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穿越小能手和他的奇葩雇主们 > 第55章 沈星渊番外(三)

第55章 沈星渊番外(三)

  回忆到这里,却只是须臾。

  程小白脑海中已闪过许多装逼金句,看了眼身边人,却只是写下,“平安如意人长在”。

  寡淡到庸俗的一句。

  纵此后不见,平安惟愿。

  青年却似极为满意,笑意在眼中层层叠叠的漾开,接过狼毫,欣然落笔,“天地和顺家团圆”。

  朱红纸上染了浓黑的墨,上联字迹清隽削瘦,如亭亭修竹。下联顿挫遒劲,好似宝剑藏锋。

  对联虽平俗不工,这般字迹之下却衬得光华灼灼,别有一番质朴美好。

  ‘家团圆’三个字刺得程小白心中一痛。

  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满脑子都是熊孩子写的那三个字。

  程小白觉得自己一定是老了,才会这么喜欢回忆过去。

  熊孩子十二岁那年,七星剑法第一重小成。

  彼时他高兴的恨不得原地纵跳三万尺,却硬是压下翘起的嘴角,端着哥哥的架子教育孩子,“你天资不错,但须知学武如逆水行舟,一日松懈不得,只有勤耕不辍,持之以恒,长大才能做天下武林,一等一的大人物。”

  孩子牵起他的袖子,仰头问他,“为什么要做大人物?”

  教主大人!这是剧情需要啊!你相信我!没有什么比魔教教主更炫酷更有前途的职业了!!

  程小白决定讲道理,务必要为后续剧情打好基础。俯□,笑着问道,“做大人物不好么?无论是武功秘籍,神兵宝剑,还是金银珠宝,锦衣玉食,你想要什么就有什么……”

  话未说完就被打断,熊孩子目光澄澈干净,“可我只想要哥哥一个人,我的力量可以保护哥哥就够了,哥哥若是想要,我就让哥哥金银珠宝,锦衣玉食……”

  程小白失笑,“我可不用你保护……只是,这个世界很大,你就不想出去看看?一辈子呆在家里有什么意思呢?”

  “不管哪里,我们都可以一起去啊!你喜欢这里,我们就住这儿,你不喜欢了,我们就去你喜欢的地方……”

  孩子直直看着他的眼,一字一句,庄重的好像誓言一般,“江湖之大,只要我们两个在一起,就有家!”

  后来他们再重逢,沈星渊将朔北青山,雕琢成了春水江南,问他可还喜欢。

  程小白又翻了个身,蓦然觉得眼睛有点酸涩,看来是真该睡了。

  第二日雪停了,冬日暖阳照进窗棂。梅上冰雪初融,晴光正好。

  白衣公子持着书卷,倚靠在长榻上,慵懒的好似没骨头,“该去买糖饼了啊,那群孩子泼猴似的,正月初一就该挨家挨户的拍门讨了啊,还有……糯米粉买了么?也该准备揉团子了……”

  公子放下书,端起茶盏啜饮一口,“欸,今年的年夜饭可以交给我……你笑什么?!我的手艺比以前好多了!”

  青年取了件银狐大氅走到榻边,“今天是落日楼年前最后一天开张,明日就歇业过年去了,再开门可得等到正月初八……”

  白衣公子翻身下榻动作好不利落,眼睛亮亮看着青年,“我们一起去买糖饼吧,顺便……去落日楼吃个糯米鸡?”

  说着便要往外走,像是耽搁片刻蒸熟的糯米鸡就会飞了一样。

  沈星渊笑着给他披上大氅,上下打量一番,“尺寸恰好,倒是不用拿去改了……”

  皮毛细密顺滑,针脚细密,做工细致,披在身上柔软而温暖,直要将人陷进去。程小白这才反应过来不是自己以前那件。

  蓦然抬眼,他看见青年眼中的他,雪衣如华,却怔愣着不知所措。

  “从前过年,总是你带我去裁新衣,今年送你这件,看看可合心意?”

  “……甚好。”

  冬日暖阳驱散寒意,家家户户挂起了新扎的朱红灯笼,映着白墙黛瓦,极是明丽。糯米圆子的香气飘出窗棂,在长街上弥漫。各种摊贩商铺赶着想在年前赚一笔,鼓足劲儿的吆喝。大大小小的书院私塾这几日也陆续歇了假,成群结队的孩童在市坊里乱窜玩闹,笑嚷声传遍大街小巷。

  秀水城里到处都弥漫着年关临近的喜意。

  落日楼里依旧人声涌动,宾客如云。一楼大堂里说书人合扇拍板,中气十足,南来北往的商贩驿客忙着回家过年,小聚之后又重新赶路;二楼的茶座置着泼墨山水屏风,附庸风雅的江南文人吟诗弹唱。三楼的隔间,珠帘摇动,浮光生香,官宦富甲推杯换盏。

  四楼的临湖小阁,白衣公子凭栏远望,百里碧湖雪景尽收眼底。

  程小白想的是,味道还是一样好来的不亏啊!竹叶糯米鸡我要给你YES!!

  身后的青年走过来,目光落在云水一白的碧湖,“上一次重逢就是看见哥哥站在这里,当时我差人拿了玉佩邀你相认……结果,你说不认识我。”

  往事不要再提!!人生几多风雨你不造么!!

  良久沉默,不知为什么,他突然不想机智的岔开话题了。

  “我从前隐瞒你很多事,今后或许……也不会告诉你……我虽将你抚养到十六岁,可却抛下你独自一人许多年。”语气里带了自己也未察觉的苦涩,“你为什么还愿意在我身边呢?”

  为什么还对我这么好?我根本,不是个好哥哥啊。

  这些天的日子确实很好。

  不知今夕是何夕,也未曾想以后。

  过年,过完年之后呢?以后的每个年都是各过各的了。

  沈星渊只觉有把利刃将心剖开,凛冽的寒风呼啸着灌进来。

  却是笑了,笑的好似毫不在意一般,“大过年的,说这些做什么……再不下楼去,卖糖饼的都该回家了。”

  程小白看着那双满是温情的眼,突然就说不出话来。

  除夕夜,又下起了小雪,落梅和着白雪,在地上铺了薄薄的一层。

  程小白挽着袖子,端了个铜锅一路从厨房小跑出来,锅里汩汩作响,热气翻涌的白雾险些眯了他的眼。

  小院里的石桌上满了各种生菜鲜肉,煌煌灯火的照耀下,更显色泽晶莹剔透。中间架着一个银炉,烧着无烟的红罗碳。烈烈火光与氤氲热气驱散雪夜寒意。

  桌边布菜的青年抬起头,忙上前去接程小白手中的锅,却被轻巧的避开了,“别添乱,去端糯米团子出来……早点煮完团子,我们加料下火锅!”

  秀水城的习俗,过年吃糯米揉成的团子,寓意新年团团圆圆。

  程小白觉得自己简直不能更机智!白水煮完团子,就给锅里加上红油花椒,枸杞大枣,涮菜当火锅吃,无需蒸炸煎煮,年夜饭分分钟出锅!再放进调好的料碗里一过……舌尖上的秀水城啊!

  青年端着一盘雪白的团子,修长的手持着筷箸,一个个往锅里下,“真要在院里吃?”

  程小白给自己倒了一杯,凛冽酒香四溢,“不过是下点薄雪……赏梅看雪吃火锅,人生大幸!……你伤也好全了,正好我们喝一场!”

  青年只是笑笑,“依你。”

  程小白的筷子刚碰到那只软软糯糯的白玉团子,门外突然一声炸响,惊得他夹了一半的团子‘扑通’一声落回锅里。

  噼里啪啦的爆竹声接连响起来,混着震耳欲聋,威力惊人的炮仗,门口孩童的嬉笑叫嚷混在一片喧嚣中传进来。

  程小白笑骂:“这群兔崽子,别把咱家门给炸了……”

  青年已拿着糖饼起身开门去了,一群孩子一涌而上转眼就抢光了。程小白也跟出去,就见整条长街灯火辉煌,人们聚在街上,或互相见礼道着新年祝福,或给孩童散着铜板,或端了自家的年夜饭请邻居来尝。平日养在深闺的小姐,也捂着被鞭炮声震得发麻的耳朵,笑嘻嘻的聚在一处,比谁新裁的衣裙更好看。

  聚在他家门口的孩子们还没散,最大的那个走出来,不过才六七岁,却有模有样的作了个长揖,“阖家团圆,恭喜发财!”

  身后那群小的,也咿咿呀呀含混不清的跟着喊,“阖家团圆,恭喜发财!”

  程小白笑笑,‘发财’的意思,就是该给钱了。

  正要去取,就见门外的青年已解了钱袋,拿出早准备好的铜板碎银子散给孩童,孩子们喊着‘谢谢公子’一哄而上将他团团围住。

  程小白看的有些怔愣。

  暖红灯笼的照耀下,青年微微俯着身子,本是冷峻的面容褪去了锋芒,眼里透出淡淡的笑意。飞雪落在他肩头转瞬消融。

  他突然觉得这一幕很温暖。

  或者说眼前这个人很温暖。

  程小白记得沈星渊以前不是这样的。沈星渊一直很讨厌小孩子。

  在江南书院读书的时候,每次去接他放学,只要自己和其他孩子说两句话,熊孩子就会黑着一张脸,一声不吭的拉他走。后来即使长大些,逢年过节,门口有几个讨糖的小孩,自己出去一会儿,就被熊孩子扯着袍角拽回来。

  那时熊孩子说,“吵吵嚷嚷的小孩有什么好。”

  程小白笑的欢畅,“你不也是小孩?诶,你小的时候怎么不跑人家门口要钱去?觉得自己长得难看也不能没自信啊哈哈哈……”

  熊孩子瞪他,“我长大了!”

  讨压岁钱的孩童已经散了,爆竹声中程小白还怔立在门口。看着青年浅浅一笑,一步步向他走来。

  无论是春雨潇潇,还是朔风白雪,每次重逢,这人都是一身血光戾气。

  却愿为他放下手中剑,温茶煮酒,做饭添衣,琐碎到事无巨细。

  为他变得……温柔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灰常感谢小芳的投雷,还有那么多的补分~在此鞠躬啦~

  深深治愈了我因为没人看文而灰冷的心!

  从作者后台看最近两章只有二十多个点击量!二十多个点击量啊哭晕在厕所T^T

  为什么有一千多个收藏,却只有那几个可怜的点击呢,刨去可能重复点了两次的妹纸,估计只有十几个人在看了…………

  简直不能更……惨

  为自己握拳打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