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雾里桃花别样红 > 第六十四章 约会
  说起约会,对于温文这个年近三十却情窦初开的“老人”来说,无非就是两个人牵个手走一走,陪她喜伴她忧,可真要到认真对待的地步,温文却总觉得这些远远不够。

  所以在把单清澄哄睡后,温文蹑手蹑脚地去了阳台,拨通了一个千不该万不该的电话——沈思远的号码。以至于很多年以后,沈思远都痛恨自己亲手给自己喂的一把狗粮,流着同样的血脉,差距怎么就那么大啊……

  翌日,当单清澄在温文怀里迷迷糊糊苏醒的时候,温文已经把她们的行李打包好装进了车厢里。

  温文这麻利的手脚……好像就差把单清澄给装进去了。

  “我们……这是去哪?”眼看着车窗外的建筑被绿荫替代,单清澄皱起眉,心里犯愁地想着,不会又是去郊游吗?死鱼眼对郊外这么情有独钟吗?

  温文在收费站前停下交了钱,闲暇之余顺势牵起单清澄的手把玩起来,轻轻道了一句:“机场。”

  单清澄噗哧轻笑一声,想到上次见温瑟时的尴尬情景,事后问了沈思远才知道事情始末,“温校长又有兴致跟我私奔了?”

  好你个温文,上次的账还没跟你算,明明就是为了躲避温瑟的跟踪,还跟我美名曰私奔!

  “啊~”古怪的语调配上温文面无表情的面容有说不上的违和感,她从服务员手中接过卡将车开上了高速,“原来单老师这么想放弃所有的一切跟我厮守终生啊。”

  愣了愣,单清澄收回被她松开的手,目光定定地落在紧握方向盘白皙的双手上,那一看便知道是从小养尊处优养出来的,然而两人相遇之后不知道为她伸出了多少次援助,救赎了她多少次,仔细想想,温文真的给了她太多太多。

  她们所处的社会,她们的家境差距,她们老一辈的思想……

  “还真的有这种想法,而且非常强烈,就在刚刚你说完的那一秒。”

  温文呼吸一窒,转头匆匆瞅了单清澄一眼,却只见她面容平静,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整个人显得十分恬静。

  玩笑话吗?自然不是。

  单清澄从没想过自己以后会如此死心塌地的爱上一个人,而且还是一个女人。曾经的她,未来的计划里只是知道自己会跟别人组成家庭,那个人爱自己善待自己,两人的生活平平淡淡,该生孩子的年纪生孩子,该为家庭放弃工作的时候的放弃。对于自己到底爱不爱那个人,好像她并没有什么要求,只要顺眼就好。一切都似乎只是为了过日子。

  现在来看,单清澄倒觉得自己当初的想法太过天真了,原来遇到了对的人之后,她过往对未来所有的构想都会被她舍弃,恨不得以后每一件事都希望有温文的参与。

  单清澄才真真正正的明白,以前会有那样无所谓的想法,是因为还没有遇到那个人而已。

  似乎是身旁时不时投来的目光太过灼热,单清澄撇过头目光直盯窗外,忍不住干咳了一声,等她意识到刚刚那句话犹如一段长情的告白,心中的羞意止不住地往外渗,就连耳根也被沾染上了红粉的气息。她不知道的是,自己上扬的嘴角,从没有消失过。

  那是见证幸福的笑容。

  “清澄,我很高兴。”握着方向盘的温文如是说。

  两人之间的情愫在蔓延,气氛是如此美好,可谁知好景不长,在单清澄看到飞机票上的目的地时,心中多于的情绪戛然而止,剩下的只有不满。

  y市……昨晚才说她父亲询问她归期,今天就如此急匆匆送她回去。什么约会,分明是饯别会。

  单清澄从温文手里拉过自己的行李箱,捏着机票越过温文独自生着闷气走在前方,倒是温文只是深深地望了一眼她的背影,别有深意地勾起嘴角,安静地跟在她身后。

  直到坐到飞机座位上,单清澄依旧没有跟温文说过一句话。温文接过空姐送来的毛毯为她盖上,在她耳畔低语一句:“单老师,最近飞机票很难买。”

  单清澄挑了挑眉,只是淡淡地瞅了她一眼便背过身,所以?她难不成要感谢她温大校长手段高明人脉广,为她买到了回家的票不成?这个木鱼脑袋……

  温文浅笑,低头看了双手一眼,也学着单清澄的姿势躺下,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的背影。还没理解她的意思?不着急,反正还有时间。

  降落目的地后,温文带着小爱人钻进了派人开来的车里,开了导航便往下一个目的地进发。单清澄的心情似乎还是没有好转,不然也不至于放着御用副驾驶位不坐而去霸占后座了。

  然而她高估了温文的定力,以为温文怎么也会好生哄哄自己,或者做点解释什么的,结果这一路下来除了我不理你,就是你也不理我的局面。她心里不满地跟自己怄了一顿气,不情不愿的开口:“我们去哪?”温文要是敢直接说送她回家,单清澄不敢保证她不会当场从后面直接送温文赴黄泉……

  “约会,昨天不是这样跟你说好的吗?”温文悠悠哉哉的回应,“难道单老师看不出,我们已经约会了小半天了?”

  约会?这算哪门子约会……她们俩从起床腻歪了会儿,就一直在赶路,难不成她们是在用意念约会?

  “到了。”

  温文话音刚落,车外就有人用笑脸相迎,单清澄望着对面大门上挂着的“营业中心”不自觉地皱起眉头,温文家是做房地产的?

  “温女士这边请,我们都已经准备好了。”来人手捧文件夹,指着离湖心最近的一栋楼说道。

  “嗯。”温文清冷的回应着,毫不避讳地牵起单清澄的手,遂又以只有她们俩听得到的音量解释,“我亲戚知道我要来y市,拖我来帮他们家买买房子。你知道的,拖人家帮我们弄出飞机票,总是要付出点代价的。”

  “温大校长的审美应该不成问题,c市的房子还不错。”

  “c市?”温文捏着单清澄的拇指心不在焉道,“哦,那个是思远全程打理,家里也只有一处是我亲自动手的。”

  “一处?哪儿……”难不成是书房?

  温文压低嗓音,“一株油菜一株桃。”

  油菜?桃?单清澄愣半晌,待她反应过来时温文早已松了她的手跟前面的销售经理在攀谈,气得她无处可发只好原地跺脚……都多久以前的事情了,死鱼眼怎么净记得她当初穿的黄色连衣裙。油菜花怎么了,虽不及桃花高大艳丽,却独独能够让栽花者倾心。

  思之及此,单清澄昂首挺胸,路过温文身边时还不忘朝她抛了个媚眼,落落大方地站在她面前供她欣赏,只要能被温文看上的,都是好花!

  被温文牵着鼻子走了这么久的单老师,竟然不知不觉的被潜移默化,似乎一切都开始以温文马首是瞻,这迷恋的程度跟以往想必,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支走了销售经理,温文握住单清澄的手,低语询问:“这套房子怎么样?”

  “设施齐全,就是有点太金碧辉煌了点。”单清澄扫了眼屋内奢华的布设,有点排斥的皱眉,“总觉得适合那种挥金如土的成功人士,金钱味儿重了点。”

  “不喜欢?”

  “嗯。”

  低笑一声,温文拿了卡出去,一口应下,“行,那就买这间。”

  “你……”

  这人今天是铁了心跟自己做对吗?问自己的看法,她不喜欢便偏要买下来……单清澄咬着唇瓣,目光忿然,想甩开温文与自己紧扣的双手,却又因心底迷恋与她的接触,矛盾又别扭,低斥了自己一声没出息就乖巧的跟在她身边陪她办手续。约莫一刻钟,温文带她重新回到车里,说:“我们去看下一个房子。”

  “还有?”看一套房子就已经花了她们两个多小时,单清澄不可置信得瞪着温文,难不成她们今天一天都要在看房里度过所谓的约会?

  “对啊,我没说只是一套房吧,怎么说我们也是两张飞机票,单老师啊……拿人手短,我们这次私奔的代价有点大。”

  温文一脸惬意,摇摇头,也只有她的单老师在她面前是如此好糊弄,哪是什么看房,只不过是帮亲戚过来签个字付尾款,做最后的验收罢了。两张飞机票就想让她花宝贵的时间在y市到处为亲戚看房,她温文哪会做赔了夫人又折兵的事。

  逗弄一番,岂料谁知她的爱人当了真。

  下一套房的地点离单清澄家有点近,大抵隔了两三条街的样子,销售部的人领了她们上楼开了门便离开了。房子的格局以中为主西为辅,暖色调的格调让人感觉分外舒适,就连浴室也是用屏风隔开两边,像极了骨子里有古典韵味的温文会中意的房子。

  “这儿怎么样?”温文动作轻柔地自后拥住单清澄,下巴抵在她的肩头上。说话无意间下巴的触碰让单清澄缩了缩脖子,有些不自在地瞥开头,嘴上倒是没忘了回复她,“比上一套好。这是给你自己的吧。”

  温文往单清澄脖颈里蹭了几番,摇摇头,“单老师猜错了,若是买给我,金屋藏娇这个词恐怕要被我坏了含义。”

  “金屋藏娇?”单清澄笑得双肩发颤,放松下身子靠在温文怀中,“温大校长想偷腥可要再小心些,你如此光明正大的告诉我你偷腥的地点,岂不是叫我来捉|奸?不过也是,按温校长的作风来看,怎么也会买带院子的,好栽一棵桃树下去,哪会乐意住高楼。”

  “谁说的,这里我栽了桃树。”

  “哪儿呢?”

  单清澄侧过头去询问,但见温文目光灼灼,深邃的瞳孔里倒映的全然是她的面容,唇瓣动了动,没有发出一丁点声音,单清澄却读懂了她的唇语,“你。”

  手抚上单清澄清秀的面庞,拇指摸索着她的嘴角,温文心中一紧,垂下眼眸,“清澄,你不知道有其他人窥觑你的时候我有多想把你藏起来,霸道到只想让我一个人欣赏你的好,只想你是我一个人的娇。我一直很克制,克制自己不要对你展露我太多的情绪,怕唐突了你,怕我的热情吓到你。我虽比你年长,却对感情一窍不通,我只是希望,别的人能做到的事我同样也能够给你,不因为你我都是女子而被束缚,我想给你一个家,跟其他幸福的家庭一样的家。我中意桃,南国有佳人,容华若桃李,但花总有败的那一天,是你让我看见了经久不衰的桃花,时间独一无二,仅此一株。”

  单清澄听完温文如此一番肺腑之言,要说不感动是假,却没她们正式确定关系时那般激动,而是满满的安全感,如细水长流般的浓情蜜意在她身体里四处流串,她娇羞的红了脸庞,低言倾诉她的衷肠,“那意思是这个房子是我的了。我家缺个女主人,温文可有愿意担任?”

  还来不及等温文的回复,单清澄双手攀附到她的脖子上,主动送上自己的温软,以吻封缄,亦如她们的深情一般,纠缠得难舍难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