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雾里桃花别样红 > 第四十五章 新年
  她们满赶满做七点前总算交了样品,蒋甯迫不及待地把温文驱逐出门,好不容易手头上的工作少了一件,她自当要回家好生歇息,一连几日熬夜下来,莫说她的身体受不了,单单是陪她熬夜的孟子柔就足以让她心疼好久。

  整整一个通宵,温文送来的手表仅仅只重塑了后盖以及还有几个和后盖连接的小零件。温文确实一直都记得蒋甯的脾性古怪,可她万万没想到的是蒋甯让她做零件时苛刻的程度。需要的宽度不得多一丝一毫,需要的重量不得少一分一克,她耗尽了整晚能够入了蒋甯眼的也只有简单的一两个……

  “温小姐先回去休息吧,想必今天也很累了。”孟子柔勾着蒋甯的手腕,待到她上了锁,一行三人才一齐离开。

  温文指了指车,询问道:“要不要送你?”

  孟子柔看了眼蒋甯满面的疲倦,点点头算是应下了,等到她们坐上车,她还没跟温文说地点就发现她已经发动引擎将车开了出去。孟子柔饶有兴致地看着温文在马路上左拐右拐,在她们都没有意思要开口告诉温文地点的情况下,她能把她们俩捎到哪儿去。

  没多久,无聊的乘车过程中孟子柔和蒋甯相依着不知不觉进入了睡眠,温文透过后视镜瞄了一眼,将车内的空调温度打高了些许,车也被她行驶得沉稳的多,即使是遇到那些上班族急着插队,她也不慌不忙地跟随着车流队伍徐徐进发。

  直到半小时后,温文将车停在蒋甯家公寓前,才清了清嗓音道:“咳,蒋师傅,到家了。”

  温文没有对蒋甯直呼其名,还是以“蒋师傅”来称呼她,一来是因为她们没有那么熟,二来是温文对蒋甯在工作态度上的敬重。温文向来都欣赏对自己的工作尽职尽责的人,蒋甯无疑是她欣赏对象之一。

  蒋甯和孟子柔迷糊间听到有人说话,在温文舒缓的叫唤下慢慢恢复了意识,等她们俩四处观察车外的环境时,不约而同的对视了一眼,眼中皆是相同的震惊。

  这里确确实实是蒋甯的住处。

  孟子柔别有深意地看了眼坐在驾驶座上的人,牵着蒋甯的手道了声谢便下车了。

  不难看出,温文是知道她们的私人住处的。即便如此,温文前几日却是不厌其烦地在她们工作室门口静候,如若是来她们家逮人的话,还愁碰不上一次面吗?

  然而,并没有。这是对她们私人生活的一种尊重。

  蒋甯盯着温文远去的私家车,轻哼一声,“一觉醒来感觉她稍微顺眼了些。”

  “还不认是自己的错,你就嘴硬吧,看你怎么好意思以前让人家苦等那么久。”孟子柔好笑地捏着蒋甯的鼻尖,双瞳中满是宠溺,她的爱人啊,永远都是这样口是心非,明明有一颗热心肠,就是不愿正视自己。

  而被那两人议论纷纷的温文,半路接到了电话便把车停在旁边,专心同电话里的那人聊了起来。

  “温文……”单清澄文文润润的嗓音从紧贴耳边的手机中传来,这一瞬,让温文仿若有一种单清澄就在她耳畔说话的错觉,好半晌她才不咸不淡地回应了一句,“嗯。”

  “今天是今年的最后一天了。”指尖从日历上滑过,单清澄从未想过会和温文经历这么多,更没想过会在桃花的结缘下,会跟温文迎来来年的春天。

  “嗯,单老师是对今年恋恋不舍吗?”

  “我若是回答是呢?”

  挑了挑眉,温文五指有节奏地敲打方向盘,声音依旧淡淡的,“看来只能是让单老师失望了,我没有什么通天的本领可以让时间静止或倒回,今天过完它便成过去式了。”

  “我还以为温校长会有什么好提议,结果是空欢喜一场。”

  单清澄轻笑一声,正要继续说什么,就见卧室的门被打开,一颗小脑袋探了进来,怯生生道:“姑姑,爷爷让我叫你下去吃早餐……”

  “好,锦弦真乖,你跟爷爷说姑姑马上就来。”单清澄温和的回答,随后就听到手机那头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以及温文的询问:“你家人来看你了?”

  “没有,今天我回家陪他们吃一顿团圆饭。”

  “嗯。”

  “刚刚是我侄女。”

  “嗯。”

  温文平平淡淡的反应让单清澄丈二摸不着头脑,她只得详详细细地解释道:“我有一个哥哥,比我大上七八岁,已经成家立业了,常年定居海外,也是最近才回来,刚刚说话的是他的女儿单锦弦。”

  “嗯。”

  似乎因单清澄的侄女单锦弦的误入,让她们俩之间话题渐渐走向终结。

  温文看了眼车上显示的时间,提醒道:“单老师快下去吃饭吧,别让家里人等急了。”

  “嗯。”咬了咬唇瓣,单清澄面上浮现淡淡的粉色,手指紧张得不自觉地搅着床单,她唯唯诺诺地开口,“温文……”

  “嗯哼?”

  “我想……我是想你了。突然……很想见见你。”

  闻言,温文怔怔的愣在原地,目光毫无焦距地望着一处,不多时才缓回神,嘴角不自觉地微微翘起,“单老师怎么这般心急如焚,过了这元旦假期,单老师可要有一段时间一天二十四小时中起码有二十个小时跟我见面,可别到时候跟我说你看厌烦了。”

  “怎么会……”温文那张扑克脸虽然没什么看点,对单清澄来说却是百看不厌,她喜欢那张脸在自己面前注视着自己的样子,就仿佛全世界的喧嚣在她们面前陡然消失殆尽,剩下的只有对彼此的爱恋。

  “呵——”轻笑一声,温文惬意地靠在椅背上,原本清冷淡漠的脸庞逐渐变得柔和,“快去吃饭吧,难得团聚一次,别耽搁了。”

  “嗯,好。”

  ……

  温文回家的时候,免不了被质问了夜不归宿的缘由,而一旁一如既往来接她的李斯年毕恭毕敬的站在一旁半声不吭。温文只是稍作了解释,一向家教严厉的温外公哪会容得她如此不知分寸,严厉的呵斥了一番后碍于还有外人在才没再对温文多加责罚,没多久便放她回了房洗漱。

  李斯年敏锐地察觉到温文眼底的疲惫,识趣地先行告退,看样子今天温文是不会再踏出这个房门了。然而他又难免好奇起来,温文不畏温外公毅然而然夜不归宿还甚至通宵到现在才回来,到底是什么值得她去如此……

  直到他回了自己住处都没有想通,他褪去外衣倒在床上,侧头,床头柜上放着一副他珍视的相框。里面正值风华正茂的两位少年勾肩搭背,对着镜头露出最真实的笑意。

  相片是李斯年和王初修高中时期结伴出去旅游时拍的,仅此一张,被李斯年藏了起来带回家如视珍宝。

  “阿年,去追求温文吧。”

  李斯年深深的记得还在陪c高职工度假时的王初修对他如是说,他没有问缘由,也没有问王初修的计划,亦如以往王初修让他做事情一般,没有半点犹豫便应下了。

  所以——温文前脚刚走,他后脚便跟了上去,抵达了对于他而言陌生不已的t市。

  却不料第一次进行所谓的“约会”就被温文狠狠的耍了一番,甚至是被她洞悉了他内心深处唯一一处柔软。

  什么时候喜欢上王初修的……他不知道。两个人久而久之的相处下来,等李斯年反应过来时,他已经深陷到无可自拔的地步,抽身已然是妄想,所以演变成了如今陪伴是最长久的告白的地步。

  “唉——”房内久久回荡着无法向人倾诉的低哀。

  是夜,温文昏昏沉沉的睡了一天,到了夜间十一点多才醒来。温家上下默契地没来打扰她休息,也是乐的清闲了。温文揉着酸涩的脑袋,进浴室洗漱了一番才坐到课桌前。

  自从温外公来了之后,温家上下作息时间比以前更健康。但凡到了十点,全家必然已经熄灯歇息,无论睡不睡得着,喧闹在这个家是不会出现了的。

  所以温文现在根本不在意醒来了会被打扰,安安静静地欣赏起今年最后一轮明月。

  一晃眼,她就任c高校长一职的第一年即将结束,今年发生太多的变数都要随着时间慢慢消逝,带不走的是她与单清澄之间暗地互生的情愫。

  忆起单清澄早上电话里说她想她,温文心情没由来的转晴,回t市后发生的诸多不快都被她抛诸脑后。

  看了看时间,还有几分钟时钟就要转零,她思忖着是不是要给单清澄打电话,过一过所谓的跨年……不知是两人心有灵犀还是怎么的,温文的手机此刻正闪烁着单清澄的来电,她想也没想地接通,放到耳边,“嗯。”

  “你睡了?”单清澄小心翼翼地询问,好似生怕打扰了她休息般。

  “没有。”

  温文似乎听到了电话那头松了一口气的声音,还没等她再开口,就听到单清澄说:“温大校长方便下楼吗,我在你家楼下。”

  几分钟后,温文匆匆忙忙从家里出来,身子还没站稳就看见不远处的单清澄笑得一脸纯真,她调笑道:“新年快乐,我这算等温校长等了一年吗?”

  t市的夜空同一时间被点亮,当烟花悄然绽放,璀璨的不止是星空,更是此时两个近乎相思成疾之人灼热的内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