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雾里桃花别样红 > 第三十七章 度假
  抵达目的地,温文被沈思远唤醒后就消失的无影无踪,想来对于其他人来说这一次出游是度假,对温文来说仍是工作吧。

  分配房间时,王初修特地向住在单清澄隔壁的老师谄媚,尝试着和她们换换房间。人家于情于理都不会拒绝这样的请求,一来是明白王初修的用意,二来……王初修住的房间必然比她们预定的要好,所以很快欣然答应。

  温文自然是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径自先回了房,而沈思远自然而然是跟随上。沈思远是后来她临时添加的,房间自然是没给他安排,不过和她住一起也没什么不妥,反正都高调的对外宣布“恋情”了,分开住还是同居又哪会多在乎这些。

  校方给了半个小时的休整时间,稍后集合用餐再玩几项活动就是自由时间,从这次度假村的规模上看,温文应该自己掏了不少腰包。要数新官上任三把火,温文这复职的头上应该是三昧真火,烧得旺还经久不衰。

  离集合时间还差10分钟,温文打算提前出发就接到了来自自家母亲的电话,她和沈思远示意了一下,走到阳台上接通,“嗯。”

  “在度假吧,我听思远说了,度假完就是元旦了,直接和他一起回来。”温瑟的嗓音还是那般沉稳,语气中更多的是命令而不是商量。

  “我刚回国,很多事情要处理。”

  “这次由不得你,老爷子回来了,就算你忙得再不可开交也得回来。”话中带了一份严肃,温瑟即使再心疼自己女儿,唯独这件事没有办法退让。

  温文听到之后脸色变得有点奇怪,只得轻轻地应下:“知道了。”

  温瑟之后还和温文说了许多,直到有人来敲他们的门她都没能挂了电话,沈思远了然地退出房间,跟众人解释道:“她在接一个很重要的电话,让我们先玩,走吧。”

  “你不等等她吗?”开口询问的是单清澄,她探了探脖子,想要从沈思远身后的门缝里看到些什么,却被他关上了门。

  “我先跟你们过去,看看地点,顺便给她拿一份晚餐再回来接她。”

  沈思远的体贴让其他人发出一些调侃的声音,他只是笑笑,临走前看了看门,眼中尽是无尽的担忧。

  温瑟这次为什么打电话给温文,沈思远多少还是知道一些,他默默地走在人群末端,看着前面举止亲密的单清澄和王初修,头疼的捏起了太阳穴,看来这次温文是内忧外患了……

  这一刻,正在阳台打电话的温文低头正好看到了王初修亲昵地搂着单清澄揉她头发的样子,单清澄脸上既生气又好笑的神情一览无遗。温文扯了扯衣领,转身返回到屋中,口气里不觉间参杂了不耐,“我知道了,我应付的了,到时候回家之后再看吧。”

  闻言,温瑟叹息一声,“你心里有数就行,温文,你也不小了。”

  “……”电话两头寂静了许久,温文捂着额头坐到沙发上,“嗯。”

  沈思远回来接温文的时候,她通话才刚结束不久,两人沉默地下了楼,沈思远静静地陪伴在她左右,他知道虽然温文脸上没什么太多的变化,但是对他们家的老爷子还是存有敬畏之心,更何况她现在和单清澄有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

  姗姗来迟的温文稍稍入座就听到一个熟悉的惊呼声,她条件反射地站起身,看到熟悉的身影就走了过去,然而有一道身影快她一步抵达单清澄身边,关心道:“怎么样,有没有烫到?”

  王初修握着单清澄的手臂,从李斯年手上拿餐巾纸小心的擦拭,一面观察她手上的情况,一面看着单清澄表情的变化,“疼吗,先把手表拿下来吧。”

  “嗯,没多大事。”

  原本是端着一罐肉汤的单清澄要转身回座位时,因为注意力一大半在温文身上所以不小心和身后的人碰撞了一下,汤溅洒到了手上,才有现在这一幕。

  沈思远望了望定在原地的温文,又看看握着手腕闪躲的单清澄,赶忙取了温文脖子上的丝巾浸了冷水,然后搂着温文上前,“唉,早说了,这种事情就应该让我们男生来,你们只用顾着吃喝玩乐就好啦。”

  说罢,他别有深意的看了眼温文,再示意单清澄自己把手表取下,他自然地从王初修手中接过单清澄的手,手背朝上一层一层的绕上丝巾,再小心翼翼地打上结,解释道:“只是红了,没起泡没破皮,先降会温,到时候再擦点药膏就行了。”

  单清澄感激地看了眼沈思远,她手腕上的那一处,是她至今都难以去除的伤疤,即使它的印记已经淡化的几乎快不存在一般,她多多少少仍存有那道梦魇,“谢谢你。”

  话音刚落,单清澄握着被淋透的手表,遂又小声道:“对不起。”

  她不是有意要把温文送她的表给淋到的……她一直都很珍惜……

  “傻瓜,道什么歉。”王初修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安慰道,“没事就好,手表如果坏了我再给你买一块。”

  这一句话让旁人听了去像是情侣之间的宠溺,言下之意好似我给你买的手表坏掉了没关系,再买一块,你没事就是天大的喜事。

  温文淡淡地扫了一眼,清冷道:“下次注意点。”

  单清澄听到这句话心里很不是滋味,她明明已经道歉了,温文的口气像是在指责她一般,本来不是很疼的手腕却差点让她红了眼眶。

  王初修顺势搂着单清澄安慰道:“没事了没事了,你去坐着吧,要吃什么我给你拿。”

  一场小意外散了场,沈思远吸吸鼻子有些尴尬地看了看温文,“还好吗?”

  “没事,吃饭吧。”

  单清澄心不在焉地吃了几口就寻了个借口去就近的洗手间把手表上的油迹仔仔细细地清洗了一番,洗着洗着嘴巴不争气地瘪了起来,她嘴里嘀嘀咕咕道:“都说了对不起了还凶我,这几天忙的对我爱理不理我都没说什么,好不容易一起出来玩了还对我板着脸,我又没有欠你钱不还,死鱼眼就是死鱼眼,木鱼脑袋,还不如自己的弟弟……”

  里里外外将温文近期的所作所为数落了一通,单清澄心里才稍稍好受了一点,等她出去的时候王初修浅笑着迎上来,关心道:“别不开心了,你猜猜我给你准备了什么?”

  “巧克力。”单清澄想也不想地回答,每次王初修哄她的这一招百年不变,根本玩不出其他花样。

  “哇,你真聪明,那就赏给聪明的单老师了。”王初修摊开手,手心放着一颗单清澄喜欢的巧克力,他多加解释道,“研究表明,心情不好的时候吃吃巧克力会让心情转好。”说罢,他俏皮的咧了咧嘴,两颗小虎牙徒添了一分天真。

  单清澄好笑地接过,探头四处张望了一下,没有发现温文的身影让她稍转好的心情又黯淡了一丝,王初修了然地说:“他们去温室了,据说里面都是人造夏季,里边的‘海’是温泉,我们去拿换的衣服也过去放松下吧。”

  “嗯。”顿了顿,单清澄才忆起他们所在是位置是女厕门口,她瞟了眼王初修,数落道,“流氓。”

  王初修无奈地笑笑跟在她身侧,“什么流氓,我又不是来偷窥什么,光明正大的等人好吗……”

  拿了更换的衣服之后,单清澄想着温室里的温度会比外边高得多,在里面表带也干的快,到时候干了直接戴到手上就将手表一同带了进去。两人踏进温室之后寻找到大部队才在他们附近的躺椅上坐下,人造沙滩、人造“海洋”、人造树……里面的一切几乎都是人造的,气温大抵在二十度左右,穿着短袖很舒适。

  单清澄一眼就看见了温文,她换了一本正经的长裤长袖,衣袖袖口被挽了上去,身旁坐着沈思远,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其他老师邀请她前去游玩也是摆摆手拒绝,继而他们转头邀请后来的单清澄和王初修二人,单清澄没有理由拒绝便同意了。这附近没有其他人,也有不善运动的同事在,她便把手表放在桌子上等干,防止待会蹦蹦跳跳的不小心掉了去。

  没一会儿,现场的气氛火热了起来,温文把沈思远也遣去跟他们玩起来之后躺在躺椅上,微眯的眼睛时不时地落在场上挥洒自如的单清澄身上。片刻中,单清澄阴霾的心绪转好了许多,将悲愤化作力量发泄在游乐上,唯一的遗憾就是没能和温文一起……

  想到温文,单清澄回头看了看温文的位置,却空空如也,正要四处寻找却被其他老师唤回神,只好不了了之。等到她出了薄汗才摆摆手下了场,王初修陪她回了座位,递了杯果汁过去,“给,温的。”

  “谢谢。”接过,单清澄转头要放到桌子上去看看手表干了没,却发现桌子上空空如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