着深深的绝望气息……

  程小白用力动了动被紧握住的手,床边的人像被蓦然惊醒一般,眼中焕发出强烈光彩,几乎要将他灼伤。

  那人声音喑哑干涩,却是不可置信的激动,“阿离……你回来了……”

  握住他的那只手隐隐颤抖。

  却又很快放开,起身沉声道:“李太医。”

  程小白转头便看到屋里还黑压压跪了一群人。

  正齐刷刷拿‘不用陪葬’的感激表情望着他。

  为首跪着的那人,颤巍巍的站起来,老脸上还满是惊惶未定。上前仔细号了脉,

  “帝师脉相虚浮,气血亏损,臣开几副益气补血的方子,再佐以药膳,仔细调理……”悄悄打量了一眼皇上的神情,悬着的心放下去,“应是无碍……”

  程小白越看越觉得面熟……哟,居然还是你啊!

  这不就是当年那个在小生挡箭之后,赶过来的随军御医?!多亏他吊了一盏茶的命,才能说完那么多煽情台词。

  这年头高危职业里,穿越业务员排第一,御医第二妥妥的。

  有心帮倒霉催的说两句,“我无事,只是有些乏了……”

  干涩的声音倒把自己吓了一跳。

  帝王气度已恢复如初,深深注视着榻上人,神色晦暗不明,一面道,“都下去吧。”

  一众太医宫女随侍起身行了礼,敛袖退出去。屋子转眼空了。

  身后的侍者端来红瓷小盅。

  程小白还没从‘诶呦又是熟人啊沐雨你长高了’中回过神,身体便被轻轻扶起,垫上柔软的靠枕。

  诱人的清香扑鼻而来,羹勺被送到唇边。

  那人动作轻柔,小心翼翼的,像揽着一个易碎品。

  却又收回去,轻吹了两下,才再次递给他。

  程小白鬼使神差的张开嘴,恰到好处的温度,味道微苦,却馥郁醇厚,余甘绕舌……

  直到一盅参汤见底,那人又端着清茶给他漱了口,拿着一方丝帕为他轻拭嘴角。

  混沌的大脑一瞬间清醒!看着近在咫尺的脸,薄唇微抿,神色认真。

  我去!服侍自己的是主角啊!

  皇!帝!啊!

  皇陵爆炸,原地复活,挑哪一个都无法解释好么?!

  主角没问,自己就不说?!别闹,汤都喝完了,早晚的事好么?!!

  失忆梗?!别闹,刚才醒过来淡定的跟什么似的,现在说失忆太晚了吧?!

  事到如今,能先发制人,反客为主,置身事外,还有可发展空间,随时可以改口和胡扯的……

  就你了!!记忆错乱梗!!!

  赌了!

  “乏了便睡吧。”说罢又要扶人躺下。

  青衣公子始终神色淡漠,平静无波的眼看不出丝毫情绪。此时却拦住了那人的手,眉心微蹙,细细打量着眼前人。半响之后,似是疑惑,

  “齐烈……?”

  沐雨大骇,就要跪下告罪。

  却见帝王仅是怔愣一瞬,便轻轻笑了,柔声问道,“嗯,怎么了?”

  得到答复,青衣公子的手攥的更紧,“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在这里?你已经……当皇帝了?”

  问道最后,一贯清冷的面容竟是显出几分难得的慌乱。

  齐烈轻拍着怀中人的肩,带着安抚人心的力量,“你都记得什么?”

  青衣公子垂下眼,思索片刻,“你是齐太子,我们在金堆城琼玉苑里……”却很快自我否定,“不,不对!你已经登基了,我们已经打下了宁国……再后来……再后来……”

  长眉紧蹙,神色愈发痛苦。

  骤然被打断,“别想了!”

  青衣公子紧紧握着身边人的手,仿佛整个人都在微微颤抖,“很多事情我都不记得了……”

  往日出尘的风姿褪去,他显得脆弱而无助,

  “我只知道,你是齐烈。我是……白离尘。”

  “这就够了。”齐烈笑了,扶着人躺好,“什么都不用想,你累了,睡吧。”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BLX的地雷~

  感谢方刚的地雷~

  么么=3=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