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穿越小能手和他的奇葩雇主们 > 第52章 宴时迁番外(二)

第52章 宴时迁番外(二)

  没谱老师跑路,勤奋学生攒了一整个错题本眼巴巴等着问。

  “不若在此多留几日?……弟子也可向师尊请教一番……”

  听他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啊!

  程小白顿时觉得良心隐隐作痛,面上不露声色的淡淡点头:“也好。”

  “我在洞府里间修了新的聚灵阵,连接此峰灵脉结心,又暗合三精轮回道,师尊来看看可有什么不妥之处……”

  青年跟在白衣剑修身后,一边走一边娓娓道来,隔着持礼的距离,声音温和如水。

  程小白却忽然停了下来。

  没有人比他更熟悉忘归峰的灵脉,凝神细细感知,每一缕灵气的变化都能了然于心。

  此时他对那一丝改变,敏锐到了极致。这里埋着一个阵,手法精妙,极尽隐藏之能。宛如一个隔绝灵气的牢笼……

  忽有所感,蓦然回头。

  便看到了青年眼中来不及收敛的癫狂与*。

  程小白陡然一惊。

  遥远记忆的记忆被重新唤醒,红光诡谲的石室,手腕上的捆仙锁,往日清朗乖顺的青年,眼中猩红的血色……这样的心思他竟怀抱至今!

  荒唐!

  何其荒唐!

  只觉怒火自胸中凭空燃起,瞬间将理智烧的一干二净。

  宴时迁自知被识破,惨然一笑,“师尊……”

  整座忘归峰微微颤抖,冷风呜咽,似是哀鸣。这一怒,风云变色,天地激荡。

  那人眼中冰霜沉沉,白衣墨发恣意飞扬,厉声喝道:“我不管你修道修佛,但你不能入歧途!”

  长剑破空而来,风声呼啸。明明是千钧一发的时刻,他却莫名想起三百年前,白寒生气时,也是这般模样,难得生动的表情。令人沉醉。

  “孽徒!谁教你这等阴险手段?”

  “你何时反省清楚何时出来,若是想不清楚,秘境开了也不必出来!”

  似乎他总是在惹白寒生气,当真算不得一个好徒弟。

  多年对敌的本能,未经思索身形已瞬息避开,以程小白的修为,剑势本可收放自如,只因现下怒极,剑气直向前去劈在峭壁,轰鸣之后烟尘漫天,山石滚滚而落,洞府转瞬塌了大半。这一剑竟是毫不留情。

  宴时迁一避之下已是悔极,索性站在原地自封灵气,只听一声冷笑传来:“好极好极!你果真长本事了!”

  正欲解释,乌木剑鞘转瞬即至,重击之下,青年被打落洞府,须臾之间,与百尺飞瀑一同坠入山下碧潭,冰冷刺骨的潭水混着久违的剧痛袭来。

  胸前肋骨折断,刺进肺腑,他许多年未曾受过这样重的伤,也未曾感受到这样鲜明剧烈的痛。

  挣扎着爬出深潭,潭水混着鲜血浸透衣衫。他看见了潭边持剑的人,目光比刺骨的潭水更冷。

  他想,死在白寒剑下,倒算是最好的死法。

  青年试着扯出一丝笑意,殷红的血却从嘴角溢出来,衬着他惨白的面容,“……师尊。”

  “站起来!出你的剑!”

  宴时迁摇头苦笑。

  手中现出一把三尺长剑,冰蓝的光华,浅浅流转。

  昔日他筑基不久,初得中品灵剑激动不能自已,视若珍宝,夜夜擦拭。如今他身怀上古神剑,又有秘宝加身,却仍选了这把剑。

  霁霄。

  岁暮阴阳催短景,天涯霜雪霁寒宵。

  这是他取的名字。这是白寒给他的剑。

  剑刃上布满细小的裂纹与无数次修补的痕迹。

  像是人世间那些小小的痴迷与眷恋,不愿放手的留连。

  青年柱着剑挣扎站起身,挽了个剑花,直直刺去。

  《剑法初探》第一式。

  程小白此时已全然忘了什么招式法诀,毫无章法的劈斩。打在青年身上,每一下都含着毁天灭地的威势。偶有落空,山崩云裂,天地震荡。

  他看不出青年剑中的眷恋。

  不过十招,冰蓝长剑从中间折断,青年跌落在地,大大小小的伤口遍布全身,汩汩的溢出鲜血。残留的剑气仍在体内纵横,割裂血肉筋骨。

  白衣剑修的衣角沾了血污。怒气褪去,垂眸看他,眼中无悲无喜。

  他撑着断剑跪在血泊中,却仍像多年前一样,不肯低头,深深的注视着眼前人。

  “你可知道错了?”

  喉间的血沫令青年声音模糊,“……弟子知道。”

  但是不后悔。

  万物在他眼中覆上一层血色,那人转身而去,一步步远离,消失在视线尽头。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