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穿越小能手和他的奇葩雇主们 > 第52章 宴时迁番外(二)

第52章 宴时迁番外(二)

  没谱老师跑路,勤奋学生攒了一整个错题本眼巴巴等着问。

  “不若在此多留几日?……弟子也可向师尊请教一番……”

  听他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啊!

  程小白顿时觉得良心隐隐作痛,面上不露声色的淡淡点头:“也好。”

  “我在洞府里间修了新的聚灵阵,连接此峰灵脉结心,又暗合三精轮回道,师尊来看看可有什么不妥之处……”

  青年跟在白衣剑修身后,一边走一边娓娓道来,隔着持礼的距离,声音温和如水。

  程小白却忽然停了下来。

  没有人比他更熟悉忘归峰的灵脉,凝神细细感知,每一缕灵气的变化都能了然于心。

  此时他对那一丝改变,敏锐到了极致。这里埋着一个阵,手法精妙,极尽隐藏之能。宛如一个隔绝灵气的牢笼……

  忽有所感,蓦然回头。

  便看到了青年眼中来不及收敛的癫狂与*。

  程小白陡然一惊。

  遥远记忆的记忆被重新唤醒,红光诡谲的石室,手腕上的捆仙锁,往日清朗乖顺的青年,眼中猩红的血色……这样的心思他竟怀抱至今!

  荒唐!

  何其荒唐!

  只觉怒火自胸中凭空燃起,瞬间将理智烧的一干二净。

  宴时迁自知被识破,惨然一笑,“师尊……”

  整座忘归峰微微颤抖,冷风呜咽,似是哀鸣。这一怒,风云变色,天地激荡。

  那人眼中冰霜沉沉,白衣墨发恣意飞扬,厉声喝道:“我不管你修道修佛,但你不能入歧途!”

  长剑破空而来,风声呼啸。明明是千钧一发的时刻,他却莫名想起三百年前,白寒生气时,也是这般模样,难得生动的表情。令人沉醉。

  “孽徒!谁教你这等阴险手段?”

  “你何时反省清楚何时出来,若是想不清楚,秘境开了也不必出来!”

  似乎他总是在惹白寒生气,当真算不得一个好徒弟。

  多年对敌的本能,未经思索身形已瞬息避开,以程小白的修为,剑势本可收放自如,只因现下怒极,剑气直向前去劈在峭壁,轰鸣之后烟尘漫天,山石滚滚而落,洞府转瞬塌了大半。这一剑竟是毫不留情。

  宴时迁一避之下已是悔极,索性站在原地自封灵气,只听一声冷笑传来:“好极好极!你果真长本事了!”

  正欲解释,乌木剑鞘转瞬即至,重击之下,青年被打落洞府,须臾之间,与百尺飞瀑一同坠入山下碧潭,冰冷刺骨的潭水混着久违的剧痛袭来。

  胸前肋骨折断,刺进肺腑,他许多年未曾受过这样重的伤,也未曾感受到这样鲜明剧烈的痛。

  挣扎着爬出深潭,潭水混着鲜血浸透衣衫。他看见了潭边持剑的人,目光比刺骨的潭水更冷。

  他想,死在白寒剑下,倒算是最好的死法。

  青年试着扯出一丝笑意,殷红的血却从嘴角溢出来,衬着他惨白的面容,“……师尊。”

  “站起来!出你的剑!”

  宴时迁摇头苦笑。

  手中现出一把三尺长剑,冰蓝的光华,浅浅流转。

  昔日他筑基不久,初得中品灵剑激动不能自已,视若珍宝,夜夜擦拭。如今他身怀上古神剑,又有秘宝加身,却仍选了这把剑。

  霁霄。

  岁暮阴阳催短景,天涯霜雪霁寒宵。

  这是他取的名字。这是白寒给他的剑。

  剑刃上布满细小的裂纹与无数次修补的痕迹。

  像是人世间那些小小的痴迷与眷恋,不愿放手的留连。

  青年柱着剑挣扎站起身,挽了个剑花,直直刺去。

  《剑法初探》第一式。

  程小白此时已全然忘了什么招式法诀,毫无章法的劈斩。打在青年身上,每一下都含着毁天灭地的威势。偶有落空,山崩云裂,天地震荡。

  他看不出青年剑中的眷恋。

  不过十招,冰蓝长剑从中间折断,青年跌落在地,大大小小的伤口遍布全身,汩汩的溢出鲜血。残留的剑气仍在体内纵横,割裂血肉筋骨。

  白衣剑修的衣角沾了血污。怒气褪去,垂眸看他,眼中无悲无喜。

  他撑着断剑跪在血泊中,却仍像多年前一样,不肯低头,深深的注视着眼前人。

  “你可知道错了?”

  喉间的血沫令青年声音模糊,“……弟子知道。”

  但是不后悔。

  万物在他眼中覆上一层血色,那人转身而去,一步步远离,消失在视线尽头。

  他恍恍惚惚的想,白寒的剑,还未出鞘过。

  从始至终,即使怒极,白寒也只用了剑鞘。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你说你师父回来了?打了你一顿,然后走了?”

  刘远山强忍住扶额的冲动,“他打你,你不会躲啊?!前阵子你不是刚得了一件龙鳞护体宝衣?不对,他刚回来,为什么就打你?”

  颓坐在地上的青年咳出一口血,“死不了。”

  刘远山一边打量着乱石枯木,一面感叹师叔武力一如当年,不,更胜当年,这儿可是有防护法阵的啊,半面山都塌了,啧啧,“我是担心打成这样,别伤了云岭的灵脉啊……喏,来……”

  宴时迁避开递来的回神丹。

  刘远山怒道,“知道你好东西多,也不能看不上我的丹药!”

  宴时迁笑着摇头,“不能治。”

  “那你传音叫我来干嘛?”

  宴时迁指指飞瀑后的洞府,“扶我上去……”

  “再怎么说我现在也是掌门啊!你居然叫我来就为干这种事……”

  刘远山掐着腾云诀带人上去,默默腹诽,被打的连个法诀都掐不出来了还能笑,果然是脑子撞坏了。

  洞府倾颓,损毁殆尽,乱石之中难寻一处平整。青年便倚坐在角落,伤口裂开又汩汩溢出血来。

  “这个给你。”

  “什么?”

  刘远山摸摸鼻子,“雪华凝露丹,只治内伤,修复筋骨灵脉,你看起来,依然会……这么惨……”

  宴时迁把玩着小瓷瓶,“越清岚经常打你?”

  “怎么会?!小岚最是性格温柔,怎么可能会打我……”话没说完脸便涨的通红,声音无端拔高,“再怎么说,我现在也是玄天剑门的掌门啊,他也得给我留点面子……啊!——”

  刘远山一回头,就看见洞口立着一人,方才凌空飞来的折扇,又稳稳落回那人的手中,头也不揉了,凑过去轻声唤道,“……小岚。”

  锦衣公子缓步走来,一展折扇,觑他一眼,“愚钝!你当白寒师叔是什么人物,这等不入流的手段会看不透?”

  刘远山羞愧的低下头去。

  宴时迁蹙起眉,“这又是什么?”

  越清岚笑的眉眼风流,“云中草枝叶提炼的幻露,吃完丹药再喝,不止师叔看不出来,还能让你看上去……比现在,更惨。”

  “……”

  刘远山回头冲角落里的青年大喊,“别放弃—啊———”

  被锦衣公子一脚踹出洞府,忙腾云追着人去了。

  宴时迁把药倒入废墟,认真回道,“我不会放弃的。”

  即使被白寒打死,也不会放弃。

  云雾中,刘远山凑在越清岚身边,“我让宴师弟别放弃治疗,你说他听见没有?”

  “我们还是先说说……雪华凝露丹,你什么时候有这东西……?”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原来bug就是主角产生心魔了啊,与原文的设定不符!真是麻烦,前辈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么?!我看了原文好多遍,不该这样啊……喂喂喂,前辈你能听到么?你还在么?……”

  程小白只觉心里很闷,胡乱答道,“可能是执念太深……”

  “那就找出执念所在,改了他的记忆呗。举手之劳嘛前辈,好人做到底……”

  篡改记忆,一了百了?

  没有比这更简单的方法了,从此不相识,无师徒。

  夜风寒凉,令人冷静。

  他因宴时迁的邪念而发怒,却忘了事情不该变成这样。

  那人本该得道成仙,坐拥三千;本该傲立于世,追随者众。

  那人是此方世界的主角,本该有完美的人生。

  而不是因心魔难解,苦海煎熬这些年。

  程小白摁断了通讯仪。

  皎洁的月华穿过残破的洞府,此夜的风凭空起了寒意。角落的青年低着头,神色晦暗。隐约中时光倒流,宴时迁想起了很多年前。那时的白寒尚不愿收他为徒,而是与他论道。那时的他尚懵懂又偏执,看不清什么天理轮回,善恶道魔。只知道死也要留在这个人身边。

  白寒问他为何修行,他便说追求长生,强大的力量。

  现在想来,漫长的生命,是何其孤独残忍的事。

  枯荣常说众生皆苦,求不得最苦。

  但若是一切可以重头再来,他还是愿意在凝神殿里,晴光正好,遇见他。

  死不悔改,说的就是自己这样的人吧。

  修长的身形出现在洞口,逆着光,月华浅浅镀在他身上,如九天之上走下的谪仙。

  角落的青年豁然抬头,那张脸染了血污,苍白失色,早已不见昔日的丰神俊朗,目光却明亮如星辰,干净不带欲念,“……师尊。”

  白衣剑修沉默不语。

  青年的眼神渐渐黯淡下去,似风中摇曳的烛火,他的声音嘶哑,一字一句说来格外艰涩,

  “师尊又要走了么?……什么时候回来呢?在这里枯等三百年也好,在佛前哀求一千年也罢……我只求你给我留个念想。”

  只求你给我留个念想,有生之年再度相逢的诺言。哪怕时光漫长,只是一面。

  我也能等下去。

  眼前人仍是不说话。目光淡漠冷清,喜怒难辨。

  宴时迁觉得,他正在经历一场漫长的审判,无望却又忍不住生出希冀。像是沙漠迷途的人看见绿洲的蜃景,或是夜航已久的人渴望渡口的灯火。

  良久,静到飞瀑水声都淡去,星光也暗下来。

  一片黑暗中,他听见熟悉的声音,渺如流云,“教导无方,是我之过。我便在此,渡化你的魔障。”

  青年不可置信的睁大眼,怔愣之后向前拜去,哽咽难抑:“……师尊。”

  少时双亲罹难他未曾哭过,而后九死一生他未曾哭过,这些年多少挣扎困苦,他一滴眼泪都不曾掉。

  却在此刻,抓着眼前人的袍角,痛哭失声。

  程小白心中一痛。

  恍惚间他看见刚入门时的宴时迁,孱弱的孩童,内心仓皇却强装镇定。腾云时扯住他衣摆的小手,满溢孺慕依赖的眼睛。后来的倔强少年,笔直的跪在潭边,说若要学剑,也只想学他的剑……这是他的徒弟啊,教不严,师之惰。

  宴时迁看着白寒一步步走近,逶迤如云的衣摆行至眼前。从广袖中抬起手来。

  那只修长如玉的手,落在他肩头,丝丝缕缕的灵气顺着经脉传遍全身,如清流过境,滋润着破损的骨骼经络。

  隐约中他听见一声叹息,回响在空荡的洞府。

  宴时迁的伤好的很快。不出三日就将洞府修葺一新,使忘归峰美景如初。

  白寒当真未再离开。

  一师一徒在洞府中打坐,论道说法。或是青年在飞瀑边连剑,斩碎碧潭月色,白衣剑修静立一旁。或四方游历,入世出世,见过烟火人间,与渺渺仙宫。

  他们在险境中交付后背,共历生死;他们敛去修为,住在凡间闹市,看遍因果轮回,操持着柴米油盐。

  了解渐深,白寒不再是那个远在云端的仙人,变得有情绪,有血肉,看得出喜怒哀乐。

  外冷内热,好美食佳肴,有时甚至是贪吃嗜睡。这样的发现,让宴时迁欣喜不已,仿佛这样的白寒更像一个真实的人。

  但无论怎样的白寒,他都爱到了骨子里。

  宴时迁常想,原来那些年的佛经真没有白念,至少他学会了知足。

  这就是最好的时光了。

  万里山河就在脚下,想要陪伴的人就在身边。

  浮空海。

  白衣剑修站在云端,浮空花漫漫一片,盛大华贵,须臾之间又凋零幻灭,化为点点白色星光消散无踪,“世间种种,梦幻泡影,如雾如电,你可是悟了?”

  青年眼神澄澈,笑意清朗:“弟子愚钝,不懂。”

  白衣剑修沉默不语。

  愚钝你大爷!你这是坚决认错但死也不改啊?!

  不懂你大爷!这都多少年了根本劝不听啊不跟你磨嘴皮子了!!

  白衣剑修转身便走,却发现青年这次没有跟上,忽而心中一空。不觉间脚步迟疑,只听身后传来清朗的声音,似是带着浅浅笑意,“师尊等等,我取两朵浮空花,晚上给你入菜吃……”

  程小白蓦然回首,便见消散的花朵,在青年掌下重新凝结盛放,漫漫洒洒,连成浩瀚的花海。

  忘归峰中月色清冽,树影摇曳,晚风吹来花香。

  洞府里点了长明灯,青年隔着帐幔递进沏好的灵茶,“弟子……还是不懂。”

  “那便算了。”

  “还请师尊责罚。”

  锦榻上的人摆摆手,“不懂就罢了,做饭去吧。”

  程小白喝完茶,翻了个身继续小寐,什么懂不懂的?修炼的事情,哪有晚上吃什么重要。

  岁暮阴阳,天涯霜雪。

  他们还有许多年,要一起走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