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穿越小能手和他的奇葩雇主们 > 第23章 问心
  “我已是金丹之境,单是催使法器也能将你耗死,这就是境界的差距啊……”

  越清岚笑的肆意张扬。却不似面上轻松,四象八卦盘威力与消耗一样巨大,师尊为了这次秘境计划万无一失才给他了,如今还与这法器并不熟悉,论起得心应手还不如他的本命法宝。

  这么逞强不过是想看见那人颓丧的样子。

  刘远山摇摇头,叹了口气,“宴师弟、楚师妹,看来还要劳烦你们为我护法。”

  楚琳琅翻手召出一个防御法器,咬破舌尖,三滴精血喷上去,梧桐钟霎时红光大盛将刘远山护在里面,咬紧牙关艰难道:“师兄保重,我最多可撑一炷香。”

  “足矣。”说罢竟是盘膝坐下,闭目调息,再不关注战局分毫。

  “师兄放心。”少年的声音沉静如故。仿佛不知道他们如今在做何等凶险的尝试。

  原本由三人支撑的困局,楚琳琅因催使法器而后继无力,所有的压力顿时全加在宴时迁一人身上。越清岚勾起一丝讽刺的笑,自不量力。刘远山脑子坏了不成,纵使他要调息后拼死一搏,现在这少年也撑不过片刻。

  少年的剑却是变了。

  原本沉稳的身法霎时间快如鬼魅,空中留下无数虚影,剑势大开大合,一往无前,仿佛支起一张巨大的剑网,将另两人护的密不透风。

  玄天剑诀他认得,十年前刘远山就使过。明明是一样的剑,一样的修为境界,少年竟能使出这般惊人威力,看来玄天剑门又出一天才人物。越清岚眯起眼,如此更不能让他们拖延下去。

  突然他瞳孔放大,震惊的瞪着红光之中的刘远山。

  青年身上的气息节节攀升,天地灵气向他周身汇聚而去,隐隐形成一个飞速旋转的漩涡,正以惊人的速度不断扩大……

  他竟在结丹!

  这不可能!震惊之后是滔天的愤怒…

  以为比他早结丹,总算是胜过了他,谁知那人竟是随时可入金丹之境,只是一直积累实力而刻意压制境界。想来如今未见天劫,便是那人初入半步金丹时就遭到天道考验,之后心意一动就能顺利结丹……

  那自己呢?自己的骄傲在他眼里何其可笑?越清岚双目泛红,墨发飞扬,一身灵力催使到极致,四象八卦盘一时嗡鸣不止……

  少年嘴角溢出鲜血,却不曾后退半步。

  粉衣女修娥眉蹙起,上前两步,翻手召出一段白练,凌空翻转,直向打坐的青年而去…

  宴时迁此时确不好受,玄天剑意太过霸道,以他现在的境界,强行催使这么久早就超出极限。胸中气血翻涌,沸腾的剑气在灵脉中流走似是要将他焚烧殆尽……

  一柄道剑没入小腿,少年身形一滞,顷刻间又添无数新伤。

  飞舞的白练霎时即至眼前,少年回救不及,与梧桐钟相触的瞬间,楚琳琅蓦然喷出一口血向后倒去……

  忽然白练静静的停在空中,不能再进分毫。粉衣女修额上溢出薄汗…

  打坐的人睁开了眼睛。

  白练狠狠抽回,芷绮妍咽下一口血,方才刘远山将金丹初成时的威压全加诸在她一人身上,这下怕是伤的不轻……

  “辛苦了。”青年挥剑斩出,半空中的阵盘狠狠一晃,光泽黯淡几分。

  没有更多言语。因为相信,所以互相交付后背。

  楚琳琅长舒一口气,原地运气调息。

  少年洒然一笑:“恭喜师兄。”仍是持剑劈斩。阵盘投射的道剑显出无力之势,金光明明灭灭,眼看便能破阵而出…

  越清岚双目赤红,仰头灌下一瓶回清丹,不惜损伤灵脉也要将这几人留下。

  芷绮妍百般传音劝说无用,情急之下大声喊道,“越道友收手吧,墓要开了,莫要因此耽误大计!”

  话音刚落,天忽然暗了,狂风大作,震耳欲聋的轰鸣响彻山间,脚下的大地剧烈颤动,可怕的威压将人压倒地上动弹不得,宴时迁艰难抬眼,只见地动山摇,滚滚山石倾泻而下,山体裂开一道巨大缝隙。狂暴的灵气喷涌而出,直直将他卷进黑色的深渊……

  黑暗中不知过了多久。宴时迁蓦然睁开眼。通体舒畅,灵力充沛,完全不似先前经过一场恶战。

  修士耳清目明,自是可夜间视物,这片黑暗却看不透。浓重纯粹的黑暗,没有出路。

  太暗了,他不禁想。心念一转,眼前忽然闪出一抹微光。

  还不够亮。一片浩瀚星河骤然在眼前展开,漫天璀璨的星辰闪烁转动,无边无际,生生不息。

  而他就漂浮在星辰之中,如梦如幻。

  宴时迁却握紧了剑。

  焚天星河图。他曾在门中典籍中见过的上古四大神器之一。生死同门的杀阵。

  他不动,星辰自转,看起来美丽无害。

  从储物袋里拿出那块质地奇怪的令牌,其上光泽隐隐闪动,宴时迁勾唇一笑,原来这就是烟霞派和无相宗的目的,近几年玄天剑门一家独大,另外两派不知何处得到秘境之中另有宝地的消息,便迫不及待的联手打起了主意…

  看来这里并不简单,竟有几千年来杳无音讯,只存在于传说中的上古神器。

  刚才那个烟霞派女修说“墓要开了”…

  他在流转的星光之中缓缓行走。星辰尚且按既定的轨迹运行,少年却似漫无目的闲庭信步。不知走了多久,或许一天,或许一个月。

  少年停下了。霁宵剑直向前斩去。

  用的是剑外凝气,走的是玄天剑意。这是他最强的一剑。

  方才还静静流转的星辰,此时光华大盛,成千上万齐向少年飞去。

  既然生死同门,不如向死而生。

  他在星辰最中心,四面八方皆是致命的杀机。本是最坏的处境。

  星辰无边生生不息,少年的剑睥睨天下,一往无前。

  明亮的碎石打在他身上每打在一处都割骨的疼,鲜血浸透衣袍,眼神却愈发明亮,星辰的运行轨迹在他眼里越来越清晰…忽而少年不顾胸前空门大开,反手向后斩去…

  大道五十,天衍四九,自有一线变数。

  有变数,就有生机。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