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穿越小能手和他的奇葩雇主们 > 第3章 初识
  齐烈来到安平王府时,曾经的盛极一时城主府显得有些颓败。

  燕泗昨夜就遣散了府中所剩不多的仆从,一路走来,偌大的府邸空荡荡的。

  琼玉苑。

  齐烈屏退左右,只身走进庭院。不同于别处萧瑟的黄叶遍地,十月里满园的琼花开的正好。

  青衣公子就坐在琼花树下,石案上置着楠木棋盘,白皙又骨节分明的手,持着墨玉棋子,轻风吹过,雪白的花瓣簌簌而落,暗香浮动间,轻的好似离世出尘的梦境。

  白离尘。他恍然想起这人的名字。果然人如其名。

  昔日始帝得千机先生相助,曾持弟子礼见之。有史记载直至始帝登基,先生都未曾跪拜。想到这里,齐烈正要说话,忽听那人开口,声音清冷,如环玉相扣,珠落玉盘。

  “殿下来此何求?”竟直白得不留余地。

  “求先生助我得天下。”齐烈也毫不掩饰。

  “若要征战他国,必是伏尸百万,流血千里,殿下置天下百姓于何地?”

  “百年来诸国纷争不断,不争何以平,不战何以休?”

  白离尘落下一子。

  “若殿下得天下,当行何道?“

  “王道。“

  “何为王道?“

  “薄税敛,深耕易耨,壮者以暇日,修其孝悌忠信,入以事其父兄,出以事其长上。四海升平,天下归心。”

  “若江山初定,必是满目疮痍,百废待兴,殿下当如何?“

  “十年养息安民,改分封,规田郡,正法度,轻徭役。废举荐,推科考,广纳良才。农以为本,商以兴业,武以定国。”

  白离尘起身,拂去襟上落花,突然笑了。齐烈只觉这一笑如冰雪初融,映得满园琼花黯然失色。却又一霎即逝。白离尘注视着齐烈的眼,

  “殿下会是很好的王。臣愿倾己力助殿下结束乱世,行王道,致太平。“

  “待我得天下,愿效仿始帝尊先生为’帝师‘,享朝拜,入青史,百世流芳。“齐烈微微躬身,持弟子礼。

  “不必。“

  “那先生有何求?”

  白离尘却不再说话。

  齐烈五岁那年,母妃就曾告诉他,御人之道在于掌握人的贪欲和弱点,爱财者许以重金,求名者许以盛名,至孝者以亲要之,重义者以义挟之,重情者以情惑之。若不能为我所用,勿要心软,趁早除去。欲为王者,不能有弱点。当时自己明明没听懂,怎么记这么清呢。

  “太子多疑,你就算不争,他也容不得你。阿烈,皇后已动了杀心,母妃护不住你了,淑贵妃身后有镇北将军府,又性格温软,多年无子,但她也最多能保你十年,若十年之后你还不成气候,也是要死的,你懂么?“貌如春花的女子抱着软软小小的孩童,平静的说着生死大事。

  第二日,丽妃游后花园偶遇萧妃,至荷塘时遣婢女退下,而后起了争执,萧妃忽推丽妃落水。等宫人赶来,已是晚了。没人注意到身形幼小的齐烈躲在不远处的木丛间,清楚的看到母妃顺势倒下去时,看着他的方向露出了一个微笑。一如当年带他游园赏荷。

  这是母妃为他做的最后一件事了。以往母妃说的听不懂的话,忽然就懂了。

  淑贵妃今日正在园里散步,却不想竟起了这么大变故。既然撞上了,也不好掉头就走。婢女扶她过去时,萧妃早已神智不清,一面挣脱拉住她的宫女一面嘶喊着“我没推她,我没推她……”往来宫人纷纷下拜。却有一个孩童扑进她怀里,眼睛红红的看着她,像受惊的小兔子,声音糯糯软软的,还带着颤音:“淑娘娘,娘亲怎么了啊,她怎么一直睡,也不理阿烈……”

  她蹲下身抱住孩子。小小的孩童顿时在她怀里放声痛哭。她忽然就心软了。

  她知道哥哥手握兵权,所以她这辈子都不可能有孩子了。她也从没争过什么,一如圣上期望的“淑德”。可女人总有做母亲的愿望,如今这愿望竟突然强烈起来。这是她唯一一次向武帝请旨,求武帝把三皇子过继给她。

  宫人暗地里都说三皇子真命好,碰巧遇见淑贵妃,这下算是有了好靠山。然而经历了丧母变故,原本聪慧的三皇子却愈发愚钝木讷。

  那时齐烈就知道,抓住了人的弱点,才好控制利用。

  白离尘,你当真没有想要的东西么,这种不能完全掌控的感觉让齐烈有些不舒服。他愿为自己谋天下,但好似连天下都不放在眼中。还从未遇到过这样的人啊。

  齐烈忽然感兴趣了,淡漠如他,心中是否也有执念与愿望?

  “无妨,等先生有了想要的东西再告诉我。孤定让先生得偿所愿。”

  “先生且在此休息一晚,明日我来接先生。”见白离尘淡淡点头,又朗声道:”沐雨。“

  声音刚落,忽有一墨色短打的少年落在眼前,抱拳半跪:“殿下。”少年看起来不过十六七岁,一双剔透的猫眼,显得乖巧又伶俐。

  “以后就让沐雨跟着先生,到了齐国再为先生多选几个称心的随侍。“

  “沐雨见过先生。“少年的眼里满是恭谨与尊崇。白离尘上前扶起他:”不必多礼。”

  齐烈刚走,程小白一脸高冷的给自己点了32个赞。看来燕泗自捅前,把自己的事儿给主角交代过了,之前主角应该也得到消息揣测过了,现在也信得差不多了。主角你在我面前的自称很正确,态度很正确,万万保持住啊!

  程小白继续自己跟自己下棋。沐雨恭谨地立在一旁。刚才听见这名字的瞬间,程小白就一个激灵。齐烈有三十个死忠侍从,贵精不贵多,有的在暗,有的在明。沐雨习武资质上乘,生得一张有欺骗性的娃娃脸,因齐烈救命之恩,自幼与“栉风“一起跟在齐烈身边,忠心耿耿,一个打十个绝对没问题,后来为齐烈挡剑炮灰了。是齐烈遇刺这个剧情的关键人物。

  齐烈放这么一个人在自己身边,有保护也有监视的意思。正和了程小白的意,这样才好不动声色的让主角知道自己为他做了什么啊。

  崇嘉二十七年十月十三日。燕泗降于齐。齐太子入金堆城,不伤城内人畜草木。安置流民,招降战俘,下令自齐北调米粮万石。

  同日,太子烈与帝师密谈于城主府。史称“帝师见王“。

  齐军大营,许璟帐中。

  燕泗睁开眼试着动了动,全身乏力,胸口仍是一阵阵的钝痛,人死了之后怎么还能感觉到疼呢,恍惚的想着,正对上床边一双笑盈盈的桃花眼。

  “你醒了,先别说话,喝口水。”那人说罢轻轻扶起他,小心避过他胸前的伤口。

  “我说你对自己下手可真狠,差点就救不回来了。”喂他喝完水,又扶他躺下,给他掖过被角,“有什么话等伤好了再说,躺好别乱动,我去端药,马上回来。“

  燕泗想问的话又咽了回去,罢了,死都死过一次了,身在何处真有那么重要么。看着那人背影,莫名觉得安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