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穿越小能手和他的奇葩雇主们 > 第21章 禁闭
  这几日讨论最热烈的,莫过于“白长老竟为弟子宴时迁来看第一场分赛”,“宴时迁宴时恒两位少年天才究竟什么关系”。对于后一个问题更是连“同父异母失散多年”都扯了个遍,但由于当事双方都不曾提起,猜的再多也没人敢真去问。

  经过两日决赛,三十个秘境名额已定。

  晋级者无不是门中精英,接下来便是要决出大比名次。

  长宽约二十丈的宽阔主擂台一开启,正中间的阵眼微光闪动,连通擂台四角形成一个绝妙的防护阵法,保护擂台外的人不受法力波及。

  此时刚结束一场比斗。

  “乾归峰刘远山胜——”随着擂台外侧管事的一声高呼,台上的青年施施然收了剑,道了声“承让”对着四方各一拱手,引得台下一片叫好。

  “下一场——忘归峰宴时迁对兮泽峰楚琳琅——”

  “刘师兄果然厉害,才用了不到三十招啊,不愧是‘半步金丹’之境…诶,你押的谁?”人群中一微胖的修士扯了扯身边人的袖子。

  “我押的宴时恒,你没见过小比时他那把剑么?…争锋剑啊!以前徐师伯的剑!掌门给他了,这说明什么…”

  “那又如何,他现在的境界,争锋剑十分之一的威势都催使不出来…何况以前小比,刘师兄他们根本不屑于来,才让他一时抢了风头…我还是押刘师兄…”话还没说完,就被身后另一人急急打断。

  却见旁边一个瘦弱青年低声说,“管他们谁赢,我…我都押楚师姐…输了也甘愿…”

  “楚师姐不就对你说了句‘这位师弟麻烦让一下’么,你都记三年了,我还是押宴时迁,白长老这么多年只收了一个弟子,你们想想…”旁边一人嗤笑一声,接着滔滔不绝的分析起“白长老连宴时迁的小组赛都去看,可见对这弟子多上心等等”,旁边人听得烦了微微避开,眼见一少年朝这边过来,急忙拉住他。

  “诶,这位师弟,你看着面生啊,押注了么?压宴时迁没错的…”

  被他突然扯住衣袖的少年只得停住,听了许久,几欲开口解释,都被堵了回来。

  “走,我这就带你去押注——”

  “忘归峰宴时迁在否——”擂台外侧的管事再次高声喊道。

  依旧没有人应,台上的紫衣女修微微蹙起眉头,冰冷的气质映衬着明艳的容颜。

  台下窃窃私语声渐起。

  “这位师兄实在抱歉…能否等我比完这局再说…”少年扯出袖子,一跃上了擂台。

  原本滔滔不绝的修士顿时愣在原地,久久没反应过来。

  “失礼了。”英挺少年一拱手,对面的紫衣女修冷冷的召出一把墨绿长剑,“不必多言。”

  玄天剑门本就女修甚少,资质样貌皆出众者更是凤毛麟角,因此楚琳琅初入门不到三年时,就被评为“兮泽峰一景”,一时间爱慕追求者多不胜数。

  但她自言一心向道,加上本就冷清的性格,这些年来让不少人望而却步。

  紫衣女修曼妙的身形如起舞一般流畅,衣带翩飞,一套“回春剑诀”使的轻灵圆转,隐有草木生机蓬勃而出。少年的剑却甚是简单,有条不紊的见招拆招。

  楚琳琅却并不像众人眼中那般轻松。

  甫一交手,少年的剑势就极为利落。似乎无论她的剑招如何精妙多变,对方总能以最简单的方式破解。不过五十招就逼得她只有固守之力,饶是这样也破绽屡现。自她回春剑诀小成一来,从未遇过这般艰难境况。

  更让她心中隐隐生出不快却不愿承认的,是少年眼里只有她的剑,没有她。

  心绪一乱,转瞬间就失了生机,冰冷的剑锋点在女子白皙的脖颈上。

  翩翩少年郎,灼灼长剑光。

  “忘归峰宴时迁胜——”

  比起以往震天的叫好欢呼,这次更多的是唏嘘。

  “啧啧,这是太年轻还没开窍还是真傻啊…”

  “又是一个‘一心向道’的,看他这样怕是不打算找道侣了…”

  天朗气清,视野开阔。清虚与白寒坐在高台正中,左右依次是一干长老、峰主。

  旁人或许不认得,清虚却记得三年前白寒带走的那个道童。本以为五灵根修行困难定是无甚进境。如今细细看来,竟是筑基之后觉醒了天生净体。暗叹一声天机缘法,果然不可测。如此门中又多一优秀后辈,倒是一桩好事。

  让他担心的反而是自己座下最小的弟子。

  当初传了徐师兄的剑与他,如今看来并非明智……

  “不管你这废物是凭运气还是何等旁门手段,今日也就止步于此了。”

  少年忽然愤而开口,声音不小,顷刻间台下炸开了锅。

  宴时迁却笑了:“掌门尚且称我师尊一声‘师弟’,如今我是师尊座下首徒,师弟还需称我一声‘师兄’”

  回答他的是凌空劈来的争锋剑。

  这一剑灵力催动到极致,剑身凝出冰霜寒意。擂台上结起白霜。台下众人都隐隐感到寒意。

  宴时迁足尖轻点,向后飞跃而去。霁宵怆然出鞘,两把剑顷刻相遇,传出相击的清鸣。宴时迁且战且退,霎时过了三十余招,争锋剑转瞬即至眼前。

  已是退无可退。

  只见被逼到边角的少年低声说了一句话,原本势不可挡的剑势微微一滞……

  浅蓝色的流光乍起。霁宵剑直直刺出。

  朴实无华的一剑。

  极致简单。因为简单,所以强大。

  剑锋处的空气极速塌陷,形成一道绝对的真空。一往无前。

  这一剑旁人没有认出来。清虚惊得差点站起身。

  剑外凝气,那不是白寒的剑。

  是三百年前战死于道魔大战——他的师叔,望舒剑邱启明。

  那时他还是刚入门的孩童,可那战天灭地的一剑永远也忘不了。

  台上少年出剑的身影隐隐与记忆里傲立于世的剑修重合。

  “忘归峰宴时迁胜——”

  持剑的少年洒然一笑,指在对方眉心的剑向回收去。

  就在这时情势陡转,剑下的人身法诡异的侧身,掠向宴时迁拍出一道符箓。

  清虚急急出手,他认出那是他给宴时恒去秘境时用的防身符,可抵金丹后期全力一击。

  这符若是落实了,那少年非死也重伤。

  却有人比他更快。一道浩大的剑气横贯于二人间,在擂台上生生劈开一道巨大裂缝。擂台外一丈远处的众观战弟子皆向后倒去。

  玄天剑门用了千年的防护法阵,顷刻尽毁。

  事情发生太快,其余众人都未反应过来。

  两道身影同时出现在擂台之上。

  “孽徒!”

  眉眼傲气的少年被压制着跪在地上,眦目欲裂。

  “也是我管教不善,此后事还劳烦师兄。”

  百年来他第一次见白寒显出怒意。清虚只得点头。

  宴时迁只见白衣剑修一伸手,猛然一阵天旋地转,而后又被狠狠摔在地上。白寒竟是用了空间神通。

  骇人的可怕威压,瞬间将人钉在原地动弹不得。

  少年却固执又缓慢的抬起头来,仅是这个简单动作,就让他嘴角渗出鲜血。

  他从未见过这样的白寒。衣袂无风自动,墨发肆意飞扬,眼里凝结着沉沉的冰霜。

  一直以来白寒虽淡漠,高阶修士的威压却收敛的分毫不露。三年的陪伴,让他几乎忘了,眼前人是分神期老祖,要杀他不过举手一念间。

  连剑都用不上,比碾死一只蝼蚁更容易。

  怕么?生死之间怎能不怕?可他不后悔。

  “孽徒!谁教你这等阴险手段?!”往日清冷的声音带着几欲喷涌而出的怒意,隐含的巨大威压激得他体内灵气逆行,硬生生咽下一口血。

  这就是宴时迁的赌局。

  比试前他传音于宴时恒:“连我都没想到,如今你终究是不如我。”激怒他之后便公然说出自己白寒弟子的身份。白寒以后若是否认,他就是欺瞒师门之罪,即使免于重罚,日后在门中的日子也不好过。

  而后更是激得宴时恒一怒之下对他下杀手。这种小动作想必是瞒不过白寒。

  他在赌白寒的不忍心。

  震慑神魂的战栗惧意微微平复,反而心中一松。

  白寒确实动怒了,可没有杀他。少年心里暗笑,孽徒,这是承认了自己的身份啊。

  他赌赢了。

  依旧直直的看着眼前人,似是要将这般难得一见的生动表情刻在心里。

  不肯低头。

  “你何时反省清楚何时出来,若是想不清楚,秘境开了也不必出来!”

  猛然间威压撤去,白衣剑修一拂衣袖,踏空而去。

  他这才看清此处是一方地势高险的山洞。透过洞口隐隐可见忘归峰中飞瀑。

  远远传来的声音带着还未平复的怒意,却是早已不见人影。

  少年注视着白衣消失的方向,终是低低笑出声来。

  清朗的笑声在山洞中隐隐回响。

  气成这样,是因为自己啊。

  这是不是可以说明,自己在他心中,也有不轻的分量。

  试探着打出一道剑气,瞬间被原封不动的反击回来。

  洞口有一道禁制。

  这是被关了禁闭?

  他在忘归峰三年,各处禁制再熟悉不过,这不是白寒的手法。

  那又是谁,在百年无人的忘归峰后山,下这样一道禁制?

  当初下禁制的人,是想困住谁?

  从听见主角第一声传音,程小白就忍不住咆哮。

  主角你到底是重生还是穿来的?!

  你今天遇见的妹子是未来正宫木错!表现加分!

  但是!!原著里你只是打赢了你堂弟就没有然后了啊!!

  那可是要成为终极反派BOSS的男人!现在被罚的有个好歹未来肿么继续和你相爱相杀?!!

  嗷呜!还我三年前那个软萌暖小主角!!这还是前期啊,书里不是这样写的!!

  怎么看见你的黑化倾向了这绝壁是崩人设了吧还是小生狗眼瞎了?!!

  镂空雕花的高大花架,繁茂的栽着紫络石,阴影下突然显出一个身形高大的人影。

  浮在半空的光屏骤然熄灭。

  “就算你现在名义上是我老板,进来也总得敲门啊…”男人低沉的声音听不出喜怒。

  被质问的人丝毫没有闯入者的自觉,“你还是太心急了,忘了上次送他去那个仙侠位面的后果?”

  久久沉默,半响后是悠长的叹息,“可我等不及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