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穿越小能手和他的奇葩雇主们 > 第7章 宫宴
  齐皇宫。凤鸣苑。

  齐国的建筑风格周正大气,正如这个北方鼎盛帝国的豪放民风。齐皇宫更是气势磅礴,格局开阔。

  然而这个新帝下令修葺的院落,位居皇帝私人藏书阁旁,正对太和殿。九曲回廊,亭台水榭。与其他殿宇相比,更像一座独立院落,匠心独运,别具一格。其内布置不见豪奢,却件件雅致精心。

  彰显着皇帝的重视,还有现居者的尊贵身份。

  十二月的禹都入了冬,虽未降过雪,仍是朔风凛冽,入骨三分。凤鸣苑的东暖阁却如阳春。房间里通了地龙,青砖下砌着火道,四角置景泰蓝暖炉,烧着无烟的红罗碳。

  靠在金丝楠木的太师椅,手持一卷天祈通史的淡漠公子,指尖轻叩着青玉案。

  今天装逼技全开整个人都要飞起来了!众人膜拜主角行礼简直爽哭了!一扫当男配小弟反派的三年积怨!

  装神棍这么赞下次小生不放假也要接这种单啊经理!!

  然后…主角你去哪?你就这么走了?知道你很忙好歹一起吃顿饭啊喂…!!

  齐烈的态度很不对。仿佛接他入宫,只是在履行某种既定的安排。

  齐烈初见他时虽表面尊敬,但眼中怀疑试探居多。而后相处多日,渐渐有了些信任,等到燕国送别时,眼里已有了动容与真情,这错不了。

  但从未像今日,像是把某些东西压抑进最深处,表面只留下疏离的谦敬。

  不应该啊…到底是哪一步出错了?

  程小白心中暗暗摇头,然后洒然一笑,原来是这样,发现自己超出理智谋算之外的真情,心慌了,想逃了。

  看来明日的宴会表现要重新打算。

  奉茶而来的沐雨正好看到程小白勾起嘴角,像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眼里闪动着灼人光彩,配上通身清朗风姿,说不出的动人心魄。不禁暗想,先生还是像以往一样不要常笑的好,这笑多了难免会出事。

  齐烈设宴在玄德殿,齐皇宫里接待外宾,宴请百官的固定地点。

  百盏描金宫灯映得大殿犹如白昼,首座是帝王的龙榻,两边一溜方桌和矮几。帝位左手第一坐的是镇北大将军齐洵,依次是禁卫军统领等一干将军武将。右手第一位是国公张行之,其后是御史大夫等一干文职。

  正在众人心中暗忖:“既定的时辰到了,今日接风宴的主角怎还不来…”忽听殿外近侍通报“皇上驾到,帝师驾到——”忙起身下拜,直到威严的声音传来“平身”才敢抬首去看。

  与齐帝共坐一榻的青衣公子依旧一副清冷模样,仿佛这等天大的殊荣尊崇对他来说毫无意外,更或者是毫不在意。

  看来这人的价值要重新估量。

  齐烈的目光扫视过全场,帝王的威势让众人无由来的心中一紧:“今日请众爱卿前来,一为朕得良才,千机门传人出世助我大齐,可见天命所归,一统江山指日可待。二为朕初登帝位,天下两分,大齐正值蒸蒸日上,春秋鼎盛,还需众爱卿建功献力。”

  “我等必为大齐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众人再拜。

  “不必多礼。”齐烈摆摆手,近侍上前倒酒奉盏,“开宴。”齐烈举杯示意。

  一干粉衣婢子端着龙凤攒盒,上呈合意饼等精致点心,鱼贯而入。宫廷乐师和舞伎行礼后奏乐起舞,一时殿中彩袖纷飞,流光溢彩。

  酒过三巡菜过五更后,压抑的气氛才略有缓和。舞坊为新帝编排的一曲鼓舞,音律壮阔,舞姿有女子的柔美,鼓点含金戈铁马的杀伐之气,刚柔并济,声势浩荡。将宴会气氛推向□□。

  张行之却敏锐的注意到,青衣公子进食很少,多为清淡之物,而且从未动过酒盏。期间齐帝邀众人举杯,一直没什么表情的人微微皱了眉,却终究是一饮而尽。

  齐烈当然也注意到了,准确的说,他今晚的注意力从来都没离开过身边的人。只要白离尘表现出不愿,哪怕是给自己一个眼神,他都可以压下他手中的酒盏。

  但那人什么都没做。心中莫名有些烦躁,这种熟悉的烦躁感最近总是纠缠着他。

  众人言笑晏晏,推杯换盏,还有口才出众的文官讲些风趣的恭维话,在这种看似君臣尽欢的气氛中,宴会已近尾声。

  齐烈暗中观察着白离尘,仍是挺拔端正的坐姿,看似无碍,但气息紊乱,往日清冷的眼眸,似乎蒙上了一层氤氲的雾气,白玉般的面庞浮上了隐约的潮红,竟是有丝说不出的魅惑。

  心烦意乱更甚。

  “先生不胜酒力,便先退席吧。”齐烈抬了抬手,一旁的近侍极有眼色的上前欲扶白离尘。

  看上去还算清醒的人一开口就完全变了样,似醉未醉的慵懒带着鼻音的呢喃,赌气似的避开欲扶起他的手。

  “你是谁?我不要你扶…沐雨呢,嗯…沐雨不在啊…”

  “先生醉了,奴才送您回凤鸣苑。”近侍低声恭敬答道,心里却急的要死,这位爷身份尊贵不让他碰,冲撞了哪担得起啊,可现在这宴席上出了乱子可怎么办。

  白离尘似是醉的厉害,“…沐雨不在…那你叫齐烈来,齐烈在哪,把他找来。”

  吓得近侍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连连告罪。所幸这番大逆不道的话声音极轻,又因为醉酒而含混,在丝竹乐曲的掩盖下,龙榻下的众人只见似乎是个不长眼的奴才冲撞了帝师。

  齐烈注视着与往日判若两人的白离尘,听见他迷迷糊糊的叫自己的名字,并没有被冒犯的恼怒,烦躁纠结多日的心情豁然明朗,奇异的安心又浮现出来。

  “朕在。”略微向那人倾去,眼里是掩饰不住的笑意。

  低沉的声音似是响在耳畔,青衣公子霎时愣了,水光潋滟的凤眸睨了他一眼:“那我们回去吧,这儿也没什么意思。”

  “好,我们回去。”齐烈这次是真的笑了出来。白离尘这才把手递给近侍。

  一直观察着帝王的众人无不心惊。

  不论百官如何揣测看似心情不错的齐王为何突然结宴,只能诚惶诚恐的下拜送走了帝王与帝师。那人也真是放肆,竟然与齐王并行,未曾落后半步。齐王的态度也甚是放纵,不见丝毫愠怒之色。

  看来这人的地位也需要重新估计。

  出了大殿蓦然感受到刺骨的寒意,齐烈伸手取过近侍奉上的白狐裘披风替白离尘系上,做工精细的温暖触感笼在身上,让人舒服的眯起了眼睛。晕乎乎的任由齐烈拉起手扶上龙辇。

  凤鸣苑东暖阁。

  “主子,可是要备汤为先生醒酒?”沐雨想接过齐烈扶着的白离尘,却被止住了。

  “不必,退下吧。”

  沐雨临走前担忧的看了一眼白离尘,平时从未见过先生饮酒,想来应是不胜酒力,但愿没什么问题。

  暖炉里的新添的银丝碳烧的正旺,让人有些燥热。齐烈扶白离尘在软榻上坐下,又起身倒了杯茶递过去,居高临下的打量起这人。

  面若桃花,眸如春水,想不到平日清冷的人也有如此模样。茶水喝的有些急了,有一丝顺着嘴角滑下,氲湿了衣襟。润泽的薄唇轻启,依旧是绵软无力的语调,

  “你当了皇帝就不理我了,等你统一了天下就更是不需要我了……”

  只是几杯酒竟醉成这样?竟是有些孩童的稚气。

  “我怎么不理你了……”齐烈只觉心中好笑,自己还真同一个喝醉的人讲理。

  “你昨天都没有来陪我下棋,你疏远我,我感觉的到,也是,你当了皇帝…”白离尘开始莫名其妙的纠结起齐烈当皇帝的事。忽然他睁大眼睛,定定的注视着齐烈,眼里水雾未褪,

  “如果天下与我必择其一,你怎么选?”

  齐烈一时语塞,在天下与一个人之间做选择,他以前从未想过这么荒谬的事。

  一直以来,他想要的就不止齐国。他想要更辽阔的疆土幅员,更强盛的国力国威,一个空前的盛世。

  他想要万里江山尽在手中。

  “算了…我说笑的,你一定能一统天下,我保证……”白离尘摆摆手,又懒懒的阖起眼。

  竟是不容置疑的笃定,又不像是因为自信或者对他有信心。

  齐烈又试探地问了几句,一边观察白离尘神态,确定这人真是醉了,才一直问出了心中疑惑,

  “天衍术,究竟是怎么回事?”

  “…是代价啊,天衍术,就是代价,交换…”白离尘没有睁眼,但他的睫毛轻轻颤抖,略微蹙眉,让人觉得是如此脆弱。

  代价?心中忽然有种不好的猜想。

  “你最想要的是什么?”鬼使神差的,齐烈问出了初见时白离尘没有回答的问题。

  “我最想要,你……”

  声音渐低,终至消声也没有说出答案。齐烈注视着沉沉睡去的白离尘,神色晦暗不明,半响,俯身抱起人放到床榻之上,拉过锦被盖上才起身出去。

  无论你想要什么,只要你留在我身边,我都能给你。

  江山和你,我为何要选?

  关门声响起,程小白蓦然睁开眼,眼里一片清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