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穿越小能手和他的奇葩雇主们 > 第19章 故人
  五十年一次的内门大比,自是玄天剑门的头等盛事。

  山中闭关的,外出历练的,往日门中异常活跃或毫无存在感的,都在近一个月纷纷现身。各峰都呈现出久违的热闹景象。

  就算不为那百中择一的紫霄秘境名额或丰厚奖励,若是有优异表现,能得门中强者赏识,指点两句,也是莫大的机遇。

  如今还有三日便是大比。执事堂中大多是些报完名后,来打探消息的弟子。

  “有劳了。”

  前厅的管事接过递来的玉牌,扫了一眼来人,见是一筑基期少年,笑的持礼谦和,便有心提点他几句:“大比分了筑基、练气两组,练气期也可申请越级挑战。三日后再来一趟,抽签决定小组。小组赛不限制符箓使用,优胜后方能层层晋级。若是进了总赛,再来这里看赛制规则。”

  少年接过写着他名字和编号的符纸,道了一声“多谢。”

  走后片刻,大厅里才隐隐响起讨论声。

  “方才那是哪位师弟,看着不过十五六,竟是筑基了。”

  “这么年轻就早早筑基,定是长老门下真传弟子,哪是咱们平日能见的。”

  “看来这次的大比不简单啊…”

  一月前,宴时迁下了忘归峰。

  此时大比将近,门中弟子大多在演武场挥剑练习,或是在各自修行功法,山下的市坊也人潮熙攘,多是来采办丹药符箓或挑选灵器的。

  偌大的藏书阁一时显得空旷冷清。

  虽是剑门,典籍却种类庞杂,浩如烟海。史书杂记炼丹炼器无所不有,满满占了宽阔阁楼的两层。到了第三层,便全是剑诀。

  三层楼上一个偏僻角落,一少年席地而坐,身前摞了三尺高的玉简堆。

  少年眼中猩红血丝遍布,姿势僵硬,仍是目光专注的紧盯一处,二十天来,他看过百本剑诀,每看完一本,便在识海中反复演剑。

  这种方法于神识消耗极大,远比不眠不休的练剑或修炼辛苦。二十天片刻不歇强迫自己高度集中精神,即使已筑基,仍是经不起如此折腾。

  少年不知时间已经过了多久,只是疯了一般的重复着...

  他的身体与精神都已接近极限。更为糟糕的是他烦乱的心绪。

  “诶呦,你拿这么多出来,我收拾起来很烦的。”

  少年蓦然惊醒,抬头见是一骨瘦嶙峋的老者,道袍的衣摆沾了些赃污,正痛心疾首地伸着手,颤巍巍的指着他身前的玉简堆。

  揉揉眉心,让自己从疲惫的神经清醒些,才想起来,这是第一日在书阁一楼拐角遇见的人。当时老者拿的不是玉简,是一本泛黄的旧书。

  虽然对方周身气息不过筑基前期,样貌却是比自己年长许多的长辈,宴时迁扶着书架,摇晃一下才站稳,仍是一拱手,

  “给您添麻烦了......只是说来惭愧,大比将近,晚辈还未寻得称手的剑诀。这些玉简,晚辈走前自会收拾。”

  老者打量了他一番,“那你以前都练什么?”

  “……《剑法初探》”少年不禁面露尴尬之色。

  “练了多久?”

  “从练气到现在,算来已近三年。”

  “那你为何还要找剑诀?剑法万千,哪一招《初探》里没有?”

  宴时迁蓦然愣住。

  虽说无论何等精妙的剑招,都是由最基础的剑式衍化而来,但他也明白依照如今自己的境界,远远到不了自创剑诀的高度。

  “愚不可及!”老者见他不说话,却是跳脚大骂,“剑法三千,你如何学的完?只得其形,就算学完又能如何?”

  “你练一招我看看。“说完一甩手,后退几步盯着少年。

  宴时迁略一迟疑:“这…藏书阁禁武斗…”

  老者气的吹胡子瞪眼:“让你练你就练,哪来那么多事!”

  宴时迁无奈,只得召出“霁宵”,直直刺出一剑。剑气瞬间没入藏书阁的阵法中,不见痕迹。

  “你这剑没用几天吧,以前用什么练?”老者浑浊的双眼霎时清亮起来。

  “……只是…寻常铁剑。”

  “那你现在却为何要把灵力注入剑身?”这似乎是一句废话,灵剑自然要依靠灵气催使。

  “除了剑,其余都是外物,现在的年轻人啊,宁可相信外物,却不信手里的剑。”老者摇摇头。

  叹息一般的轻语,落在宴时迁耳中却犹如雷鸣。

  为何宁可相信外物,却不信手里的剑?

  为何要靠神识操控灵气,再靠灵力去操纵剑?

  少年怔在原地,目光放空,意识游离,似是进入了某种玄妙的境界。

  老者也不管他,直径下楼去。

  少年就这样站了一天一夜。

  直到朝阳初升,万丈霞光透过书阁的窗棂,照在他挺拔的身影上。清润的晨风吹动衣摆。

  少年动了。

  霁宵怆然出鞘,直直向前刺去。

  就像在忘归峰潭边曾做过的无数次的重复,出剑的人连灵力都未用。

  简单至极的一剑。

  穿过漫天的金色光线,缓慢而坚定的向前刺去,剑身却骤然凝聚出灵气,剑锋指处的木墙,其上阵法发出轻微的破裂声。

  少年才如梦方醒。

  寻常人自是做不到。

  可他是用铁剑练了三年初级剑的人,自然不是寻常人。

  没有人比他更熟悉没有灵力时的剑。没有人比他更熟悉最简单的剑招。

  “你当修阵法不要钱啊,醒了就收拾东西赶紧走,老夫这里可不是演武场。”苍老的声音遥遥传来,满是催促和不耐。

  他第一次出剑时不曾受到防护阵法的攻击,便隐隐觉得这老者并非常人。想来当初自己演剑时已入了迷障,正是被那老者一言惊醒了。如今下了阁楼,也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只得对着虚空深深拜了三次:“多谢前辈指点。”

  老者望着少年晨光中远去的背影,喃喃自语:“天生净体,又是这么好的悟性…啧啧,要不是因为《剑法初探》是老夫写的,真想教你点别的…”

  那日开悟之后,出剑时突然入了筑基中期。才想起离大比只剩三日了。

  宴时迁不疾不徐的报完名,正准备御剑回忘归峰。

  却停了下来,因为遥遥看见了前方走来的人。

  一个熟人。

  那人也看见他了。行至与他十步远处停了下来。

  三年时间,孩童时期的稚气眉眼张开了,傲气却如似昨日,眼里依旧是不屑鄙夷,嘴角勾起刻薄的笑意:“你竟还没死。”

  宴时迁只是笑了笑:“你也不错。”

  宴时恒走进才敢确认自己的猜测,他以前从未想过,那个废物竟也筑基了,似乎还来报名大比。呵,谁知道无耻的向白长老讨了多少丹药来吃,以为这样筑了基就能胜过自己不成?笑话。

  他们两人的气氛实在奇怪,似是久别重逢的熟人,又像积怨多年的仇敌。往来许多弟子不认识宴时迁,但宴时恒却是门中风头无量的天才人物。好奇之下,一时间都暗自探听着这边的动静。这一听却不得了:

  “大比上你若遇见我正好,若是遇不到,你我约战一场。”

  宴时迁自然不认为宴时恒能进总赛,却也不想就这般放过他,说罢上前几步,传音道:“输者自废灵脉,滚出玄天剑门,你敢么?”若是宴时迁不应,他自有百般方法激得他愤然答应。

  却听眼前人朗然一笑,开口道:“好。”

  掌门座下那个单系冰灵根天才与人约战了!约的同样是个少年筑基期天才!

  消息长了翅膀一样飞速传遍剑门,预测结果的大小赌局不知开了多少。

  据知情人士透露,那个少年离开时御剑去的方向是忘归峰!白长老的忘归峰啊!莫非是白长老外出云游时收的弟子?这个猜测不知碎了多少白寒崇拜党的心。只恨自己消息不通,没能像宴时恒一样赶上那人约战一场。

  剑门两大分神期老祖的天才弟子,今朝狭路相逢,究竟谁更胜一筹?买小买大,买定离手!

  程小白完全感觉不到门中的欢快气氛!这几天他快被自己蠢哭了。

  定位仪没反应就算了。主角现在马上就要去内门大比虎躯一震收小弟勾妹子了。结果呢?主角只会初级剑怎么震!!!

  按照剧情主角半年前筑了基,就该被门中一个高人发现收为弟子了啊!亲你在哪里?书里没写啊,跪求上线冒个泡啊亲~

  主角你听我说,半年前让你走,你死活不走为哪般啊。

  所以现在这样…其实不全怪我对吧,看我给你的剑,那可是舔着逼脸找炼器堂的金丹长老要来的!!哥只能帮你到这儿了!!!

  你要相信小生说的“输赢不必强求”……

  毕竟还是命重要啊!!!

  峰中的月色最是清冽。

  修长的手指,细细抚过剑身,九天之上的清辉落进少年清澈的眼眸里,他的目光却是遥遥望着后山方向。

  自己的比试,他会来看么?

  手中长剑在静夜中泛起光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