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穿越小能手和他的奇葩雇主们 > 第44章 相思
  白衍修初来江南第一日,沈星渊就接到了消息。

  落日楼明处是江南第一楼,暗处则是近些年来飞速崛起,收集贩卖各路秘闻消息的天玑楼,这一点极少有人知道。更为鲜有人知的,天玑楼是雪衣教的势力。

  楼上被安插了三位笔法精妙,百里挑一的画师,对照着一副人像画卷,在每日过往的来客中观察甄选,把与画卷上相似的人细细描绘下来。

  这样的事情,自新教主接任以来就开始,一做就是五年,送去了上百幅画,却不见任何消息传回来。

  教主似乎在找人,可没人敢揣测教主的意思。

  教主说什么,就去做什么,多余的事情别说打听,想都不要想。这一点绝对是雪衣教上至护法堂主,下至普通教众的一致共识。

  直到落日楼来了一位白衣公子,明明与画上人只有眼睛相似,却被一位年事已高,眼光毒辣的画师绘了下来。

  那幅工笔细绘,栩栩如生的画像被快马加鞭八千里,从江南的落日楼,送到朔北的八荒山。

  画上那人一袭白衣,轻袍缓带,玉冠束发,周身未曾佩任何兵器,而那身清朗气度怎么看都不像一个会持剑的江湖人,反倒是一个春日出游的翩翩贵公子。

  那人有一张完全陌生的脸,却是似曾相识的眼睛。

  沈星渊看到画的瞬间,仿佛浑身的血液都要燃烧起来,心突然被狠狠揪紧,这么强烈的情绪波动他已经八年未曾有过。

  一定是他!他回来了!

  一路南下,碧湖上望见凭栏而立,衣袂飞扬的人影。落日熔金中,风姿无双。

  只是一眼,沈星渊就确定了。

  白衍修有世上最好看的眼睛,他怎么会认错。

  八年来夜夜入梦,刻入骨髓的人,他怎么会认错。

  那人曾亲手送给自己的玉佩,再度看见似是忘得干净,不见半点留恋神色。

  月夜小巷,交手的瞬间,一样的步法,终于拥入怀中的熟悉温度,可却听见耳畔凉薄的声音:“什么哥哥,阁下可是认错人了?”

  那一瞬间,千刀万剐都不如这么痛。逼的他几乎要失控。

  夜雨画船,举杯相邀,那人眼里的挣扎和不安,以及一瞬间流露出的心软……沈星渊轻轻笑了,原来哥哥并非真的不记得。

  他知道今夜有人会来,晌午时分就得到了消息,却止住了要去斩草除根的手下。江湖上几个老不死居然以为自己这次匆匆而来,疏于防备,重金买了一批一流死士来杀他,以为即使杀不了他,也可使他重伤,方便在锦绣山庄下手。可笑,自己何时需要防备那些不入流的人。不过这次,却来得正好。

  可惜哥哥似乎不怎么喜欢他杀人的样子。

  没关系,哥哥喜欢他什么样,他就是什么样。

  不是没想过将人直接禁锢在八荒山暗室或他们曾住过的院子,甚至在重新见到那人的一瞬间,脑海里就猛然跃出这个想法,随即不可遏制的疯长。那日交手间也有试探的成分,看似平手,他却有一种敏锐的直觉,哥哥没有尽全力。

  看来还需多点耐心。一定要万无一失。

  重重帘幕深处,人影恍惚。案上的八角镂空兽纹香炉,升起青烟袅袅。

  跪在地上的蓝衣女子,恭谨的低着头,双手捧起一个精巧剔透的玉盒,“属下幸不辱命,已为主上寻得‘相思引’”

  微风浮动,轻纱帐幔飞扬,玉盒便飞入了榻上青年的手中。

  千年寒玉雕成的盒子里装着两枚形如米粒,光华内敛的白色蛊虫,此时被寒气缭绕,静静的呆在盒里不见动静,看起来温和而无害。

  青年眼里似是有了笑意,依旧语气淡淡,“此番你一路辛劳,便去歇两天吧。”

  随即轻轻摆手,地上跪着的女子便无声无息的消失在屋里。

  指尖细细摩擦着盒上的雕花,丝丝寒气萦绕溢出,俊美青年缓缓笑了,犹如午夜绽放的优昙。

  困龙锁,相思引,现在就只差最后一样东西了……

  你骗我说什么都不记得能怎样,我在你心里连一把剑都比不上能怎样,你回来之后还想离开又能怎样。

  我不管这八年间发生了什么,为何你容颜尽改,为何不来找我,为何留下我……一个人。

  我反要谢你,这些年的背离,让我明白了自己心底想要的是什么。

  我最亲爱的哥哥。

  这次不一样了,你别想走了。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程小白觉得自己最近过上了“我与土豪做朋友,吃喝玩乐好基友”的米虫生活。

  那日旧地重游之后,又被沈小渊带着碧湖泛舟,一路顺游而下出了秀水城,期间品美酒,赏琼花,之后登岸换了白马轻骑,像春日踏青的公子一般绿柳长街打马而过。如此过了五天,程小白有些倦了,便换了宽大舒适的马车徐徐向前。

  虽平日里不见有人跟着,可每逢一点需要,沈小渊连手都不用招,就有人悄无声息的把一切打点好。程小白舒服的每天都要忍住摸肚子打滚的冲动~

  除过秦楼楚馆,烟花陌巷没去过,这一路可谓游遍江南。

  程小白看了一眼彩绸飘飘,花团锦簇的长街,大呼可惜,要是自己一个人,免不了去那“燕子楼”“万紫千红”逛一圈,听说那里的糖蒸酥酪就是出了名的好吃!可看了看跟在身边,笑意温柔的青年,这……算了,还是不要带坏了孩子。

  不知不觉,就到了锦绣山庄的地界。

  暮色将尽,离燕归。

  看着张灯结彩的繁华街市,面前“锦绣楼”的描金牌匾,程小白恍然想起自己找剑的事还没着落。

  “小渊……我们来这里干什么?”白衣公子拉了拉锦衣青年的衣袖,面露不解。

  身边人似是知道他在想什么,轻轻一笑,“哥哥,我已经得到了那把剑的消息……待此间事了,便带哥哥去寻它。”

  对啊!锦绣山庄!主角前一阵子去提亲,现在该订婚宴了,男二沈小渊作为好基友也得来说句恭喜恭喜子孙满堂啊。

  真是想到什么来什么。

  长街忽而扬起一阵喧闹,随着众人回头望去,只见那英武高大的紫燕骝疾驰而来,马蹄踏过溅起重重落花,那策马的人一身玄衣,眉目凌厉张扬。

  程小白即使以前从没见过这人,也知道他是谁,因为那张“刀劈斧砍”“鬼斧神工”脸,只差明晃晃写着“主角”两个字。而看他神采扬飞,眉间是掩不住的喜意,看这一身打扮,又可以标上“临近HE结局,迎娶白富美,逆袭成功的人生赢家”。

  只见玄衣青年一勒缰绳,马蹄高扬长长嘶鸣,堪堪停在了他们面前。利落的翻身跃下,抬起手似是想拍拍沈星渊的肩膀,又在后者冷冷的眼神下,讪讪的摸了摸鼻子。似是打量了一眼周围,见围观群众还在朝这边瞟,轻咳一声说:“我们进去说吧……”

  锦绣楼里的小厮将马牵去马厩,一行三人便进了酒楼。

  堂里的掌柜连忙将人迎上了三楼雅间,水酒小菜顷刻就到,利落的一关门。

  方桌临窗,白衣公子与锦衣青年同坐一边,玄衣青年独坐对面。

  程小白默默腹诽,果然是主角啊,还真有些门路,人还没娶回家,先把人家的产业整的跟自己的似的。

  不过……主角你在订婚前夕找好基友做什么?如果是想来个告别单身的狂欢夜……这样真的大丈夫么?!

  忽然见对面坐着的人正仔仔细细的盯着他看,程小白不由一惊:“这位兄台,可是有事?”

  话音未落就见人龇牙咧嘴的“诶呦”了一声,瞪了一眼他身边坐着的沈小渊,似是有些委屈道:“我就是看看,看看都不行么?”

  沈星渊不理会,却是转头对着白衣公子温声道:“这位是秋峰行,如今的武林盟主,我旧时的故友。”

  那玄衣青年起身一抱拳,“白兄,星渊常与我提起他所寻多年的哥哥,今日有幸相见,缘分难得,你既是星渊的哥哥,那以后也便是……嘶,星渊的哥哥……”

  程小白怔了一下,这展开不对啊……

  难道不该是“我的哥哥”,要是把武林盟主和魔教教主都收成了小弟,这绝壁是人生赢家的节奏啊!!

  面上却是谦和一笑,“哪里,与盟主相识才是幸事……”

  程小白自认笑的十分清雅俊朗,却不知怎么把对面人吓得连连摆手“不敢当不敢当……”

  画风也不对啊,现在的主角都这么谦虚?男二也这么好脾气?不会穿错剧本了吧?!

  沈星渊为身边人斟了一杯酒,一面似是随意问道:“怎么现在这时候来?”

  秋峰行给自己倒了一杯,面露尴尬,“我接到你的暗信就来了啊。可能……没看清时间……”

  总不能说是出于好奇,为了看一眼沈星渊心心念念的哥哥,专门这时候来吧?刚才那两道真气可没留情面啊……

  沈星渊一笑,也不拆穿,只是为身边人布菜。

  这半月都是这般,程小白起先不习惯,就见熊孩子失落的看着他“哥哥以前与我一起吃饭,不也是互相夹菜么?”程小白一想……是啊,好像也没什么不对……就随他去了。

  却不知他觉得很正常的事,可落在秋峰行眼中,心里霎时扬起惊涛骇浪。

  沈星渊……居然会做这样的事。这还是他认识的那个人么?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灯影幢幢,窗纸上映出两个模糊不清的人影。

  “明日订婚,各路世家人马齐聚,势力错综不好盘查,应是最好的时机。凝雪说穿心刃就放在她爹书架的第三层最左边的暗格,我先去拿了,半夜子时再来找你……”

  “你告诉她了?”

  “她毕竟是我妻子……何况她嫌她爹事太多,给我说她看了黄历,明日宜动土宜出殡宜嫁娶,反正就是诸事皆宜,约我一起去私奔……这种事我怎么能答应,只能告诉她借着晚宴,还有些事要办……”

  锦衣青年淡淡道:“哦,然后呢?”

  秋峰行想起他那个不靠谱的未婚妻,只得苦笑一声,“她高兴坏了,说到时候装晕倒制造混乱……”又不解问道“对了,你要穿心刃做什么?”

  对面人沉默不答,俊美的面目在摇曳的烛光下,看不清表情。

  秋峰行急了:“沈星渊!我跟你二十年交情,你一句话,我舍了老脸连未婚妻娘家东西都偷,你当这是咱俩五岁那会儿去大街上偷馒头,那是穿心刃!再说……”

  却忽而被打断:“相思引。”

  秋峰行似是想起什么,不可置信的瞪大眼:“你疯了?!”随即摇头,“这种秘法百年未有人再试过,就算你已经有了‘相思引’,配上穿心刃,依然凶险至极,若是出了什么岔子……”

  那人语气笃定:“不会。”

  秋峰行涩声道,“你不能选别的方法么?非要……这样留下那个人。”

  锦衣青年不说话。

  沉默良久,他忽而想起白日酒楼上,那个风姿清朗的白衣公子,和沈星渊眼里的笑意,只得一声叹息,

  “我知道你是给我面子,不然一个锦绣山庄而已,你就算杀进去也是易如反掌。甚至你不用来,雪衣教里可为你办妥这件事的也大有人在……我也知道劝不住你……”说到这里一时怅然,“这些年江湖飘零,几多不易,我认你这个朋友……你,你多保重。”

  晚风起,烛火乱。

  沈星渊眼神清亮,缓缓笑了,“我知道。”

  我也认你这个朋友。

  可我放不开手了,我经受不起再一次的背离。

  作者有话要说:作死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至于结局与正牌攻问题,正在纠结……泪奔

  离结局还有一段距离,大家先看文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