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雾里桃花别样红 > 第六十二章 见面
  “不用那么紧张,我们母女关系非常融洽。”发觉单清澄脸上展露的尴尬与局促,温瑟招招手让服务生放下茶水退下,继而道,“至于我刚刚说的话并没有其他什么含义,单……嗯——我叫你清澄可好?”

  “可以的,伯母。”单清澄偷偷作了几个深呼吸,要数不紧张那是完全不可能的,一方面是温瑟的气场太过强势,另一方面则是她是温文的母亲,她倘若知晓单清澄和温文的关系,还会这样主动邀约自己出来吗?怕是见了瘟神一样恨不得赶出t市吧。

  想到这,单清澄隐隐有一丝阴郁。

  温瑟自然是对单清澄的所思所虑不得而知,她指尖刚触到茶杯就见单清澄利落地起身为自己端茶倒水,眼底撩过一抹赞赏,却又不动声色地说道:“第一次见你我就觉得你挺讨喜,叫我伯母多见外,你若不介意,倒是喊我一声妈。”

  正要送到温瑟面前的茶水溢了出来,单清澄惊慌失措地拿了餐巾纸擦拭,她咬着唇瓣,心中暗暗庆幸没有泼到温瑟身上,不然自己怕是要背负上谋害的罪名了。直打鼓的心脏暴|露了她内心的恐慌,忍不住地去思索温瑟这番话到底是有何用意,是知道她们之间的关系了还是单纯的认干女儿?单清澄心潮翻涌,可面上不得不表现得镇静,主动将温瑟话中的含义带到了后者当中,“伯母抬爱了,认识思远和温文的时候就想过是什么样的家长才能养育出一双如此出色的女儿,如今一见我才明白,您令我十分钦佩。”

  单清澄自是清楚千穿万穿马屁不穿的道理,但是这一番话是发自她的内心,句句属实,无论温瑟会不会将她一席话当作是在拍她马屁,单清澄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便已无憾。

  可温瑟哪会容得她转移话题,依旧不依不饶地说:“那清澄的意思就是不愿意当我的女儿了?”

  声线隐约带上了严厉,温瑟面色一冷,“还记得温文第一次带你来t市的时候,她就已经夜不归宿了一次。你第二次来t市,温文在跨年期间好几天不见踪影显然也是因为你。这次若不是你,我倒反而觉得好奇了。我以为温文如此是因为和你关系十分要好,我女儿去深交的朋友各方面应当不会差到哪儿去,让你喊我一声妈,反倒是好像是在为难你了。”

  一时间,单清澄被说得哑口无言,温瑟每提一次就让她心离嗓子眼越近一分,整个头皮都在发麻,要怎么回答……怎么办……怎么办……正当她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时,她听到了一声仿若天籁的嗓音。

  “妈,你闹够了吗?”温文刚踏入厢房跨步上前将坐在温瑟身边可怜兮兮的小白兔拉到自己身后,心里迫切地想要好好检查一番单清澄有没有受到什么不对等的伤害,可碍于温瑟的面只好先隐忍一时。

  温瑟一见温文如此护犊子的模样当时就气红了眼,到底是谁十月怀胎将她生出来的,现在拱了一颗白菜就连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了嘛,“怎么跟妈妈说话的,温家教育你的礼节你都抛到哪儿去了,若不是我好言相劝你回家住你不听,我犯得着如此吗?”

  “我说我只是带朋友来旅游,该解释我都跟你解释了,我实在是不懂你在闹什么脾气。”

  感觉到母女二人之间的争锋相质,单清澄拉了拉温文的衣角,似乎是在无形中劝她冷静一点,单清澄不希望她们之间好好的母女亲情因为她而起了争执。

  听到自己亲手拉扯大的女儿跟自己如此放肆,一点尊老爱幼之意都没有,温瑟兀的摆出了温家一家之主的姿态,明明是冷若冰霜的严谨姿态,可偏偏说出的话却叫人啼笑皆非,“你和思远都二十八了,我们家连一个年轻外籍女性都没见着过一个,如今好不容易你争气了点,我来看看我的儿媳妇有错吗?!”

  闻言,单清澄脸蹭——的一声,不争气地红了个通透,倒是温文面露难堪地扶着额头,牵了单清澄的手就往外走。

  “温文!”温瑟忙高声喊了一句,见她停下脚步才说,“你自己的选择我自然会尊重。但是我要说的是,不管你是不是一时兴起,别忘了家里的其他人。”

  温文沉下眼眸,牵着单清澄的手愈发紧,她回过头,眼神透露出的是温瑟从未见过的坚定,“我从不拿感情的事当儿戏,既然我做出了选择,就不会畏惧未来不曾谋面的障碍。是你教会我要对自己的选择做出承担。”

  说到这,温文低眸和单清澄深深地凝视,缓缓道出:“我会的。”

  ……

  沈思远最终还是没能放得下心来,姗姗来迟的赶来时早已不见温文和单清澄的踪影,只有温瑟一人在厢房里悠然自得地品着不知道是早茶还是午茶,沈思远一屁股坐到她身边,调笑道:“温女士怎么这么有闲情雅致呀,一个人喝茶多闷,我陪陪你?”

  睨了他一眼,温瑟不咸不淡道:“我跟你爸准备请个假出去旅游。”

  “哦,去哪儿?我好回去准备下行李。”

  “你整什么行李,是我跟你爸两个人去,”温瑟把茶杯放到桌上,拿了钱包就往外走,徒留下沈思远一人在厢房里吹冷风,“没你什么事,自己该干嘛干嘛去。”

  见温文和单清澄如胶似漆的模样,一时激发起了温瑟的兴趣,虽说他们已是老夫老妻,可来一点小情调也未尝不可,能给生活增添点色彩何乐而不为。

  酒店。

  温文牵着单清澄回去的时候,孟子柔和蒋甯还在房内补眠,她们默契地放减小动静,正要问问单清澄累不累就感觉到有人从背后抱住自己。

  单清澄将脸深深地埋在温文的后背上,蹭了几下闷声道:“温文。”

  眼眸一柔,温文覆上环在自己小腹上的双手,轻声回应:“嗯?”

  “没事。”抿了抿唇,单清澄双臂揽得更紧,“就只是喊喊你而已。”

  温文倒是无所谓地放纵她收紧手臂,即便是被磕疼了也没有一点不满,“在我到之前,我妈跟你说了什么吗?”

  单清澄回忆起温瑟让自己喊她妈妈的对话,羞赧得无地自容,就好像做错事又早已被看穿的学生在老师面前耍小聪明一样,她怎么好意思开得了口,只得悻悻地说:“没什么,只是普通的问候。”

  “真的?”温文半信半疑,“那你当时为什么那么窘迫?”

  “还不是因为你——”说罢,单清澄捶了她一下,让她同自己面对面,打算一板一眼地好好指责,殊不知口气已经不知不觉间带上了女子向爱人撒娇的口气,“她是你妈妈,我能不紧张吗?谁像你一样没脸没皮,来我们家跟个无赖没差,我爸我哥恨不得把你挂起来参拜,都快成我们家的一尊大佛了!”

  勾了勾嘴角,温文摸摸她的脑袋,耸耸肩,似乎是在听单清澄在赞美自己一般,“当然。可见你家人都已经感觉到了我的好,单老师真是有福气。”

  “温文!”压低嗓音喊了一句,单清澄咬唇忿忿地瞪了她一眼,决定回房不再理会这个厚颜无耻的臭流氓。

  白天四人小打小闹了一阵子,入了夜便默契地回归于宁静,又是早早地入睡。

  单清澄和温文洗漱完便一同躺在床上,温文在用笔记本忙公事,单清澄则百无聊赖地床上滑手机,几经翻滚,她终于按捺不住,点点温文的手臂说道:“温校长。”

  “嗯?”

  “有一个问题困扰了我很久,我怎么想也想不通。”

  “呵——”关了网页,温文点了关机就把笔记本放到一边,深知自己忙公务忽略了爱人,立马专心陪起她的单老师,“就你的脑袋瓜子,也就只能应付应付你的学生,其他的就真的太为难你了。”

  “你智商才高中生水平呢,别以为拐着弯儿说我我不知道。”

  “哦?看来单老师在我身边待久了,聪明了不少,我还以为你跟以前一样,胸大无脑。”

  “温——文——”感觉到温文肆无忌惮的打量,单清澄忙护着胸口,咬牙切齿道,“你就是个臭流氓!”

  温文不可置否地耸耸肩,占单清澄的便宜,她心安理得。

  冷静半晌,单清澄这才道出她心中的疑惑,“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按理说,应该不会太久才是。可如今见了温瑟,单清澄推翻了以前的猜测,就连她妈妈都能知道温文喜欢自己,又怎么可能是在近期?而且还准确无误地知道她来了t市三次,三次都是因为温文,难不成温文在第一次让她来t市时就已经……

  “不知道。”

  “你骗人,你自己的感觉你怎么可能不知道。”单清澄坐起身,似乎不问出个所以然来就誓不罢休,“你妈妈都知道我们的关系了,你还想糊弄我。”

  “有可能是思远露出太多马脚被她发现了也说不定,单老师不是跟他说过非常多的话么,说到底原来是单老师在通过思远对我妈旁敲侧击啊,我才知道单老师这么急不可耐。”

  “你——”

  对于温文颠倒黑白的能力,单清澄也只能吃闷亏,一时间她有点后悔当初专业为什么报的是外语系而不是中文系,这样……她肯定不会说不过温文!

  发现温文注视着自己眼睛里透露出的温文,单清澄会心一笑。

  “温文。”

  “嗯?”

  “我很庆幸,我第一个喜欢上的人,是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