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穿越小能手和他的奇葩雇主们 > 第50章 白首
  “今天就到这里。谢谢大家。”青年声音清冷,向台下微微颔首。在如潮的掌声中直径离去,所到之处众人自发让开一条通道。

  他的五官并不是无可挑剔的俊美,周身却有一种超然的气度,更胜天边流云,山巅白雪。

  面无表情,步履平稳,走的极是简单,虽未曾用半分术法,仍带着不可靠近的威势,直慑人心。

  重重注视中,青年的背影消失在走廊尽头,会场顷刻沸腾。

  “天哪!本人比光屏上看见的还帅!高冷又霸气!”

  “有生之年得见程前辈真身,你快掐我一下……啊!不是打脸!”

  “别犯蠢,他刚才讲的‘剑外凝气’你听懂了么!”

  “真的是他啊!冰山也能这么萌啊嘤嘤嘤!”

  “你们知道公司花了多大价钱请来这个大神么?……诶,我听说啊……”

  程小白遥遥听见讨论声,依然面无表情。步子却快了。

  我去!说好的简单讲两句穿越经验唬唬新人呢?!

  说好的来听培训讲座的全是萌妹子小清新呢?!

  那眼里的闪闪亮亮的绿光是什么情况?!

  不过……这个月简直舒爽到逆天!分分钟享受跪拜有木有!!

  青年走的恣意潇洒,直到听到这样一句,掺杂在种种讨论里,隐约模糊,几近消散于空气中:

  “……有人猜啊,他就是那个,凭一己之力令一个高等位面崩溃的前辈,是真的么?……”

  位面崩溃。

  他不止一次听见。

  是真的么?

  那个业内流传的传奇,与自己有关么?

  记忆被封之前,还有多少事被隐瞒?

  直觉早已强烈,却被刻意忽视,不愿面对。

  越过纷繁的时空,仿佛重新感受到贴近心脉的刺骨冰冷,依稀听到那声叹息,“……忘了我吧。”

  那人在动手封他记忆时,留给他的最后一句话,是关于忘记的请求。

  却更像求而不得的绝望。

  程小白忽然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擦身而过,仿佛此刻松了手,就是永不反复。

  青年脚步凌乱,推开了走廊尽头那扇朱漆大门,飞檐上的火红灯笼忽而一瞬明暗。

  ‘重生配角逆袭公司’董事长办公室。

  饶是见过了戚不言的大观园府邸,巴洛克宫殿,苏州园林;离丘的亮瞎眼三面落地窗,超科技办公室,程小白此时推开门之后还是无力吐槽。

  现在的boss就没有正常人么?!!

  此间似是一处杂货铺。

  坐在梨木柜台里的女子一袭翡翠碧裙,梳着简单流云髻。持一支极细的软毫,露出凝白赛雪的皓腕,正低头在小册子上写些什么。

  她身后的货架高耸通顶,琳琅满目却井井有条,标签分明,程小白粗粗一扫,胭脂水粉,花瓶摆饰,枪支弹药,魔杖卷轴……

  如果不是她眼前那面巨大的光屏,她就像坐在店铺中专心记账的掌柜。

  恰逢女子抬起头,一双清亮的杏眼直直看过来,莞尔一笑,梨涡浅浅,纤弱轻盈中凭添三分灵气。

  一笑生春,碧色的襦裙,凝白的皓腕,她成了不谙世事的闺阁少女,持笔于画楼花间,临摹着一卷饮水词集。

  程小白一时恍惚,莫名觉得眼前女子似曾相识。像极了某场萍水相逢的邂逅。鬼使神差间他开口问道,

  “姑娘,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女子放下软毫,声音轻灵,“公子,你搭讪的方式不对。”

  程小白觉得,这是他装逼生涯中最大的败笔。

  轻咳一声,试图说些什么补救一下形象,就见女子转过身去,直径在货架前走动翻找起来。

  遥远的记忆重新鲜活,灯影人潮,烟花歌楼。眼前人与那个乌发白裙,斜插洒金步摇的背影再度重合。

  女子转过来时手里持着一盏青灯,细细吹去浮尘。笑吟吟看着他,“转行之前,我是个位面商人。”

  程小白震惊之后恍然,“原来是你。”

  当年来公司私人定制仙侠位面恋爱之旅的那个土豪,现在竟然成了重生逆袭公司的BOSS。

  若是真算起因果,自己后来经历的种种纠葛也因她而起。想到这里,不由一阵唏嘘。

  程小白犹豫着开口,“你……叫什么名字?”

  女子认真想了想,“伤梦熏魅璃莹殇安洁莉娜樱雪羽晗灵血丽魑……”

  程小白嘴角一抽,“……别闹。”

  “我叫碧霂宁。”

  程小白静静看着她,不说话。

  女子一甩手,青灯“哐当”一下砸在柜台上,杏眼圆瞪:“看什么看,老娘名字怎么了?!难道我要叫土根二狗你才信!!”

  程小白默然,当真是自古精分出BOSS,刚才那个灵动秀丽的少女绝壁是错觉吧……

  女子吼完了,又扶起青灯,柔柔一笑,伸手凭空取出一套浮雕红瓷茶盘:“别站着啊,相逢有缘,不如坐下聊几句……”

  程小白忍住嘴角抽搐,坐在女子对面。

  碧霂宁悠悠提起紫砂壶,纤细的绿叶打着旋儿落进红瓷杯,雾气袅袅,

  “时隔多年,难得你还记得我……”

  程小白没有叙旧的心情,或者说,他不觉得他们之间有什么旧可叙。

  女子为自己也斟了一杯,自顾自说下去,“这一个月来,工作适应么?那些新人不懂事,还需劳烦你多指教。”

  青年淡淡开口:“还好。”

  “我们这儿算是新店开张,不如你们穿越公司阔气,想当初啊……”

  却被毫不客气的打断:“你到底想说什么,或者说,你的目的是什么?”

  程小白觉得自己实在是太沉不住气了。但那种预感愈发强烈,令他莫名焦躁,方寸顿失。

  从穿越公司找资深员工来做新人培训。碧霂宁知道他会来。

  而今天叫他在培训会结束后来到这里,不可能是为了无关痛痒的家长里短。

  女子笑意收敛,气势顷刻变了。像是柔和的花枝却带着尖锐的刺。

  重生逆袭公司的BOSS,哪里真会是不谙世事的少女?

  青年则成了一柄怆然出鞘的剑,寒光凛冽,锋芒毕露。

  空气几近凝滞。

  半响之后,女子最先打破僵局,幽幽的叹息回荡在空旷的店铺,

  “戚不言剩的日子不多了。”

  她说什么?

  日子不多了。

  过了很久,程小白才拼凑出这句话的意思。

  那个人,也会死么?

  青年愣怔过后,嘴角牵起一丝讽刺的笑:“你也打算给我讲个人妖相恋的段子,然后哄我去找他?”

  就像多年前的九嶷山?

  女子看着他的眼,“你在十二重天外看见的是乔小灵做的假傀儡。那时戚不言正被困在幽冥地域,为了去找你,重伤脱困。”

  “……”

  “你被刺激后力量失控,那个令位面崩溃的人,是你。替你承受位面反噬的,是他。”

  “……”

  “其实,这些你都猜到了吧?”

  预感成真。

  真相被鲜血淋漓的剖开,程小白避开女子的目光,只觉心口压了一块大石,逼得他喘息不能,他想说些什么,用尽力气却不知如何开口。

  他在说服对面人,却更像在说服自己,

  “那又如何,他还不是后悔了……要封我记忆……”

  是他不想与我再纠缠,是他负我,不是我要背离他……

  “他封你记忆,并非想要了却因果。”

  “……”

  “是为了不让你力量暴动而死。他在救你。”

  青年颓然低头,“我……我不信……”垂着眼似是自语,“这些也是你猜的吧……不是真的……”

  女子冷笑一声,“原来这些年你道行精进,一日千里,也不过净学了自欺的本事!!”

  “这一个月你当真过的好受么?!你连去找他当面问清楚的勇气都没了么?!若是以前的程小白,会把自己弄得像个深闺怨妇一样就这样等着?!连他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碧霂宁步步紧逼,声音尖利如剑,

  “是真是假!问你自己的心!”

  那时的程小白一腔孤勇,说走就走,一人一剑杀上十二重天,只为求个答案。

  而这些年他穿过许多位面,经历许多人世离分。

  力量日渐强大,世事将他磨去棱角,却也磨去本心,和爱的勇气。

  害怕伤害,害怕付出,害怕辜负。

  瞻前顾后,畏首畏尾,懦弱到连问一句都不敢开口。

  青年霍然抬头,拂袖而起,眼里似是有光。

  心念一动,长剑划破虚空而来,被紧握在手中,转身便走。

  多年心结,一朝解开。何其畅快!

  周身威势不受控制的澎湃而出,逼得碧霂宁不由起身后退两步。

  女子却笑了,“你拿剑去,可救不了人。”

  程小白看向她递来的青灯。灯芯破损,锈迹斑斑。

  “九转回魂灯?你让我等他死干净了再去招魂?”

  碧霂宁翻了个白眼,“这东西除了招魂,还有别的用法……你看看后面没有使用说明书?”

  程小白翻起底座看了看,连a也没有。

  但他还是接过青灯,郑重认真的说:“谢谢。”

  这等天地至宝,怕是碧霂宁的底牌,留给自己保命的东西。

  “别谢,这东西原本是给别人备的,现在倒是用不上了,我也没那么滥好心……”

  “你做这些为什么?”

  没人会平白无故帮别人这么多。

  女子想了想,“行善积德,愿天下有情人终成了眷属,是前生注定事莫错过姻缘。”

  “……别闹。”

  碧霂宁叹了口气,幽怨而深情,“好吧。我是为了戚不言,我倾心于他,不忍见他孤独终老,便舍弃自我,成全你们。”

  程小白定定的看着她,不说话。

  女子“啪”的一下狠狠拍向桌子,整间杂货铺都跟着抖三抖,“老娘说实话还不行么?!离丘!我就是为了离丘那个混蛋!!”

  “你想让我欠你一份人情,与离丘何干?”

  沉默良久,女子叹了口气,“戚不言当初要历劫,是离丘告诉他,可取你血脉……”

  程小白听后没有丝毫触动,反而为她倒了杯茶,碧霂宁一饮而尽,“如今弄成这般地步,他嘴上不说,但心里定是难过,他的过失,我来偿还。”

  “为什么?”

  女子苦笑着摇头,“世间自苦者无数,哪能说得清楚,就像你喜欢戚不言,也能说出为什么么?“

  程小白不假思索,“因为他长的好看。”

  碧霂宁一噎。

  程小白走到门口回头,“无论你们是什么关系,没有人可以为别人还债。何况,他不欠我。”

  女子眸中水光闪动,满是他不懂的复杂情绪。

  “别看了,我没加圣母光环。”

  命运难测谁算的到?恩怨纠葛又与别人何干?

  女子的喊声从身后传来,“我中意你啊……等你回来了,就跳槽跟着我干吧……提成三倍奖金翻翻啊……”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万年前三界曾遭一场浩劫,彼时天际破开巨大裂口,滚滚天火流泻而出,山峦倾塌,洪水泛滥,昼夜混乱,日月颠倒。所幸浩劫之后,天朗日清,三界恢复如初。九嶷却成了一座无主之山,灵气日益稀薄。百年之间,山里的精怪或飞升或老死,或四散而去,一个也不剩。

  又过了许多年,九嶷山境彻底被三界遗忘。

  万丈霞光刺破浮动雾霭,照进莽莽青山,深林幽谷。草木寂息,离燕归来。

  山中无甲子,岁月不知年。

  暮色四合,晚霞流光一铺千里。天光一点点暗下来,连绵群山的轮廓渐渐模糊。

  院中并立着两把摇椅,夕阳将影子拉的斜长。闭目倚坐的男子一身简单素衣,轻抚过身侧另一把空落落的椅子,反反复复,每一道木纹的痕迹都在他掌心明晰。

  戚不言想,当初程小白或许就像这样,坐在这里,沉静孤独,等过千万个日出日落。

  为什么会走到如今这一步呢?

  他不知道。

  彼时初遇,少年眼神清亮,认真看人的时候,目光像一泓明净透澈的泉水。

  二百年的长久陪伴,少年的存在变成习惯。

  引火符炸了厨房的程小白,腾云时死命抓着自己腰带的程小白,抄起木剑喊着除妖的程小白,站在锅边眼巴巴等着吃饭的程小白。在他掌心画下护身神符时高兴的眉眼弯弯的程小白……。

  深深刻在他心里。

  那夜灯火歌楼,看不清自己的心,就任由陌生的情绪发芽疯长。

  大风凛冽的悬崖,漫天星辰下的告别与承诺,他是真的想等这次回来,就再不离开。

  直到诛仙台上,他抱起浑身是血的少年,难过的不能喘息,才明白程小白对他的意义,早就超过漫长的生命,世间的万事万物。

  再后来呢?相逢陌路。

  他的少年长大了,遇到越来越多的人,变得更坚韧,更强大,愈发光彩夺目。

  他就在背后默默看着,看程小白一步步成长,变得不再需要他。

  他依然记得他每一个模样,无论是白衣持剑还是青衫染尘。

  依然会揣测他面无表情下的每一句腹诽,无论是冷吐槽还是怒咆哮。

  ……

  戚不言想,程小白还有漫长的生命,总会忘了他。

  而他活的太长,见的太多,以至于忘了如何留下一个深爱的人。

  残阳余晖落尽,月上中天。

  月光如水银泄地般铺洒过青山,小院笼在明亮的光华之中。

  晚风吹得枝桠轻颤,院里梨花如雨,簌簌而落。几瓣飘洒在摇椅上男子的怀中。

  青年从纷纷扬扬的落花中走来,带着月华与东风。

  一步步走近,看见了院中靠在摇椅上的人。

  流转的月光为他镀上一层清浅的银辉,灰白的长发光泽不再,迤逦的眼尾细纹堆叠。男子似有所觉,轻轻睁开眼,目光沉静,是万事看淡的平和。

  不过是一月的分别,他却像老了十岁。

  岁月的沧桑洗去昔日神仙风姿,留下真实的温情。

  程小白坐在他身边的摇椅上,伸出手,指腹轻轻拂过他的每一寸面容。

  戚不言注视着他,浅浅笑了,眼尾的细纹水波一般层层漾开,似是与他说话,又似喃喃自语:“果然人死之前会出现错觉,最割舍不下的,当真是你……你回来了啊……”

  你回来了啊。

  老来多健忘,唯不忘相思。

  视线蓦然模糊。

  程小白想,原来碧霂宁是对的,当真是说不清。

  他只知道,他确实爱他,无论是那时风华霁月,还是如今苍颜白发。

  “我不回来,你就等着在这荒山野岭,慢慢变老变丑,变成一个孤独老死的老头子吧……”

  泪水被人轻轻拭去,男子声音暗哑却温柔:“你是来送我一程?”

  青年怒骂:“送你大爷!”

  说好一起安度晚年,少一年都不算。

  程小白拿出青灯的瞬间,男子就变了脸色,“胡闹!”

  程小白却笑起来,“我不知道这玩意儿怎么用,百度了也没有,只能自己试了,试错咱俩就死一起得了……”

  戚不言想尽力看清眼前人,意识却不受控制的昏沉下去。

  程小白收回点在他眉心的指尖,仍是笑着:“别这么看我,当初位面反噬的时候,你也没问过我的意思……”

  青年划破指尖,殷红的血滴进青灯里。锈迹斑斑的灯骤然炸开明亮的灯花。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血色灯油燃尽,余烟袅袅。

  锦榻上的人指尖微动,视线逐渐清晰。

  程小白瞪着眼,“睡醒就去做饭,今天吃两荤三素五菜一汤!”

  那一年九嶷春草重生。

  枝头梨花盛放,漫漫莹白,如云似雾。

  山风忽起,花枝轻颤,簌簌而落。

  笑意清浅的男子从树下走过,墨发与紫衣沾了几瓣落花。

  身后屋里传来熟悉的声音,“做条鱼啊!……”

  梨花开满头,倒也算白首。

  从此再也没有执念与辜负。

  作者有话要说:这是格外粗长的一章

  能看到这里的亲,卷纸致以满满的诚意和歉意~

  断更很久,因外考完试之后就直接来山区支教了。目前还在……大山深处……

  啊~~云横秦岭家何在~~(被拍飞~)

  接下来会有大波番外~~~~

  前面那些有爱的小攻们会陆续出场与小白爱(甜)相(到)杀(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