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穿越小能手和他的奇葩雇主们 > 第13章 剑门
  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有九。一线之变而变无穷。

  是故机缘由天命,众生搏一线。

  修者以天地灵气淬炼自身,感悟天道以求长生,然修行路远且艰,生死难料,机缘悟性资质气运缺一不可,因而求道者众,得道者廖。而今问鼎大道,飞升成仙者,近百年间也不过数十人。

  壮阔的云岭山脉延绵百里,云海涌动,时有鹤唳云端,流光飞掠。山间灵植百花,奇珍异兽无数。远远望去自是祥云呈瑞,世外仙山。玄天剑门便屹立在这群山之中,外山门立在主峰脚下,巍峨的石门高高架起,两边百丈高的麒麟巨兽石雕似是怒视来人。

  “恒儿别看”,富态的中年男人急忙打出一道醒字诀,拉过一旁出神的孩童,小心的遮住眼睛,略带责备的叮嘱道:“这山门上的‘玄天’两字是开山祖师一剑写上去的,虽写时未含法力,但千年后剑意犹存,你初入修行门槛,乍看去恐伤了心神。”

  那孩童不过七八岁的模样,生的甚是唇红齿白,穿着灵气四溢的红绸小袄,还未长开的清秀眉眼,带着掩不住的傲气,拉过中年男人遮在眼前的手,“爹爹放心,恒儿不看就是,这玄天剑门果真气派,我定要拜师于此,勉励修行得成大道,光耀我族。”

  “好好好,我儿天资卓绝,定能得剑门中长老青眼,出人头地!”中年男人听后大笑不止,拉起孩童的手向山门走去。走了几步才想起什么似的回头喝道:“你也跟上。”

  他们身后两步远处,跟着一个身形瘦弱,粗布麻衣的孩童,紧握双拳,低头隐去眼中坚忍的光。

  修真界近日有几件大事,烟霞派第一美人绮妍仙子结丹大典上被立为少门主;血魔宗宗主出关,天魔体大成;玄天剑门的客卿长老白寒晋升分神境界,至此世间又多一位分神期大能者。

  比起最后一个消息,其余两件本应轰动的大事都成了陪衬。

  近百年间玄天剑门,无相宗,烟霞派,各有一位分神期老祖坐镇,三大正道门派呈鼎立之势,加之剑修本就战力卓绝,玄天剑门的势力自是隐隐凌驾于其他两派之上。

  直到一月前,云岭山脉中天降四十九道雷劫,毁天灭地之威直袭忘归峰,忽有剑光横贯天际,撕裂苍穹横劈向雷劫,七日后雷云散,清光出,天降异象,祥云幻化上古神兽白泽昂首顿足,睥睨八方,三日方散。

  玄天剑门广发请函,邀各门派于十五日后前来云岭参加分神大典。

  各路世家门派心思各异,都在近日赶往玄天剑门。

  分神大典三日后,正巧是玄天剑门十年一次的收徒考核。资质优者入内门,拜入各长老门下修习道法,资质次者入外门,打理药田丹房灵兽园,做些杂事,倒也有机会学些基础的入门法咒。外门弟子入内门的机率最是渺茫。

  宴家不过是一个小型修真家族,自是没有资格上主峰观分神大典这等盛事。此次来云岭正是为了收徒考核。

  宴家因百年前一人晋升金丹境界而以炼丹立族,族中在东洲颇有些丹药商铺,金丹老祖意外陨落后,家族后辈再无天资出众者,只得依附于玄天剑门,为外门弟子供给部分丹药,求得庇护。

  至这一辈,却是出了个冰灵根的好苗子,宴家老二之子宴时恒,六岁入练气期一层,自小便得万千宠爱,家主意外陨落后,宴家老二掌握宴家,宴时恒的地位更是不可同日而语。

  宴时迁是五灵根,修行进境缓慢,至今连练气的门槛也没摸到,却是家主独子,父母在时爱护有加,惟愿他一生安乐,对他修炼之事不做强求。他也自小懂事,修行不成便学些经营之道,以便日后打理族中丹药商铺,对天才堂弟宴时恒也甚是友爱。

  七岁前的宴时迁以为自己一生不过如此,无缘仙道,便做个身强体健的凡人。

  所有关于童年的幸福记忆,在那个电闪雷鸣,风雨飘摇的夜轰然崩塌。

  从此以后的人生便蒙上深沉的阴影,如何的欺辱与为难他都熬过来了。他当然知道即使勉强入得玄天剑门外门,以他的资质,日后的路只怕更艰辛难走。但也只有修行一途才能拼得一个报仇的机会,为这一线生机他必须走下去。

  宴时迁嘴角勾起一丝冷笑,稚弱的孩童做出这般表情说不出的诡异。二叔以为自己不知真相,又是一个五灵根废物,自是不必忧心,若在家中除去,还惹得非议。

  如今正赶上玄天剑门十年一次的收徒大典,自己要求来入外门,外门鱼龙混杂,出了意外则正中他下怀,若是不安分,也方便下手除去。

  明知如此,他还是来了。

  来到这万人敬仰,高不可攀的剑门。

  只一眼,“玄天”二字的虚影仿佛破空而出,瞬间刺痛神智,逼得他硬生生咽下一口血。千年后仍有这般威势,当年持剑者该是何等的霸道。若是有一天,自己也能如此……

  宴时迁握紧了母亲给他的玉佩,冷硬的触感硌的他手心生疼。

  白寒虽是玄天剑门的客卿长老,在门中威望却仅在掌门清虚真人之下。传言此人是掌门昔日出门游历时结交的散修。百年前掌门有所顿悟,欲闭生死关以求突破。当时门中一位元婴期长老也在闭关,其余数位长老皆在金丹期。云岭虽有祖师留下的护山大阵加持,但仍担心其他门派前来试探,徒增变故。

  正在清虚真人左右为难之际,白寒前来以元婴后期修为出任客卿长老,坐镇玄天剑门。起初门中还有非议者,但白寒只在自己的忘归峰中修行,分毫不理门中事务。

  一年后血魔宗联合其余魔道门派,三位元婴初期老祖来犯,还未至云岭外门,忽见临空一剑,毁天灭地的杀意澎湃而出,顷刻一位魔修法身元婴俱灭,其余两位虽元婴逃遁而出,却伤及根本,血魔宗也因此换了宗主。

  杀伐剑意于云岭三日不散。玄天剑门声名大振,心怀不轨者再不敢来犯。

  至此剑修白寒之名,声震九州。以元婴后期修为,未曾现身,单凭剑气斩杀一名,重伤两名元婴修士。一剑之威至此,可与千年前的玄凌天相比。

  白寒每隔三月于主峰演武场公开演剑七日,未用灵力,单以剑招细细拆解。内门弟子皆可观摩,其中多有摸索出剑意或有所明悟者。白寒仍是毫不参与门中事务。最初暗处非议“外人图权”者皆遭人鄙夷。

  修真之人敬重强者,剑修更如是。白寒虽性格清冷,不喜与人多言,但玄天剑门上下,都认定他是外冷内热之人。至掌门清虚突破分神出关后,白寒早就成了剑门中从长老至弟子一致崇敬的“自己人”。

  掌门清虚真人多次请他参加收徒大典,或在门中挑选弟子,白寒却言明自己醉心剑道,无意收徒,若是收了弟子未能精心教导,怕是误人子弟。以此婉拒几次,清虚也不再提起。

  程小白简直怀疑乔小灵那个报社的逗逼在整他。

  等了主角一百年啊!你当这是字幕组嗖的一下就过去了!时间流速比例再大也不能这么玩啊!

  说好的位面规则之下最大的金手指呢?给小生一个冰灵根的壳子和元婴初期的底子,一本不知道过没过期的《剑诀》这是让自己照着练不成!

  程小白的原计划是在主角入了外门,一次外出遇险后出手相助,然后…

  然后是什么还重要么?!

  逗逼乔小灵,小生三大页的企划书白写了,你当这玩意有百度模版啊!

  后来游历遍九州,连主角未来的师傅都认识了,关于那个失去联系的业务员,还是一点线索都没有。戚经理没有通过定位器联系自己,连自己发出的讯号也不回复。

  纠结之下,程小白只能临时改变计划,来到玄天剑门等主角。

  又百无聊赖,只能去修炼。

  然后他被雷劈,分神了。

  这几日的玄天剑门甚是热闹。各地赶来的世家门派,或为大典或为收徒考核。有地位的被接引弟子迎进山上内门,等着参加大典。没地位的住在山脚下的外门。

  门中负责收徒的管事从各地寻来的有灵根的苗子,都住在外门的杂苑,等着收徒考核后决定去向。但因着宴家与玄天剑门的关系,及这次新任家主亲自送来的一个单系冰灵根,堪称天才,外门的管事也是个心思活络的,宴时迁一行三人分到了一个还算不错的小院。

  “啧啧,你可不知道,白老祖渡雷劫时,那是毁天灭地日月无光啊,方圆百里…”

  “你亲眼见了不成?”围在一堆的人中有人出声打断。

  “你还别说,我认识一道友的家中出了个水木双灵根的天才,拜入了内门还亲眼见过白老祖一面呢…”说话的中年修士得意洋洋,像自己进了内门一样。

  “真的假的?那老祖长什么样子?”又有人急忙问道。

  “天仙化人!烟霞派的女修够美了吧,连白老祖万分之一…”

  “不要命了!这等事岂是我等能胡说的!”人群中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赫然打断了讨论。

  聊得正酣的修士们,这才如梦初醒的反应过来,吓得立刻仓皇散去。他们都是来想凑个热闹,遥遥看一眼分神大典上的清光罢了,这种不敬的话,被玄天剑门中人知道了哪还有命。

  宴时迁虽极少出门,这几日也没少听关于分神老祖白寒的传言讨论。崇敬之余也在心中暗想,这般绝世人物,要是能见上一面该有多令人激动。又摇头暗笑自己妄想。

  宴时恒和他父亲则积极的打探各路消息,听说白老祖至今未曾收徒,也是冰灵根,若是能拜入老祖门下…宴时恒近几天喜上眉梢,连欺辱嘲讽宴时迁的次数都少了。

  分神大典上三声悠扬钟鸣,振聋发聩回荡云岭。而后一道剑光冲天而起,直上九霄。

  山脚下外门众人,只见流霞漫天,遥遥感到剑光中暗含的巨大威势而心神大震,灵气不稳。

  关于这场浩大盛事的讨论,一直延续到三日后的收徒考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