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穿越小能手和他的奇葩雇主们 > 第40章 相遇
  月影西顾,照柳梢。

  清冽的银辉铺洒在青石板长街上,像是落了淡淡的霜,此夜的春风也添了几分寒意。长街空廖,沿街小楼上的酒招轻轻晃动,楼上的明黄灯火却渐渐熄了下去。

  白衣公子踏月而来,闲庭信步一般走过长街,周身沐在流转的月华之中。

  对于男二会不会来找他,程小白是半点不担心。

  当时自己是魂穿,为了符合带孩子的酱油设定,那壳子调成标准的路人配置,毫无特点,过目既忘。如今是体穿,这前后的区别,就是亲妈也认不出来。

  更何况这么多年过去,现在的男二应是正忙着追求武道巅峰,早就忘了年幼无知时遇见的路人甲。

  一边想着,一边看似无意的拐进一处背街的小巷……

  巷子很暗,空间逼狭,街边人家屋檐上的火红灯笼也漏不进半点光亮,白衣公子却停在巷里,低喝一声:“出来!”

  今日他下了落日楼,又去吃了江南有名的荷叶糯米鸡,出来时已是夜色清浅,正欲寻个客栈落脚,却发现身后缀着一道若有若无的气息。他也不急,漫不经心的在长街闲逛。遇见此处偏僻背光的小巷,正合心意。

  看小爷穿的好?买不起水云锦吧?

  打爷的主意,今天就替你家长教育你做贼没前途!!!

  那道气息却消失了……

  两息过去,仍是夜色静谧,自己多疑了?或许只是有人恰好路过?……

  忽听得背后飒然微风,转身的刹那一道黑色的人影临空落下。

  本能的反手去探对方琵琶骨,那人侧身避过却不退反进,变掌为指,点向他肋下愈气穴。他的力量体系与此世界的武人不同,自可移经改脉,这等点穴手法于他无用,因此不避不闪的与对方抢攻,却骤然觉出肋骨一麻,才知自己托大轻敌,招式一变,凛冽的掌风倏忽打去。

  眨眼间两人已过了三十余招,狭窄的小巷里本不易施展拳脚,而这两人的身法宛如惊鸿游龙,腾转有余。精妙的招式中虽杀机毕现,却竟像是曾经对敌过无数遍,此时天衣无缝的见招拆招一般。

  程小白却愈打愈心惊……这种感觉,好熟悉……脑海中蓦然闪过一道灵光!

  ……穿花扶柳步!

  仅是一分神,便被人扣住右手脉门,狠狠抵在墙上!

  条件反射般的出手劈去,不料那人竟是硬生生受了这一掌,闷哼一声,随即右手被人攥的更紧,力量大的几乎要捏碎他的腕骨一般。

  想要震开眼前人却顾忌位面法则压制,一时失了先机。

  却见那人俯下身,低低唤道:“哥哥……”

  酥麻温热的气息喷洒在颈边,带着莫名的压迫感,程小白瞬间僵了。

  那低沉悦耳的男声似是笑了,带着几分喑哑:“哥哥不认识我了?”

  黑暗中那人的面目看不真切,隐约可见棱角分明的凌厉俊美。程小白被耳畔气息逼的低下头去。

  却见清冽的月色泄进来,正照在那人微晃的衣摆上,精细的花纹隐有光华闪动……

  七星鸢尾。

  他骤然间瞳孔微缩!

  沈星渊!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沈星渊八岁那年遇见了一个叫白衍修的人。

  彼时熊熊大火刺痛他的眼,口鼻间尽是浓重血腥气与尸体烧焦的味道。从前莲花初绽锦鲤游弋的后院池塘,娘亲拉着他走过的九曲回廊,犯错时被罚面壁跪过的祠堂,如今触目所及,只剩尸体与血光,黑影幢幢。

  他知道自己跑不远,一声声嘶哑的冷笑仿佛就响在耳畔,那些人要追上来了吧。右腿每动一下都是钻心刺骨的疼,终是狠狠摔在了后门外,他却一寸寸向前爬去,不能死,一定不能死,娘亲说一定要活下去!现在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去,如何甘心!而那些可怕的脚步,终究还是近了……

  眼前忽而出现一双白色云靴,不染尘埃,像是高山之巅的初雪,又像天边飘渺而过的流云。

  他颤颤巍巍伸出手,用尽最大力气死命抓住,在那洁净的白色上留下刺目的血痕……

  艰难的抬头望去,正对上一双清澈的眼,却深不见底,似是有浅浅笑意浮动。他仿佛在那双眼里看见了星辰流转与花开花落。

  这一刻,周身烈烈火光都淡去,那些嘶喊哭号也尽数模糊,静到只能听见自己干涩颤抖的声音:“仙人……救我……”

  那人缓缓笑了,明明是平凡的面目,却陡然生出不可逼视的光华,像是子夜初绽的青莲。

  声音如春风拂过,好似是与他临街偶遇而寒暄,“我路过此处,欲往江南去,可要带你一程?”

  秀水城地处江南的航运命脉,背山环水,锦绣绫罗掺着写意笔墨,繁华与静美恰到好处的糅杂于一处,极尽天下风流。

  正值年关刚过,家家户户贴上春联剪纸,挂起新扎的亮色纸灯,糯米汤圆的香气飘散出来与长街上未散的爆竹硝烟混在一起。天公却不作美,接连几天铅云浓密,沉沉的压在头顶,让人喘不过气。

  今日忽而放晴了,久违的清透阳光刺破碧湖上浮动的烟波,秀水城迎来了两个北来的客人。准确的说,是一个青年,带着一个孩童。

  东家是个四十上下的中年男人,腆着肚子眉开眼笑的将客人迎进来,“我这院子虽然空置了一阵,收拾一下住人却绝对没问题,主卧的南窗,还可遥遥望见那碧湖水光呢,这景致,江南第一的落雁楼都赶不上啊……”

  青年环视一周,草木式微,斑驳的白墙暗尘点点,走进前厅,青瓦残破,冷风呼呼灌进来,叹了一口气,“说个价钱吧。”

  东家笑的更开心了,“租则按年,每月二十两不二价。您要是买,一次付清,给您个八折,我再从家里指五六个长工过来,添砖加瓦修葺一番,用不了半日功夫,保证里外焕然一新,您住着也舒坦,这……您看?”

  青年点点头:“那就买吧。”

  东家迫不及待的签字立了契,银票往怀里一揣,哼着小曲走了。

  五个长工转眼就到,二话不说的里里外外忙活起来,搬梯加瓦,和浆抹墙,好不利落。

  这事不出半日,临湖一条巷传了个遍,钱东家昧了良心,将那死过人的凶宅,卖给两个外地来的兄弟。

  青年看着修葺一新的小院,眼里似是有了笑意。

  孩童跟在青年身后走进屋里,怯怯的牵着衣角,微低着头,一语不发,显得安静乖巧。但若是仔细,便能看见他用力到泛白的指尖。

  沈星渊并不是少不更事的孩童,沈府的人来接他们之前,他娘亲不过是拾花楼里的歌女,连头牌都算不上,生下他之后便愈发光景惨淡,他四岁之前虽尚在懵懂,跟在娘亲身边,却也知道世事凉薄。后来到了沈府,深宅后院里的腌臜事不比歌楼里少,所谓最毒妇人心,后院里哪个女人是没手段的,日子过得也极是艰难。

  算起来,他过的最好的日子,便是跟在这人身边的这些天。

  他心智早慧,早早明白了许多东西。

  知道江湖上没有救人不图报的大侠,这世上也没有白来的好事。

  眼前这人,看似温善,救下他的原因,或许不过是一时心血来潮。

  可是,这人却有飞檐走壁如履平地的本事,那些狰狞可怕的黑影在他面前脆弱的不堪一击。

  他说带自己一程来江南,现在已经到了,他会怎么样?赶自己走?也对,自己对他来说,不过是负担而已。

  不行,绝对不行!一定要留在这人身边。他喜欢看见什么样的人?自己这一路上安静乖巧,他没有丝毫反应,那就是要做天真无知,不谙世事的孩童模样了……心思电转,也不过是一念间。

  蓦然抬头,灵动的眼中蓄满泪水,稚弱的哭腔带着浓浓鼻音:“你不要赶我走,我什么都能干,真的,我会很多事,还会做饭,你别……”

  青年闻声回头,倏忽怔了一下,俯下身给怀中的孩子擦眼泪,动作轻柔却颇有些手足无措的味道。

  久久无言,沈星渊暗中思忖这人怕是打定主意要摆脱自己了,一时绝望,面上却依旧哭的可怜。

  忽听得一声叹气,“我有一个弟弟,可惜福薄早夭,如果还活着,也该有你这么大了……”

  沈星渊忙开口唤道:“大哥哥,你不要赶我走……”

  沉默之后是出乎意料的惊喜,那人说,“……罢了,许是命里有缘。”

  沈星渊八岁那年遇见了一个叫白衍修的人。

  带他远离那些刀光剑影漫天血色,带他走出夜夜纠缠的梦魇与声嘶力竭的哭喊。带他来到这秀水城。

  开始崭新的人生。

  从此只剩安宁与平和。

  血色燃尽长街,他死命抓住那人的云靴,就像溺水濒死的人,抓住了救命的稻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