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穿越小能手和他的奇葩雇主们 > 第33章 灯会
  灯火辉煌夜如昼,宝马雕车笙歌楼。

  熙攘人潮的欢声笑闹,沿街摊贩的吆喝招揽,琳琅栉比的高楼上传来的琵琶与歌声,所有的喧嚣合在一起声声入耳。

  长街上衣着艳丽的年轻小姐公子们带着面具,提着花灯或摇着折扇,面具之下露出含笑或盼顾的眼。街心猜灯谜的高台传出阵阵欢呼,临江的歌楼上灯笼高挂丝竹声声,江上画舫雕梁画柱舞衣翩翩。

  上元灯会,多的是姻缘相逢,得偿所愿。

  敖琰撇嘴,“你再吃下去,就真赶不上明月楼的小曲儿开场了……”

  程小白吃完第四碗鸡汤馄饨站起身,一旁的摊主接过碎银子笑的合不拢嘴:“公子慢走——”

  锦衣华服的公子折扇轻摇,暗红的衣摆绣着金线云纹,葳蕤生光,虽戴着狰狞可怖的青铜厉鬼面具,却露出漂亮的眼。一路走来引得不少女子与他擦肩相撞。

  他身侧的人素衣墨发,戴着一张没有五官的诡异白色面具,配上不含情绪的眼眸,倒是省去许多麻烦。

  敖琰侧身避过一个撞上来的粉衣女子,手中却被塞了一方丝帕,那女子取下面具,回眸一笑露出一张被脂粉糊满的脸,吓得他险些摔了扇子。

  就听身边人淡淡的说道,“往日你总说自己如何风流潇洒,引得无数仙子女妖为你倾倒,我原以为你是胡诌,现在看来是错怪你了……”

  敖琰气结:“戚小白!…你!你!……”忽而轻哼一声,扯着人挤到一处花灯摊前,低声说道“…呵,刚才你买蜂蜜凉糕的时候,我就察觉到一丝仙气的窥探,一路远远跟着我们走到这儿,定是哪个下界游玩的美貌女仙,被本太子的风姿引来,我敢与你赌,输了我就…”

  程小白觑他一眼,“投海自尽是吧…”

  敖琰自顾自的念了句“美人当配娇花”。挑了一盏重重叠叠的精致莲灯,花心一截红烛垂泪,为纸莲染上妩媚颜色。又整了整衣襟,摇着折扇,回过头去。

  花灯还没递出去就落在了地上,跋扈的声音满是恼怒,“怎么是你?!”

  程小白跟着转身,只见三步远处立着一亭亭女子,提着一盏明黄的鱼龙灯。面容素净,青丝半挽,一身藕荷色襦裙绣工精致,正笑意浅浅的看过来,语调优美的像是念诵诗文,“我还当是谁哪位仙友,原来是个皮糙肉厚的主儿……今日此处火光太盛,也不怕引着了你那身风骚的玉蚕织锦。”

  说罢打量一番眼前人狰狞的面具:“不过你如今这副面目,倒比以往英俊周正多了。”

  明明说的是刻薄的话,端庄静雅的气质却分毫不减。程小白顺着女子提灯的手,看见白皙皓腕上一枚小小的印记,莲花红的像是要滴下血来。

  心中暗笑,原来这就是那个被敖琰骂过千百遍的“手段恶毒只会放火,害他跌在九嶷山”“粗鄙无礼根本不是女人的山野村妇”。

  敖琰胸中怒火噌噌往上窜,“凤淑沅!!上次分明你使诈!”

  女子也不开口争辩,浅浅一笑,目光带着无声的嘲讽,转身就走。身姿灵动,几步之间已在人潮中失了踪迹。

  众目睽睽之下敖琰也不好腾云,拨开人群追过去,“给我站住!”

  程小白想,这人即使骂起人来也衬得上一个“淑”字,比敖琰不知强多少。

  一回头,却怔在原地。

  只见不远处一间卖珠钗发饰的店铺,走出一云鬓高鬟的白裙女子,乌发上的洒金步摇随着婀娜纤弱的身姿轻轻晃动。

  与她同行的是一绛紫华服的男子。背影欣长,墨发倾落,尽显风流俊逸。

  如果你百年来看着同一个人,那别说是背影,就是一根头发也认得出来。

  师兄。

  他觉得应该做点什么,至少看一眼师兄的正脸。这些年可有不同。

  最后却只是看着那人,被人潮淹没,消失在灯火重叠的长街尽头。

  头顶炸开一朵璀璨的烟花。身边欢呼如海。

  不知道你过得,好不好。

  程小白转身买了块竹签串的糯米镜糕,香糯甜软,配上酥脆的果仁,清甜的桂花蜂蜜,妙不可言。边吃边随着人潮流动,漫无目的游走。路过一个算命摊时,袖子却被拉住了。

  那老道瘦骨嶙峋,白须飘飘,如果忽略他道袍上溅落的油点,还真有几分仙风道骨。一旁竹竿上挂着破旧的白幡,歪歪扭扭的写着“取名字,问吉凶,卜姻缘,百年字号,童叟无欺,价格公道。”

  “这位公子且留步,我见公子骨骼清奇,龙姿凤章…”

  程小白接道,“文曲星下凡定非池中物…”

  老道惊奇:“你怎么知道?”

  “刚才过去的那个人你也这么说,我听见了…”

  那老道哽了一下,摸摸鼻子,“还没说完,今日你命中必有大事啊……”

  刚偶遇了多年不见的师兄,他还没看见我,这算不算大事?

  程小白吃完镜糕摇摇头,“除去生死,人生在世哪件不是小事?”

  说完转身便走,没看见老道眼中一闪而逝的精光。

  迈出一步便动弹不得,瞬间冷汗涔涔而下。他身上带着戚不言的一道神符,百年来护他万法不沾身,今日遇见的这人究竟有多强……

  只见老道施施然的走上前来,周身人来人往却好似没看见此处一般。

  程小白内心的吐槽弹幕刷的屏都裂了。

  我去!师兄我好怕怕啊!

  人家是道士!我们是妖怪!妖怪就该低调点啊!脑抽啊没事下什么山!

  可他依旧眼神冷漠,面无表情。

  老道上下打量他,“你就是戚小白?”

  我再去!这个不是来除妖,是来寻仇的啊师兄!

  衡量了一下说不是会不会被放生的可能性…

  淡淡的点头:“我是。”

  老道笑了:“甚好。”

  好你妹夫!!

  “九嶷近来如何?那株梨花精化形了没?”

  “黎白历过雷劫化了形,山中一切都好。”

  顺口答完一阵恍惚,这展开不对啊!动手之前先叙旧?!

  死也要死明白啊,主角拖延时间不是都这么干的么,“你是何人?”

  老道捋捋胡子:“贫道自号无忧。”

  我去!别说这个无忧就是那个我从未见过,传说中潇洒风流……

  “算起来,你还要称我一声师尊。”

  让我缓一会……

  半响之后他从善如流的喊道:“师尊…”

  老道笑的眯了眼,似乎这徒弟让他极为满意,“好,好,好,师尊送你一件礼物。”

  说罢持起他的手,在掌心细细画着符文,所至之处红光流动,形成一个九星环绕的繁复图样…

  程小白本以为是护身符一样的神符印记,暗想这便宜师傅总算还发了点年终红利,可他很快发现不对。

  巨大的力量从掌心飞速涌入,一路沿着经脉肆虐而上,气海中被激扬起惊涛骇浪,不受控制的冲刷每一寸骨骼血肉。他想让老道停下,却发不出声,轻轻划过的指尖好似利刃割开掌心,红光符文开始转动…

  他看见了九嶷山。漫山红遍的九嶷,烟雨迷蒙的九嶷,绿意盎然的九嶷…

  他提着水桶从山间走过。走过熟悉的林间山路,走过许多不曾去过的山洞峰谷,走过春时冰雪初融潺潺而过小溪,走过夏夜波光粼粼,盈满星辉的落星湖,走过秋雨连绵落木萧萧,走过冬日琼枝玉树,冰挂满林的山谷。

  暴动的力量渐渐平复,化成清流沿着经脉缓缓流过。

  每一株树木的枯荣,每一只鸟兽的生死,都与他心意相通。

  他睁开眼,眼里是整座延绵的九嶷,雾霭浮动。

  掌心的红光黯淡下去,凝成一个微不可见的九星印记。

  老道笑的畅快,“契约成了。”

  程小白发现自己已行动自如,抬起手仔细看了看掌心,“为什么是我?”

  老道一派高深莫测:“天机不可泄露。”

  程小白掏出一锭银子压在桌上。

  老道立刻揣进怀里,“这不是没办法了么,你师兄…他不愿意啊。”

  程小白嘴角一抽,看,道士装多了,难免养出职业病。

  “你怎么不问我愿不愿意?”

  难道不该教育他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不该表决心写保证,发誓赌咒今生以命守护九嶷,山在人在山亡…啊呸!

  老道看着他莫名其妙:“问你做什么,这不是已经成了么?”

  程小白彻底无奈:“你认识我么?”

  “现在认识了。”

  “你就这么把九嶷山境交给一个刚认识的人?”

  老道有几分委屈:“我师父交给我的时候,连我名字都念不对……”

  临走前看了一眼竹竿上的白幡:幸好没写“九嶷出品,必属精品”。

  果然不该对师父抱有期望。

  走了几步遇见敖琰,已卸了面具,正垂头丧气的站在原地,看见他立刻跑过来,扯着袖子质问,“你到底去哪了?我找了你半个时辰!”

  程小白回头望,哪有算命摊的影子。

  敖琰见他不答,还四顾张望,便凑近两步,扯起袖子顺势把人往身前拉。

  程小白正想推开他的狗头,刚抬起手,就见敖琰像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击的后退三步,面色惨白的瞪大眼睛,满脸惊恐。

  不是吧?!刚才结契就这么diao,莫非已触动隐藏关卡开启主角模式金光普照了?

  正想着却骤然僵住,身后的高大阴影将他完全笼在其中,近在咫尺是无比熟悉的温度。

  低沉惑人的声音在耳畔轻轻撩动:“灯火烟花,把臂同游,师弟好兴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