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穿越小能手和他的奇葩雇主们 > 第18章 霁宵
  【嗨~,戚经理我在这里,你能看到么?

  1.经理你右眼眼屎没擦——

  2.经理你裤子拉链没拉——

  3.经理你鼻毛没修露出来了——

  看来确实看不hecniciuesd…】

  当然不可能真的脸滚键盘,以上纯属程小白脑洞。

  因为就在刚才的0.001秒当他正躺在灵绸软榻上滚来滚去感叹修真位面真美好时,手腕上的定位仪“啪”一下灭掉了。试了过理化生三百六十五种方法,依旧一点反应也没有。

  平日即使戚经理不回复他,定位仪及通讯信号也会显示稳定状态。现在就像个废物一样,信号,位置,位面背景,时间流速,什么都显示不出来。

  程小白觉得整个世界都灭了。

  这算什么神展开!让小爷去找失联业务员!小爷自己先失联了!!!你以为每个学过物理的理科生都会修电路么魂淡?!!!

  对于把主角早早拐过来,他已经后悔了。

  原以为这样让主角避过了前期困难时刻伸出援手的萌妹子,增加了自己在主角心中的分量。直到主角练气三层,照原著中该修行逆天功法“混元五行诀”时,他才发现…主角在外门被几个宴时恒指示的弟子“小小教训”之后,心头血滴在玉佩上激活新技能,这个剧情完全蝴蝶没了。

  你这样想过那几个群演的感受么?!这是人家整本书里唯一的戏份啊!!!

  …这不是重点好么!

  重点是即使这一次由自己出面解决了这个金手指开启的问题!

  以后呢?!难道要像随身外挂一样跟着主角到处跑告诉他哪里的神器好又多么?!

  主角筑基之后,先天净体就觉醒了,现在这种开挂的修行速度很快就要突破筑基中期了,到了该收神剑的时候,结果呢?!现在的主角还在练初级剑啊!!

  这画风完全不对!还没解决“如何养成一个合格的X点主角”这个问题,自己先失联了!!!

  呵…呵…

  程小白正一脸淡漠的咆哮乔小灵*报社脑短路这么多年的专业白学了,一个纸鹤悠悠飞来,穿过洞府门口的飞瀑而滴水未沾,稳稳落在他设的禁制外。

  伸手召来,纸鹤自行展开便成一道传讯符:“一月后内门大比,为紫霄秘境择选入境弟子。还望师弟抽空前来。”

  剧情君…你真是好样的。

  潭边的少年依旧在练剑。清朗的月色为他镀上银辉,深沉的夜幕不能染他分毫。

  少年似是忽然感觉到了什么,一个翻跃后剑势猛收,转过身稳稳的行了个礼。

  “见过真人。”他的声音平稳恭谨,带有变声期少年特有的清冽纯粹,像是流过山石的泉水。

  他握剑的手却在微微颤抖。

  看着眼前纤尘不染的衣摆,久久不敢抬头,直到听见熟悉的平淡声音,

  “一月后内门大比,你久留一处于进境不利,自当出峰见识一番。”

  这半年他将《剑法初探》练的纯熟如己出,简单至极的剑招中似有千万变化,心境也在日日万次的重复练习中渐趋平稳,沉湖一般波澜不起。

  可当白寒真的站在他眼前,自以为的心如止水,全都成了笑话。

  半年不曾见他,今日现身见面就是为了让他走。想到这里,涌动的酸涩再也压制不住。

  嘴角泛起苦涩的自嘲,宴时迁,看吧,三年了,你一点进步也没有。

  少年抬起头,薄唇抿起不肯回答。

  白衣剑修的语气带了几分无奈:“忘归峰的禁制玉符在你手上,此间事了,去留随你。”

  少年黯淡的眼神蓦然焕发出光彩,清澈的星眸里映着出眼前人清冷如故的面容,

  “多谢真人。”

  嘴角却不可抑制的微微扬起。

  手中突然多出了一个储物袋,柔软的触感似是传出淡淡暖意。

  “这几日你便去准备一番…”白寒略一迟疑,“大比尽力即可,输赢不必强求。”

  宴时迁回到屋里,看着从储物袋中拿出的剑和身份玉牌。

  剑是一柄中品灵剑,三尺有余,色泽莹润,算是筑基期内能用的最好品相。若是再上一层达到上品,则催动一次消耗灵气过多,不足以支撑。宴时迁注入灵气,随手挽了个剑花,浅蓝色的淡淡光华自剑身显出,只觉用起来说不出的称手。

  他又拿在手里细细看过一番,自语笑道:“原来你还没有名字,以后就叫你‘霁宵’好了。”

  玉佩上刻着内门弟子特有的剑印标示,却并未注明师承峰属,只有简单的“宴时迁”三个字。

  “莫急,很快就让你刻上‘忘归峰’的字。”

  方才是他一时迷障,现在静下心来想清楚,只剩下满腔愉悦。

  三年里他虽在峰中不出,门中情形却所知甚清,执事堂本就是消息最灵通的地方,刘执事常讲些闲谈,加上他有意套话,自然将剑门情况摸得七七八八。

  每隔十年的内门小比,虽然奖励丰厚,却算不上头等盛事。五十年一开的紫霄秘境,才是人人抢破头的机遇。为了公平起见,就有了内门大比。秘境中的禁制排斥金丹修士,练气期却无疑是去送死。

  如此自是聚集了各门派中筑基期的后起之秀。

  白寒让他此时出峰,确是为他好。

  如今他算看明白了,白寒看似淡漠无情,却是个容易心软的人,现在他虽不愿收自己为徒,但若是自己执意不肯择峰拜师,却也不忍心真将自己逐出去。“外冷内热”倒真应了门中众人的揣测。

  忘归峰百年来只他一人,自己却在这里留了三年,那在他心中,自己是否有一点不一样。

  “输赢不必强求”说到底还是关心的吧。

  少年笑意盈盈,眼里的温柔让他本来略显凌厉的眉眼都柔和起来。

  无论是什么,只要你心软了,我就赌这一次。

  主峰后山。

  漫天飞舞的落叶中,少年的身形翻跃腾转,剑锋所至似有金鸣之声,寒光闪动,锐气凌天。持剑人年岁尚小,眉目好似稚气未脱,眼里却有睥睨八方的傲气。

  一套剑法完整的练下来,宴时恒有些气息不稳地收了剑。

  三年前他被掌门收入座下,族中得到消息恨不得传遍东洲。他却仍心有不甘,若论剑法威势,资质天赋,白长老才是他心中第一人。那日凝神殿初见,光华绝世的人最后带走的却是那个五灵根废物。

  连自己一眼也未看。

  从小到大,自己何时不如他。

  呵,难不成那废物能呆在望归峰一辈子。

  宴时恒讽刺的勾起嘴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