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穿越小能手和他的奇葩雇主们 > 第31章 物种
  百兽草木中有慧根悟性的吸取日月精华,天地灵气,修行成妖。害人为祸的自有天收,而功德积够,道法有成则可位列仙班。

  九嶷山灵气纯净,孕育滋养的精怪也纯良天真。山境延绵千里,奇木良植无数。

  而梨树也就这山主院前独一株。春日繁花满头,如云似雾。

  夜空晴朗,繁星浩瀚。

  程小白正在后院洗碗。一边回味他刚喝鲫鱼汤,滑嫩细白的鲫鱼浸在清亮滚烫的汤汁里,配上红色的枸杞,嫩白的豆腐,吃一口舌头都化了…一道电光照亮他手中的白瓷碗,惊雷轰然炸响在耳畔!

  抬头只见方才还晴朗无云的夜空,霎时雷云密布,呼啸的狂风迷了眼,扔下碗就往前院跑。却是迟了,豆大的雨点狠狠砸下来。

  屋里的暖黄灯火透过窗纸,勾勒出一人的剪影,风雨飘摇中让人生出几分安心。

  跑进屋子前似有所感,一回头,只见天上落下的雷电横劈在那株梨树上,而正飞速抽枝发芽的树木散发着淡淡光晕,隐约显出一个女子的窈窕身姿……

  “啊——!!”

  戚不言正倚在云衾锦榻上,手持一卷泛黄的游记细读,眼尾迤逦,半开半阖,忽然听见少年的喊声,心头一跳。

  只见程小白冲进来,撞翻了屏风,总是没什么表情的脸上显出惊恐慌张,比往日生动多了。

  “师兄——山里有妖怪啊!!”

  戚不言放下古书,笑盈盈的看着他,伸开双臂等着少年投入怀中……

  却见程小白直径越过他去,哐当一声开了墙角的雕花木柜,一通翻找,口中念念有词:“幸好我早有准备!是时候干点大事了!今天就要替天行道,不,除魔卫道……”

  然后他拿出了一大把……桃木剑!

  戚不言收回手,唇边的笑意僵了:“师弟这是要做什么?”

  程小白说的义愤填膺:“除妖啊师兄!你不是还鼓励过我要勤勉修行?!!我等修道中人自当…”

  紫衣男子站起身,掸了掸锦袍,“你会收妖?”

  少年抱着剑,显出几分迷茫:“我失忆了…不记得怎么收…”

  戚不言递给他一把伞,直径出了门。

  屋外,雨骤风狂。少年追在男子身后给他撑起伞。

  天际劫云愈浓,梨树已被劈的焦黑,风雨中枝叶凋落摇晃,白色的光晕渐渐黯淡下去…

  戚不言漫不经心的伸手一指,指尖一道金光闪过,稳稳的罩在梨树上,雷电落在金光外被尽数阻挡,再不能伤它分毫。

  程小白完全愣了:

  这剧本不对啊!

  师兄!!我们不是道士么!!!说好的除妖伏魔呢!!!

  诶?!我为什么要说剧本不对,剧本是什么?

  还没等他想明白,只见面前的男子回过头来,一道刺眼的电光撕裂天际,俊美的面容被映得半明半暗,那双凤眸愈显狭长妖冶,深邃的琥珀色渐沉,竖瞳含着危机压迫,淡漠的不带一丝人类感情,像是一双……兽类的眼睛。

  “啊——!!”

  仅是一瞬,戚不言就恢复了黑眸含笑的模样,拾起掉在地上的伞为少年撑好,又拭去他鬓角水珠,“师弟怎么了?”

  “你…你你…”程小白睁大眼睛指着他,内心的吐槽翻江倒海刷屏千里就是说不出话。

  这时风雨渐歇,雷云缓缓散去。那株梨花历过劫,焦黑的表皮重新焕发光泽,转眼间洁白盛大的花朵就开了满头。

  花枝摇了摇,一道白光之后化成一个白裙散发的女子,俯身便跪,声音弱弱细细的,“多谢大人相助…还请大人赐名。”

  戚不言眼里显出几分冷意:“你已有名,何必另取?历劫艰辛皆是你往日咎由自取,如今既已来我九嶷,便莫要再沾染凡尘俗事。”

  那梨花妖闻言泪眼婆娑,面色愈加惨白:“……黎白此后与九嶷之外再无干系,多谢大人恩德。”

  程小白已经冷静下来。确实没人说过他们是道士。

  想起方才指尖闪耀的金光,眼里燃起希冀:“师兄…你可是,神仙?”

  戚不言款款一笑,“九嶷山是妖山,山上的自然都是妖怪。”

  少年尽是不可置信:“我们都是?!”

  看着少年亮起的眼睛黯下去,仍是一副大受打击不能相信的样子,便叹了口气:“是啊,如今做妖不易,需得日夜提防道士杀上山来呢…”

  程小白晕晕乎乎的回了屋。

  这角色变化…简直神展开啊…

  小生做不到啊…

  此后每天提水的时候都心惊胆战,看林间跳过去个兔子都像道士。

  后来梨花妖黎白看不下去了,招了一群妖怪浩浩荡荡的来拜他,口称“大人”。程小白才知道,原来每天在泉边喝水的大兔子是个十一二岁的软白白孩童;午后小憩靠过的高大槐树,是个胡子一大把的老头,爱说话却总是忘了自己说到哪儿;有过一面之缘的灰毛老鼠是个伶牙俐齿的小姑娘……

  众妖往日见他,觉得这位大人总是冷着一张脸,皆不敢搭话。可那日程小白一声高喊,山中精怪都觉得他亲切可爱,没几日就混熟了。他也知道了这九嶷乃是世外仙山,山境中的灵脉连动人、仙两界气运,山主更是仙君一般的地位。

  师兄诚欺我也!

  解决了身份问题,物种很重要。

  一日吃晚饭,“师兄,你是什么妖?”

  戚不言笑了,程小白瞬间有种不好的直觉,急忙改口,

  “我是什么妖?”

  “我猜…应该是某种树木吧。”比如榆木?

  此后每逢下雨就跑去和山上众妖一起抽芽,看人家抽的那么轻松,自己咬牙跺脚就是抽不出来。老槐树摇摇头,“大…大人…你血脉高贵,老朽虽看不出…不过确…非我…族类…”

  物种明确不了,修行也是大事。

  那天程小白舔干净最后一滴鲈鱼汤,“师兄,怎么才能像你一样厉害”

  “既是树木,补充水份方才有益。”

  从此每天提一桶水变成了每天提两桶,一桶做饭洗碗,一桶来喝。梨花妖实在看不下去,教了他吐息吸收日月精华。

  这样的事情多了,他总结出两个道理。

  一.师傅是个没谱的,抛山弃徒自己成仙去了,没的指望。

  二.师兄是个没谱的,笑的越好看就越是要骗人,不能相信。

  百年之后,他又加上了一条:

  天上掉下来的东西再大也当没看见,尤其是穿红衣服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