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穿越小能手和他的奇葩雇主们 > 第20章 大比
  巨大的演武场上,正中间是一处圆形的主擂台,以此为中心分布着三十六座长宽十丈有余的分擂台。此时总试的主擂台尚未开启,各分擂台下聚满了来观战或是准备比试的弟子。

  一时间人头攒动,人声鼎沸。

  最前方巍峨的观试台却显得有些冷清,因着只是小组比试第一日,尚且没什么看头,零星坐了几位执法长老安和安排赛事的执事,掌门清虚和几位境界高深的长老自是要等总试时才会现身观战。

  练气期与筑基期分开,抽签决定分组,组内再次抽签决定对战双方。

  报名的六百余人中,最终只有五十人能晋级总试,最后三十人得到紫霄秘境的名额。

  内门弟子想晋升真传弟子,真传弟子想争得秘境名额。

  虽说每个擂台都设有防护阵法,规则中也禁制恶意重伤同门,且一方认输时即比赛结束,饶是这样,每次却仍不乏重伤或丧命者。剑修本就好战,更有许多人借着大比,新仇旧怨一并清算。

  如此不可谓不残酷。大浪淘沙,优胜劣汰,却是亘古不变的生存法则。

  “下一组——!六百四十一号对三百七十二号!”

  读签的管事话音刚落,一体型壮硕的青年跃上擂台,利落的一拱手,声如洪钟,

  “辰元峰于歧佑。”

  这时跃上擂台的是一英挺少年,即使穿着最普通的门中派发的白色道袍,仍掩不住通身超然气度,也是一拱手,

  “忘归峰宴时迁。师兄请——”

  这句话却让台下炸开了锅。

  “忘归峰啊!听到没有?!真的是白长老的弟子啊!”

  “白师伯何时收了弟子,怎么没人知道?”

  “这话说的,白师伯收弟子,还用知会你一声不成…….宴时迁…这名字好熟…”

  “第一局就对上于师兄啊……”

  越来越多的弟子朝这处擂台下涌来,台下围得水泄不通。

  突然间人群安静下来。

  凌空而来的巨大的威压即使一瞬而逝,仍是让人心头一凛。

  随着天际一道渐近的浅蓝色流光,出现在观试台上白衣剑修一时间集中了全场的目光。

  擂台上的宴时迁转头望去。如今他已筑基,目力远胜从前。

  穿过熙攘的人群,分布的擂台。远处观试台上的白衣剑修,静静注视着他。仍是看不出悲喜的淡漠表情。

  白寒…竟真的来了。

  程小白知道这样有损逼格,但比起“白长老竟来看小组赛!火速围观,前排刘明”这种事,还是主角的命重要。

  主角没命=一级业务事故=戚经理邪魅一笑=年假扣完没奖金加班到死不解释。

  谁让定位仪坏了之后无法查剧情,原著里扬扬洒洒写了三大章的小组晋级,哪记得在哪一轮时主角遇强敌,擂台上的防护阵法又被动了手脚。

  …更何况现在的主角…根本遇谁都算劲敌好么掀桌!!!

  他相信主角光环和剧情修复能力,可这次歪楼实在厉害,又是修真这种高级位面,变数很多,不来看着实在放心不下。

  但他很快就发现自己错了。

  谁来解释一下台上那个diao炸天的真是在小生手底下混了三年,只会初级剑的主角么?!!!

  这光环开的也太不讲科学了!!!

  主角你绝壁是重生了吧!!!

  口可…口可…小生现在走还来的及么…

  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啊,你们难道不知道即使悄悄传音小生也能听得到么…别瞎猜了他真不是我徒弟啊……

  宴时迁本以为等自己进了总试,自然能见到白寒,毕竟第一日的比试连各峰主都自持身份极少来看。

  素来不喜纷扰的白寒,如今却为自己来了。

  少年洒然一笑,侧身避过袭来的重剑,直直向前攻去。

  于歧佑是辰元峰的真传弟子,金木双灵根,境界停滞在筑基中期多年,比起宴时迁,无论是境界还是对敌经验,都更胜一筹。

  于歧佑原本是极谨慎的,无论是对方的师承身份,或是如此年轻就已筑基的天赋,都让人不可小觑。但他并未出剑试探,而是一上来就使出了十成实力和最强的剑招。

  他的功法走的是一力降十会的路子,修剑之余更修得一副强硬肉身,一柄千斤重剑,使得金光凛凛,剑招大开大合,力拔千钧,极得他师傅易邢的神韵。

  与这样的人对敌,谁都看得出正面强攻实非明智。

  少年却好似争强好胜一般,全然不顾的与对方抢攻,不过三十余招,就破绽屡现。台下一时唏嘘,感叹这少年虽天才,却少了实战经验,实在可惜。

  于歧佑却不急了,他素来崇敬白师伯,如今对方是忘归峰的弟子,自然是要留几分面子。等这少年后继无力,自去认输也就算了。

  就在这时,少年本显得有些滞涩的剑招忽然一变,随之而变的还有周身气势,于歧佑心中陡然一惊。这是何种剑诀,调动剑外灵气本就不是筑基期会有的能力。

  心绪不宁间,只见少年手腕一翻,剑刃上挑又转向下刺去,旁人不为所知,他却是感到了这一剑暗含的威势,急急向右侧避去,同时出剑格挡,剑招一滞……

  少年的剑尖落在他的眉心。

  “师兄承让了。”

  他与这人过了百招,决出胜负的只在一瞬。

  少年竟是一开始就在拿他练剑。

  于歧佑暗叹一声收了剑。

  “忘归峰宴时迁胜——”

  擂台之上情势陡转,台下一时无从反应。

  直到出声一人叫好,才轰然间欢呼雷动。

  宴时迁一战成名。成为这次剑门大比最大的热议话题。

  每逢有他比试,台下皆早早围得水泄不通,风头远胜“金丹以下第一人”刘远山,“剑门第一美人”楚琳琅,“争锋剑”宴时恒。

  此后十天,白寒未再出现。宴时迁却依然连胜十五场,期间又接下了五场约战。皆是点到为止,待人谦和有礼,因此除了实力超绝之名传遍玄天剑门,也结交了许多弟子。

  比起傲气自负的宴时恒,这位同样天资卓绝的少年显然更受欢迎。

  无论对方是一上来就拿一把符箓狂轰滥炸,还是苦心孤诣的以阵旗结成剑阵,或是催动防御法器防的密不透风,有些取巧手段连台下众弟子都大呼无耻。

  少年始终一人一剑。

  宴时迁这几日心情极好,不管遇见怎样的对手,都能客客气气的把对方送下去。

  白寒第一日来后就未曾出现过,这情况很正常,换做以前他什么都不会做。

  可人总是贪心不足的啊。少年笑的眉眼弯弯。

  最后一场小组赛,他遇到了筑基后期的主峰弟子。故意卖了个破绽给对方,最后半招险胜,因此负了伤。

  回到忘归峰时,少年半边袖子都被血染红,右臂的伤口皮肉横翻甚是狰狞,看起来凄惨极了。

  低着头踉踉跄跄的走到小院门口,撞见了纤尘不染的衣摆。

  “身上没有疗伤丹药?”传来的声音淡然如故。

  少年抬起头,眼里似有雾气氤氲,嘴角下弯,显出几分可怜。

  隐约听见一声微不可闻叹息,清润的微凉气息骤然笼罩下来。近在咫尺的剑眉星目,伤口传来的温暖触感,让他一时屏住呼吸。

  眼前人垂着眼,长如鸦羽的细密睫毛投下浅浅阴影,仿佛只过了一瞬,又仿佛过了很久。

  宴时迁不禁想,刹那亘古,原来就是说的这样的瞬间。

  “这次只是皮外伤,日后难免再遇到,你也需学些疗伤的法门。”白寒松开手,后退几步,语气似是带了几分责备,取出一瓶丹药和玉简递过去。

  宴时迁伸手接过,又恢复了往日的恭谨持礼,“多谢真人出手疗伤。”

  “明日总赛不比以往,且去历练一番即可,莫要争强。”

  明明是关心的话语,也说得这般冷冷清清。

  心中暗笑,面上却不露分毫:“弟子明白。谨遵真人教诲。”

  主峰后山此时落木萧萧,剑气纵横。

  持剑的少年剑势凌厉,似要把心中郁气都用手中剑一泻而出。

  宴时迁的比试,宴时恒一场也未去看过。

  只听那些无处不在的纷杂讨论,也足以让他心烦意乱。

  一套剑诀使下来,少年微喘着收了剑。

  傲气的眉眼染上狠辣的表情,说不出的诡谲。

  终至决赛大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