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穿越小能手和他的奇葩雇主们 > 第39章 不见
  清明初过,江南草长,杂花生树,群莺乱飞。

  东风将天地都染上明丽色彩,鲜衣怒马的少年从白堤上扬鞭而过,阁里初妆的女子结伴下了高楼泛舟碧湖,歌台上水袖翩翩,咿咿呀呀的唱着春光融融。

  昨夜落了一场雨,今日初晴时,青石板长街上积了沥沥水迹,两三个孩童聚在一处踩水嬉闹。白墙黛瓦尽数笼在一片白净清淡的日光中。

  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

  这本该是最好的时节。最宜于温茶煮酒,红袖添香,或与三五好友共聚九曲廊下,饮一壶杏花酿或听一支浮生欢。

  只是今年江南的春日,却注定激流暗涌,风云变色。

  长街转角是一处茶楼,临水背街,五层四角,一副“落日楼”描金乌木牌匾,笔力遒劲,尽显“落日楼头,断鸿声里”之磅礴大气。而其内悬顶宫灯富丽,桌椅雕工繁复,间有浮光生香珠帘,泼墨山水屏风,清雅与奢靡恰到好处的糅杂在一起。

  这“江南第一楼”最好的位置,莫过于四层楼上临湖的那一处小阁,于内有屏风相隔,可知堂中纷繁事而不露于人前;于外视野开阔,百里碧湖的水光山色尽收眼底。

  那说书人合扇拍板,中气十足,语调抑扬顿挫,“且说这当今江湖,正值群雄逐鹿,才俊辈出,最为风光的当属新晋武林盟主秋峰行,一套四十二路回风刀,三年前的武林大会上力压群雄,一举夺魁,不愧为一代青年英杰……”

  座下有人嘘声道,“不是还有那雪衣教主也甚为年轻厉害?!”

  说书人大惊失色,连连摆手,“说不得说不得!!”满堂的茶客也俱是一惊,闻声看去,那人才觉出自己一时嘴快,险些祸从口出,忙面色讪讪的不再言语。

  往日经验总结出不成文的规矩,落日楼上议百家。公子王孙的风流佳话说得,达官贵人的宅门家丑说得,江湖英豪的杂闻奇事也说得。唯有那雪衣教教主,说不得。

  说书人清了清嗓子继续道:“江湖传闻,武林盟主秋峰行不日便抵江南,携名剑‘长河’,来这锦绣山庄向‘红袖榜’上第一美人李凝雪提亲。路人皆知这锦绣山庄乃是百年世家,而庄主幼女李凝雪不止貌美倾城,更是蕙质兰心,如今这两位真可谓是天赐良缘……”

  英雄与美人的桥段总是讨人喜欢,经过添油加醋的渲染夸张,众茶客听得津津有味,茶水添了一壶又一壶。掌柜更是乐得合不拢嘴。

  不觉间日坠西山,说书人合扇谢礼,一时满座叫好声迭起,间有议论纷纷,揣测那李凝雪如何貌美,长河是何等名剑。

  四层楼上临湖小阁,白衣公子隔着屏风听完书。小二进来续了茶水,换上新做的杏花酥,哈腰恭敬道,“爷,可还有什么吩咐小的?”

  白衣公子语气淡淡:“不必。”小二接过递来的碎银子,眉开眼笑的退了出去。

  起身凭栏远望,清风徐徐,百里碧湖在彤色余晖中金光粼粼,遥可见远处一艘画舫乘风而来。

  程小白叹了口气。

  他入行不久后穿过这个位面,不是跑业务。而是因为公司处理了一个非法穿越者后,发现剧情已经被扰乱,原本该给魔教教主留下武功秘籍的师傅直接被蝴蝶没了。

  说来这本《夜雨江湖》,讲述了男主秋峰行由一个江湖草根拼搏奋进,练得神功,成为武林盟主,迎娶白富美的*丝逆袭励志故事。这么乍一看,人物剧情设定都俗的很合理。

  这本书里的男二,比男主更身世凄凉,幼时曾与男主共患难,但他生得筋骨上乘,机缘巧合被世外高人相中收为弟子,后来加入中原第一魔教血衣教,篡位□□成了教主。按道理,男二这明显是反派BOSS的节奏啊!

  可偏偏男二□□成功后,虽然在教中大肆清理一番立了威,却也整顿教务,约束教众。两人并没有反目成仇,依旧保持着愉快的好基友关系。

  书里的结局是在男主男二的共同努力下,以前那个道貌岸然的武林盟主被当众揭穿,男主当上了盟主,后来又抱的美人归。男二继续当他的教主,一门心思的继续追求武道巅峰。

  所以啊,这给男二留下秘籍的师傅,虽然是个戏份不多的酱油,仍对结局起着至关重要的决定作用。

  当时的传奇部急缺人手,大神们都接了大单子。程小白慌慌忙忙的被塞了本武功秘籍,就滚去穿越了。美名其曰锻炼新人。

  当时的男二,还是个不到十岁的小豆丁,洗白白之后那双水灵的大眼睛湿漉漉的看着他,直接萌了他一脸血。

  后来乔小灵良心发现,给他送来了一把剑,让他也好切菜防身带孩子。

  不得不承认,乔小灵这个技术宅,做东西还真有几分本事。

  把男二养成十六岁的小少年,教他练了一身好本事,正琢磨着如何寻个理由脱身,就有人盯上了他手里那把剑。程小白就顺水推舟,故意让人将他逼到悬崖处,三百六十度托马斯回旋一跳……十分!!!

  那把剑也遗落崖底,程小白现在来到这里,就是想寻回它。可是天不遂人愿,他在崖下闷头找了一天,也不见踪迹,猜测是被人拾回去了。因此听到将有名剑现身江南的消息,也想来碰碰运气。

  据说落日楼里,南来北往消息驳杂灵通。而等他坐的都快腰椎间盘突出了,才明白过来:现在全书将要圆满结局,那把名剑指的是主角的聘礼,跟他没啥关系。

  而以前会软软糯糯喊他“哥哥”的小豆丁,也终于长成了“出鞘饮血,招不过十”的雪衣教教主,单是一个名字也足以令整个江湖闻风丧胆,不敢妄议。

  这下算是线索全无了。

  凭栏而立的白衣公子,姿容并非极盛。然轻袍缓带,衣袂临风,周身气度清朗,眼眸里映着三月的春水桃花,眉角却沾染着丝丝忧色,不禁让人与他一同心生隐愁。

  湖上结伴泛舟的那些女子,看了一眼就粉面含羞回过身去。倒也有胆子大的,笑闹着低低念出“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湖上那艘画舫乘风而来,近了方看清那雕梁画柱的铺张排场,足有八丈长,两边是蟠龙出云的朱漆高柱,顶上四角缀着描金画凤的宫灯,给暮色时分的碧湖,点上最浓烈的亮色。

  这时湖上泛舟的众人纷纷避让,不一会儿就散尽了,想来那画舫主人的身份也是极高。

  程小白不禁腹诽,有壕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要不是小生忙着找剑,想来我们认识一下交个朋友也是极好的……

  正想着,只见那画舫中忽而飞出一绯衣女子,足尖轻点,身姿灵动,那身燕子三抄水练得极是漂亮,转眼间便跃上湖边的高大柳树,纤柔细弱的柳枝,仅是轻轻颤了两下便不动了。

  落日楼窗边,有人看见这鬼魅般的身法,大惊之下一哄而散,倏忽整个楼都空了。

  程小白这时才意识到,在这个位面能使出这等轻功的已是绝顶高手,他也不愿惹事,正欲转身离开……

  却听得一声温婉轻唤:“这位公子请留步……”

  呵……呵,让你吐槽人家,走不成了吧,程小白只得望去,只见那女子生的面容清秀,一双秋水杏眼甚是灵动,绯色衣裙的腰间坠着一块青色玉佩,稳稳的立在树梢上行了个曲膝礼,

  “公子,我家主人想要见你。”

  论拒绝土做朋的正确姿势……

  “江湖之大,萍水相逢,谈何相见?”

  女子也不恼,“相逢既是有缘,公子何必急着拒绝……”

  白衣公子淡淡一笑,清朗的气度多了几分温情,说出的话却凉薄如故:“古语有云,‘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既是有缘,相见不如不见。”

  绯衣女子欲言又止,白衣公子却直径转身离开。

  落日熔金,晚风扬起他清逸的衣摆。

  湖心画舫。

  绯衣女子恭谨的跪在地上,目之所及只能看见一双云靴和那人青色锦袍下摆处,精工细秀的花纹。

  不知过了多久,才听见头顶传来低沉的声音,似是微微带了几分自嘲,“呵,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说的真是轻巧……”

  心惊胆战,低头立着的教众霎时跪倒一片:“教主息怒——”

  金丝衾云榻上的男子摆摆手,里间的众人赶忙齐齐退出去。

  天际霞光透过窗棂照进来,落在一张俊美无俦的脸上,霎时失了颜色。晰白的指尖拂过青色玉佩,语调轻柔,似是呢喃,“你不来见我,我便去找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