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穿越小能手和他的奇葩雇主们 > 第53章 沈星渊番外(一)

第53章 沈星渊番外(一)

  天连衰草,乱云低薄暮。

  本就人迹罕至的荒山,这般天气更是凄凉,冷风直要吹进人骨子里,唯有枯黄的枝桠瑟瑟摇晃,惊起栖息寒鸦,嘶声哀鸣隐隐回响。

  山间显出一白色人影,不疾不徐,一步步踩在枯草之上,压出深深刻印,若不细看,定是发觉不出略显踉跄的身形与章法全失的步法。那件雪白的狐裘大氅沾了血迹,从右肩一路到袖口,星星点点,红梅一般灼灼动人。

  那人看了一眼天色,铅灰色的长空,一点点暗下来,压的人喘息不能。

  晚来天欲雪!

  这种地方竟还有庙,来者轻轻笑了,“哐嘡”一声,年久失修的木门打开,积灰扑扑而下。庙藏在这荒山不知年岁,乌梁锈蚀,杏黄色的帐幔破损不堪,蛛丝层层盖着一尊泥塑像,粗糙简陋,彩漆剥落,早已看不出供的是哪尊神仙。

  想不到,有一日自己竟落得要寻个避风雪的地方。来者解下狐裘,露出被鲜血浸染大半的青衣,和腰间悬着的长剑。

  黑夜将至,大雪无声无息的落下来,转眼间荒山就白了一片。

  他靠在庙里锈蚀的梁柱边,将瓷瓶里的粉末洒在伤处抹匀,双目轻阖似是小寐,算算时间,子夜时分,还有一场恶战。

  XXXXXXXXXXXXXXXX我是纸家的单蠢分割线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程小白边走边想着这次位面核检的事情,只是照例检查,预防漏洞而已,本不该自己来。该来的是李易。

  就怪昨天的‘天雷狗血大乱斗’。一手无力回天的烂牌也就算了,还带着张清清和技术部那群专业坑队友三十年,赌徒夫夫王晟李易又都和他抽到了相反阵营,帮着传奇部和女尊部下黑手……一次集齐了猪队友神对手,不输也难。

  李易抛了个媚眼,“小白白啊……明天就要开始位面筛查了,可我想休假……”

  程小白嘴角一抽。

  王晟教训李易:“你别这样,太过分了!”又看向程小白,诚恳道,“《无限恐怖》,《饥饿游戏》,《电锯杀人狂》,……《夜雨江湖》,你选一个替我们去吧。”

  “……《夜雨江湖》。”

  王晟露出了惋惜的表情。

  我去!!正常人都知道怎么选好么!!

  不觉间就到了一处荒山脚下。才恍然发现官道走偏了,若是翻过这座山,也算抄近路,往南二十里便是秀水城。

  程小白轻轻叹息。

  他曾经带着一个孩子,在那里住过八年。

  看着一个瘦弱的孩童,长成了风姿如玉的少年,教他习字练武,教他礼义孝悌,尽心尽力的想当一个好哥哥……

  相见么?熊孩子对自己起了那样的心思,避之不及,遑论相见?

  不见么?……不知道他体内有没有未清的蛊毒,是不是还在追求武道巅峰,身边有没有人能照顾好他……

  不知道,他过的好不好。

  遂即摇头轻笑,熊孩子早就该想开了吧……武功高长的又帅,有钱有势,这种人应该是每天从五万平米的床上被自己帅醒,面对两百随从内心空虚而寂寞……啊呸呸呸!

  程小白“啪”的一声关了脑洞。

  罢了,遇不遇见随缘去,何必想那么多。

  缓步山间的白衣公子气度清贵,看了眼沉沉天色。似是要落雪了。目之所及,遥遥望见枯木间一座破落庙宇,轻轻笑了,所幸还有个落脚的地方。

  如今他濒临突破,力量尚不能控制自如,气息外露,正是受到位面排斥最严重的时刻。还是多收敛些为好,大雪夜行这种麻烦事就省了吧。

  忽觉面颊一凉,初雪的清冽渗入发肤,寒意乍起。

  夜至,雪愈下愈大,转眼间就如飞絮鹅毛,铺天盖地的落下来。

  那座庙宇残破不堪,风雪之中好似怒海扁舟,下一秒便会倾颓坍塌。

  晰白如玉的手抵在老旧的木门上,骤然停住。

  多年磨砺,他对危险的直觉已敏锐至极。

  黑暗中,山野间的一切变得清晰。寒鸦的嘶鸣,雪压在枝头的断裂声,大风呼啸与指尖下的吱呀轻响,还有这扇门背后的……杀意!

  庙里有人!

  抽身疾退的瞬间门板炸裂,烟尘中一柄长剑直刺面门,程小白几乎是同一时刻抽剑格挡,两把剑铮然相击,清鸣震荡。

  霎时只觉虎口一麻,方知这人内力深厚,自己不可托大。一击不中,门里的人显出身形,雪亮的剑光划破黑夜,狠厉的杀招扑面而来。退避已是不可能了,只得迎着剑招攻上去。

  庙中是不见五指的黑暗,只能凭声音与直觉判断方位。飒然微风之中双剑激鸣,程小白不愿平白与人结怨,便角度刁钻的刺向对方周身要穴,那人剑势虽精妙,却身法滞涩,险些回护不及,却又几次拼着受伤险中脱身。

  一方不愿伤人,意欲制住对方,及早脱身,一方却狠绝拼命,杀意凛然。一时僵持不下。

  二十招之后,程小白愈发心惊,他未曾重伤对方,不该有这么浓烈的血腥气,这人起先内力纯厚,现在却有些气息不稳,后继无力,应是本就有伤在身,不宜运功,而对方的身法……

  这个位面只有一个人会这样的身法。是自己一步步教的。

  一念至此,不由脱口而出,“小渊!是我!”

  分心之下,破绽顿生,那长剑堪堪抵在眉心。

  黑暗中声息骤停,一片寂静。

  两息之后,长剑垂下,青年的声音带着微微颤抖:“哥哥?”

  火石乍响,佛前残烛照亮黑夜。

  白衣公子的面容笼在幽暗的烛光中,眉目如画,仿若一个泛黄的温暖梦境。

  “哥哥,竟真的是你。”

  青年细细的看着眼前人,笑意层层漾开,眸中似是有星光灼灼。那光彩太过炽热,程小白不由垂目避开。

  一低头,就见昏黄烛光下,青衣浸染的浓重血色,刺目惊心。

  “沈星渊,你……”

  话音未落,寂静的雪夜里响起重重脚步,程小白皱起眉细听,来者大约有二十余人,都算的上一等一的高手,毫无潜藏之意,似乎是笃定这庙中之人,已如笼中鸟雀,强弩之末。

  身边人自然也听见了,轻轻吹熄烛火,待一切重回黑暗,凑在白衣公子耳边道:“哥哥且等我片刻。”

  “你有伤在身,还是我……”

  青年语气沉下来,制住白衣公子拿剑的手:“皮肉伤而已,哥哥觉得,我连这点小事也做不了了么?”

  程小白一怔,随即苦笑,倒是忘了,沈小渊早就不是当初的熊孩子了,而现在的他,不愿假手于人,更不愿站在任何人的身后,接受庇护,恐怕……尤其是自己的庇护。罢了,总归自己在这里,不会让他出事。

  “……你多小心,勿要逞强。”

  庙外的声响静了下来,持剑的青年缓步而出。

  朔风忽起,乱雪飞扬。

  二十人中为首的是一黑衣男子,声音阴寒,略带嘶哑,“沈教主别来无恙。”

  青年冷冷的看着眼前人:“我已辞教主之位一年有余,萧宗主要争天下武林,与我何干?”

  江湖代有英雄出,如大浪淘沙,一代新人换旧人,他本不在意这等更迭变换。

  男子笑了,喑哑的笑声像是蛰伏于暗处的毒蛇,“沈教主正值盛年,却归隐田园,其中蹊跷本与萧某人无关,但‘七星绝杀’与‘未名’,天下两把最好的名剑都在你手中,世上哪有这等便宜的好事?”

  “你想要我的剑?”

  “不错。”

  沈星渊漠然道,“名剑虽好,也须有命使。”

  男子傲然道:“今夜之后,世上仅我一人堪配此剑!”

  随着这一声落下,男子身后的十九人顷刻动了,只见一时黑影散乱,将青年围在中央,起初还是一个个分明的人影,而后连成一片,层层叠叠,竟让人生出无边无望之感。

  青年站在众人之中,薄雪轻轻落在他肩头。

  一剑横来,黑影幢幢间,雪亮的剑光照亮长夜,如九天之上倾泻的星辉,陡然迸发出不可逼视的刺目明光。只听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离青年最近的黑衣人被连根斩下右臂,血雾喷涌而出。而青年剑势转圜如意,大开大合,转眼间剑落之处又杀一人。

  程小白于庙里收敛气息,借着雪地微亮的反光注视着庙外的战局。心中总觉得有哪里不对,沈星渊什么时候有两把剑?……是了!自己手里这把,不正是熊孩子为他寻回来的么,当时那么多人盯着这把剑,江湖上定是传出了风声……原来这麻烦事也有他的一份儿。

  这是他第二次看沈星渊出手。不同于春雨画船时的刻意谋划,稳操胜券,这一次的青年宛如绝境中的困兽,杀意滔天。

  随着又一人的倒下,黑衣众人步法凌乱,破绽丛生,而方才说话的为首者,此时隐在人群中,不露锋芒。战局似乎胜负即定,这只是一场冗长又耗神的单方面屠杀而已。

  就在沈星渊斩下第三人时,忽而心神一震!

  于此同时,程小白眉心一跳,二十去三,还剩十七个,这个数字太不好了……

  沈星渊蓦然只觉周身仿佛筑起了无形的高墙,带着不容抗拒的威势,怒涛恶云一般排空压来,气息瞬间滞涩,一阵刺痛便自右臂蔓延而上。这凝神再看时,那些黑衣人身法陡变,步罡踏斗,一息之间便封死了所有退路。原来这些天从设计引他到暗中下毒,再到方才的以多敌寡,种种不入流的手段,都不过是惑敌之法,让他放松警惕。

  而这剩下的十七人,这个阵法,才是真正的杀招。

  程小白方踏出一步,忽而一阵气血激荡。

  天地间的风雪陡然变了,连同这片凄寒荒野,这座破败寺庙,头顶万里长空,织成一张天罗地网,轰然压下!

  骤然间瞳孔微缩……八门九遁,正是十七,……天罗阵!

  这是一场苦心孤诣的伏击,与此夜此雪,此时此刻,天辅相成!

  阵成之时正将此位面的力量激发到极致,如今他濒临突破,气息外露时被位面感应到,方才那股排斥之力,便是位面法则,给他这个外来者的警告。

  程小白看着阵中青年的背影,握剑的手用力到指间泛白。即使没有位面压制,他现在也无法出手。方才已错过了最好的时机,如今阵法已成,阵中仿若自成世界,沈星渊虽在困局之中,然而困局也是平衡,他若贸然打破,恐怕反是不利。

  这时为首者自众人中缓步而出,每一步的距离都分毫不差,一身劲气凝练澎湃,程小白发现,即使没有这个阵法,这人也算的上此方世界第一流高手。

  他知道阵中的青年比他难受百倍,却不得不强行镇定……等一个契机。

  作者有话要说:小渊出场~依旧是无责任番外~~与正文无逻辑关系~

  地雷在回复留言中感谢了,但是居然忘记放到作者有话说了,好像隔了很久……(挠头)

  特别感谢木行,曦小律,青苏语的地雷!~

  一天明月的火箭炮(人生第一个火箭炮啊看我痴汉脸……)

  还要感谢每个能看到这里的亲~

  下一章来泼狗血!!武侠一秒变种田,不,居家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