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雾里桃花别样红 > 第三十六章 不同
  时间静静地流淌,单清澄埋头抵着温文的肩膀,红了的耳根、紧抿的唇瓣、短促的呼吸,单清澄仅仅只因她一个拥抱就羞赧得无地自容。她的鼻腔内充斥的是她迷恋的馨香,温热的怀抱让寒冬的雨天回起丝丝暖意,单清澄此刻竟贪婪地希望时间能够永恒地静止在这一刻,即使她们的关系再暧昧不清又如何,你情我愿的事情想再多也是徒劳。

  “温文。”

  越是时不时的亲近,我只会越来越喜欢你。

  “嗯?”

  明明只差最后一句话,却永远没有那个勇气说出口,期盼关系的改变,也害怕关系的改变。

  “你……”单清澄怪自己的怯懦,面对她们两人的隔阂她只能选择原地徘徊,“你饿了吗?”

  你也像我喜欢你一样喜欢我吗?

  “嗯。”

  无声的叹息一口,单清澄收拾好自己的小心绪,抿唇笑笑,女人啊——总是那么心口不一,说出来的话,和想说的话,根本搭不上边。

  她正欲推开去厨房给单清澄重新做一顿像样的晚饭,脸蛋却猝不及防地被人咬了一口,原本就娇艳欲滴的脸颊更是红了个通透,她捂着脸满目震惊地瞋视罪魁祸首,嗔怪道:“你做什么!”

  “没看见吗?”说着,温文一本正经的点点自己的唇瓣,狡黠得眯起眼,“吃了你啊。”

  “温文!”

  “你问我饿了吗,我回答你我饿了。”

  似乎已经看惯了单清澄气急败坏的模样,温文悠然自得地靠近,正要抬手去抱她,就见一个身影跌跌撞撞从身边溜走,逃也似的跑下楼去,没多久就听到厨房方向传来锅碗瓢盆乒乒乓乓的声响。

  “单老师还是这么害羞啊……”温文嘟囔一句,转身倒在床上,想着未来一段时间要和单清澄天天在一个屋檐底下相处,嘴角就抑制不住的上扬。

  再给她一点点时间,单老师,她会完完整整地告诉她,她真正的心意。

  厨房内,被温文调戏过的单老师从冰箱里拿了条排骨出来剁块,似是把排骨当成了可恨的温文,咚咚咚的每一刀强劲又快准狠。

  她恨透温文了!

  明知道不是那个意思,还颠倒黑白,与其让自己白白脸红心跳还不如逃走,死鱼眼的混账恶趣味一点都没变!

  做了一碗面,单清澄把温文叫下来之后,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她的背影,坐到沙发前打开电视机,百无聊赖的寻找当下流行的电视剧,没过一会儿温文悠悠的声音传来,“单老师,你不饿吗?”温文特意把“饿”咬得重重的,然而她脸上一本正经的模样看不出一丝戏谑。

  温文余光扫到沙发上的抱枕朝她脸的位置飞来,她立马端着碗坐到旁边的座位上,嘴中教育道:“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单老师,你很辛苦了使不得。”

  “温文!我再也不想看见你!”

  说罢,单清澄连找到可看的电视剧都不带一丝留恋地离去,进了卧室还不忘锁上门,作势一副果真不打算今晚再见温文的架势。

  而调侃完人家的温文,根本没有觉得有半点不妥,端着碗坐到单清澄方才的位置上,拿了遥控器就调到一个广告台,这个时间刚好是她喜欢的一个广告播放时间。

  到了睡觉时间,温文自然是一路畅通无阻地洗漱完躺到单清澄身边,这是她家,哪一处有锁的地方她会没有钥匙?单清澄也是正算清了这一点,才会这么有恃无恐地把门上锁,只不过是满足自己心理的威风罢了,好歹也要让她自己有一点点威严不是。

  两人相安无事的度过了一晚上,第二天起床两人默契地各自梳妆打扮,单清澄负责做早餐,温文整理床铺,再一起出门去学校。下车之际,温文还嘱咐单清澄下了班记得来她办公室等她一起回去,然而可想而知得到的是单清澄冷眼一记,谁让她自个儿昨晚欺负了人家。

  随着学校计划的度假时间的推进,温文的时间越来越少,有时候甚至到了凌晨三四点才能入睡,单清澄也自觉地不去招惹她,直到度假的前一天她才扭扭捏捏地主动打扰温文的工作。

  “温校长……”

  “嗯。”温文保存了电脑中的文档转头看向她,听单清澄的称呼就知道她找自己是有事情。

  “我就是想问问,度假有可以带家属这么一项吗?”末了,单清澄连忙加了一句,“我也是听其他老师说起的,想确定一下还是觉得应该问问你。”

  “是可以。但是……”顿了顿,温文双手交叠放在膝盖上,“现在再加人员的话已经晚了,酒店人数什么的财务室都已经上报预定好了。”

  “啊,这个没事。就是初修听说学校组织出去,他怎么也要跟着,说那些问题可以他自费解决……就想看看随从人员能不能加上名单……”单清澄面露尴尬,这种突如其来的请求可以说是有点勉强的意思,她也说过王初修很多次,实在是拗不过他才没辙的来问问温文。

  “可以,到时候思远也会来,希望单老师能注意一下我和他之间的关系。”

  闻言,单清澄愣了愣,好一会儿才明白她指的是他们之间“情侣”关系,信誓旦旦的保证,“当然。”

  “嗯。”

  直到单清澄出了书房,温文才掏出手机给思远打了个电话,径自吩咐道:“今晚收拾下,明天早上我上班之前到我家门口等我。”

  既然情敌自己出动,温文又怎么可能坐以待毙,与其防着他的暗箭,不如坐山观虎斗,看看是她家的基因强,还是对方的近水楼台更胜一筹。

  度假当天,单清澄看着家门口风尘仆仆的沈思远呆愣了许久,温文倒是丝毫不在意,把车钥匙给了沈思远就搂着单清澄坐到后座,合眼假寐,“直接去学校。”

  “嗯。”

  沈思远没有多说什么,具体情况温文发信息和他说了,当然关于情敌的事情温文只字未提,只要沈思远不傻,当天自然会发现。

  一行三人刚到学校,她们就看见校门口站着的王初修和李斯年,温文把行李交给沈思远就随着其他老师清点人数好安排随行的车辆,直到他们五人上车时才踌躇他们的座位起来。

  如果温文和沈思远一起坐,单清澄势必和王初修坐在一起,在外人看起来再正确不过的分配转到温文眼里是绝绝对对不可能让其发生的,快到嘴的肉拱手让人?怎么可能。她余光扫视了一眼,清冷道:“坐最后一排。”

  “好。”单清澄自然是无条件迎合温文的安排,只不过王初修一直浅笑的面庞稍稍僵了僵。

  五人的座位演变成了单清澄左边分别是温文、沈思远,右边分别是王初修和李斯年。路上,因王初修对单清澄的关心让几个老师时不时地开起单清澄和王初修的玩笑,然而单清澄一再解释两人只是青梅竹马的好朋友,其他人一副他们懂的表情,愈发调侃起他们之间情感的坚贞。

  似乎在他们眼中,男未婚女未嫁,两人一起长大又如此亲密,最后不走在一起太不合情理。

  敏感的沈思远感觉到温文情绪上的变化,立马接茬道:“那你们觉得,我们呢?”

  “我们”当然指的的是温文和他自己,他和温文的关系可是公开的情侣,与其让温文听着其他难受的事情,倒不如转移一下主角,起码他和温文是有名无实,单清澄也明白。

  看着焦点被转移,单清澄感激地望了一眼沈思远,稍稍松了一口气,她拉着王初修小声嘟囔道:“以后他们再开这种玩笑的时候你别往心里去,他们只是八卦一下而已,免得我不小心挡了你的桃花运。”

  闻言,王初修眼底闪过一丝黯然,他轻笑一声道:“要是是你帮我挡的桃花运,我怎么也算是福气啊。”

  “又贫嘴!”

  许是因为话题主角之一是温文的缘故,车内的老师收敛了许多,温文见他们收了势头才阖上眼睛假寐,近期睡眠不足让她精神状态不是很好。身旁的沈思远自然地扶着她的脑袋靠到自己肩头,再从包里取了件毛毯为她披上,轻声道:“休息会儿,到了我叫你。”

  “嗯。”

  当今社会之下,男欢女爱成了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所有人都可以肆无忌惮地开着一对男女的玩笑,谁谁谁可能喜欢你、谁谁谁对你有意思,但是到了同性身上,更多的声音是你听说了吗,谁谁谁竟然和那个谁在一起了。声音中参杂的,是震撼、是鄙夷、是更多更多的好奇。

  他们带着的有色眼睛才让温文举足无措,她不能带给单清澄像普通男女那样旁人的祝福和揶揄,最后会演变成压力与排斥,仅仅是因为她们伴侣性别上的不同。

  但是——爱一个人,性别不同,就真的要遭受更多的不同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