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雾里桃花别样红 > 第六十章 过渡
  晚餐过后,各家的大闷骚各自领了自家的小傲娇回了房间准备就寝。

  温文本不是一个习惯早睡的人,以前就算不工作也会看看电视、读读书到十一点才会躺下。可如今碍于睡觉聚天时地利人和于一体,温文不得不早早地洗了准备入睡,毕竟今天她带着单清澄奔波了一番,即便自己再没睡意也不忍心让面露倦意的单清澄陪自己熬夜。

  坐在床头摆弄手机,温文聚精会神的思考怎么应对王初修的纠缠,无论从哪一点看,王初修都不会有善罢甘休的趋势,势必要跟自己争一争单清澄。他与自己争倒无所谓,温文有信心让单清澄一直心倾自己,感情这一点王初修根本不足为惧,她唯独担心的是他们之间的纠纷会给单清澄造成伤害,无论是心理上还是身体上,都是温文不愿看到的一面,现在只有看李斯年的造化了……

  单清澄是后温文一步踏入浴室洗漱的,所以待到她出来时就看见温文令她近乎着迷的模样。温文慵懒地靠在床头,一双沉寂的凤眸微垂只是睁开了一条细缝,狭长的睫毛即使远观也看得出它的浓密,向下,是单清澄最为着迷的薄唇,只见她紧抿,随着温文的蹙眉而紧绷。及腰的秀发垂直散落在肩侧,松松垮垮的睡衣掩盖不住那一幕□□,若隐若现怎不叫一个景观圣地,直让单清澄心头荡漾。

  许是某人的目光太过炽热,温文抬眸四目相接,单清澄却是不为所动地继续打量,如此美好的人此时此刻终于与自己心意相通,可谓是守得云开见月明,她的苦苦等待总算没有白费。

  下了床,温文径自朝着单清澄走来,站在她面前微微弯腰同她面对面。可单清澄仍然一副只知盯着自己的模样让温文丈二摸不着头脑,怎么了这是……洗个澡能把自己洗糊涂了不成。

  单清澄此刻心里正琢磨的是要不要实践孟子柔所说的主动……好像自从温文回国后跟自己约会回来单清澄自己主动了一次便再也没过了,从来都是温文主动,就连牵手也是……

  如是想着,单清澄低头看了眼温文的手,眼睛一闭横了心,估摸着两人之间的位置嘟起嘴吧凑了上去,可是她凑了半天嘴巴撅呀撅都没凑到什么温热的肌肤,一睁眼眼前黑漆漆一片,与此同时有一道身影从眼前晃过,片刻钟床头灯一亮,顿时屋子里被暖光照亮。

  见温文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单清澄一时羞涩难掩,扒开温文的身子一下子倒在了床上。还好她是去关灯去了没看见,不然指不定自己要丢脸到什么样子……

  “清澄。”

  经温文如此柔情的一唤,单清澄心底一颤,耳根不自觉地红了起来,脸更是往棉被里埋,任由温文怎么触碰都不愿抬起头来。

  “你是,不喜欢我这样叫你吗?”

  “才没有!”单清澄猛然起身,惊得站在她身后的温文跌坐在床上,听到她这么说,温文反而笑得愈发柔和,她伸手理了理单清澄紊乱的发丝,带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宠溺,“那你为什么躲着我,会让我以为是我做的不够好。”

  “没有,你很好,我很满意。”

  “呵——”轻笑一声,温文拍拍她肩膀让她去躺好,继而道,“满意就好,我还以为单老师欲求不满了。”

  “温文!”

  单清澄怒不可及地喊了一句却被温文及时捂住了嘴,只听她调侃道:“单老师,我们不是在自己家,隔壁还有人,大晚上的这样叫我莫不是你想让别人浮想联翩。”

  “你……”

  一时间单清澄无言以对,索性轻哼一声倒在床上气鼓鼓的背对温文睡下。温文倒是没事人一样耸耸肩,把床头调暗自后揽住单清澄低喃一句,“晚安,清澄。”

  “哼——”单清澄不满地嘟嘟嘴,不情不愿道,“晚安。”

  确定关系的第一晚,两人相安无事地度过了。其实单清澄闭眼嘟嘴凑上来的时候温文是在她面前的,只不过是被她突如其来的抬头吓得退后了一步,见她滑稽的动作半好笑半无奈,总不能忍着笑给人家亲吧……所以只好偷偷摸摸走到她身后把灯关了再绕到床边装作去开关灯了……

  天刚微亮,温文二人早早地起床来到客厅,没一会儿蒋甯便从自己的房间里出来了,单清澄望了一眼她身后紧闭的门问道:“子柔呢?”

  “还在睡,还早,不急。”蒋甯简单地解释了一番,拉了拉身上的运动装对温文说,“晨跑吗?”

  温文望了眼单清澄,见她以笑回应:“你去吧,锻炼下也好,我去给你们做早餐。”

  “好。”

  得到单清澄的首肯,温文这才回房换了一身轻便的衣服。她的衣服以制服居多,其次就是几套居家服和休闲装,运动服莫说沈思远没给她带来,就算让她现在回家也翻不出一件运动装来……

  她根本就不是一个会去运动的人……平日里除了工作,剩余消遣的时间屈指可数,生活早已被安排的满当当还苦自寻麻烦……

  相约晨跑的二人一前一后地出了门,单清澄绕到厨房里察看一番,一拍脑袋。她忘记她们现在是在酒店不是在家,叹息一声回房给前台送些生食上来才坐到客厅里等待。

  她是万不可能在温文不在的情况下往外跑的,更别说去买菜了,温文回来看见自己不见了不急跳脚才怪,而且……她人生地不熟的买个菜回来估计都要中午了……

  半刻钟,单清澄从服务员手里接过送上来的菜,回到厨房里有条不紊地忙碌起来。孟子柔起床的时候就发现了厨房里忙紧忙出的单清澄,煞有一副家庭主妇的气魄,她不禁感叹起温文的好运起来。

  “醒啦。”单清澄翻炒着鸡蛋,抽空看了眼睡眼惺忪的孟子柔,解释道,“她们出去晨跑了,你先坐会儿,早餐马上好。”

  “呵——不急,你慢慢来,甯甯一般要跑上大半个小时才会回来。”

  “好的。”

  t市。

  王初修住处的大门被打开,早就端坐在客厅的李斯年看了眼门口进来的人,发现他眼底明显的黑眼圈,漫不经心地问道:“没睡?”

  “嗯。”亲和一笑,王初修脱了衣服扔到浴室里,再从衣柜里取了睡衣进浴室洗澡,等到他出来的时候李斯年端了一杯温水迎了上来,口气半有些强硬,“喝了就睡吧。”

  “阿年,你对那个温文不是很感兴趣吗?”

  “然后呢?”李斯年不咸不淡的开口,等他一杯温水下肚才接过水杯,转身往厨房走,身后传来王初修如痴如醉的声音,“那为什么不娶她,反而放她走?”

  李斯年头疼的蹙眉,“修,你醉了。”

  说着,李斯年强硬地拖着他到床上,动作粗鲁的把他压在床上盖好被子,发现王初修脸上展露的苦涩又有些于心不忍,“睡一觉吧,睡醒了什么事都没有了。你是王初修,我认识的王初修从没这么懦弱过。”不过是被拒绝罢了,何必要表现得如此一蹶不振,他可是连表明心迹的机会都没有。

  “我懦弱?”反问一句,王初修蹙起眉头,情绪有些激动,连带着肢体语言都强烈起来,“我等了她十几二十年,等我什么都可以给她了她却跟一个女人跑了?”

  张了张嘴,李斯年坐在床边实话实说,“温文没比你差到哪里去,而且那是单清澄自己的选择,我们无权左右。”

  “阿年,你也被那个女人迷惑了吗?你居然拿她和我相提并论?”

  李斯年没有接话,准确得来说是他无话可说。从感情方面,温文比他和王初修都表现得强的多,不会因为自己能力不足而错失良机,不会因为自己性别阻碍而不去追求自己的幸福,她得到她的幸福是与她的勇气和付出是成正比的。

  “阿年,我要让她离开c高。不对,是离开c市。不行,没了立足之地温文想必也不会放弃,沈家的势力要说不大,跟自己较量起来也要煞费一番苦心。阿年,我要让她离开中国!”

  听着王初修醉后的喃喃自语,李斯年摇摇头,起身去将窗帘拉上再关了灯退出了房间,给温文发了一封让她万事谨慎小心的短信才躺在沙发上沉沉睡去。

  王初修在外头买醉一宿,自己又何尝不是彻夜未眠……

  如果换做是温文,铁定当天就恨铁不成钢的把单清澄拉回去训斥一顿,再给一糖好生安慰一番,找准时机趁虚而入,而李斯年则是按兵不动,眼观鼻鼻观心。这就是他与她之间的不同,一个见缝插针,一个迂回不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