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雾里桃花别样红 > 第五十五章 调戏
  “温——文——”

  一声中气十足的怒吼从温文家传出,自从温文开完会回来之后根本不在意单清澄在电视机前是否看得正起劲,径自抢了遥控器调了一个放广告的台,落落大方地在单清澄旁边坐下。

  “你……”对上温文浑然不知所谓的眼神,单清澄气就不打一处来,“温大校长没听过先来后到吗?”

  “听过。既然单老师请教了,我就虚心地教单老师一个新成语——客随主便。”温文对答如流,看广告专注的眼神尤为让单清澄觉得刺眼。而她眼尖地察觉了单清澄的意欲,悄然把遥控器换了一只手捂住,让某人猛然出击的手扑了个空,却又好巧不巧地握住了温文的手,只听她揶揄道:“单老师,这么主动……不大好吧?况且,还有其他人看着呢。”

  柔柔软软的小手盈盈一握,温文突然产生了一种眷恋,也顾不得场合合不合适,只是现下没有要放手的意思,单清澄越是挣扎,她握的越是紧。看小白兔脸上霎时间绽放的红艳,让温文心底不由地一颤,自己的视线,怕是再新颖的广告也无法与单清澄的光彩媲美了。

  孟子柔将她们的举动悉数收入眼底,掩着偷偷漾开的笑意识趣地往旁边坐去,免得打扰了她们二人的雅兴。而且……她也该保自己周全远离“是非之地”不是吗,会不会殃及池鱼什么的……可不好说了。

  单清澄感觉到身旁沙发动了动,双颊顿时涨的通红,她自欺欺人地以为自己的身躯挡住了孟子柔的视线应该没发现她们俩在干嘛,继而特地压低嗓音,半似是警告的口吻道:“温文——你干什么呢?还不快松手!”

  “不是你先牵我的吗?”温文一本正经地反问,指尖故意挑了挑单清澄的掌心,察觉到她身体为之一震,心底的笑意愈发高涨,面上却是不明所以地关心说,“单老师怎么了,知道我要放手伤心的要哭了?放心,就算你打死我我也不会放的。”

  单清澄脸上霎时间一阵红一阵白,气得牙痒痒恨不得扒开温文的羊外皮好好地撕咬她黑到心里的狼肉!单清澄随手拿了沙发上的靠枕,二话不说把枕头压到她的脸上,嘴里蹦出的全是数落,“你个臭流氓,一天不调戏我嘴巴就不舒服是不是,晚上还想不想吃饭了,你自个儿泡泡面去吧!”

  “哈哈——单老师高抬贵手——”明明是求饶的话,温文满腔笑意却丁点儿感觉不到她的歉意,安静坐一旁品茶的孟子柔眼尖地发现她双手拆了遥控器,把两节电池拆出藏于口袋之中,再把遥控器双手奉上,“谋杀可是要偿命的,你忍心我如此年纪轻轻就香消玉殒?”

  单清澄一把抢过遥控器,见温文示了弱立马嚣张跋扈起来,“温大校长,您若是香和玉,那这个世界当真是昏暗啊。”

  温文不可置否地起身,耸耸肩,转身往书房里走,若是一心心系电视剧的单清澄注意到她的脚步比以往快了许多,定能发现温文不寻常之举,只不过……当温文进了书房落锁,才听到单清澄咆哮地嘶吼:“温文——”

  单清澄咋咋呼呼地跑到书房门前,拧着纹丝不动的门把,又气又好笑,“死鱼眼,你要不要这么幼稚,快把电池给我!”

  “单老师,您的要求可真多。”温文舒坦地躺在折椅上故意阴阳怪气的说,“又要我别松手又要我给遥控器,我可都满足你了,怎么还不知节制的跟我索求?”

  一些令人想入非非的词组让稍稍降了脸上的燥意的单清澄再度霞光满面,她咬着唇瓣,听到身后不远处的噗笑声,单清澄的羞意一下子从底涌上头。此刻,她真真是恨透了温文,以前怎的就会喜欢上这么一个口无遮拦的登徒浪子,简直是流氓到家了!

  约莫两头沉默了一分钟,温文思忖着差不多该收手了,便起身开了门。门口的人儿果不其然气鼓鼓地瞪着温文,看得她越发觉得好笑,怕是再逗下去只怕单清澄要扑上来狠狠咬自己一口来泄愤了。

  正当两人大眼瞪着小眼,门口的铃声不知响起的是否适宜,温文二话不说牵着单清澄往门口走,见她象征性地扭捏了几下便没了下文。悉知她是同自己一样担心来的人是上次的两个,温文从口袋里摸出电池放到她手中,以示心有灵犀的奖励。

  等开门看见造访之人,温文稍稍一愣,点点头牵着单清澄让开身子,口中打起了招呼,“你好。”

  蒋甯点点头算是作了回应,她换了鞋进门,不需要谁指引直接奔着沙发上坐着的人走去。“她是……?”单清澄拉了拉温文的衣袖,轻言细语地询问,像是生怕被人听了去。

  “嗯,你上次可能没见到,她就是给你做手表的工匠,蒋甯。”罢了顿了顿,温文反锁好门,牵着单清澄回去,见她俩这个架势,想了想还是带单清澄进书房的好,“今天晚饭得做四人份了。”

  “蒋甯……”单清澄喃喃地重复,好似突然想到什么,瞪大了眼眸,“她就是你口中的蒋师傅啊?你不是说子柔是她的……”

  然而,单清澄的疑惑还没能得到解答,就被温文一揽到了怀里,后脑还被她温热的掌心包裹着,头轻轻地靠在了她的怀中。对于突如其来的变化,单清澄愣是丈二摸不着头脑,下一刻就听到温文低沉下嗓音说:“嘘,非礼勿视。”

  温文瞟了眼客厅里不分场合就吻得*的二人,心底尽是无尽的叹息……好歹也注意一下啊……还有一个小孩子在场呢……

  身为被埋怨的主人公之一孟子柔,实则她受到的惊讶不亚于温文。本来还事不关己的看着电视的她,在听到门关上的声音后下一秒便被拉到了一个柔软的身躯中,只见那人不由分说地吻了上来,待意识清醒时孟子柔选择了顺从,毕竟能等得蒋甯的一次主动,简直比一年内设计出一款心仪的手表还难。

  相较于沙发边难舍难分的两人,温文的状态可谓是糟糕透顶。她不仅要担心单清澄会好奇地挣脱开看见少儿不宜的画面,还要想方设法的带着单清澄悄无声息地回书房以免扰人好事……

  就这样,温家出现了最匪夷所思的一幕,一对吻得忘乎所以,一对相拥如螃蟹横行一般溜回书房……

  好不容易挨到了尽头,温文关了门就松开了怀抱,沉沉的叹息一声,还不忘回答好奇小宝宝的问题,“就是你想的那样,她们俩就是那种关系,难不成单老师对于她们有什么看法?”

  “怎么可能!”单清澄立马决口否认,“我才不会觉得她们这样存在什么问题,爱无界限,而且她们勇于承认彼此相爱的举动应该赋予她们掌声和祝福,更何况我……”

  说到这儿,单清澄捂住了嘴,心里不住地打鼓,都怪自己心直口快差点说漏了嘴。她小心翼翼地观察坐在书桌前舞文弄墨的温文,见她没有注意到才松了口气,但是心底……又微微有些说不清楚的失落。

  可对单清澄了如指掌的温文又怎么可能不了解单清澄后半句未说完的含义,她眼眸柔和下来,随手拿了本关于养殖桃花要点的书给单清澄打发时间去了,“她们俩没来叫我们出去,我们就待在这儿,给她们一点空间好好聊聊。”

  “嗯。”单清澄了然地点点头,看了看书名,再看看窗外今年还未绽放的桃树,认认真真地阅读起来。

  然而谁也不知道,她们这一聊,竟会让四人都错过了饭点。温文把整理好的资料放进文件夹,抚上僵硬的脖子慢慢舒展身子,一回头,却见单清澄出乎意料之外的安静,从拿了那本书起就津津有味地看到了现在。

  “温文。”

  门口传来孟子柔的轻唤,声线中带着丝丝的娇羞,温文轻然一笑,牵了单清澄的手一起出了书房。

  “我们家甯甯如此唐突,真的是冒昧了……”孟子柔挽上蒋甯的手腕,两人亲昵的样子看上去似乎已经和好。

  “无碍,时间也不早了,在这吃顿饭?”温文拍了拍单清澄的手,示意她先去做饭,再对蒋甯、孟子柔二人说,“你们有什么不吃的吗,我让清澄下厨的时候注意点。”

  “不用那么麻烦的,”孟子柔柔柔一笑,如此温婉之人怕是要将人柔到骨子里去,“我都叨扰了你一天了就不再麻烦你们了,我和她去酒店睡一晚,明天就回t市了。”

  温文还想尽地主之谊多加挽留,可转念一想家里既没多余的床更没有客房,让她们留下她和单清澄都不知道该睡哪儿好。再加上她们感情已经和好如初,回t市也是情理之中,温文点头应了下来,将二人送到门口目送她们相携远去。

  地上,两人的斜影交叠合一,相濡以沫的幸福现在看来竟如此简单。

  “她们走了?”单清澄听到了门口的动静才举着锅铲出来,看了眼在门口发愣的温文,怕她被风吹感冒忙拉了进来。

  “嗯。”

  温文随着单清澄去了厨房,她倚靠在门框边儿静静地看着单清澄在厨房里游刃有余地穿梭,似乎这一刻她明白了什么才是她最想要的。刚刚想挽留孟子柔二人的时候温文还考虑过是不是该在家里扩个客房,免得再出现这样的尴尬。可如今转念一想,这方案立马被她抛诸脑后,没人能留下来破坏她们的二人世界才是明智之举,何必自己多此一举给自己添堵。

  单老师,你说,是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