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穿越小能手和他的奇葩雇主们 > 第56章 沈星渊番外〔四)

第56章 沈星渊番外〔四)

  青年走近了,眸中笑意渐深,抬手为他拂去鬂角雪花,不知怎么的,程小白没有避开……

  “沈星渊你果然在这儿哈哈哈!!”

  洪亮的笑声如平地一声雷,程小白内心一哆嗦,回头就看见一张“刀削斧砍”的主角脸。

  ……秋,秋峰行?

  来者身形高大,着一身华贵的紫貂长袍,袖口滚着白狐毛皮,笑的满面喜意,似乎还带着微醺的酒气。

  看向他时却是一惊,又不可置信的瞪着沈星渊,“你你……你哥哥回来了?!”

  程小白嘴角一抽,这语气怎么跟‘你哥哥诈尸了!’一样?

  沈星渊淡淡点头。

  程小白面上温和的笑着:“星渊的朋友来了啊。”一边将人迎院进去。

  内心咆哮:大哥!你早都迎来HE结局了,现在不在锦绣城里数钱抱美人,大过年的跑来找好基友是闹哪样!哪样!

  三人坐定,桌上的炉火烧得正旺,铜锅里还汩汩的冒着热气。

  沈星渊站在锅边,把糯米团子一个个夹进程小白碗里,一面问道,“怎么有空这时候过来?”

  秋峰行给自己斟了一杯,一饮而尽,笑道,“好酒!”

  又毫不见外的为另两人添上酒,“这不是怕你一个人无聊么?我以为你今年辞了教主之位,无事可做,身边也没个人……”

  忽而意识到失言,忙看了一眼白衣公子,“白兄,难得一见,我敬你一杯!”

  盟主同学……你这岔开话题的能力太生硬了吧!

  程小白举杯,“秋兄言重了。”

  沈星渊也坐回去持起酒盏,开口笑道,“那今日齐聚一堂,便不醉不归!”

  秋峰行觉得自己是真醉了,沈星渊居然笑的那么开心。

  他小的时候见过沈星渊笑,但自从十六岁之后,就几乎是不笑了。一年前他哥哥回来了一次,他们在锦绣楼喝酒,那时的沈星渊也是笑着,却不像现在,笑的像个少年。

  秀水城有守岁的习俗,街上的锣鼓鞭炮一直响到三更。

  飞雪渐歇,梅枝在寒风中颤巍巍的抖动着,花瓣簌簌而落。

  酒尽羹残,杯盘狼藉,银炉中的火光一点点熄下去,程小白和沈星渊尚算清醒,秋峰行已趴在桌上拉不起来了,还断断续续的含混道,

  “礼言长大了,到了学武的年纪,那兔崽子老子真是镇不住,他听你的,你来管教……哦对了……凝雪又怀了……再生个女儿就好了……”

  青年的声音也染了酒意,“自己儿子自己教去,我没空,”突然站起身,微微摇晃了一下,向白衣公子走来,“我要陪哥哥呢……”

  程小白急忙扶住他。

  门外突然响起重重的拍门声,混着女子的怒吼,“秋峰行!给老娘出来!说好三个时辰就回来的!!”

  虚掩的门‘哐嘡’一声被撞开,纤弱的女子兴冲冲的闯进院来,对程小白和沈星渊柔柔一笑,“见笑了,今晚峰行多有叨扰。”

  程小白还没反应过来,那女子就扯着耳朵把桌上趴着的人拎了起来,秋峰行呲牙咧嘴的弱弱喊痛。五六个家丁鱼贯而入,轻车熟路的抬起了女子手中的人。

  “扔轿里去!”临走前女子又道了声“叨扰”利落的把院门带上。

  整个过程不超过三十秒,程小白已经完全卡死了。说好的温柔知礼软妹子呢!!天知道这个被抬走的人刚才还信誓旦旦的拍着胸脯,“我们家我说了算!老子让她往东她不敢往西……”

  我读书少你不要骗我啊盟主!

  倒是青年一副见怪不怪的模样,依旧半倚在他身上,眼也没抬一下。

  程小白扶着熊孩子坐好,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搭着话。转眼间又是一壶竹叶青下去,醉意渐深。沈星渊俯在桌上,断断续续的说起九岁那年,他们一起在院中埋了一坛酒,说好等他武功初成时挖出来一起喝……也不知那酒怎么样了……

  程小白脑中昏沉,以手扶额,耳边的声音都听不真切了,忽又自顾自的朗声笑开,“一入江湖岁月催,从此醉……”

  沈星渊也笑起来,又自斟一杯,一饮而尽,“……十年凄惶谁人知,向来痴。”

  往后几日,两人泛舟至碧湖上的亭里拥炉赏雪,白马扬鞭,顺着河堤一路南下,正月初五至锦绣城拜会秋峰行一家。正月初八市坊开,江南的富贾高门请来戏班子,在市中搭了高台,敲锣打鼓的唱到半夜,两人挤在人群中看舞龙灯,被汹涌的人群冲散。

  烟花灯火,映着碧湖冰雪初融的粼粼水光,纵使寒夜亦温柔。

  桥上身披银狐裘的公子长身玉立,风姿清越,引得过路女子频频回顾。程小白内心蹦跶的正欢,忽而感觉到一道灼热的视线落在身上,回身便看见桥头立着的青年。眸中暗潮涌动,似是欣喜和……哀恸。

  见他回头,青年笑着走过来,“原来哥哥在这儿……这夜色碧湖,倒也别有风光。”

  程小白却听见一句低声自语,转瞬便消失在夜风之中,“……还有七天。”

  心中一惊,原来还有七天就是正月十五,这年就算过完了。

  原来他每一天……都在数日子。

  不觉间暖雨晴风初破冻,上元节当夜灯火辉煌,白昼为市。市坊正中架起了八丈高的灯楼,金光璀璨,蔚为壮观。程小白在花灯摊前连解了三个灯谜,赢了一盏扎的栩栩如生的兔子灯,硬塞给身边人:“你帮我拿着啊,我要去买糖人吃……”

  程小白跑了两步回头看,五官硬冷,气度华贵的青年提着一盏兔子灯莫名的滑稽。不放心的喊道,“你拿好了!不许扔啊!。”

  青年苦笑着点头。

  当夜回去,沈星渊说今日买来的‘醉梦酿’人称秀水一绝,尚不知如何,程小白便陪着一起他喝。

  两人院中对坐,烛火之下,青年神色晦暗不明,一杯杯接连不断,后来所幸抱起了酒坛。不多时便神色迷离,俯在桌上不动了,程小白在他耳边唤,“小渊,小渊?”

  青年忽然抬起头,出乎意料的目光清明,“拿酒!”

  程小白叹了口气,扶着他往屋里走,没走几步,忽然一阵眩晕,脚下踉跄险些摔倒。摇头暗笑这醉梦酿虽入口甘甜,谁知道后劲儿这么大……

  青年却忽而挣开他,跌跌撞撞的往梅树下跑去。

  程小白脑中昏沉,骂了句‘这熊孩子’,顺势坐在地上,等冷风吹得微微清醒些了,才慢腾腾的往过走。

  梅树下被挖出了一个深坑,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酒香与幽冷梅香。

  青年抱着开封的酒坛倚树而坐,梅花扑簌簌落了满身,半阖着眼,似是醉了。程小白蹲下去,试着叫了声“小渊?”

  指尖尚未碰到眼前人的肩膀,青年蓦然睁开眼!

  双目泛红,惊得他跌坐在地上。

  像是世间所有的癫狂与挣扎,黑暗与痛苦,都凝聚在那双眼里。

  青年看着他,却是笑了,眼里似是有泪,“这次你什么时候走?……反正我是留不住你,你想什么时候走,就能什么时候走。”

  程小白扶起他:“回屋睡……”

  青年挥开他的手,力道大的惊人,目光却变得涣散:“前两天你问我,为什么还愿意在你身边……你说呢,为什么?”

  没等到答案,便自顾自的说道,“有人入江湖,为争名逐利,有人为快意恩仇,我不像秋峰行,他的刀为了武林正义,也不像萧野,他的剑为了权柄……”

  沈星渊从未与他说过这些,程小白一时酸涩的不知如何回答。

  “十六岁以前,我为了你高兴,为能保护你而持剑,十六岁之后,为了找到你拼命变强。”青年忽然扑过来,狠狠揪起他的前襟,厉声喝道,“你问我为什么!我告诉你!就因为我的世界只有你!我的剑,从来都只为了你一个人……”

  尾音却颤抖着,暴露出深藏的脆弱。

  青年松开手,俯在白衣公子颈间,像是低声自语,

  “哥哥,你为什么不能一直陪着我呢……江湖之大,我只想给你一个家……”

  程小白抬手拂过怀中人的脸,满手的泪。

  沈星渊睁开眼时,发现自己躺在屋里的软榻上。温暖的日光透过窗棂,明晃晃的洒了一身。

  他仓皇跑出去,整座院子空荡荡的。没有了杯盘狼藉,浓烈酒香。一切恢复如初,只有梅花如故。

  仿佛昨晚是一场迷醉的梦。那人从未回来过。

  推开门去,空气里弥漫着未散尽的爆竹硝烟,混着不知谁家汤圆的香气。碎红遍地,灿然若锦。

  青年站在长街,身边人来人往,互相说着喜庆的祝词。

  他慢慢低下头,就像被整个世界抛弃了一般。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清明时节雨纷纷。

  长街空廖,灯火渐熄,唯余高楼上的酒招在微风细雨中摇晃。初春的风吹来寒意,细雨淅淅沥沥的打在青石板上,溅起迷蒙水雾。

  推车卖纸钱的小贩收拾妥当,正要回家,便见长街尽头显出一飘渺黑影,未撑伞,扶着墙摇摇晃晃的走来。走近方见那人手里拎着个酒壶,苍白的面容隐在披散的长发之下。这小贩白日里刚听客人们讲过鬼怪故事,此时心中一颤,硬着头皮往前走。

  正要擦身而过,那人却突然抬起头,一双眼直直看过来,满是血光戾气!

  “鬼啊!”小贩扔了推车,转身就跑。

  纸钱漫天飘散,转眼又被雨水打湿落在地上。那黑影捋了捋长发,露出一张俊美却苍白的脸。似是忽然想到了什么,嗤笑一声,捡起车里一沓未湿的,揣进怀中。又摇晃着向长街尽头走去……

  风雨凄凄,长夜寂寂。

  程小白交完了“位面检测报告”和“长期离职说明”,一面朝技术部走,一面想着熊孩子应该睡醒了吧……

  等等不对!这两个位面间的时间流速比相差极大…也就是说他在这里呆了一个小时,熊孩子那边已经过去……两个多月了!

  诶!哟!我!去!!

  被自己智商糊了一脸血的程小白,撑着伞苦兮兮的转了秀水城大小十四条街,忿忿的嘟囔,“大晚上的不回家,看哥怎么收拾你……”

  正打算连夜出城,往锦绣城去找秋峰行问问。

  恰好走过碧湖边上,他们最早住过的破落小院。那院子废弃多年,墙边的杂草都长的半人高。走进了竟看见院墙里似有火光,还能嗅到淡淡烟气。

  心中讶异,刚想抬手敲门,便听见熟悉的声音。

  “这次我就当你死了!……给你烧些纸……以后逢年过节,我们各过各的……”

  程小白‘哐嘡’一声把门踹开。烈烈火光中,漫天纸钱纷飞。青年颓坐屋檐下,面前是打翻的酒坛,燃烧着的纸钱堆。

  只见那人抬起脸,惨然一笑,目光不知落在何处,“我就当你死了……”

  心中酸涩至极,无端生出怒意,不知是气自己还是气熊孩子,上前两步,抓起眼前人的衣襟,说出的话都语调颤抖,

  “各过各的?!呵,说的轻巧,我死了?!我还等着你养老呢!!”

  “以后每个端午中秋,除夕重阳!你都得跟我过!”

  程小白松开手,微红着眼瞪他。

  沈星渊似是被晃得醒了酒,眼底渐渐聚起了光。

  看着近在咫尺的人,轮廓一点点清晰,凝聚成那个朝思暮想的模样。

  颤颤的唤了一声,“哥哥?”

  火光中,那人长身玉立,白衣胜雪,广袖翻涌如流云。

  俯身向他伸出手,晰白如玉。一如初见。

  恍然间他听见十八年前那句,“我路过此处,欲往江南去,可要带你一程?”

  而现在,他却只听见他说:“小渊,跟我回家。”

  作者有话要说:原计划中木有齐烈番外啊……(以前只有求小渊小宴番外的,我还以为皇帝人气很低呢挠头)

  但是有亲留言说想要看~那就写一章咯~

  还有需要的亲~在此章后留言~卷纸再加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