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穿越小能手和他的奇葩雇主们 > 第6章 帝师
  双马并驱的车驾的飞快地行驶在官道上,扬起阵阵烟尘,车内的桌榻却平稳的一丝晃动也无,前后皆被骑兵严密保护,有人遥见车队中飞扬的齐字大旗,无不震惊避让。还有人说曾看见一个谪仙般的人物从车上下来,正是齐太子寻来的千机门传人。

  千机出世,将助齐国。

  一时间天下传的沸沸扬扬的不是楚珩登基背后的故事,全变成了齐烈何处寻来千机门相助,这传人是真是假,为何愿助齐国等等。

  简称齐太子与青衣公子不得不说的二三事。

  车上的程小白挂着高冷脸开脑洞。

  齐烈果然一处理完禹都的事就让人来接他了,看来上次的表现简直点赞,原著没设定天衍术是怎么个卜算法,自己这样应该很真了,何况这数据化的身体,可以自行调整状况,小生很虚主角你看出来了吧!

  “先生,还有十里就到禹都了。殿下一定等先生很久了。“

  这几月,沐雨与程小白渐渐熟悉,言语间也变得熟络起来。千机门本就是世间的传说,自己竟能跟随伺候传说中的人物。这先生非但没有能人异士的古怪脾气和架子,反而风姿出尘,虽然表面淡漠,但其实外冷内热,偶尔还会对自己笑啊。

  程小白听见马车外少年欣喜的声音,外表瞬间开启了白离尘模式。内心给自己打气:这单做完一定有年假!回去后天天能打“天雷狗血大乱斗”!小生这么厉害雇主你就瞧好了吧!!

  时间回到穿越前的公司人事调动。

  “这个新部门刚成立,正是缺人的时候,每单多百分之十的提成呢,小白你愿意调过去么?”

  程小白接过单子,*部?

  戚不言似乎看出了他的疑惑,“*啊,就是两个男人之间超出友谊的感情啊。”

  过命的兄弟?生死之交?深厚的革命感情?不就是传奇部主角收小弟的升级2.0版么?经理你确定这个真有生意?BOSS你同意设这个部门真的不是被戚经理带抽了?

  遇见这种事,程小白当然是…答应啊还考虑什么!

  难道还要留在言情部对穿越来的雇主深情不悔不管她头发有几种颜色都百虐不改初心?!难道还要调回呆了一年的传奇部对披了龙傲天壳子的雇主誓死追随不管他智商多低都时刻准备为他炮灰?!难道要调去同人部天天看黑猫警长爱上葫芦娃叶孤城决战黄金圣斗士?!

  这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自己离开了言情部就再也不用看戚经理邪魅一笑了!天知道他什么时候又会抽了!经理你上辈子绝壁是盒心相印吧!

  “小白你同意了就签个字吧。”

  程小白干净利落的签了名,“…经理啊,这个新部门的负责人是谁啊?”

  诶呦~会不会是女尊部经理那个小萝莉呢想想就激动!

  戚不言笑了:“当然…是我。”

  “经理你说笑的吧…那言情部这边…”

  “总裁调了Lili过来。”

  呵…呵…现在反悔来的及么?!

  然后他发现这个新部门除了他,只有李易王晟两个业务员,就算加上戚经理也凑不够一桌“白莲杀”。

  这是程小白调来后接的第一个订单,不同于以往的雇主要求穿越,他们这些业务员暗中跟随雇主穿越后帮助雇主达到穿越目标,享受理想人生。这个订单雇主的要求目标只是“让主角承认你比江山更重要”,至于他看不懂的攻啊受啊都自动屏蔽了,看起来就不重要嘛嘿嘿嘿!

  真是机智如我啊!

  时间回到穿越后。

  齐国未曾经历战火,又与楚国一样正值国富兵强之时,安乐繁华,以皇城禹都为最。百年之前禹都还是天祈王朝的祈都,齐明帝继位后,挥军北上,弑帝占王都。

  三百年前一统天下的始帝也无法庇佑他的后人万世为尊。再强盛的王朝也终究湮灭在历史的尘埃里。合久必分。

  齐烈暗自摇头,最近的事情很多。

  换了主人的太和殿依旧巍峨而沉默。

  他刚登基,要恩施宗亲,肃清朝堂,理清禹都势力脉络,还有刚打下的燕国还不甚稳定。看似平静,无人敢忤逆的朝堂,明里暗里仍有许多阻力。所幸许璟回来了,能替他分担些许。

  尽管这样也总会想起那个人,算起来有三十天没见到他。记忆中的清冷的身影半分都不曾模糊。

  兴趣,怀疑,感动,信任,尽管不是毫无保留,最后都变成了希望身边有他。即使是相对无言,安静的下盘棋也会觉得明朗通达。

  这种情绪很陌生很不对,齐烈知道。所以就此打住吧,不管是什么心情都尽数收敛于此,趁现在还来的及。

  “皇上,先生距禹都十里,明日午时前可至。”低眉垂目的近侍恭敬的禀报。

  “命礼官按昔日始帝迎帝师礼准备,明日朕亲自接先生入城。”

  昔日始帝耗时七年建造了这座帝都,垒砌城墙十二仞,凿渠引流六尺深的护城河,是以背山环水,龙水连珠。皇宫为中,东西南北四条大街及分支对称而出,里外八面城门瑞兽为镇。

  暗合星宿流转,吞吐八方气运。它的主人几经更迭,它依然是最初的模样。

  “傲立绝世,不愧为第一皇城。”尽管穿越前就事无巨细地看过位面背景,亲眼见到仍然内心震动。但此时的程小白注视着离自己十步远的浩浩荡荡的依仗队。一脸平静。

  年轻俊美的新帝坐在十人共抬的华贵龙辇上,朝服高冠的臣子其后相随,仪仗中的齐字大旗招展飘扬,前后禁卫兵披黑甲持长矛。仪仗浩荡,缓缓而来。距青衣公子十步远停下。

  齐烈一身明黄龙袍,煌煌如日。踩榻下辇,行至青衣公子面前,双手相叠而后举至齐眉,躬身颔首。庄重严谨,一丝不苟。

  弟子礼。

  而后百官侍卫齐齐下拜,称“见过帝师。”

  新帝与帝师共乘一辇,及至龙辇入皇宫,万人夹道相迎人潮涌动摩肩接踵,高呼“天佑大齐”,呼声一阵高过一阵。

  不同于齐国百姓的激动,朝堂的百官尽管心思各异,但不管这人来路如何,是不是真的千机门传人,都不重要了。

  因为新帝说他是,他就是。就没人敢说不是。君不见昔日尊贵显赫许相府,转眼三日荒草堂。何况朝中还没有人敢自比老谋深算屹立三十年不倒的许相。

  一朝天子一朝臣,新帝要重整朝堂。许多沉浮多年的老臣仿佛看到了武帝登基时的狠辣,齐烈表面温和内敛,手段却比武帝有过之而无不及。

  就在今天接回了这个“帝师”之后,下令明日设宫宴接风。

  这几日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朝堂,正需要这样一场宫宴缓和气氛。众人要探听齐烈的态度,齐烈就给他们一个态度。

  程小白现在很不好,他觉得事情完全超出了预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