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穿越小能手和他的奇葩雇主们 > 第27章 刘远山番外
  那日刘远山刚到云岭上空,却见忘归峰血光冲天,有人入魔,他心中一沉。

  赶到时只见掌门带着一众长老,结成“诛魔剑阵”将一人围困在中间。

  而那人双目赤红,声嘶力竭的喊着“白寒”,剑势威力滔天却毫无章法,有时还会伤到自己,显然是已经失去理智了。那分明是…宴师弟!

  昔日那个临敌不乱,与自己共历险境的沉稳少年,竟变成这番模样!

  众人顾忌他性命,而以掌门的分神期的修为,竟一时奈何不了他。刘远山急忙入阵牵制……

  将宴时迁封进山洞的时,众人皆是精疲力竭,甚至有人受了伤。

  清虚叹了口气,在洞口加了一道禁制。

  刘远山望着黑黝黝的洞口,站了三日。

  第四日他豁然腾云而起,一日千里,灵力催动到极致,昼夜不分的往无相山赶去。

  宴师弟喊的是白长老的名字,可白长老已经不知所踪了。宴师弟入了魔。

  他如今晚一步,只怕也要入魔了。

  事情还要从很多年前说起。

  那时的越清岚还不是无相宗首徒,刘远山也不是剑门稳重持礼的大师兄。

  提起刘远山那一辈弟子的少年时代,门中长辈无不摇头摆手。

  不知那年收徒时造了什么孽,招了一帮熊孩子。后来熊孩子长成了混小子,今天去炼器堂偷灵酒,明天在外门捣了灵兽蛋,打着学习的幌子借丹炉,煮了一锅飘香十里的灵兽肉……领头的不乏这家长老的儿子,那家峰主的首徒,偏偏大错没有,小错糟心不断。

  刘远山的师傅这样也能结婴,实属毅力可嘉,道心坚定。

  玄天剑门乾归峰峰主主元婴大典,八方来贺。

  凝神殿前往来熙攘,各派弟子寒暄招呼,好不热闹。

  清贵少年公子,眉目如画,风姿绝世,眼眸里的光彩远胜云岭漫天落霞,跟在自家师尊身后拾阶而上,扬眉间不知惹得多少女修悄悄红了脸。

  刘远山作为乾归峰大弟子,论起偷灵酒煮火锅,实乃一等好手。偏他某个方面不开窍,被人发现之后就经常拿来开涮找乐子。

  剑门本就女修甚少,这帮整日插科打诨,无聊之下练就了一身起哄的好本事。

  “师兄你看,那无相宗的那批人,竟还有那么好看的女修?”其中一人撞了下刘远山,指着不远处的清贵少年。

  “…可我怎么看像个男的?”刘远山仔细瞧去,摇摇头。

  另一人得到眼色,急忙帮和,“师兄你眼跛了?那么好看的人怎么可能是男的?”

  “这…这倒也是…”

  “找道侣要趁早,那么好看的人,等她长大了还有你的份?”又一人搭上他肩。

  “这话说的对,我也支持师兄去搭讪!”

  “什么道侣什么搭讪!净胡说!…哪能这样…”语气恼怒,脸上却微微泛红。

  “师兄你还是不是男人!”

  “就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啊!”

  起哄的一时嘘声一片。

  “可…我不会搭讪…”刘远山脸涨得通红,紧张的搓起衣角。

  “这还不容易,我教你…”

  “看她师尊跟别人说话去了,趁她现在一个人,师兄快上!”

  刘远山被一个趔趄推了出去。

  “这位师妹可是…可是…第一次来玄天剑门,不如我来为你引路,共赏云岭美景?”

  笑容要真挚!眼神要专注!要有君子风度!对!很好…

  漂亮的凤眸轻轻眯起,清亮悦耳的男声一字一顿的道,“噢?…师、妹?”

  刘远山如遭雷击楞在原地。

  身后的狐朋狗友笑的差点背过气去。

  若是只有这一件事,越清岚尚不至于胸襟狭隘至此。

  泰崇源见自己的大弟子被人围着暗笑,神识一扫哪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气的简直要吐血。

  明明年龄相似,看人家的徒弟都长成翩翩佳公子了,自家徒弟还是一副雌雄不辨男女不分的混样子,被那几个混小子一撺掇就犯傻去了。

  默默叹口气,今天是自己的元婴大典,这么多人看着,要忍住啊,现在不能收拾他……一面安慰自己…幸好幸好,总算这傻徒弟修行还是拿的出手的。

  越清岚虽生的好相貌,一举一动却丝毫不显女气,旁人笑不过是因刘远山那幅呆傻样子。可落在越清岚眼里,就成了众人笑他像个女子…自己堂堂三尺男儿,竟受这等屈辱…与这人无冤无仇为何这般愚弄自己,看向刘远山的目光愈加不善。

  “我徒愚钝还望真人及弟子不要计较。远山,还不道歉。”

  围观的众人见泰崇源走过来,纷纷散去。

  意思是这就算了吧今天我元婴大典给个面子吧。

  刘远山才反应过来,瞬间面红耳赤,“无意冒犯,实在…实在抱歉!”

  越清岚抿着嘴不做声。阳平真人皱了下眉头,正要答应。

  偏有人煽风点火,炼器堂的李长老修得一手酿灵酒的好手艺,平日没少被这帮混小子糟蹋,心里割肉一样疼,平日又拉不下脸为了几坛灵酒与小辈计较……

  此时笑的好不灿烂:“诶呦,误会一场,不值为这等小事伤了和气……这也算两位高徒的相识缘分啊,我看这二位年龄境界皆相似,不如比试一场。也为今日大典助兴。”

  灵兽园、炼丹堂的长老也纷纷附和。

  “点到即止,友谊切磋嘛。”

  “可不是,好久没看小辈们的切磋了啊…”

  刘远山没想到事情闹成这样,正想推脱两句…

  就听那清贵少年道,“好。”

  阳平真人心中叹气,这徒弟天资聪颖,平日心高气傲,今天在这么多人面前跌了份,定是要讨回来,罢了,让他此时受些挫折也于日后修行有益,“那便点到为止…”

  泰崇源见那帮老家伙不找点乐子誓不罢休的架势,只得点头。

  众人浩浩荡荡的移步演武场。

  刘远山直到站在擂台上还是懵的。

  眼看对面的少年祭起一柄天青如意,慌忙以剑格挡。

  才想起自己刚才冒犯了人家,现在要比试,就该让一让才对。

  这想法本是没问题……

  问题是…

  众人只见刘远山本能地出剑挡去,震得越清岚后退三步,然后他……

  收了剑!

  越清岚使出浑身解数操纵如意临空翻转,刘远山游刃有余的闪避就是不出手……

  这也让的太明显了吧!分明是纯心耍人家玩啊!

  越清岚额上已溢出薄汗,刘远山见状顺势跳下擂台,一拱手,自以为表情诚恳的说,“这位师弟道法精妙,在下自愧不如……”

  台下哄笑震天。

  擂台上少年握紧的拳头微微发抖。传音狠辣,“你给我记好了!今日只耻他日定百倍奉还!”

  一场百年的梁子就此结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