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穿越小能手和他的奇葩雇主们 > 第29章 前尘
  一阵眩晕过去,脱离位面后过于强大的金手指失效,力量飞快流逝,与之俱来的是熟悉的危机感。神经瞬间紧绷到极致。

  “你打算干什么?真要给我招魂不成?!你一开始就打算这么刺激他入魔?!我要没来你怎么收场?!!”戚不言甩开手,程小白腿一软险些摔在地上。

  你当我愿意,原本想温水煮青蛙来着,这不是计划赶不上变化么,这次的企划又白写了。

  眼前人一身绛紫色华美长袍气势逼人,惯有的笑意消失不见,目光沉沉看不出喜怒。

  程小白不禁感叹,你这体穿狂魔,依然帅到没朋友啊!!!!

  也只是一瞬,戚不言就恢复如常,“先去把你这壳子换掉,再来我这儿谈谈这单业务。”

  仿佛刚才的急切逼问,其实毫不关心。一切只是他错觉一场。

  死!也!不!换!

  虽然现在打不过你!好歹这壳子也和你差不多高!换回来又得脖子疼!!!

  只见他默默推门出去,临走之前扫了一眼这间古宅,黄梨木桌案,远山淡水屏风,角落的镂空花架,反常的简单清雅,一边想戚不言你什么时候换的怎么有些眼熟,不过比那巴洛克宫殿正常多了,一边向技术部走去。

  技术部里遇见李易,刚换了一副柔弱无骨的妖媚壳子,对着成像屏哭的凄凄哀哀。

  见他过来,一把拉住扯开嗓子嚎:“小白啊,听说你被指去了修真位面…你是不是得罪经理了?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啊…我好想你啊!!天天想你啊!!……”

  突然被一个妖媚少年像菟丝花一样缠住,程小白立刻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强忍住踹开他的冲动,“…没事,这不回来了么…”

  抬起手想给他捋捋毛,看着那张脸怎么都下不去手……

  “你不在这些天,王晟连我裤衩都快赢走了!他绝壁加了赌神位面金手指啊!!”

  果然早该一脚踹开他!

  程小白嘴角一抽,只见乔小灵从操作间走出来,一脸嫌弃的瞥了李易一眼,“换完了快滚,你这副壳子哭起来都是嘤嘤嘤,也不怕把成像屏哭裂了。”

  李易直接跳起来,“你以为小爷愿意!这奇葩雇主要看妖孽受对冰山攻!什么*萌点?!!不对,为什我是受?!小爷宁愿去穿无限恐怖!”

  “你…还是快去吧。”程小白默默摆手。

  李易瞪他一眼,扭着无骨的细腰就出去了。

  程小白从操作间出来,站在成像屏前上下打量。

  这是他原本的身体,在俊男美女如云的穿越公司,实在过于普通。若说唯一有几分耐看的,要数清亮透澈的眼眸。不是招人的桃花,或邪美的凤眸,反而是并不出众的内双,却似一泓清潭,认真看人的时候仿佛能看进人心里。

  可惜他很少认真看人。

  乔小灵皱起眉头,一张娃娃脸做这种严肃表情有些喜感:“你怎么失联了?我这边的信号突然一下就断了。去问戚经理,他居然说‘随他去吧’。”

  程小白把金属手环递过去,“你帮我看看,这是自然损伤还是人为伤害?”

  乔小灵接过去,仔细看了半晌,“如果是人为损伤,这手法太高明了。一点也看不出来…你这次…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

  程小白看着他的眼,“……我们认识很久了吧。远不止这三年。”

  乔小灵一下子怔住。

  忽然瞪大眼,指着他直哆嗦:“你!你!!你都想起来了?!”

  程小白摇头:“想起了结局而已。我只来问你一句,如果戚不言要动手,你会帮我么?”

  乔小灵抿着嘴不说话,气氛一时沉默。

  转身出去的瞬间,听见背后响起的声音,微弱却坚定,“我会。”

  屋里光线晦暗,点了沉水香,飘渺而幽远的香气丝丝缕缕的溢出来。俊美的男子,姿态随意的倚在云衾锦榻上。兴致正浓的看着半空中的光屏。

  程小白扫了一眼,似乎是王晟在《饥饿游戏》那个位面跑业务,被虐的不忍直视。

  榻上的人漫不经心的开口,“雇主想看主角生出心魔,这单还算不错,你去休年假吧。”

  “休多久?”

  戚不言端着茶盏吹了口气,“三个月够不够,不够再给你加。”依旧充满兴趣的看着光屏,“回家歇歇,最近就别出门了。”然后摆摆手示意他可以走了。

  半句没提凤临清,好似不曾交给他寻人的任务。

  程小白默默点头。转过身时眼底一片冰凉。

  那个红光诡谲的石室,被抓住手腕的瞬间,耳边的低沉声音轻的好似呢喃,可分明听见那一声,“师弟,回家了。”

  刚穿回来时,你眼里的关心有几分是真的?那些脑海中的记忆有几分是真的?

  他若回头,就会看见身后原本漫不经心的人,正深深的注视着他,目光幽远,喜怒难辨。

  可他没有,所以只听见身后的雕花木门“哐”的一声关上。

  戚不言按了按眉心,程小白,似乎想起了很多事。可现在的时机,错的离谱。

  不,或许一开始就错了。

  恍然想起了很久以前,离丘刚弄出这可笑的穿越公司,兴冲冲的跑来找自己。

  刺眼的阳光透过巨大的落地窗倾泻而入,又被窗前高大浓密的树影筛出斑驳的光斑。窗外的街边,行人往来熙攘,颜色艳丽,笑容明媚。

  午后的咖啡馆冷气汹涌。两个男人坐在临窗的角落,一人漫不经心的看着窗外,骨节分明的手指随意的轻扣桌面。一人正蹙着剑眉,眼底神情愈发急切,可旁人只能看见两人对坐多时,咖啡凉透也相顾无言。

  “…我拿到很多位面的使用权和开发权,现在万事俱备…”男人深邃的五官给人很强的压迫感,可他一开口,冰冷的气质顷刻间消失不见,标准的圆滑世故生意人。

  散漫的声音打断他,“万事俱备…只欠一笔启动资金,工业革命的时候你也这么说,结果呢?”

  男人急急开口,“启动资金已经有了,还刚接了一笔大单子,做完这单的盈利几乎可以将公司规模扩大十倍…”

  “呵,还真有钱多人傻的?”戚不言端起面前的玫瑰骨瓷,咖啡顷刻蒸腾起馥郁的香气。

  男人面露无奈,“是个位面商人,生意做的天大却没交过男朋友,这次想去仙侠位面,谈一场长达千年,轰轰烈烈,惊天动地,恩怨浩大的恋爱。”

  戚不言嗤笑一声,“谈个恋爱想来千百年?她把这个当饭吃?!”

  “谁知道有钱人怎么想的。”

  “你告诉我这些干什么?”

  “给她列了几十种方案,仙凡恋三世轮回给她加到了七世;仙魔虐恋相爱相杀虐的我都要跪了,还有人妖恋,人鬼恋,魔妖恋…折腾到最后总算定下一种……该签单了,她突然说要有个男配深情无悔的来衬托一下......”

  戚不言简直要被气笑了,“你来找我,说了这么多,就是为了让我去演那个男配?你觉得可能么?你自己怎么不去?”

  男人嘟囔了一句“我哪有你深情无悔…”,在对面人变脸前急忙说道,“你的力量濒临突破,血脉不稳,该历劫了吧……”

  戏谑的表情消失。明明姿势没变,却陡生凌厉逼人的气势,“直说。”

  “这次招人的时候,我遇见了一个血脉中有融合之力的人,还没觉醒。如果让他去几个高等位面,用位面之力刺激一下,必然会觉醒一部分,他的血脉,对你这次历劫大有益处。”

  久久沉默。

  戚不言闭了闭眼,“我考虑一下。”

  电梯开了,走出一个男人。

  程小白抬眼望去,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停,只下意识的觉得,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正要发生。

  只看了一眼,他就怔在原地。

  长长的走廊。身形挺拔修长的男人缓步走来。步履沉稳,像是有某种美妙的节奏感。一步步从阴影处走向明光,他的五官也渐渐明朗清晰,像是造物主将所有的珍爱都倾注于此,精雕细琢成无可挑剔雕像,但衬上通身气派,五官反倒显得无关紧要了。

  男人就这样走过来,直到近到可以看见他衬衣立领上精细的暗绣。

  程小白想的是:

  我去!这丫是谁!

  看这出场!看这闪瞎狗眼的声光效果!这得多大个的汤姆苏光环!!

  乔小灵你什么时候也给我整个这个!!!

  简直血槽都帅空了!!

  忽然被撞了一下,才听见李易小声的提醒,“小白,新来的经理跟你说话呢...”

  “你是程小白?”男人笑了,低沉的声音透出愉悦,温情脉脉似是挠在心底的羽毛。

  “是我、对,我是!我是程小白。”发觉眼前人没有带光环或金手指的痕迹,程小白突然就卡了,语无伦次得恨不得咬舌头。

  “曲经理调走了,今天起我接替他。我叫戚不言。”男人笑意渐深。

  “戚、戚经理好。”

  昏昏的想着,原来这就是刚遇见戚不言的时候啊...当时自己果然是蠢得离谱啊。不,一直都蠢得离谱。

  可为什么那时候靠近戚不言没有危机感呢?

  忽然画面一转,刺眼的白光,被冰冷金属死死禁锢的四肢,周围人眼神淡漠的压制,深入骨髓的刺痛……最后那人走进视线,温情的笑意消失不见,向他伸出手,却是剖开了他的胸膛,最后唇形轻动说出的一句话……

  一片黑暗中,程小白骤然睁开眼,痛苦的表情归于平静。

  抬手间卧室暖黄的灯光亮起,掀开被子,起身下床倒了杯水。现在才明白这房子不大的好处,要不然一个每每半夜惊醒,还得对着空旷的大屋叹气。

  果然又是梦境啊。但刺痛感依旧隐隐传来。

  去了修真位面后,即使他不修炼境界也会不断提升,就好像…在不断汲取位面之力。按理说这是完全不可能的事,却真实的发生在自己这个小人物的身上。多荒谬。

  力量的提升伴随着纷至沓来的梦魇与零碎的记忆片段。

  不想承认,不想去想,直到遇见凤临清。被毫不留情的一语点破。

  明明记忆中他冰冷的眼神清晰到刻骨,明明一经靠近每个细胞都叫嚣着危险。

  却仍是不愿相信他是想杀他的人。

  相信直觉也不肯相信现实。多愚蠢的做法。不奇怪,要是每次都被自己蠢哭,早该脱水了。

  所以呢?戚不言,我换来了凤临清的一样东西,这次若是赌输了,我就将命搭进这局里,你看可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